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韩国法务部长的35天

2019-10-22 21:47:15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10月14日,韩国法务部长官曹国宣布辞职,距其就任仅1个多月。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

  正式就任仅35天,因妻子和女儿身陷投资与学历争议,并激起辞职与否的民意对立后,韩国法务部长曹国于10月14日闪电请辞,引发外界惊诧。在发出辞职声明后,他表示,自己在很短的时间内所推动的检调改革,任务已告一段落,接下来期望民意能继续监督与支持。请辞后,他也确定将回归原本服务的国立首尔大学法学专业研究所继续担任教授职务,校方也已受理批准。
 

  韩国法务部长的任命风暴
 

  在妻子曝出巨额投资私募基金,女儿论文挂名及实习资格争议等风波后,曾任韩国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的曹国,依然在9月9日被文在寅总统强势任命为法务部长。坐拥首尔大学与美国伯克利大学等高学历,曹国的专业能力与中年美男外表,吸引许多青年学子崇拜,在文在寅总统就任后,他就被请至青瓦台,担任民政首席秘书官,成为韩国政治明星。

  曹国被文在寅总统赋予司法改革的重大责任,目的是推动削减检调权限。从大韩民国政府成立始,检调一直享有世界各国中罕见的独大地位,除垄断起诉权外,包括搜查权、紧急逮捕与事后批准、嫌疑人释放指挥权,都由检调一手掌握,甚至还能指挥警方搜查。

  人权律师出身的文在寅总统,上任前后就不断主张检调改革,曹国就是受文总统倚重,主持限缩检方权限的舵手。2018年年初,担任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的曹国,亲自颁布改革法案,将只让检方保留金融相关案件的搜查权,其余全部移转至警方。曹国正式成为法务部长后,也准备着手推动改革。

  不料,任命前后,原本形象良好、不断与文在寅总统强调恢复公平正义、广受年轻人追捧的曹国,其妻子郑景心教授却被揭发,投资10亿韩元到由曹国堂弟所负责的私募基金,动机引发众多猜测。

  曹国的女儿曹敏也被披露,大学明明因成绩不佳而留级,却一直被选定为奖学金获取人。更大争议还在于,曹敏高中时在医科教授主导下,挂名学术论文第一作者。但实际上,曹敏只协助翻译相关文献。

  面对诸多疑惑,曹国本人最先只以“并无违法”回应,随即招来舆论批判。特别是首尔、高丽与延世等韩国名牌大学,不少学生集会抗议文在寅总统的任命,也让韩国进步派面临一次来自民意失望与挞伐的危机

  面对“标准不一”的批判,曹国终于放下身段。多次在任命前的记者会与听证会等公开场合,接受媒体与议员的质问,并公开道歉。

  即便如此,文在寅总统仍于9月9日——在听证会报告与表决都还未完成前,强行任命曹国为法务部长。由于韩国为总统制国家,虽然国会能凭借听证会先对内阁人事予以“面试”,但就算议员不予通过,总统最终仍能直接任命。

  韩国保守派因此连续发动反攻,不仅联合抵制国会议事,还发动多起场外抗议集会。自由韩国党代理党魁黄教安与多名议员,更以“剃光头”来表达抗争与拉下曹国的决心。
 

  挺曹vs反曹的舆论厮杀
 

  8月下旬,文在寅总统准备任命曹国前,由于正逢国会听证会的准备阶段,原本各界预料,检方应该会等曹国在听证会上,针对议员的质问先提出初步回应后,再启动其家人争议事件的调查与搜查。

  但就在听证会还未确定好日子前,检方立即大动作,兵分20路,对曹国女儿曾先后就读的首尔大学、釜山大学研究所等多处,展开扣押搜查。在听证会还未结束,检方在还未传唤当事人调查的情况下,宣布即刻起诉曹国的妻子郑景心教授。

  对于检方的做法,有人批评称,如此政治性十足的敏感时机,检方突然雷厉风行,似乎具特定目的——由于曹国刚好就是主张削减检方权限的舵手,检方的大动作也引发是要“反扑文在寅政府司法改革”的阴谋论,借此刁难曹国,给予报复,让自己的既得利益不受动摇,就此让检调改革胎死腹中。

  而主流媒体——特别是保守派报纸与电视台——连月来“轰炸报道”,持续抖出围绕着曹国家人的质疑。韩国舆论似乎对曹国与文在寅政府群情激愤,但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守护曹国、改革检调!”9月28日是周末,这天晚上大批韩国民众手拿黄底黑字标语,聚集在首尔江南地区、大检察厅与首尔中央地检所在盘浦大路上,参与声援曹国以及要求彻底实行检调改革的示威。

