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共享充电宝行业竞争应拒绝“零和博弈” 服务用户科技创新才是“正途”

2019-08-12 13:55:26 来源:

  法治周末记者宋媛媛

  2017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兴起,并迅速变为投资者和创业者竞相追逐的新风口。小电在2017年上半年共完成4.5亿元融资;街电则在2017年5月获聚美优品3亿元战略投资;来电获SIG海纳亚洲、红点创投中国基金领投,九合创投、飞毛腿董事长个人跟投的2000万美元A轮融资……

  然而,伴随着行业快速扩张,激烈的竞争也如期而至,有的公司遭遇专利战,轻则赔钱了事,重则退出市场;也有公司“越战越勇”步步紧逼,频繁发起诉讼。

  被誉为“共享充电宝之父”的刘同鑫认为,专利诉讼虽是企业的一种竞争常态,但企业不应以专利诉讼作为主要关注点或主要业务。行业竞争不应该是一个我活必定他死的“零和博弈”,专注服务用户和科技创新才是“正途”。

  漫长的“专利战”来电和街电专利战从2017年就已打响,并且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记者梳理以往案件发现,2017年5月,来电公司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街电侵犯其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为ZL201520847953.1(以下简称7953号专利)“移动电源租用设备及充电夹紧装置”和专利号ZL201520103318.2(以下简称3318号专利)“吸纳式充电装置”两项实用新型专利。2018年5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宣判。

  但是随后,2018年6月15日,来电公司再次以街电侵犯了来电3318号专利和7953号专利为由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

  街电认为来电针对相同专利提起诉讼的行为涉及不正当竞争,将来电公司起诉至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6月,深圳中院经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判令来电公司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向街电公司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街电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500万元。

  针对街电起诉来电不正当竞争一案,广东省深圳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显示:“30余件专利诉讼案件中,原告均为来电公司,都将街电公司列为被告,属于相同当事人;案件所依据的权利基础均属上述6项专利权;来电公司在所有案件中针对街电公司主张的诉讼请求都是重复的,即均请求法院令街电公司停止制造、销售、允诺销售、使用被诉侵权产品,销毁产品和模具,赔偿专利侵权造成的损失。”

  同时,来电针对街电的7件诉讼专利中,有5件专利属于主张侵权的权利要求被宣告无效,有1件专利属于主张侵权的权利要求被宣告部分无效,另外1件专利在无效行政诉讼中,被法院认定不具有创造性,判令原专利复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审查决定。

  实际上,专利战波及到的不止是来电街电两家,行业内不少企业身陷其中。企业信息查询工具企查查上显示,来电公司可查法律诉讼相关信息达118频次,其中已有判决书的共计72个,与专利权相关的判决书共有70个,涉及企业包含云充吧、怪兽充电、租电、有电等多家企业。
 

  专利是“盾”不是“矛”
 

  “在某种程度上,专利战也是最有效的竞争方式之一。但是企业不应以专利诉讼作为主要关注点或主要业务。”对近几年共享充电宝行业不断的专利之争,刘同鑫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因为发明、孵化了酒店云集多媒体系统、壁画电视、柔性屏笔记本电脑等十几项创新产品,刘同鑫被冠以创新达人称号。而最令他名声大噪的是共享充电宝技术方案和商业模式。

  “2014年,我就布局了20余件共享充电宝专利,这是共享充电宝领域最早的一批专利,其中有3件是核心专利。”刘同鑫表示,由于其在共享充电宝领域的原始创新和专利布局,被誉为“共享充电宝之父”。

  “共享充电”创意源自刘同鑫的一次赴美考察过程中手机没电的经历。在回国的飞机上,他迅速将头脑中共享充电宝的技术方案勾勒于纸上,回国后,立即组织实验室的技术人员成立研发小组研发该套技术方案。


