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疫情蔓延 日本打响战“疫”

2020-02-19 20:15:03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2月18日,在日本东京,几名学生戴着口罩。新华社/路透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日两国政府和民间社会相互帮助、相互鼓励,将为新时代中日关系行稳致远的发展提供新动力,而“友好”与“携手”也将成为新时代中日关系发展的关键词


2月18日,在日本东京,两名游客戴着口罩。 新华社/路透

  陈洋

  日本正在面临新冠肺炎疫情严峻的挑战。

  据《读卖新闻》2月18日报道,东京当天确诊3人感染新冠肺炎,累计22人确诊,到目前为止,包括“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确诊感染的病例在内,日本有超过500人感染新冠肺炎,成为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扩散以来,除中国以外,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当天的政府会议上表示,为了防止疫情扩大,将继续强化与各地方政府的紧密合作,全力扩充检查、治疗和咨询体制,并呼吁有发热或感冒症状的人尽量待在家中,减少外出等。

  此前一天,日本厚生劳动省还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关于新冠肺炎病毒和感染症状表现等,作为厚生劳动大臣的加藤胜信还在记者会上强调,正在扩充日本国内的检查体制,确保每天至少为3000人进行感染检查。

  尽管日本政府正采取积极措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但能否有效遏制疫情在日本国内的扩散,似乎还难以判断。


  日本疫情或将告急
 

  自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扩散后,日本政府迅速成立了由传染病领域权威专家组成的“新冠肺炎对策专家会”,该组织主要负责分析疫情情况、向日本政府提供应对建议等。据《朝日新闻》报道,“新冠肺炎对策专家会”16日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目前在日本国内处于“早期”阶段,但正在转向“蔓延期”,预计疫情还将进一步扩大。日本政府目前采取的应对措施是基于专家会的建议而制定的,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和专业性,但新冠病毒的长潜伏期和强传染性,也意味着当前的防疫网络或许难以有效抑制疫情的发展。

  实际上,日本国内一些企业已经开始采取错峰上班或在家办公模式、日本市面上的口罩和医用酒精等出现供应不足、各地保健所等机构接到大量因担心感染希望接受检查的民众来电……这些情况表明,日本社会对政府当前的应对举措缺乏足够的信心,恐慌情绪开始上升。而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是,日本国内能够治疗病毒性传染病的医院只有410家,病床约1800张,一旦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大规模爆发,那么,日本政府将难以招架。

  除了医疗设施数量有限外,日本至今还未找到新冠病毒在国内传播的途径。自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爆发,并在世界范围内扩散以来,日本政府没有像一些国家那样过度反应,比如,全面关闭人员往来、从疫情并不严重或仅个别病例的地区撤出人员,反而是加强本国机场和口岸的管理工作。

  这样做,一方面是基于过往的经验,比如,2003年“非典”爆发之际,日本政府对机场、港口的检疫强化管理发挥了重要作用,成功阻止了“非典”患者在日本国内的出现;另一方面则是维护正常的对外交流活动,全面关闭人员往来固然能够切断病毒传播主要路径,但同时切断的还有正常的人文、经贸往来,这并不利于日本长远的国家利益。

  当然,直到2月13日之前,日本政府的防疫措施至少可以说是相对有效的。在此之前,日本的确诊感染者均来自“钻石公主”号邮轮和从武汉回来的政府包机,并没有出现国内感染者。然而,2月13日,一位居住在神奈川县的80多岁老人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令日本社会一片哗然。这位老人生前没有接触过中国人,也没有来过中国,但却意外感染并死亡。此后,在北海道、冲绳等地也先后出现确诊感染患者,这使得日本政府难以充分掌握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并且也使得遏制疫情扩散变得更加困难。

  更加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新冠病毒疫情似乎延伸到了日本政治中枢。据共同社18日报道,该社10名员工在1月底至2月初的4天里,曾坐过1名近日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司机的车,其中1名员工还是共同社政治部承担首相官邸采访任务,并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有过近距离采访。目前,这10人均在家进行隔离,且无发热等症状,但这样的事情却暴露出日本政府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方面存在疏忽大意之处。如果政府本身都被新冠病毒侵袭的话,那么,日本普通民众就更加难以信任当前的防疫措施了。


