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喝酒开车那些事儿

2019-01-29 11:06:15 来源:法治周末

 

■编者按

又是一年春节时。这前后时间也是酒驾高峰期。

尽管“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似乎已人尽皆知,“醉驾入刑”也已八年,但是,酒驾现象真的被遏制住了吗?“醉驾入刑”执行的怎么样?都出现了哪些令各方担忧的问题?其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本报派出记者多方采访,将真实现状呈现出来,以期得到大家的关注和思考。

 

 

视觉中国

 

为了省钱,损失更多

 

夜黑风高。

张斌(化名)摇下车窗,让温凉的夜风吹进车里,深吸一口气,感觉酒气似乎又去了一点。看看车里显示的时间1114分,“已经这个点儿了,应该不会有交警了吧。”他暗自揣度。

张斌是一个工程队的队长,37岁。和几个好友聚会,喝了些酒,朋友们各自找了代驾回家,唯有张斌打了个小算盘,想着省下几十元的代驾费,等酒劲散一散,晚一点没交警的时候,再开车回去。

在这样一个三线城市的郊区,此时路上已经少有车辆。前面远处是一个大的红绿灯路口,绿灯变黄灯。张斌犹豫了一下,还是踩住了刹车。

“这要按平时没喝酒的时候,一脚油门我就过去了。就是因为喝酒了,我这心虚……”张斌说。

这时一位交警出现了,敲张斌的车窗,示意他摇下车窗,测酒驾。

张斌慌了,强作镇定,摇下车窗,借着几份酒劲,高声问:“你们老大是谁?”他心想着,或许有一丝希望可以找找熟人,放过自己。

不巧的是,交警队的领导也正在附近,他走过来对张斌说:“我就是队长。同志,您找我?请吹气测试酒精浓度……”

张斌彻底慌了,在六神无主的情况下,身体作出了选择。迅速推开车门,夺路而逃。可惜跑错了方向,被交警按倒在道路中间的绿色隔离带里……

交警把张斌带到定点医院抽血测试酒精浓度。张斌仍没放弃“求生”的希望。“警察同志,我肚子疼。”他躲进厕所,想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等在外面的交警冲着厕所里的他喊了声:“你可别喝水啊。”

张斌忽然像发现了救命稻草,冲到洗手池打开水龙头,对着嘴喝。

最后,他也算是没辜负喝进去的“一肚子生水”,最后检测结果出来,他只是酒后驾驶,扣12分,暂扣机动车驾驶证。

故事还没有结束。

张斌需要重回驾校学习交规,考试合格,才可以重拿驾照。由于驾校距离太远,还是为了省钱,张斌再次剑走偏锋。“现在开车,谁会看你驾照啊。”张斌心想,于是又开车出去了。

不幸的是,张斌第一天无证驾驶去驾校的路上,就发生了剐蹭事故。由于不想惊动交警,无证驾驶的他被对方讹去了1万元。

想要省钱,心存侥幸,破坏规则,终会损失更多。如今的张斌,学乖了。  (汲东野)

 

主动“投案”躲酒驾

 

饭局必有酒,似乎成了张平(化名)工作之余的特定项目。

张平在一个县级市做些汽贸生意,酒桌文化是小城人们最喜欢的谈事方式,因此,张平与客户的往来方式大多还是以酒局为主。按他们的话说“没有什么事情是酒桌上办不成的,如果谈不成那是还没喝到位”。

近几年严查酒后驾驶成了张平的新挑战。不过几年的“实践”张平也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方法”。谈到第一次躲避酒驾检查时的情景,他还佩服自己的机智。

去年刚过完年的一天,张平从自己常去的四川菜馆出来,带着一身酒气走到车上。这天的饭局上谈成了一笔大生意,他的心情还不错。

为此他喝了不少白酒,不过兴奋让他的头脑还算清醒,他脱掉外套,打开车窗,抽一支烟,让自己再清醒一些。由于刚下过雪,路很滑有一层薄薄的冰,酒后的张平开车也很小心。

车子慢慢悠悠地向前开着,突然看到前方路口闪着红蓝灯光,有两辆警车和4个交警在十字路口拦车查酒驾。距离路口还有100米的时候,张平把车缓缓靠停路边,穿好外套,下车向查酒驾的交警走去。