刘同鑫发明的初版充电机柜

  在技术开发的同时,他进行了专利布局。2014年10月样品完成,刘同鑫在检索后确认,市面上没有类似产品,就在当年11月去申请了专利。

  “其中带ID功能的充电宝、网络架构、联网的箱子这三项专利,算得上是共享充电领域的核心技术。其名称分别为‘一种可识别身份的手机充电电池及其识别方法’、‘一种手机电池充电更换系统及充电方法’、‘一种手机电池的充电箱’。这是最早的一批共享充电宝专利,是真正的从0到1的过程,而且大都是发明专利。”刘同鑫说。

  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相关专利查询页面上看到,刘同鑫的这三项专利已于2014年11月20日获得,而最早的同族专利是在2015年1月获得。

  “可以说,有这三项专利之后,不仅可以预防其他竞争对手找麻烦,甚至反过来也可以拿这些东西找所有企业的‘茬’。”但是,在刘同鑫看来,项目的初心是为了便利社会、服务公众,专利只是保护自身的盾牌,从没想过利用专利的利刃“刺伤”竞争对手。

  据刘同鑫回忆,专利下来后,自己开始频繁路演,曾前往深圳寻找可以量产的厂家,在这些环节中,因为合作工程师难免将技术信息和盘托出,“当时我觉得泄露一些也无所谓的,因为我们有专利保护。”

  刘同鑫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据刘同鑫回忆,2016年年底,他在深圳的几个商场陆续发现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和投放的共享充电宝机柜,且与他设计的共享充电宝的技术方案完全一致。不仅如此,该公司不断向人自诩是他们发明了共享充电宝。

  更令刘同鑫没想到的是,随后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却向其他多家共享充电宝企业发起了数起诉讼。
 

  服务用户 回归本义
 

  “一个企业的心胸和眼光直接决定着他未来的财富。”刘同鑫时常感叹“竞争不应该只是‘零和博弈’,而是勇于创新、互相促进,达到共同服务好客户的目的。”

  秉持着合作共赢原则的刘同鑫,在面对众多上门求合作的企业时,态度也非常鲜明,“合作企业需要有大胸怀,不希望专利沦为企业竞争的工具。”

  2015年,刘同鑫的共享充电宝专利产品在美国的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展示后,不少企业慕名而来,希望刘同鑫能将共享充电宝的专利转让给他们。“因为他们知道整个充电宝行业现在所用的技术方案都离不开我的三种核心专利。”

  经过反复权衡,刘同鑫最终选择了与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街电)合作。

  “首先看到街电的市场体量和规模大,资金实力雄厚,能够把他的专利技术更好地转化为产品;其次,主要看中了街电决策层思维和眼界。”刘同鑫说。

  起初街电仅要求刘同鑫专利授权,而他却认为“授权可以给多家,实则对行业、企业不利,容易起纷争,遂决定将三种专利所有权给街电,就支持一家做大”。

  街电近几年的高速发展,着实让刘同鑫欣慰自己当初的选择。

  公开资料显示,街电不断打通高端渠道,持续布局多元场景,陆续入驻了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桂林机场、珠海机场、武汉天河国际机场等充电宝高频公共场景。

  此外,街电在通过场景入口价值,赋能合作伙伴方面表现的也十分出色。此前,街电曾与环球影业、华住酒店集团、百胜餐饮连锁集团、草莓音乐节、China Joy达成场景入驻或品牌联合推广的协议,并与北京西站等多地的地铁运营方、蚂蚁金服达成了长期而深入的合作关系。

  今年3月,街电还落实了出海韩国的计划。街电与韩国本土知名科技公司Design Co., Ltd合作推出KOKIRI BOX品牌共享充电宝产品。这款产品在3月全面落地韩国,首尔为首战入驻城市,官方称未来两年内将完成30000台产品铺设。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跟据企业公开信息,用户调研和系统检测数据,艾媒咨询的这份报告指出,今年上半,街电以40.5%的用户份额领跑共享充电宝市场,其他企业依次为小电23.6%、怪兽充电20.9%、来电11.7%、其他3.3%。

  刘同鑫表示,“目前我国共享充电宝行业仍有很大的创新空间,共享充电宝企业应将精力放在技术创新上,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创造更高的价值,只有这样,整个行业才能发展得更好。”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