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学习类APP进校仍存乱象

2020-01-02 17:12:26 来源:法治周末报微信公众号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请家长点击以下链接按步骤给孩子申领思训教材,已完成链接的家长请在群内打卡接龙,有问题可咨询高老师……”在看到班主任老师往班级群里发出上述“重要通知”时,北京家长李华(化名)已经习以为常,迅速完成了打卡。

  孩子自2017年升入北京石景山实验小学后,李华才知道,“现在的孩子作业很多都得在APP上完成”。每隔一段时间,家长们就会收到老师在群里推送的各类教辅链接,用老师的话说:“会依托这些教学工具提供学习题库、进行课堂作业管理。”

  但李华等家长们逐渐发现,这些“帮助老师进行教务管理”的app,有的暗藏各种导流、卖课链接,有的还利用老师的“权威”变相强制推广,很多家长不敢说“不”。
 

暗藏APP推广链,老师可获分成

  一开始,李华会仔细研究链接指向的APP所提供的其他内容,并咨询老师完成付费续课。但久而久之,李华发现这似乎是个“产业链”:学校老师使用APP推荐免费教辅——家长点击特定链接报名——免费内容有限,更多付费内容咨询APP推广老师续课。

  “大多数家长因为怕孩子落下功课,都会对老师的推荐’言听计从’。”这是李华每次都会在班级群里迅速完成打卡的动力:“但群里也有少数家长已经放弃了打卡,一位做互联网产品的家长私下告诉我们,他发现老师提供的链接域名是作业盒子的分成链接,他认为老师在这种情况下推荐的教材存在商业化,不一定是孩子需要掌握的内容。”

  在李华向记者出示的思训教材链接中,记者看到了“sale””activity”等字眼,但目前该链接已无法打开。记者致电班主任在群通知中提到的“高老师”时,对方直言其为作业盒子的BD经理。

  记者注意到,作业盒子在招聘网站发布的BD经理招聘信息中,该岗位的工作职责被描述为“负责管辖区域内教育资源拓展工作(包含不限于学校、教研、教委等资源)”。

  而据此前媒体报道,为进入公立院校接管作业场景,作业盒子采取了主推老师渠道的方式,作业盒子创始人兼CEO刘夜曾向媒体坦言:“除了产品本身以外,作业盒子还给予了老师一定的激励机制:流量补贴,每个老师30 块。”有评论指出,刘夜所言的补贴,实际上就是招收学生的“人头费”。

  去年12月,教育部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未经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审查同意,教师不得随意向学生推荐使用任何APP;进入校园的学习类APP不得向学生收费或由学生支付相关费用。

  “如果学校严格按照教育部规定范畴向学生普及APP,落实义务教育的本质,这类进校的学习类APP是不应向学生收费的;如果老师向学生推荐学习类APP,应按照权利优先原则,保护学生的受教育权、尊重家长的自主选择权,即使学生不下载使用APP,也能够得到老师的公正评价,不会因为学生没有下载APP而获得不利评价。”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如果老师在收取企业补贴的基础上向学生推荐APP,老师通过推荐免费服务将学生引流到平台,再由企业销售后续跟进付费服务的行为,属于打擦边球的行为,老师的这种行为违反了教师职业道德。

  刘俊海同时指出,现实中也有一些家长因为工作忙碌主动要求老师推荐APP,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老师的推荐不应做否定评价。


违法违规获客,政策风险高启

  李华所说的情况并非个例,与作业盒子一起被媒体炒作为在线教育“进校双雄”的一起作业,也备受小学老师群体“青睐”。

  北京和平街一中小学部的学生家长张杰(化名)告诉记者:“前几天孩子的英语老师还在班级群里发信息,说一起作业免费给学校开放了寒假的绘本教材和配套视频课,在课程领取链接的后面,老师还特意标注相关问题可以联系一起作业的某某老师。”而这些“某某老师”,也是负责招生引流的相关机构人员。

  公开报道显示,截至去年8月,一起教育科技已进入31个省(市自治区)、363个城市、近12万余所学校;作业盒子则称走进了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400多座城市的7万所学校。

  不可否认,校内仍是“进校双雄”的主战场。在教育部对APP进校进行严监管的背景下,为何这些在线教育企业仍不放弃进校这条路呢?

  有业内人士指出,进校工具赛道的特点是深入体制,为校内学习场景提供免费教学工具,再通过自学、伴学、督学等内容提供增值服务。相对于其他细分赛道,流量成本低,场景粘性高,用户(师生家长)关系链条稳固。

  一起作业、作业盒子在提供免费学校工具之外,还推出了在线课外培训课程产品,通过教师推广其免费课程产品,从而实现正价课转化,教师成为一种新的获客渠道。

  “2019年,在线直播班课赛道竞争激烈,各家前期获客成本都很高,大家的获客路径主要是通过信息流广告、短视频、朋友圈等渠道进行市场投放,获取一个有效新客的成本一般在四五千元,有的企业的单个获客成本甚至逼近万元。而如果按照进校给老师几十元补贴的方法获取学生用户,不仅用户转化率高,获客成本不到一般成本的1%。”一位不愿具名的在线教育从业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分析说,利用教师推广课程产品,绕开正常的市场竞争机制,虽然降低获客成本,但不可持续,必将引发监管出手。

  上述在线教育行业人士直言,近年来,随着教育领域被资本盯上,一些教育机构用无孔不入的“互联网打法”抢占市场,并逐渐渗透到校内,各地政策法规屡禁不止。而一些学校的教师无视师德,充当课外培训机构的获客渠道,破坏学校教育生态,这一现象应当引起有关部门注意。校园净地不是“商业街”,乱象必须清除。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