  疫情对日本冲击不小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扩散至今,日本各个领域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旅游业。

  每年中国春节期间,都是日本旅游业最为繁忙的时期。根据携程网的统计数据,2020年,中国春节期间最具人气的海外旅行国家是日本。而根据日本政府观光局统计数据,2019年2月(包含春节假期)的中国访日游客数量为72万人,因此,日本旅游业十分期待今年春节期间中国访日游客能再攀新高。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政府于1月25日要求包括出境游在内的所有团队游业务全部暂停。随后,日本国内各地的旅游设施和住宿设施的大量订单被接连取消,日本旅游业遭受不小的冲击。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在1月底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中国访日游客减少影响,2020年,日本GDP将减少2650亿日元,而总体观光收入将减少7760亿日元,将拉低GDP的0.14%。

  与此同时,受疫情影响,很多中国企业和在华日企停工停产,这不仅导致中日之间的正常贸易受到影响,而且也令供求网络受到冲击,进而间接导致日本国内的一些企业也被迫停工停产。根据日本大和综合研究所2月初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若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持续3个月,那么将拉低日本GDP的0.2%。

  此外,日本自身也面临不小的经济压力。2月17日,日本政府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的GDP数据,剔除物价变动后实际GDP比第三季度下降1.6%,换算成年率下降6.3%,系2014年第二季度以来,日本经济最严重的季度萎缩,降幅甚至超过了不少日本经济学家的预期。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正转向“蔓延期”,今后若大范围爆发扩散,那么将会进一步冲击日本的个人消费和生产,而2020年第一季度也有可能呈现负增长,令日本经济更加雪上加霜。

  针对可能出现的经济下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7日在国会接受质询时表示,将密切关注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并准备尽早制定应对经济下滑风险的对策、扩充相关预算等。不过,日本经济能否挺过突如其来挑战,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中国应向日本提供援助
 

  在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日本政府和社会各界向中国提供了诸多帮助,源源不断地捐赠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令无数中国民众感动,并铭记于心。如今,日本正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峻挑战,尽管中国还处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但向邻居日本提供支援仍是义不容辞的事情,这不仅是中国人对之前日本暖心义举的回报,更是乐于助人的传统美德的体现。

  2月17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方正密切关注日本国内疫情的发展,对此感同身受,愿在努力抗击本国疫情的同时,进一步同日方分享信息和经验,并根据日方需要,积极向日方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

  笔者认为,中方可及时与日方分享新冠病毒信息、抗疫经验与教训。中国是最早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国家,对新冠病毒的了解与研究要比其他国家更早更多,比如,中国科学家1月初开始,分离出新冠病毒活的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并于1月12日向世界卫生组织共享病毒全基因组的序列,为国际社会和各国科学家开展新冠病毒的研究、诊断试剂的研发、药物的筛选和疫苗的研发提供了条件。目前,在新冠肺炎药物研发和临床救治方面,中国科学家也已取得了积极进展。因此,中方可积极与日方分享在新冠病毒研究、相关救治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从而帮助日本有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做到早发现,早治疗。

  与此同时,日本一些人员密集的大型活动仍在进行,并没有因感染人数的增加而被叫停。

  笔者认为,中方专家有必要对日本进行提醒和预警,毕竟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的快速扩散与武汉市政府没能在初期叫停一些大型活动有着重要关系,日本不应重蹈覆辙。此外,中国在抗击疫情过程中的成功举措也可积极介绍给日本,供其参考借鉴,如动员全国多个省市进行对口支援;中央政府统一部署,协调各方,集中力量;各小区进行封闭、隔离,阻断疫情扩散等。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通过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日两国政府和民间社会相互帮助、相互鼓励,使得民间友好和政治互信得到进一步深化,这将为新时代中日关系行稳致远的发展提供新动力,而“友好”与“携手”也将成为新时代中日关系发展的关键词。

  (作者系日本问题学者)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