  事实上,数周之前,首尔市内出现的示威,多为反对曹国的集会。除保守派发动猛攻,就连原本死忠支持进步派、视曹国为偶像的不少韩国青年人,也因曹敏论文问题,产生失落感,对曹国大表失望,而走上街头抗议。他们认为,曹国不仅言行不一,家人也涉及多起投资与学籍争议,未能交代清楚,已不适任法务部长;另外,既然家人已接受检方调查,基于利益回避原则,也该辞职;这些人更主张,不顾民意、独断行使人事任命权的文在寅总统,也应负起责任下台。

  然而,突然走上街头力挺曹国的群众规模,让媒体与社会各界吓了一跳。主办单位原先预估,参与人数能到10万“就算了不起”。后来主办单位估计声称参与人数突破200万人,数字或有夸大,但从空拍照片看到,盘浦大路上下、周边多个十字路口,全被挤爆。舆论一致认同,这是继2016年下半年,崔顺实“亲信干政案”遭揭发、民众发动要求朴槿惠总统下台的烛光示威后,韩国最惊人的集会规模。

  两大阵营相互拿集会人数叫阵而争执不休,这也显现出——韩国社会正为曹国适任与否,陷入激烈对立攻防。

  在此严重对立下,文在寅总统也终于在10月7日公开表明立场。他说道:“最近国民发出各种声音,我都以严正的心态倾听。国民对于政治事件分享意见,本来就理所当然,我不认为这显示舆论陷入分裂。”
 

  检调改革的基本轮廓已经清晰呈现
 

  “这段时间,大众会以为特别搜查部的搜查,与一般刑事案件不同,我们将修正这种错误认知,过往以特搜部为中心所运作的检调组织文化,我们将改正为以刑事部、公判部为中心运作。”韩国法务部长曹国在10月14日上午,在向全国直播的第二次检方改革方案发布会上发表演讲。

  不久前,他发表首次改革方案、宣布缩小检方特搜部权限,并更名为“反腐败搜查部”。这次曹国更强调,往后特搜部搜查范围,将从原本检察长特别指定的案件,转移至主动查办所有公务员与主要企业的犯罪行为,这主要是为了淡化过往特搜部人治、或报复性办案的色彩。

  尽管妻女深陷投资与学历争议,并接受检方调查中,曹部长当日在会上毫无异样。但就在发布会结束两个小时后,另一封请辞声明文从曹部长的脸书上贴出。

  曹部长称,因家人接受调查,让他自己对国民感到惭愧,但为了检调改革,他仍抱持着尽到最后责任再退下的想法,承担工作。如今,检调改革正式上路,他也决定在此时离开,结束法务部长35天的极短任期。声明一出,外界颇感意外,也宣告引发两极对立的“曹国政局”,正式画下句号。

  请辞声明发表后,文在寅总统在下午的会议上公开表示:“我原本希望以法务部长曹国与检察总长尹锡悦这个‘梦幻组合’,来推动检调改革。希望他们能成为如梦一般的希望,结果却在国民之间造成许多矛盾,我对此感到羞愧。”

  尽管对曹国离任感到可惜,文总统仍正面肯定曹国在这短暂时间,承受各界压力,推动检调改革的努力。他还认为,现在政府能做的改革都正要步上轨道,接下来若国会也能在立法议程上助一臂之力,检调改革的基本轮廓就能更具体呈现在国民眼前。

  在法务部所推动的检调改革开启后,文在寅政府与共同民主党的下一步,是要在国会推动通过设立“高级公职者犯罪搜查处”(以下简称“公搜处”)的法案,彻查从过往到现在,高级政府人员有无不法行为,这被青瓦台与党政高层视为检调改革的终极目标。

  自由韩国党面对“公搜处”的设立,一直持反对态度,批评这是共同民主党为长期执政、行使政治报复而计划的“司法垄断”,也明确表示不会合作通过“公搜处”法案。

  但除韩国党外,正未来党、正义党、民主和平党,以及对案政治连带等其他小党,都已对“公搜处”表达支持与合作的意愿;由于共同民主党加上其他小党,在国会席次已过半,应能绕过执意反对的韩国党,让“公搜处”设立得以通过。

  曹国争议延烧的这两个月,韩国党重新找回“存在感”,通过搭上批判政权的顺风车,顺利凝聚保守派群众的支持。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