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苏莱曼尼之死 会否引爆中东“火药桶”

2020-01-07 22:34:26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1月4日,在伊拉克巴格达,哀悼者举着苏莱曼尼的画像参加送葬活动。 新华社发 哈利勒·达伍德 摄

  美国击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无论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之举,都激化了美国和伊朗的矛盾,增大了伊拉克国内的社会和政治分歧,地区冲突的风险也因此加剧

  王晋

  近日,美国通过无人机“斩首”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塞姆·苏莱曼尼,增大了美国与伊朗在中东地区全面冲突的风险。事情发生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发表声明称,伊朗方面将会这起事件进行“强硬复仇”。随后,美国五角大楼宣布向中东增派将近3000名士兵。1月5日,伊朗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最后阶段。伊拉克国民议会5日举行特别会议,通过了有关结束外国军队驻扎的决议。

  中东局势瞬息万变,加剧了“擦枪走火”的风险。但从长远看,无论是美国还是伊朗,恐怕都不愿意承担全面冲突所带来的代价。不过,短期内,美国和伊朗仍存在“擦枪走火”而导致冲突升级的风险。
 

  不断升级的报复与冲突
 

  苏莱曼尼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负责海外军事行动的“圣城旅”的指挥官,在伊朗国内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军事团体。“伊斯兰革命卫队”创立于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在上世纪90年代哈梅内伊担任“最高精神领袖”之后,在伊朗国内的影响力不断增大,而“圣城旅”则负责统领中东亲伊朗的各个政治军事团体。2011年中东剧变爆发后,“圣城旅”在中东的影响力急剧上升,其一方面组织来自于黎巴嫩、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什叶派民兵组织,与叙利亚政府军共同作战;另一方面帮助组织伊拉克亲伊朗的什叶派军事团体“人民动员军”,进一步增大了在伊拉克国内的政治影响力。

  2014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肆虐伊拉克,伊朗什叶派权威西斯塔尼发布“宗教法令”,授权组织民兵武装抵抗“伊斯兰国”。在此背景下,一些什叶派民兵组织组建了“人民动员军”,在“圣城旅”的支持和协调下,不断发动反攻收复失地。但是,与此同时,“人民动员军”也成为了伊拉克国内一股难以驾驭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其拥兵自重的同时,也给伊拉克政坛带来了新的冲击。

  在伊拉克国内,“人民动员军”被一些批评者指责为“伊朗的代理人”。2019年的伊拉克抗议示威浪潮,其直接原因就是伊拉克政府决定将抗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功臣——伊拉克反恐部队指挥官萨阿迪将军调到伊拉克国防部任职。长期以来,伊拉克军队内部“反恐部队”受到美国的支持较大,而国防部则受到伊朗的支持和影响。因此,萨阿迪本人拒绝此次调动,并且得到了很多伊拉克民众的同情和支持。不少民众积攒的对于政府的不满,如腐败严重、公共设施缺乏、安全形势不佳等问题也集中爆发,形成了难以驾驭的社会力量。

  面对乱局,伊拉克政府无力平息,美国和伊朗也相继利用此次纷争,来影响伊拉克国内政治局势。伊朗希望能够将此次民众示威游行浪潮,转变为要求“美军撤离”的民意请求;而美国则希望将伊拉克民众的不满转变为削弱伊朗在伊拉克影响力的重要契机。此次美国打死苏莱曼尼将军,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和伊朗近期在伊拉克直接博弈的一个结果。

  2019年12月,伊拉克“人民动员军”一些武装人员发射了火箭,打死了在伊拉克基尔库克附近的美国军事人员;而美国在12月底发动报复行动,袭击了伊拉克境内的一处“人民动员军”军事基地;随后,“人民动员军”组织了大批民众在巴格达“绿区”美国大使馆门口举行抗议示威,一些重要的“人民动员军”分支机构,如“真主党旅”“义者联盟”和“巴德尔民兵”的团体的领导人,也都纷纷鼓动民众冲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美国认为,这些团体都受到来自于“伊斯兰革命卫队”尤其是“圣城旅”的协调,在此背景下,美国也决定发动军事袭击,这次行动导致了苏莱曼尼的死亡。
 

  精心策划还是意外收获?
 

