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一位美国富豪的罪恶勾当

2019-08-13 23:43:2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7月8日,美国亿万富豪爱泼斯坦因涉嫌参与组织未成年少女从事性交易在纽约受审。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

  8月10日清晨6时30分左右,因诱奸少女并用以招待权贵,被控性贩运的金融富豪爱泼斯坦在纽约市拘留所被发现毫无反应,送医后宣告死亡,死亡前他正在等待审判。有媒体报道他“上吊自杀”,但法医尚未验尸说明死因。此前一天,有关爱泼斯坦2017年和解官司的部分文件曝光。
 

  狱中上吊自杀疑点重重
 

  爱泼斯坦被报道“上吊自杀”后,立刻引发质疑,这么受瞩目的囚犯怎么可能轻易自杀身亡。这也导致阴谋论四起。

  美国福克斯新闻政论家莫达克说,他理应受到监控以防范自杀。他是社会高度瞩目的嫌犯,那里理应有医生……有摄影机和灯光,以确保不会发生这种事。此案涉及政经权贵,这些名人跟此案的关系耐人寻味。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立即指示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展开调查;巴尔在声明中说,听到这个消息让他感到“震惊”,他说,“爱泼斯坦的死亡引发许多必须答复的严重问题”。

  媒体表示,爱泼斯坦是自己上吊死亡;纽约市法医处证实他死亡,但没有说明死因。

  66岁的爱泼斯坦上个月也被发现在牢房里昏迷不醒,脖子上有勒痕,曾被列入自杀看护;美联社引述知情人士报道,爱泼斯坦被解除自杀监控后,在牢房自杀身亡。目前仍不清楚,当局何时解除对他的自杀监控。

  对于爱泼斯坦已死,不需再上法庭,也不再会身陷囹圄,多名受害者表示十分遗憾,并呼吁联邦有关单位调查爱泼斯坦的朋友同事,看有没有犯罪同伙。

  纽约联邦众议员欧加修发推文说:“我们需要答案,很多很多的答案。”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萨斯表示,美国政府“再次”辜负了受害人。
 

  爱泼斯坦的罪恶人生
 

  先前保密、长达2000多页的法律文件于8月9日公开,最受关注的就是一名自称沦为爱泼斯坦“性奴”的维吉尼亚的证词。维吉尼亚宣称,她16岁就遭到诱奸,还被迫伺候一些美国政商名人。

  如今已成年的维吉尼亚指控爱泼斯坦把她当“性奴”,她同时被迫与多名美国政界、商界知名人士性交,包括新墨西哥州长李察逊、美国前联邦参议员密契尔、模特儿经纪人布鲁奈尔及资本家杜宾。这些人均否认指控。

  66岁的爱泼斯坦是避险基金经理人,常与富豪名流往来,包括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现任总统特朗普和英国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等。但他们否认对爱泼斯坦所涉案情知情。

  爱泼斯坦10年前就曾差点在佛罗里达州遭联邦起诉,但最终逃过。根据2008年时的秘密认罪协议,爱泼斯坦当时触犯劝诱未成年少女卖淫这种属地方州级的罪名,并被登记性罪犯,仅坐牢13个月就获释。

  爱泼斯坦7月6日被捕,随后依“贩运未成年人卖淫和共谋犯罪”等两项罪名遭检方起诉,他7月8日出庭时否认所有罪名。爱泼斯坦预定明年受审。

  爱泼斯坦2008年的秘密认罪协商遭人起底,这也使得阿科斯达不堪舆论压力,丢了劳工部长一职,阿科斯达当年正是促成认罪协议时的佛州联邦检察官。

  检方指控,爱泼斯坦2002至2005年间,在他纽约曼哈顿和佛州棕榈滩的住处性侵数十名未成年少女,年纪最小的只有14岁。检方称爱泼斯坦“非常清楚许多受害者是未成年人”。

  检方说,爱泼斯坦诱奸许多未成年少女;他经常付几百元现金叫她们按摩、献身和勾引其他少女,他手下还有很多人帮他找新的性玩物。若遭定罪,爱泼斯坦最高可被判刑45年。
 

  受害者仍在继续讨公道
 

  曾接受爱泼斯坦性招待的名流权贵对他死亡或许松了一口气;不过曼哈顿联邦检察官说,这只是为受害者讨回公道的“又一个障碍”,包括共谋罪的司法案件不会就此作罢。

  爱泼斯坦身亡后,代表受害少女的律师金柏莉表示,爱泼斯坦死亡,刑事案或许撤销,但仍将持续追诉民事责任,让与他合谋性侵数十名未成年少女的犯罪嫌疑人接受法律制裁。

  原告律师谴责爱泼斯坦的自杀行径懦弱,因为他不用再面对他曾伤害的女性;金柏莉说:“我猜这是种解脱,他面对大众的恐惧显然终了,但受害人再也无法凝视他的眼睛,告诉他‘你伤害了我’。”

