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当欧美反疫苗运动遇上司法

2019-05-14 21:15:42 来源:法治周末

美国高中生杰罗姆因拒打疫苗被停学,起诉学校期间染上水痘。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

  近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26日,美国今年已确诊704例麻疹病例,创下25年新高。数据显示,这些麻疹病例出现在美国22个州。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麻疹患者不到5岁,超过500名麻疹患者没有接种麻疹疫苗。在住院治疗的66人中,有24人出现肺炎。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表示,今年还没有出现麻疹死亡病例。

  麻疹是一种高度传染性疾病,如果不治疗,可能导致长期后果。每10名麻疹儿童中就有一名耳部感染,每20名儿童中就有一名患有肺炎,每1000名儿童中就有一名患有脑肿胀。在某些情况下,它是致命的。好消息是麻疹可以预防。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在新一期《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中说,2000年美国宣布消灭了麻疹,但由于麻疹疫苗接种覆盖率降低,这种可预防的疾病在美国卷土重来,这是一种“倒退”。

  据统计,美国今年已出现13次麻疹疫情,主要集中在纽约州和华盛顿州。美国疫苗政策由各州制定,除加利福尼亚州、密西西比州和西弗吉尼亚州完全禁止以非医学原因拒绝接种疫苗外,其他各州均在不同程度上允许家长不让子女接种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2000年以来,麻疹疫苗预计在全球挽救了2100万人的生命。但日益抬头的“反疫苗”运动正对公众健康构成威胁。根据世卫组织数据,与2018年一季度相比,2019年一季度全球已上报麻疹病例增长了300%,而上报病例可能只占病例总数的十分之一。
 

  为拒疫苗起诉却染上水痘
 

  3月,美国肯塔基州沃尔顿的一所高中爆发水痘疫情,有超过30名学生感染,肯塔基州卫生局立即进行隔离,禁止未接种疫苗的学生进入教室和从事体育活动。该校高中生杰罗姆因宗教理由,拒绝打水痘疫苗,也因此被停学。

  在那之后,杰罗姆对当地卫生局提起诉讼,认为他们侵害宗教自由。“这是对我们的宗教、信仰,及对国家的暴政。”杰罗姆的父亲比尔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他受到了迫害,他是一个健康的孩子。”但在诉讼期间杰罗姆却感染了水痘。

  法院最后裁定杰罗姆败诉,法官认为卫生局的隔离和学校的停学措施合法。

  杰罗姆的律师告诉美国广播公司称:杰罗姆近日染病,预计不久后就会康复,然而,杰罗姆并不后悔这一决定,声称他们不希望因接种疫苗而背叛宗教,还宣称疫苗来自合法流产的胎儿细胞,而那是有罪的。

  杰罗姆自3月15日后便没有踏入学校,律师表示杰罗姆现在已经得过水痘,他希望可以在康复后尽快返校。

  许多网友认为当初信誓旦旦的杰罗姆现在看起来相当讽刺,并说若他在3月时就接种,现在就不会生病了。有网友认为这是现世报,甚至有人嘲讽说:“现在他爸可以去告教会,因为信仰没有保护他免于水痘。”

  肯塔基州卫生部门发言人称,只要杰罗姆所有水痘均结痂、不再具传染性后便可回校。不过他批评杰罗姆等人淡化水痘的危险,并容许疾病在社区传播,是对公众健康与安全的漠视。

  水痘感染者多为儿童,一般感染后可终身免疫,但病毒可能潜伏体内并引致“带状疱疹”。抵抗力弱者感染后可出现肺炎、脑染等严重并发症,初生婴儿的病情甚至危及性命,而妇女怀孕初期感染可致胎儿畸形。水痘疫苗曾使用流产人类胚胎培植病毒制成,但现时已停用。 天主教教会曾表示接种水痘疫苗合乎道德,不过,它们仍然希望未来疫苗制造,能够采用不需要用到细胞的替代成份。疫苗面世前美国每年有约400万人感染水痘,但疫苗面世后每年只有约1.2万人感染。
 

  纽约法院狙击反疫苗运动
 

  近期,美国纽约市爆发近30年来最严重的麻疹疫情,根据美国疾控中心数据,截至4月4日,2019年共有19州出现了465起麻疹案例。其中,逾半病例出现在纽约及新泽西州。麻疹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市布鲁克林区自去年10月以来,已出现逾285起麻疹确诊病例。4月9日,纽约市长宣布布鲁克林区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并规定威廉斯堡部分地区的居民必须强制接种疫苗,违者将被处罚1000美元。

  政府官员表示,面对日益严重的疫情,纽约市政府几经努力但成效甚微,不得不宣布该地区进入紧急状态。他们曾尝试与社区的拉比(犹太教中对有学问者的称谓)合作,分发了数千份传单,鼓励父母让孩子接种疫苗,并采取了一些严厉措施,如禁止未接种疫苗的学生上学,但仍不能阻止疫情蔓延,因此,他们不得不采取更为激烈的措施——强制接种。市政府要求,任何居住在威廉斯堡地区未接种疫苗的人,如曾接触过这种病毒性疾病,必须接种疫苗或证明自己具有免疫力,不遵从该规定者可能面临1000美元的罚款。