  从此次打击行动看,美国击毙苏莱曼尼,很可能是一次“意外”。

  尽管在袭击之后,有多方面信息披露美国是如何进行情报搜集和准备的,但是苏莱曼尼的死还是蹊跷离奇。首先,袭击行动发生在美国和伊拉克“人民动员军”武装的报复活动中。此次与苏莱曼尼一同被击杀的,还有5名“人民动员军”高级领导人。美国通过无人机的追踪,很可能是寻找杀死这5名高级领导人契机,而苏莱曼尼只不过恰巧出现在袭击现场而遇害。在袭击发生前后,美国一直打击“人民动员军”在伊拉克的训练基地和领导人指挥所,其目的也是为了震慑“人民动员军”,防止美国在伊拉克使领馆受到冲击,显示美国在伊拉克的实力。所以,击毙苏莱曼尼,可能并不是美国的意愿,而是一次意外。

  其次,击杀苏莱曼尼,与特朗普之前对伊朗政策的一贯逻辑相悖。尽管特朗普一直高举“制裁”来向伊朗“极限施压”,但是特朗普所希望的,一直是通过制裁来压迫伊朗在谈判桌上让步,进而与伊朗签署新的协议——不仅冻结伊朗发展核武器的企图,还要伊朗主动放弃发展战略武器的意愿,约束伊朗的地区影响力。其中的关键,在于促使伊朗与美国直接对话。因此,在过去很长时间,特朗普一直呼吁伊朗领导人与自己进行“会谈”。而此次军事打击,不仅直接扑灭了伊朗领导人与美国会面的可能性,而且还激化了伊朗对美国的态度,与之前特朗普所奉行的对伊朗的政策并不相符。

  最后,美国显然没有做好袭击事件之后的应对工作。袭击苏莱曼尼,极易导致美国在伊拉克和整个中东地区人员和目标受到报复,因此应当提早布局。美国在伊拉克国内不仅有5000多名驻军和军事合作人员,还有大批驻伊拉克的外交人员及其家属,更有很多美国商人、学者和各类宗教人士。这些美国人极易成为袭击的目标。如果美国真的精心谋划在伊拉克境内击杀苏莱曼尼,那么至少应当提早采取措施,提前撤离和安置这些驻伊拉克的美国人员。但是,美国在击杀苏莱曼尼之后,才匆匆宣布撤离在伊拉克的所有美国人,显然有些仓促。

  在袭击事件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很快和相关大国外长进行通话,显示出安抚事态、防止紧张局势升级的意愿。
 

  “擦枪走火”的风险不容忽视
 

  从伊朗方面看,无论是从领导人的讲话,还是从伊朗国内的实际情况看,伊朗都似乎无意升级与美国的大规模冲突。

  一方面,伊朗领导人的多个讲话和表态,都显示出“克制”的特点。伊朗外长扎里夫号召对于美国进行“国际的、政治的和司法的干预”,显示出对于国际协调和斡旋作用的重视。无论是哈梅内伊在第一时间宣布“哀悼三天”,还是伊朗外长扎里夫呼吁国际介入,还有亲伊朗的黎巴嫩真主党领导人纳斯鲁拉提出“要通过合理的方式报复”,都显示出伊朗及其主要盟友不愿意在第一时间针对美国进行反击,而更愿意通过理性的态度来应对此次事件。

  另一方面,伊朗国内的经济形势,也难以支撑与美国的全面对抗。伊朗在美国制裁下,面临较为巨大的经济危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19年,伊朗经济缩水10%,财政收入缩水50%。而与此同时,伊朗仍保留着海外大规模军事团体,国内失业率激增导致维稳压力陡增,开销增大。因此,如果贸然与美国全面冲突,可能面临冲突长期化的风险,进而拖垮国内经济,引发更大的社会动荡,危及政权稳定。因此,伊朗也需避免报复行动所带来的经济风险。

  尽管美国和伊朗都有意避免局势升级,但是双方擦枪走火的风险仍然难以忽视。一方面,伊朗国内强硬派希望能够抓住机会,向美国及其在中东的目标发动报复,提升国内影响力。2020年3月,伊朗将迎来议会选举,2021年,将迎来总统选举。鉴于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年事已高,未来的伊朗总统很可能会成为伊朗最高精神领袖的下一任继承人。任何高举为苏莱曼尼“报仇”的团体,都容易占据道义高地,并且获得民众支持。因此,伊朗国内强硬派尤其是军事团体,很可能主动向美国目标发动袭击,进而增大在伊朗国内的话语权。

