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智利骚乱十日 是什么引爆了民怨

2019-10-29 21:29:32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10月21日,智利由地铁票涨价引发的骚乱不断升级。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

  10月27日,智利总统府发表公报说,皮涅拉总统已签署法令,从28日零时起取消全国范围内的紧急状态。公报说,此举目的是为了使智利恢复机构正常运转。智利军方已于26日晚宣布取消在各地实施的宵禁。皮涅拉26日发表电视讲话,要求全体内阁成员提交辞呈,以重新组阁,回应民众新要求和适应新情况。
 

  地铁加价引爆民怨
 

  10月14日,智利当局宣布调涨地铁的高峰时刻票价3.3%,将地铁票价从1.12美元提高到1.16美元,涨价的理由是“国际油价涨价”“营运成本增加”“线路扩建与设备更新”等。

  消息一出,在智利这个贫富差距悬殊的国家点燃了民众的怒火。一开始,只是智利的学生团体、劳工团体群起抗议,在一周之间演变成暴力激进示威。并自10月中旬起,不断针对各线地铁发动占领示威。

  抗议活动很快也从反对地铁票价上涨开始,随后迅速升温。火车站、公共汽车、超市和其他建筑都燃起了熊熊大火。抗议浪潮从首都蔓延全国。

  智利政府主张,圣地亚哥地铁是南美洲最先进、最稳定的地铁系统。但为了维持出色的服务表现,合理的涨价与使用者收费,应该非常合理的安排;同时,本回的票价调涨只从30比索开始,学生票、优惠票也都不在涨价范围:“除了别有用心人士煽动以外,我们真不明白学生组织是在闹什么!”

  但学生组织与社运团体却强调:国际油价确实有涨跌问题,但智利的地铁票价却是“只涨不跌”。若说票价是反映能源成本,为什么之前低油价状态下,政府与地铁公司却都毫无反应?此外,圣地亚哥地铁在2019年1月就已将基础票价费率调涨了20比索,不到10个月竟然又要追加,整年调涨额度已高达6%,其票价费率不仅已成“南美最贵”,若考虑国民收入占比,圣地亚哥地铁的费用比例更是比纽约市还要昂贵。

  示威的学生们强调,地铁的票价不断调涨,其背后反应的是智利社会在自由化经济政策下的“不仁不义”——自从1973年9月11日,智利前独裁者皮诺契特将军在美国中情局的支援下,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并逼死民选总统阿叶德后,皮诺契特政府就藉军事独裁与白色恐怖,强力配合“芝加哥男孩”(芝加哥经济学派的海归派)推动了一系列的“自由化经济实验”。

  在“芝加哥男孩”的全力狂飙下,智利通过经济自由化、国营企业私有化,促成GDP连年上涨的“智利奇迹”;但在数据繁荣的背后,智利的教育体系、水电供应、交通运输,却全面落入权贵财团的掌控之中,社会的贫富差距与阶级问题自此日益扩大,一般穷人根本难以在这套“貌似自由竞争”的阶级棋局里翻身,因此,就算皮诺契特的恐怖统治早已结束,积极推动转型正义的智利,至今仍难以摆脱经济社会欠缺公义的历史问题。

  在过去几年间,智利每年都会因学费调涨、争取大学免费教育,出现大规模的学生运动。本回的地铁票价争议,也就正好产生于这样的抗争气氛之中——一开始学生们的地铁占领行动还算和平,但在将近一周的“理性抗争”后,皮涅拉政府的毫无反应却让示威群众开始鼓噪,因此,众人才决定在10月18日这一天升级行动,同步对地铁口、票站、月台、铁轨,发起占领或破坏活动。
 

  扩大实施宵禁火上加油
 

  谁知10月18日的学生行动,却激起智利警方的强力回击。自当天下午开始,防爆警察开始强力逮捕与清场,新闻画面、社交网络上,也开始出现警察冲进地铁站,把示威学生踹下手扶梯、甚至推入铁轨暴揍镇压的逮捕视频,悲愤的民间舆论自此全面爆发。

  10月18日的警察镇压,很快演变成首都打跑追的“全城巷战”。愤怒失控的警民开始在地铁沿线互相攻击,各种蓄意破坏、或者是为了阻碍警队冲锋而出现的纵火事件,在各地车站、甚至车厢内窜起火苗——火烧地铁的光景,瞬时震撼了全城。但是事情却远未结束。

  皮涅拉10月19日凌晨宣布圣地亚哥进入紧急状态,军方当日宣布在圣地亚哥实施宵禁。智利16个大区中的15个大区先后部分或全部进入紧急状态。这是自智利1990年民主化以来经历的最严重的社会危机。

  受皮涅拉之命军事接管首都的伊图里亚加将军,在完成军队部属后,随即于10月19日晚间,对圣地亚哥大区颁布“宵禁令”——自此,圣地亚哥进入了实质戒严——而这是继1987年以来,智利的第一次宵禁令;施行戒严的皮涅拉与伊图里亚加将军,也成为自皮诺契特之后的“第一人”。