“你测测我酒驾没酒驾呀?”张平礼貌地向交警要求。

“你开着车过来我就给你测,你走着过来我给你测什么测!”年轻的交警瞥了张平一眼,并没想理会这个满身酒气的人。

交警的回答正好合了张平的意。在回到车上之前,他叫了一个代驾,把车正常地从交警面前驶过。

张平说,他自己都佩服自己当时的判断。这也成了他和朋友聊天时的谈资。

“喝多了用这个方法,喝的少有喝的少的办法。”张平在和朋友喝酒之前都会买一瓶冰糖雪梨饮料放在车上。聚会结束,开车回家的时候,在看见查酒驾的交警的时候,就把身边的冰糖雪梨一口气都喝掉。“喝完之后吹酒精测试仪根本显示不出来。”喝完小酒后,他都用这个方法应付检查。  (孟伟)

 

明明叫了代驾,还被交警查出醉驾

 

201894日晚,福建漳州龙文区的小苏与几个朋友小聚,酒足饭饱后,小苏特意叫了代驾,万万没想到,小苏却因醉驾被交警查处。

95日凌晨2时,正是人们在被窝里熟睡的时候,漳州“110”在夜晚巡逻中,“捡”到一名正在路旁呼呼大睡的醉汉,这名“醉汉”正是之前叫了代驾的小苏。

龙文交警大队接到漳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指令立即赶到现场,经多次喊话之后,小苏才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面对酒精呼气测试时,语无伦次、满身酒气的小苏一直闪躲,不愿配合呼气检测,执勤民警只好将其带至辖区医院进行强制抽血。

“不清楚,我当时已经喝断片了。”在龙文交警大队里,面对民警的讯问,酒醒后的小苏说自己啥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跟朋友们聚餐,自己喝了大概十几瓶的啤酒,回时叫了代驾。小苏明明叫了代驾司机,为何凌晨会在路边睡得正香?难道代驾司机就这么把小苏扔在了路旁?

随后,值班交警调取事发路段的监控视频,监控视频还原了真相。

原来,当晚,代驾司机将小苏载到指定地点(漳州市龙文区九龙大道南往北的机动车道旁),将车停好后便下车离开。不一会儿,小苏竟偷偷从后座下来,上了驾驶座,并驾驶车辆往前行驶至九龙大道与建元路岔路口经左转车道调头,由北往南行驶,最终停在综合批发市场公交站台旁。

在真相面前,小苏对自己的所做所为感到震惊和悔恨。经血液检测,小苏血液酒精含量为203.6mg/100ml,属于醉驾。  (吴毅文 林杰雄)

 

一尸两命不是钱的事

 

这条回家的省道,陈华(化名)已走了十多年了,哪个地方有测速的、哪个地方有岔道口、哪段路好不好走,他再熟悉不过了。

陈华平时喜欢邀上三五朋友喝上几杯,每次喝完酒后便独自一人驾驶车辆行驶在这条省道上,这些年来,也一直平安无事。

这天深夜,酒宴散尽后,陈华驾着他那辆奔驰车。和平常一样,车内放着轻快的音乐,他握着方向盘,时不时地哼上几句。在路过一个小岔道口时,也没顾及多看一眼,只听“嘭”的一声响,才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连忙猛踩刹车,但为时已晚,车前方飞出去了两个人。