  事实上,纽约不是第一个因麻疹疫情宣布紧急状态并采取强制接种的地区。此前,华盛顿州和纽约州罗克兰县都曾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为遏制疾病传播,罗克兰县政府甚至曾宣布禁止未接种疫苗的儿童进入公共场所。

  纽约市的严厉举措是否见效,一时间还无法明晰。但在不久前,纽约市政府就被起诉。4月15日,5位反疫苗母亲提起诉讼,寻求阻止纽约强制性疫苗的接种。她们认为,疾病爆发并没有构成危险的疫情,因此纽约市的命令是“武断而多变的”。她们还认为这一命令侵犯了她们的宗教自由。她们还宣称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疫苗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这是反疫苗者经常使用的借口,但实际上相关研究早被认为是错误的。

  纽约市的律师反驳说,疫情快速蔓延,它仍然是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律师还指出,母亲们的反疫苗接种理由是基于伪科学。   近日,纽约布鲁克林法庭法官驳回了这5位反疫苗母亲的诉讼请求,他站在了市政府这一边,称此举是对危险疫情罕见但必要的反应。与此同时,市卫生官员已经向违反者发出了首批传票。如果在听证会上得到支持,3个孩子的父母将面临1000美元的罚款。如果父母没有回应传票或出席听证会,他们将面临2000美元的罚款。
 

  法院判决曾助长反疫苗运动
 

  早在18世纪,英国用来预防天花的人痘接种术和牛痘接种术,一开始就受到宗教界强烈反弹,认为天花等传染疾病是神降下的“天罚”,通过疫苗预防是“魔鬼作为”,并且视动物血清为不洁,而反对疫苗。

  另外,因早期医学知识与技术的不成熟,疫苗制造和接种过程发生的消毒不完全、病原体污染等问题,也造成部分受接种者细菌感染、甚至死亡,因而认为牛痘接种有导致梅毒等其他疾病的副作用。

  到了19世纪,随着白喉、结核病等其他传染病的疫苗相继诞生,陆续发生的疫苗污染、施打疫苗后反应不良等案例,也使得反疫苗运动不断。

  一场波及英国、美国和欧洲许多国家的反疫苗接种运动,始作俑者是英国的一位肠胃病学家,安德鲁·韦克菲尔德。他在1998年2月在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把3种疫苗接种与儿童自闭症直接联系起来。

  韦克菲尔德的论文记录了12名儿童肠胃病患者,其中9名患者的表现达到自闭症的诊断标准。患者的家长报告说,自闭症状都是在小孩接受了麻疹、风疹和腮腺炎疫苗三合一接种后出现的。韦克菲尔德据此推论疫苗接种会影响到儿童的大脑发育,引发自闭症。他建议将3种疫苗分开接种,间隔期延长。

  韦克菲尔德的论文激起了轩然大波,并在西方世界催生了一场公共健康安全的大恐慌。一些自己的孩子患有自闭症的名人,如好莱坞明星吉姆·凯瑞,坚信韦克菲尔德的理论,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许多父母因此拒绝或者推迟让孩子接受疫苗,使得英美等国儿童患麻疹等疾病的发病率显著上升。

  许多医学专家撰文驳斥韦克菲尔德的论文没有数据和临床支持,缺乏科学道德。连最初13名共同署名的作者中的10人,也发表声明说:“文章并不能得出结论说麻风腮疫苗将导致孤独症,因为有关数据不充分。”

  2004年3月,《柳叶刀》以证明韦克菲尔德弄虚作假为由撤销了这篇论文并道歉。2011年,英国医学委员会开除了韦克菲尔德的行医资格,并建议对他以前发表的所有论文重新审查。但是,至今,仍有许多人,包括医学专业人士,相信韦克菲尔德的理论并为他鸣冤叫屈。

  有时法院的判决也助长了反疫苗运动。2012年,意大利里米尼法院便曾判定一名孩童因为施打麻腮风三联疫苗而罹患自闭症光谱。即便该项判决在3年后即被推翻,但“法院认证”的麻疹致病说,就已加深了意大利甚至欧洲民众对于疫苗的不信任。

  甚至到了2014年,意大利另一起在米兰的类似判决,更让时任卫生部长怒言:政府一边忙着鼓励民众施打疫苗,“猪队友”一边又根据不实论文作判决,司法单位间接助长了反疫苗运动的气焰,让疫苗政策难以推广。

  对于反疫苗运动兴盛的部分欧洲国家而言,提高接种率是个不容易的挑战。例如,法国以及意大利,在近年国内麻疹流行后,为了提高低落的接种率,纷纷立法强制施打麻疹疫苗,这也从根本上杜绝了司法判决助长反疫苗运动的可能。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