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斗鱼难“斗法”

2019-10-31 20:17:24 来源:法治周末报微信公众号


资料图 图/网络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一场因主播违约跳槽引发的“多米诺效应”正在上演。

  不仅游戏主播高磊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的名单上,作为协助执行人的斗鱼直播也因拒不履行协助义务收到法院的处罚决定书。

  2017年,高磊以“游弋”的推广名在虎牙直播平台进行游戏“王者荣耀”的直播及解说,在与虎牙签订主播独家合作协议后仅月余,同年5月,高磊停止在虎牙直播,转到斗鱼TV进行该游戏的直播。

  对此,虎牙以高磊违约为由向番禺法院提起诉讼。番禺法院一审认定,高磊在未通知虎牙的情形下,即实然到与虎牙公司有直接竞争关系的第三方进行直播,已构成根本违约,判决高磊赔偿虎牙200万元。随后,虎牙提起上诉。2018年12月18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本以为案件进入执行阶段,这场持续近两年的主播跳槽纠纷能够划上句点。但虎牙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至今一直在斗鱼直播三年有余、持续获得收益的高磊,名下没有任何财产可供法院执行。

  番禺法院于2019年8月5日作出的(2019)粤0113司惩3号决定书显示,2017年7月18日,番禺法院向斗鱼送达了财产保全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斗鱼冻结高磊在其公司的收入200万元。斗鱼在签收上述法律文书后未提出异议。立案执行后,法院向被执行人高磊送达执行通知书,高磊拒不执行。

  2019年4月17日,番禺法院作出执行裁定,要求斗鱼冻结、提取高磊在斗鱼的收入220万元,并提供高磊收入明细。法院于次日到斗鱼现场送达执行裁定和协助执行通知书,斗鱼拒收,法院进行留置送达。

  5月1日,斗鱼向番禺法院提交《情况说明》称,高磊在斗鱼的可结算金额为零,无可冻结财产。

  随后,虎牙向法院提供了行业权威数据网站小葫芦网提供的数据等5份公证文书,证明在执行阶段,高磊在斗鱼平台仅礼物分成就持续享有高收益。法院审理认为,斗鱼不仅未依照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自2017年7月18日起冻结被执行人高磊在公司的收入,造成法院无法对高磊收入进行提取,还涉嫌提交虚假情况证明。

  最终,番禺法院以斗鱼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协助义务,造成法院无法对被执行人应予冻结的收入进行执行的严重后果为由,决定对斗鱼罚款100万元、对其法定代表人陈少杰罚款10万元。

  收到决定书后,斗鱼向广州中院申请复议。斗鱼公关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罚款在当时处罚我们的时候已经交了,复议还在处理中,正在走流程。”

  “对于接纳失信主播的直播平台而言,如果平台在法院要求其协助执行的情况下仍不履行义务,甚至帮助失信主播转移财产,该平台理应承担法律责任。”华东政法大学教授丛立先对法治周末记者分析说。

  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杜磊看来,对于直播平台而言,在主播被纳入到失信被执行人之后,仍旧接纳并使用失信主播,这不仅无助于维护平台的良好信誉和社会形象,也违反了上述协助义务。对于该行为也应予以惩罚。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14条规定了直播平台的协助调查和执行义务,同时,也明确了包括一套严密、完整的责任体系。除了可以对单位和主要负责人或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之外,还可以适用拘留,或者向监察机关或有关机关提出纪律处分的司法建议。实际上,除此之外,我国刑法还规定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如果情节严重,有关平台的行为还可能触犯该罪名。除了加大惩戒力度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加强直播平台行业的行业自治,直播平台行业应当确定行业规则,进行理性、正当行业竞争,建立起直播行业不诚信主播名单,对纳入该名单的主播,应该共同坚决不予录用。”杜磊补充说。
 

责编:王京仔 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