此时,陈华的酒醒了一大半,整个人被吓蒙了,在车里呆坐了半分钟才下车查看情况、打电话救人。

被撞的是一对骑电动车的夫妻,男的无大碍,但他怀有身孕的妻子却去世了。陈华因酒驾,没有观察道路情况,负事故全部责任,当即被收押。

陈华夫妻是当地某企业的高管,家境殷实。当得知给受害者家属造成一尸两命的悲惨结局后,陈华非常自责和悔恨,想托人给受害者家属一些经济补偿,以求得心里安慰。但受害者家属则直接把他当成了杀人犯,认为这不是钱的事,要以命偿命。强烈要求严惩。

陈华的自责、悔恨,在给受害者家属造成的伤害面前,显得苍白无力。他对律师说:“出来后,我可能不会再开车了。”  (张贵志)

 

 

 

躲过了刑罚,却付出不小的代价

 

阿健和客户勾肩搭背走出饭店的时候,已是深夜12点。

脚步有一点踉跄。席间左一轮右一轮的敬酒,阿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只记得自己带来的4瓶白酒都喝完了,又从饭店要了两瓶。

6个人6瓶酒,平均一人一斤,阿健做东,对方是一个大客户。阿健从广西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广东一家注塑机制造公司做销售,这是他入职后遇到的第一个大客户。

于是,阿健陪着小心,喝了一杯又一杯。

午夜的顺德街头,那一刻却是难得的安静。阿健对着街灯甩了甩头,对客户说:“我开车送您回去。”

客户并没有推辞。于是,阿健便到停车场取了车。这是公司配备给办事处的用车,阿健入职后,大部分时间归他使用。

喝了酒,在深夜的顺德街头开车,阿健已不是第一次。做销售,业绩都是在酒桌上喝出来的。但这一次,明显喝得多了,踩油门的时候,阿健竟一阵莫名地兴奋。

时速接近100迈,一路风驰电掣,街景快速地后退,突然,一个红灯,阿健下意识要踩急刹车,却错踩成了油门,车一下子冲了过去。

阿健一愣神,问身边的客户:“我们闯红灯了?”客户回答说:“好像是的。”

阿健一听,赶紧把车速减慢了下来。前方有一个转弯路口,阿健用余光看到右边有一辆车要拐进来,便又把车速再减了些。

然而,事故还是发生了。当阿健减速通过转弯路段时,右边拐进来的车撞到了阿健的车上。

“咣”的一声,阿健只感觉车身一震,踩了急刹车,酒全醒了,阿健在座位上呆了一分钟,才打开车门忐忑地下车。

按理说,是右拐车追尾撞上了阿健的车,右拐车要承担全责。但阿健心虚,彼时是醉驾入刑的第三个年头,各地的执法如火如荼。阿健身边就有朋友醉驾被判了刑的,阿健担心自己也会受到刑罚,一下车就跟对方说私了。

对方看出阿健心虚,执意要报警。民警在来的途中,心虚的阿健跟对方说,他愿意负全责,让对方同意私了。对方假意勉强答应。

民警到现场之后,阿健表示,双方已经达成和解;但对方要求警方扣押阿健的车作为抵押,并表示要把车开回去检修后再商议赔偿事宜。

阿健当即满口答应了对方的条件,并在警方出具的和解书上签了字。

两天后,阿健接到对方的电话,一开始说要18000多元,后来又追加了18000多元。阿健如五雷轰顶:“这怎么会要那么多?”对方是一辆总价不到10万元的车,轻轻一撞,竟要花三四万元来修。阿健感觉自己被讹上了。

对方没有任何解释,只是要求阿健尽快准备好钱。这是阿健毕业的第一年,他的银行卡里连3000元都没有,更何况三四万元。无奈之下,他只好硬着头皮给姐姐打电话。

阿健吞吞吐吐地说完自己的遭遇,姐姐问了人没事后说:“你这是被人讹上了,人家拿捏着你,谈判试试,谈不拢就只能认栽或者诉讼。”

阿健心里也挺窝火的,于是便委托了律师来处理。但对方拒绝谈判,并把阿健和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索赔5.2万元。