  “他剥夺了受害女性终结恐惧的重要因素。”金柏莉说,“爱泼斯坦的死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允许爱泼斯坦为所欲为的每一个人都将为此负责。”

  出面指控爱泼斯坦罪行的其中一名原告阿劳斯表示,2000年左右,即她15岁时,在纽约遭爱泼斯坦性侵,如今爱泼斯坦自杀身亡,让她十分恼怒。“我们必须一辈子活在他的阴影中,他在许许多多人身上造成痛苦、伤害,如今却不用对自己的犯罪付出代价。”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吉勒斯说,爱泼斯坦死亡让起诉画上句号,但调查仍未结束。联邦调查人员呼吁受害人出面,可能决定是否进一步追查并起诉爱泼斯坦的其他罪行。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爱泼斯坦有本“小黑书”,当中详列超过百名“应召少女”的姓名。她们来自爱泼斯坦曾落脚的居住地,包括纽约与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以及巴黎。

  检方研判,爱泼斯坦精心安排高中与大学女生组成的庞大人际网络。这些学生由其他年轻女性介绍,她们被迫满足这位亿万富豪的欲望。
 

  刑责可免民责难逃
 

  爱泼斯坦身亡后,虽然所涉的刑事案件将随着他的死亡告终,但民事方面却难逃脱,预计会有更多受害者和目击者站出来指控爱泼斯坦并索赔。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法律专家卡兰说:“联邦刑事案件会随着他的死而告终,但民事方面会继续有案件,转为针对爱泼斯坦资产的诉讼。”

  相关民事案件近日就会有诉讼提出。一名自称15岁时遭爱泼斯坦性侵的女子在8月14日提起索赔,8月14日是纽约州儿童受害法的生效日;法案赋予童年时遭性侵、现已成年的受害者可有一年时间对加害者提出告诉,无论案发距今多久。

  法律专家认为,爱泼斯坦的死将让原本不敢出面的受害者与目击者勇敢站出。曾任联邦检察官的法律专家侯尼格说:“爱泼斯坦不在人世后,受害者站出来会容易一些。”

  知情人士表示,纽约南区检方将继续调查爱泼斯坦的案件,爱泼斯坦虽是唯一被控者,但法院文件还提到了3名协助他犯案的员工。

  受害者的委任律师也希望检方追究协助爱泼斯坦犯罪的一干人等。其中一名委任律师麦考利说:“受害者勇于说出真话,这些呼声所开启的究责,不该随着爱泼斯坦可耻的畏罪自杀而告终。我们希望政府继续调查,重点放在那些参与和协助爱泼斯坦性贩运计划、造成这么多伤害的人。”

  爱泼斯坦虽然自身刑责将因死亡而告终,但案情追究已指向与他共同一手打造色情贩运的红粉知己——麦克斯威尔。目前,寻求需有人为全案负责的数十名受害少女将目标转移到麦克斯威尔身上。

  据指控,麦克斯威尔是爱泼斯坦的靠山、女友及中间人,两人共同打造受害女性口中的性贩运犯罪。根据许多出面指控的被害女性所言,麦克斯威尔是全案主要共犯。麦克斯威尔很可能是压垮爱泼斯坦的最后一根稻草。

  根据调查,麦克斯威尔一开始就是全案的核心人物。调查人员查访过的女孩全都说麦克斯威尔是爱泼斯坦色情人口贩运的共犯,但警方始终没能讯问到麦克斯威尔。愈来愈多出面指控爱泼斯坦的女性说,麦克斯威尔负责招聘、支付这些造访爱泼斯坦豪宅的受害女子。

  知情调查的人士透露,有关单位目前难以掌握麦克斯威尔行踪,据信她住在海外。她的律师2017年曾告诉法官,她人在伦敦,但无固定住址。受害者的委任律师们认为麦克斯威尔担心被捕,短期内几无可能返回美国。一些爱泼斯坦的友人透露,虽然她近年鲜少出现在爱泼斯坦的住处,但两人其实一直藕断丝连。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