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全球抗“疫”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2020-02-12 21:15:43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2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新华社记者陈俊侠摄


  在防止突发传染病方面,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这个问题上都没有实质的身份地位优势,而是平等的。无论是过去的埃博拉病毒,还是当下的新型冠状病毒,都是全人类社会所共同面临的挑战,需要各国携手齐心应对

  

  郭旭阳

  为期两天的新型冠状病毒研究与创新论坛于2月11日开始在日内瓦举行。该论坛主要参与者包括科学家、公共卫生机构、各国卫生部,以及致力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关键研究的资助者。300多位科学家将讨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作为优先研究议程。世界卫生组织(以下简称“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会议开幕时说,希望与会的专家们能够确定研究路线图,为研究人员和捐助者指引方向。

  在此之前,世卫组织的专家小组在新冠疫情初期就到武汉实地考察,发布了多份报告和文件,以协调和指导全球防疫工作。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更是在2020年1月27日抵达北京,与我国官员及卫生专家讨论新冠疫情。此后,根据疫情的发展,谭德塞总干事宣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同时也声明该建议为临时性质的,可根据《国际卫生条例》规定的程序随时撤销。这意味着,新冠病毒国际传播构成对其他国家的公共卫生风险;以及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相应的,我国在此次疫情处理中,也认真履行了作为世卫组织成员国的义务,向世卫组织以及有关国家和地区组织通报疫情信息。

  世卫组织在我国处理新冠疫情中提供的积极协调与支持行动,使得我们有必要进一步了解该组织以及全球协调应对疫情的情况。那么,世卫组织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具体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如何理解其在全球卫生治理中的角色,以及如何协调各国在此次疫情防控中的行动呢?


  全球公共卫生治理的协调枢纽
 

  世界卫生组织作为负责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传染病防治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于1946年建立。长期以来,该组织在协调世界各国卫生治理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专门协调卫生治理的国际组织,了解其法律地位、历史、职能运作等方面内容,有助于我们更清晰地认知全球卫生治理、传染病防治的国际机制,增强共同应对新冠疫情的信心,更好地协调行动。

  从法律地位来看,该组织是主要由主权国家以多边条约方式建立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具有国际法律人格,可以在其组织章程所规定的范围内进行法律行为,开展职能活动。相比主权国家,它是一种派生的国际法主体。另外,其组织的基本文件序言部分指出:“本组织法签订国承认本组织法,以求彼此合作,共同促进即保护个民族之健康,为此依据《联合国宪章》第57条,特设联合国专门机构。”因此,该组织既是独立的国际组织,同时也是联合国下设的专门机构网络中的一员。

  根据世卫组织在其组织法中所列的22项职能,其活动主要集中体现在促进流行病和地方病的防治,提供和改进公共卫生,疾病医疗和有关事项的教学与训练;推动确定生物制品的国际标准方面。由此可以看出,突发传染病的防治,是世卫组织主要职能中的一项。2017年,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谭德塞成为了世卫组织首位来自非洲的总干事。世卫组织将其职能优先事项聚焦于:全民健康覆盖、突发卫生事件、妇女和儿童健康,以及应对气候变化对健康的影响。此次新冠疫情,便属于世卫组织目标中的突发卫生事件,同时也成为该组织当下处理的优先事项。

  从成员国组成与运作机制来看,截至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共有194个成员。在运作机制方面,世界卫生组织的成员国会派代表团参加世界卫生大会,是世卫组织的最高决策机构,其他机构还包括执行委员和秘书处。所有联合国的成员都有资格加入世界卫生组织,依世界卫生组织的章程:“其他国家只要提出申请,在世界卫生大会中过半数通过,即可成为世界卫生组织的会员国。

  基于以上考察可以看出,作为由主权国家所组成的国际组织,世卫组织须依据其组织章程来履行相应职能,这也决定了其并不是一个超越主权国家的国际组织,只是在有限度的范围内来发挥专业作用,更多体现在对各国、其他国际组织在公共卫生治理领域政策措施、应对突发传染病等领域的沟通与协调作用,而少有涉及执行疫情防治的直接措施。至于特定国家如何采取行动,则是国家自主决定。因此,从这个意义上看,它并不是一个超国家的组织。


  WHO与疫情应对协调行动机制
 

  我国自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以来,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先后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疫情感染病例,使得该病毒传播穿越国界,给全球的新冠疫情防治带来了挑战。

  在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传播机理和防治疫苗尚未完全掌握的情况下,攻克新冠顽疾,不仅是我国需要应对的公共卫生事件,同样也需要世界各国警惕,并有赖于全球协作来共同克服的病毒。

  根据世卫组织最新报告,自2020年1月13日泰国确诊首例武汉以外的输出病例以来,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国以外共确诊395个病例,比上一日新增76例,共24个国家,基本涵盖了当今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

  当下国际多边体系面临的考验在于,除了中国之外,其他国家是否采取能够加强而不是阻碍应对流行病的措施,并在这一过程中改善全球卫生。

  世卫组织已与报告病例的会员国保持定期和直接联系,向其他国家通报情况,并根据要求提供支持。当下,出现新冠疫情的国家也在结合本国情况,有针对地采取公共卫生措施来防止病毒扩散,并通过力所能及地共享抗病毒药物和其他拯救生命的医疗用品,分享分离的病毒样本信息,开发疫苗等方式助力抗疫。日本、美国等国家也在以专家技术支持、物资援助等形式,来帮助我国应对新冠疫情。

  除此以外,国际社会中的其他国际组织等非国家行为体也在积极发挥作用。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也加大了对于卫生领域的关注与投入。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等跨国行为体和非政府组织通过公私合作机制等方式来提供支持。

  当下,世卫组织也正在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紧密合作,并根据国家查询共同制定指导文件,向机组人员和机场工作人员提供建议。应该说,国际社会共同协作应对的协调网络已经初步形成,并发挥作用。


  全球协力共克疫情
 

  自古以来,传染病的蔓延对人类迁徙、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都会产生影响。传染病的出现和流行并不遵从国界。如何通过全球合作来使得这种不尊重国界的传染病得到控制,便是一个十分重要且棘手的问题。世界卫生组织作为最重要的全球公共卫生的合作机制,在过去疟疾、非洲埃博拉的防止等方面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

  虽然医疗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类在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新发、突发的病毒性传染病在全球范围内却一直接连不断。据世卫组织的统计,在2011年至2018年,全球共有172个国家出现过一千多个流行病爆发事件。这也使得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成为全人类所面对的议题。此次的新兴冠状病毒防治,再次凸显了全球卫生治理的紧迫。

  应该说,在防止突发传染病方面,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这个问题上都没有实质的身份地位优势,而是平等的。促进全人类卫生健康福祉,是各国的共同利益,没有例外。因此,国际组织在此领域,尤其是在传染病暴发且尚未得到有效控制的时期,更能体现世界卫生组织的职能属性。

  中国文化传统中倡导天人合一的理念,天之所生谓之“物”。人生亦为万物之一。人生之所以异于万物者,即在其能独近于天命,能与天命最相合一。”在应对疫情的时期,唯有尊重自然,遵循科学规律,唯有将科技与人所具备的仁善结合,才是最有效的力量。

  世界公共卫生与传染病防治,无论过去的埃博拉病毒,还是当下的新型冠状病毒,都是全人类社会所共同面临的挑战,需要各国携手齐心应对,运用科技与高效协作的力量战胜传染病。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所言:“我们需要把这种病毒带到阳光下,这样才能彻底打败它。”

  (作者系国际关系青年学者)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