法院最终判决阿健和保险公司各承担一半。为了尽早取回公司的车,阿健只得向姐姐借钱赔偿给了对方。26000元的赔偿,加上一二审的律师费16000元,再加上扣押车辆的滞纳金和各种请托开销,阿健发现,这一次酒驾,自己躲过了刑罚,却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毕业第一年,彻底成了一个负翁,负债的负。”阿健感慨。从那个时候起,姐姐给他立了一条规矩: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阿健将这条规矩写在左手食指上,天天提醒自己。再后来,这便成了他人生中的一条铁律。 (朱雨晨)

 

酒驾“惊魂记”

 

年底应酬多,作为金融销售的侯波更是逃不了一顿顿酒局。

侯波家住北京郊区回龙观,酒局多在市区,虽然代驾费“不菲”,但他绝不心疼:“喝酒哪能开车?这钱必须得花!”

但在一年前,他却没有这样的觉悟,认为吃饭喝酒花多少都行,自己能开车却要找代驾,钱花的冤枉。因此除非喝“断片”,他绝不叫代驾,抄小道,最后还找到了一条自称“从不会被查”的绝佳路线。

所有的转变来自于一年前的一起小事故。

那天晚上,在饭局上侯波喝了3瓶啤酒,饭后他还自告奋勇地要送一位住他家附近的领导回家。

在再三保证绝对不会有问题之后,已喝得微醉的领导也没有再坚持让他找代驾,上了侯波的车。

熟练地避开环路,穿行小道,侯波边开边向领导“传授”经验。忽然,远处大屯路路口闪耀的警灯引起了侯波的警觉。“查酒驾的!”两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与此同时,一个急刹车,侯波企图拐进边上的自行车道停车。

“咣!”不曾想后车避让不急,撞到了侯波的车尾。“您这刹车太急了……”还未等后车女司机解释,侯波看也不看被撞的情况,便迅速掏出500元递给对方,“赶紧开走,没事。”未等女司机缓过神来他便迅速拐进便道。

为了酒驾不被查到,侯波新买的车不但被撞了,还赔了后车的钱,最后和领导两人窝在车里紧张地等待代驾才得以“过关”。

虽然这次酒驾得以侥幸逃脱,但侯波仍心有余悸:500元够找多少回代驾了,还踏实!”这起小小的酒驾“惊魂记”让侯波彻底意识到了“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这个原则。  (赵晨熙)

 

酒店员工偷开他人车辆

醉驾造成42

 

这是2014429日,在湖南省长沙市浦沅立交桥发生的一起42伤的的重大交通事故。

当天凌晨130分,湖南省某酒店员工张某拿走了湖南艺人郭某存放于酒店的沃尔沃轿车的车钥匙,随即开车接了5人去吃夜宵,6人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喝掉了20多瓶啤酒。

吃完夜宵,已处于醉酒状态的张某自告奋勇来驾车。车辆沿芙蓉南路由南往北行驶,途径浦沅立交桥顶层南往西匝道口处时,由于张某醉酒后驾车超速行驶,导致其左前部与匝道口水泥防护石墩碰撞,碰撞后车辆失控,在惯性作用下与匝道桥梁护栏剐擦一段距离后,越过护栏向下呈抛物线轨迹跌落,中途与立交桥中层、东往北匝道护栏擦碰,最终跌落至桥下水泥地面,造成张某在内的4人死亡、2人受伤。

长沙市天心区交警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人张某因超载、超速、醉驾等三项交通违法行为,导致交通事故发生,承担事故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后,一位乘客的家属向天心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实际车主郭某、登记车主刘某、湖南某大酒店、人保长沙公司(交强险)、长安保险湖南公司(商业险)、夜宵摊主杨某、养生馆经理刁某7名被告赔偿其损失共计808116元。

法院认定,湖南某大酒店对车钥匙和汽车具有保管、管理义务,应承担10%的赔偿责任,应赔偿各项损失52622元。长安保险湖南公司在车上人员责任险赔偿范围内,赔偿1.6万元;乘客明知张某酒驾,仍然乘坐其驾驶的车辆,也存在过错,责任比例为10%。剩余赔偿责任应由驾驶人张某承担。   (刘希平)