  10月20日,智利的示威者在多个地方纵火,包括数十个地铁站、一个纺织厂以及一些商店。当局连续第二晚实施宵禁,并宣布将紧急状态扩大到其他地区。当局报告称,有两人在美国零售商店沃尔玛旗下商店的火灾现场被烧死,第三人在送医后宣告不治。

  也是在同一天,几乎所有大众运输都阻断,首都圣地亚哥的700万人都受到影响。一名女性辛西亚告诉美联社,她为了到药店买尿布,徒步行走二十个街区,抵达时才发现药店被烧毁了。她认为示威者有权反对滥权、加价、糟糕的教育体制或是不良的退休金机制,但是她反对示威者摧毁物品。

  “这可能是1973年皮诺契特政变以来,智利社会所遭遇的最恶状态。”阿根廷《民族报》的智利特派员加西亚报道:目前圣地亚哥都会区处于宵禁封锁,每晚22时至翌日上午7时为止,除了军警以外的所有人都不准外出;地铁、大众交通运输系统全面停驶,私家车辆出入首都则需要受到检查;同时,超过8000名实弹军人正封锁着整座城市,各大街区都有装甲运兵车巡逻、武装直升机亦不分昼夜地在首都上方低空盘旋,配合军警监控状况、追捕镇压。

  智利军方与内政部皆表示,截至21日清晨为止,“圣地亚哥10月暴乱”已超过1500人因参与暴动被捕,同时至少造成8人死亡——其中3人是被烧死在一间被“暴民洗劫的超级市场”里,另外5人则发现被烧死在一间失火工厂。
 

  百万人和平抗议游行要求改革
 

  智利连日来爆发抗议示威浪潮,10月25日约有百万人参加了在智利首都举行的和平抗议游行,要求政府进行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许多示威者呼吁总统皮涅拉下台。据称这是智利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

  据报道,参加示威的民众在游行中举着标语,挥舞旗帜,高呼改革口号。智利发生的抗议活动已经持续数天,民众在智利各个主要城市上街抗议。

  首都圣地亚哥市长卡拉·鲁比拉尔在推特上说,这是该国“历史性”的时刻。并称有100万人在首都游行,占该国人口的5%以上,这“代表了一个新智利的梦想”。

  智利总统皮涅拉表示,政府已经“听到了这个信息”。

  当天早些时候,一些激进示威者试图冲入国会后,导致瓦尔帕莱索市国会大厦内的政府官员等必须疏散。参加示威的38岁弗朗西斯科·安吉塔尔对法新社说:“我们正在寻求公平、诚实、有道德的政府。”

  尽管皮涅拉总统10月23日宣布了旨在结束抗议活动的一揽子改革措施,包括提高最低退休金和薪酬。他也宣布要终止紧急状态和宵禁,这两者已进入第7天。但这并未能平息动乱。

  联合国10月24日表示,已经派遣一个小组前往智利进行调查。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峰会将于11月16日至17日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作为主办国的智利连日来爆发示威抗议活动,已经令外界担心峰会能否顺利进行。

  不过,智利外交部长特奥多罗·里贝拉10月24日表示,峰会将如期在圣地亚哥举行。
 

  错失了解决问题的良机
 

  智利是拉丁美洲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也是收入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36个成员国中,智利的收入分配最不平等。

  皮涅拉不久前还说,智利是拉丁美洲的“绿洲”。一个看上去宏观经济指标健康、人民安居乐业的国家,为什么会突然爆发怨愤?

  圣地亚哥的伊瓦涅斯大学的政治学者贝洛利奥对媒体说:“面对未能得到适当处理的社会深层问题,傲慢地谴责是不明智的。”他指出,智利存在社会、文化、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巨大不公。其良好的形象建立在薄弱的基础之上,在很大程度上源自长期受虐待人民的忍耐力。

  贝洛利奥说:“反对地铁票涨价的声明,一开始得到最大程度的声援,因为人们普遍厌倦了生活成本的系统性增长。”但是,他认为破坏公物可能会影响市民的支持。“如果烧地铁站、烧掉杂货店,就会影响附近居民的生活和就业,人们就会对抗议感到厌倦。”

  智利当局尚不完全清楚谁是破坏性活动的幕后黑手。尽管很多属于个体犯罪,但是可能也有无政府主义组织和社会边缘群体在背后推动。

  学者们认为,政府对抗议活动的反应迟钝而愚蠢。有学者分析说:“我认为政府很快就将控制权交给了军队,是因为它从未控制过局势。在智利,已经有50年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了。”贝洛里奥说:“政府将问题聚焦于公共秩序,错失了解决问题的良机。当皮涅拉总统宣布冻结地铁票涨价时,已经为时已晚。”贝洛里奥认为政府表现无能而又错误。他说,把权力交给军队,标志着机会已经不存在了。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