  另一方面,伊朗支持的什叶派军事团体,也很可能会发动针对美国及其中东盟国的袭击。伊朗在中东地区的盟友,如伊拉克的“人民动员军”、叙利亚的什叶派军事团体等,内部异常复杂。在苏莱曼尼遇袭身亡之后,一些伊朗支持的军事团体和个人,很可能会擅自发动针对美国人、美国机构及其中东盟国以色列和沙特的袭击活动来表达愤怒,并且获得更多的支持和关注。由于美国和伊朗缺少直接的沟通机制,因此,袭击活动很可能被对方视为“精心安排”的报复活动,进而导致全面冲突的爆发。
 

  伊拉克或将面临内战风险
 

  苏莱曼尼遇袭事件之后,伊拉克国内在如何对待伊朗的问题上,政治分歧进一步加大。“人民动员军”希望伊拉克政府和伊拉克议会能够以更加强硬的姿态反对美国,甚至全面投向伊朗一方。过去一个月时间内,美国对于“人民动员军”发动了多次打击,击毙了“人民动员军”多名高层人员,所以,“人民动员军”希望予以报复,并获得伊拉克国内民众的支持;另一方面,苏莱曼尼的死对于伊拉克国内亲伊朗政治和社会力量是一个巨大的刺激,“人民动员军”希望能够借此机会进一步提升在伊拉克国内的影响力。

  但是,苏莱曼尼遇袭事件发生后,伊拉克国内政府和一些重要的什叶派宗教人士,并未因此倒向伊朗。伊拉克总统萨利赫号召民众“保护主权和国家安全……搁置争议保护国家的无上权威”。伊拉克最重要的什叶派宗教权威西斯塔尼也在近期发表演讲,要求捍卫伊拉克的“领土主权”。一些重要的伊拉克什叶派领导人,如“萨德尔运动”的领导人、什叶派重要宗教人物穆克塔达·萨德尔,什叶派最大政党“伊拉克伊斯兰最高委员会”领导人阿马尔·哈基姆,在谴责此次袭击事件的同时,也都重申了伊拉克“拒绝外部干涉”,号召伊拉克国内各个政治力量“保持克制”,实际上拒绝了“人民动员军”要求对美国迅速展开反制措施的要求。萨德尔甚至下令,要求忠于自己的“麦赫迪军”保持戒备,防止伊拉克国内出现冲突。

  伊拉克“人民动员军”则仍然要求伊拉克政府采取措施,通过议会立法的形式要求美国在伊拉克的5000名军事人员撤离。此外,以“人民动员军”为核心的政治力量还要求任命南部巴士拉省省长阿萨德·埃达尼为伊拉克总理,此举遭到了伊拉克总统萨利赫的拒绝,并且遭到了其他政治团体的批评。此次苏莱曼尼遇袭事件,无疑增强了“人民动员军”进一步增大在伊拉克影响的决心,与其他政治派别对立关系也很可能进一步加剧。

  长期以来,“人民动员军”拥有自己的武装团体,其武装分支机构的营地遍布伊拉克南部、中部、东部和西部,尽管名义上接受伊拉克国防部的调遣,但其拥有相当强的自主性,拥有自己的资金网络和组织架构。随着美国打击“人民动员军”行动的持续,以及苏莱曼尼之死的刺激,“人民动员军”及背后的伊朗强硬派,可能更希望在伊拉克增强影响,进而引发与号召保持中立和独立的伊拉克政治社会力量矛盾的增加。当前,伊拉克中央政府权威缺失,一些地区已经陷入无政府状态,如果各派别矛盾处理不当,很可能引发全面冲突,导致内战爆发。

  美国击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无论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之举,都激化了美国和伊朗的矛盾,增大了伊拉克国内的社会和政治分歧,地区冲突的风险也因此加剧。国际社会需要采取切实措施,降低各方冲突意愿,防范可能出现的冲突风险。

  (作者系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