 

一场酒驾官司引发的整顿

 

一场与酒驾相关的官司,致使全单位进行整改。用张扬(化名)的话来说,这简直就是一次血淋淋的教训。

张扬在陕西省西安市某机关单位工作,两年前的一个夜晚,其单位的部分工作人员正在西安市某区铺设一段路面。

突然,“咚的一声”,一辆白色小轿车径直接冲进施工围挡区域,撞上正在施工的数名工作人员和一辆洒水车,洒水车上的司机被撞的冲出了驾驶室。

很快,120、交警都及时赶到了现场,伤者也被第一时间送往附近医院接受治疗。

“据了解,肇事的小轿车上当时有3个人,冲过来时速度特别快,出事后3人下车查看情况时,身上有浓重的酒味。”张扬称。

随后,张扬的单位与肇事小轿车方打起了官司。

“虽然对方确系饮酒后驾车,但在这场官司中,我们单位居然输了。”张扬说,“对方律师认为,根据交通部的相关条例,我们夜间施工设置的围挡不符合要求,车也不属于防撞车,洒水车司机之所以被撞死,是我们单位危险作业所致。”

“经过这场官司,我们发现依据《西安市市政工程设施管理条例》所设置的夜间施工作业指导书还是存在漏洞的,为此,全单位上下通过查阅各个领域的相关部委条例并进行整改,难道这不是一次血淋淋的教训吗?”张扬表示。  (马金顺)

 

碰上排查只好装病

 

晚上9时许,酒宴散去,王鹏(化名)和朋友挥了挥手,发动爱车踏上回家的路。

尽管喝了酒,但王鹏想着,短短半个小时不到的车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再过一个路口进入城区时,王鹏看到二十多米开外,几辆警车停在路边,他知道遇上了酒驾排查。

发现情况不妙,王鹏立马调转车头,想要从刚才经过的小巷“逃跑”,这时,已经盯上了他的交警驱车紧随其后,追了上去,最终将王鹏的SUV堵在了巷口。

“下车,吹气。”面对4名协警和交警,尽管再三拖延,王鹏也只能下车,却紧咬牙关不吹气。

当一名协警再次递上酒精检测仪时,避无可避的王鹏“灵机一动”,两眼一翻,右手捂住胸口顺势跌坐在地,嘴中嘟囔着“心……心脏疼”,左手还紧紧握着他不愿交出去的车钥匙。

看着王鹏已经花白的头发,几名年轻的协警对这位60多岁的车主一时间没了主意,最后从排查点闻讯赶来的交警中队长决定自己开车将王鹏送到医院。

夜幕下,警车驶向了医院的方向,坐在驾驶座上的中队长手上,握着刚刚从王鹏手中拿下来的车钥匙。  (王京仔)

 

车被蹭了反而赔钱

 

在某机关工作的李军(化名),酒量大,车开的好,喝完酒后爱吹牛皮,称自己喝了酒后开车更稳。

一天,酒足饭饱的李军,刚把车开出停车位没多远,左后车门就被后面挤上来的别克车给剐了。别克司机赶紧下车查看,连忙给李军赔礼道歉。李军下车就质问别克司机:“你怎么开车的?”

别克司机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用手捂了下鼻子,定了定神说:“我把您车剐了,我报警吧,该怎么给您修就怎么修,该怎么赔就怎么赔。”

一听说通知交警,李军怔住了,想起自己是喝过酒的人。交警一来,肯定要通报给单位,作为公务员的他,想到这里,后背直发凉。

“兄弟,这事我们能不能私下解决?”李军一下软了下来,凑到别克司机跟前,几乎哀求着说:“就不要通过交警了?”

“不通知交警作出事故责任认定,我怎么走保险呢?”本是肇事的别克司机,现在完全占据了主动权。

“这样,您看多少钱?我赔您。”李军希望尽早解决此事,以免引来交警。

此时,别克司机完全掌握了李军的心理,开始毫无顾忌地给他算起了账,钣金、油漆、误工、修车期间的租车……李军直接开出了5000元的费用。

别克司机犹豫了一下,最后显得勉为其难答应了。事后,李军一直很郁闷。他说,明明是别克蹭了他的车,而且别克修理费其实不到2000元,自己却求着赔了人家5000元,想着就很憋屈。

从此,李军酒后再也不开车了。   (张贵志)

 

醉汉开车被查要与交警再喝两杯

 

去年11月,在山东省青岛市打工的柴某某高高兴兴地参加老乡聚会,喝了不少酒,老乡劝其找代驾,柴某某不听劝告,存侥幸心理开车上路被民警查获。当他被带到医院抽取血样时,竟在迷迷糊糊中邀请交警再去喝两杯,声称之前喝的不过瘾。

当天晚上730分开始,青岛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城阳区大队夏庄中队与派出所民警在银河路设点夜查,对过往车辆进行筛查。晚上9时许,一辆银灰色小面包车沿银河路由西向东摇摇晃晃进入民警视线,民警随即将车辆拦停,窗户打开,民警闻到驾驶人浑身酒气。驾驶人柴某某承认酒后驾车,并称老乡聚会多喝了点酒,自我感觉良好,所以就开着车往家走。经吹气测试,乙醇含量为140.5mg/100ml,已涉嫌醉酒驾驶。

随后,柴某某被带到医院,眼睛发红、目光迷离的柴某某竟然迷迷糊糊称喝的不过瘾,甚至还邀请交警再去喝两杯。抽取血样后,柴某某被带到中队强制酒醒。

次日,柴某某酒醒后对自己的犯罪行为后悔莫及。其称,老乡怕他酒驾出事,劝其找代驾回家,柴某某不听老乡的劝告,而是铤而走险开车上路,没想到被民警查获。

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醉酒驾驶机动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约束至酒醒,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5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最终,某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城阳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梁平妮)

 

“头脑”惹的祸

 

一到寒冬,地道的老太原人都喜欢来一碗热腾腾的“头脑”,这是山西太原独有的风味早餐,由羊肉、羊尾油等材料熬制而成,其中还有一味重要的配料是黄酒。也正是因为这特别的一味配料,给李先生惹出了事端。

“喝‘头脑’吃烧麦,是我们太原的早餐标配。每次刚一喝完,身上就暖和起来,其实‘头脑’里的黄酒并不多,不会影响开车。”李先生表示。

前些日子,李先生开车去了老城区的一家老店,该店的“头脑”不仅在熬制时会放黄酒,客人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再调整。“我嫌头脑里的黄酒不够味,又加了一小瓶黄酒。”

“喝完‘头脑’开车去上班的时候,我刚拐了个弯,就被交警拦下了。我猜可能是我的脸有些发红,引起了交警的注意。”李先生在交警的要求下,检测了酒精含量,酒精检测仪显示超标。

李先生急忙向交警解释称,自己刚喝了“头脑”,并未喝酒。事实上,平日清晨,李先生一般都会把车先停放在单位,然后步行去附近的早点摊喝一碗,不曾想这一次的例外竟然成了“酒驾”。

虽然交警知道太原人的这一早餐习惯,然而酒驾事实已确凿,李先生的驾照还是被吊销了。交警再三警告“酒精检测超标即为酒驾,喝‘头脑’后一定要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再开车。”    (郝若希)

 

酒瓶颠倒的人生

 

蔚蓝(化名)爱酒,爱酒瓶。

他那30平方米出租屋里堆积着如山的空酒瓶,是他每次喝完酒必带回来的“藏品”,其中还有他醉酒开车带回来的。3次酒驾经历仍历历在目。“但没有一次被抓到过耶!因为,我对回家的路况了如指掌。人少没测速,交警也不巡检,酒后飙到100码的速度,要比平时开的舒坦多了。”

住处3公里的一家小酒馆,是他每天开车下班的驻足之地。他会习惯进去点上几瓶,但只要一喝就多。醉后脑海里总滋生出“冒险”的冲动。不过,他也时常有所顾虑:“如果一旦被警察抓到,不仅要被吊销驾照,还会面临单位开除,再一不小心撞到行人,那后果……”每当想到这时,他一身冷汗,陷入纠结中。

这天,5瓶酒下肚后,借着夜色渐浓,他微醺朦胧地抄起了一个空酒瓶高喊:“又是完美的一天!”仍像往常一样,他开着车往回走,可还未等他油门踩到底,前方的路就被堵的寸步难行。远处红蓝闪烁的灯光,让蔚蓝猛然惊醒,“有警察!”慌了神的他,忽然想到了住在附近的朋友,便立刻拨通了电话寻求“支援”。

朋友的到来,让他如释负重。

车检期间,警察偶尔会瞥一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蔚蓝。他紧绷着身体,屏住呼吸,故作镇定的望向远方。5分钟的车检很顺利,他长舒了口气,举起空酒瓶晃在眼前,顿时发现世界竟被酒瓶颠倒了。

车渐渐停稳后,蔚蓝手中的空酒瓶,不小心跌落到了朋友脚边。朋友正准备弯腰捡起时,他摆摆手制止的说:“不要,不要了!”

蔚蓝爱酒,爱酒瓶,曾经。   (于伟力)

 

常说喝酒不开车

他被判刑了

 

在武汉开公司的李斌(化名)应酬特别多。虽然每次饭局都少不了酒,但这些年下来,他和朋友从未因喝酒被交警查过。他总将“喝酒不开车”挂嘴边,更是以身践行着这句话。

去年的一天,这个好习惯被打破了。那天夜晚,他和女朋友在两百余公里外的一小县城吃饭,当酒喝得正酣时,女朋友接到家人电话,要急着赶回去。席间朋友都已喝酒,看着女朋友急切的样子,李斌安慰自己:哪会这么巧?大晚上的就会查到我?

李斌趁着酒劲将车开上了高速。不料,刚一下高速就被交警拦了下来。李斌心里虽慌,但已来不及,经吹气检测,酒精含量超标。交警要将其带到医院抽血检测,李斌急了,感觉在女朋友面前被带走没面子,不愿去医院,与交警起了争执,继而发展成肢体冲突,交警最后将他强行带离了现场。

李斌最终以醉驾和妨碍公务被追究刑事责任,并被吊销驾驶证,5年内不得重新考取机动车驾驶证。

羁押期间,李斌的生意受到了很大影响,他自己也懊悔不已,他说,当时应该租一辆车送女友回去,不应该在朋友面前逞一时之能。

现在,一说起酒驾,李斌就成了朋友圈的一个笑柄——他经常劝别人喝酒不开车,自己却因醉驾被判了刑。   (张贵志)

 

同学聚会后酒驾

 

2017年的春节,张明高兴地开车去参加同学聚会。由于到晚了,就被同学们罚喝酒,七八杯白酒下肚,张明已经有点晕晕乎乎的了。

饭后大家提议去KTV唱歌,考虑到张明喝酒,同学们提议给张明找代驾,可没想到的是张明飞快地冲到车里边,开车就走。

车刚开出几百米,就遇到民警查酒驾。张明一下子慌了神,打开车门,拔腿就跑,不过很快被民警追了回来。

经酒精测试仪检测超标,张明被带到医院进行血检,结果血液酒精含量为125mg/100ml。除了将被吊销驾驶证,张明5年内不得重新获得机动车驾驶资格,还要面临刑事处罚。

张明后悔莫及,刚开始只是想充英雄,没想到不仅没有逃脱违法的惩罚,还成为当年同学聚会的笑话。  (万文竹)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