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部长通道”这些年

2019-03-06 11:04:49 来源:法治周末

 

 

35日上午,全国两会第二场“部长通道”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图为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副行长、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受访,他表态称今年能做到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增长30%以上,采取更多措施支持民营企业发展。     视觉中国

 

 

今年,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负责人将首次在“部长通道”上亮相

近年来,部长们常在这里接受短暂采访,有时候只是只言片语,却传达了重要讯息,“部长通道”答问也因此逐渐成为全国两会这些年最受瞩目的环节之一

 

法治周末记者 朱雨晨

33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开幕会后,全国两会的首场“部长通道”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开启。

第一个走上“部长通道”的是中国民航局局长冯正霖。冯正霖刚在媒体采访台话筒前站定,“部长通道”主持人、全国人大会议新闻中心工作人员朱恒顺就抛给他两个来自网友的问题。

随后依次亮相“部长通道”的是:退役军人事务部部长孙绍骋、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国家医疗保障局局长胡静林、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署长王晓涛、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

在这次亮相首场“部长通道”的身影中,还没有出现大家热切期盼的“两高”负责人。

稍早前,来自全国两会新闻中心负责人的消息称,今年的“部长通道”将邀请列席大会的国务院各部委和“两高”负责人,解读报告和政策,回应各方关切。

这意味着,今年,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负责人将首次在全国两会的“部长通道”上亮相。消息传开后,引发各方强烈关注。

其实“部长通道”并不是专门为部长设立的通道,而是集中采访区。它位于人民大会堂北大厅,长度不过100米,是列席会议的国务院各部委主要负责人进出会场的必经之地。

近年来,部长们常在这里接受短暂采访,有时候只是只言片语,却传达了重要讯息。

在这里,记者的提问很接地气又不乏“火药味”,而部长们的回答也直面问题不推诿、不回避,这里被记者们视为“干货频出的宝地”,而“部长通道”答问也因此逐渐成为全国两会这些年最受瞩目的环节之一。

 

“两高”负责人首次亮相引关注

 

“两高”负责人即将亮相“部长通道”的消息传出后,网友们纷纷猜测,何时才能一睹记者与“两高”负责人在“部长通道”短兵相接“过招”时的精彩瞬间。

外界猜测,首次在“部长通道”亮相的“两高”负责人有可能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外界同时也好奇,最高法负责人是否会在此次亮相时回应此前倍受关注的一些案件,而检察院系统近来大刀阔斧的一系列改革也将是舆论关注的焦点。

有媒体人士大胆猜测,“两高”负责人亮相频率最高的时间极有可能是312日。因为按今年的两会议程,这天代表委员们将听取“两高”报告。

事实上,“部长通道”的开放时间是有迹可循的。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组织了5场“部长通道”活动,时间安排依次是33日、35日、39日、313日和315日。

这些时间背后对应的是全国政协和全国人大的全体会议时间。而“部长通道”原本其实就是“列席人员通道”。

据悉,全国两会期间,凡是人大的全体会议,人大代表都从人民大会堂东门入场,包括各部委“一把手”在内的列席人员则从北门进入。而政协全体会议,政协委员都从东门入场,开幕会时各部委“一把手”等列席人员也从北门进入。

最早洞悉这个规则的是港澳台媒体,他们发现,这里是最容易和部长们相遇的地方。《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赵鹏飞,从2005年第一次采访全国两会时,就和同事在北门这里“蹲守”。这一“蹲守”就是十几年。

起初,在这里“蹲守”的记者并不多。后来,接二连三有重磅消息出自这里,便有了越来越多的记者开始在这里“蹲守”,上演一出出“生拉硬拽加卖萌”地“拦部长”的戏码。

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场景:一群记者把好不容易“逮着”的部长围在中间,人群就像一朵漂浮的云,在北大厅从这边飘到那边,部长们经常被挤得头发凌乱、满脸是汗……

赵鹏飞还清楚地记得,原民航总局局长李家祥有一年被记者们堵在了“部长通道”,寸步难行,他不得不请求记者们:“能让我边走边说吗?”

2008年,北大厅这条百米通道铺上了红毯,同时也拉上了红线,媒体记者只能在红线外一侧采访。

赵鹏飞回忆说,最开始的时候,记者们各自为政,看到有部长经过,就纷纷大喊部长的名字,请其留步,成为大会堂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而部长们常常一路小跑,微笑、招手,说半句就走,或干脆贴着墙,匆匆离去。

后来,记者们慢慢形成了默契。2010年,推举或自荐产生两名记者代表,经政协和人大的工作人员允许以后可以进入到红线里面去邀请部长,大家一起来采访。

高大英俊的央视著名主持人鲁健一度成为大家首推的媒体代表,代表大家进行发问。而《成都商报》记者赵倩则两次临时当上了“部长引导官”。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她一天内成功拦截了10位部长,因此被网友们戏称为“拦部姐”。

赵鹏飞和赵倩“同盟”的情谊,就是在那个时候结下的。

也是在2013年这一年,北大厅这条百米通道首次设立了临时“部长发布台”,安装了音响,设置了方便摄影记者拍照的阶梯台。

时光回流到这年的316日。一阵躁动后,时任农业部部长韩长赋被记者簇拥着来到了摆满各式话筒和录音笔的临时“发言台”前,开始回答记者提问。

“关于生猪定点屠宰的监管工作,这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调整方案中,由商务部门划到农业部门,我们将按照国务院的要求和部署,认真履行职责,做好与商务部门的衔接,把这项工作落实好……”

韩长赋的话还没说完,现场已是轰笑声一片。原来,时任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刚好出现在韩长赋身后。“这就是最好的衔接。”陈德铭顺着韩长赋的话说道。

随后两位部长笑着握手的画面,至今许多人记得。

 

总理发话后,“部长通道”再升级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拦部姐”赵倩在记者手记中曾写到:其实,从2014年开始,人民大会堂北大厅,就已经不再需要“拦部姐”或者“拦部哥”了。

因为,从2014年起,大会工作人员当起了“部长通道”的“采访引导员”,引导部长们来回答问题。

后来,赵倩还一度被别人开玩笑说:“‘拦部姐’你下岗了。”赵倩却乐见这个结果,说:“我是下岗了,但这是一种进步,不是吗?”

赵倩时常觉得,她自己的故事,传达着一种变与不变。

变是直观的,“部长通道”从无到有,记者与部长的互动越来越便捷;而不变的是形式背后的精神力量。记者们身负使命、积极追问,部长们不回避、不推诿,面对热点问题,回应公众的关切。

正是这种力量,让两会好声音的传递更加通畅。

鲁健回忆,2016年,中央电视台在北大厅“部长通道”开始设立直播机位,对部长们的答记者问进行同步直播。

201633日,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开幕式前30分钟,国家监察部部长黄树贤从“部长通道”走过,成为当年两会第一个被媒体“拦截”下来的部长,也成为第一个被央视直播的“部长通道”部长。

据有关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在“部长通道”接受采访的部长为38人次,回应70多个热点问题。其中,时任交通部部长杨传堂回应的问题最多。

“专车会合法化吗?”“怎么看出租车司机罢工?”“高铁票价会涨吗?”记者们连珠炮般抛来十几个具体而尖锐的问题。杨传堂一个接一个地回答,几乎没有遗漏。

这中间的一个小细节、小插曲,后来还屡被传颂:因为拥挤,一名记者的手提包掉落在地上,杨传堂一边弯身将提包拾起还给记者,一边回答问题。

其实,部长们如此“拼”,是因为当年全国两会前夕,李克强总理接连两次“发话”,要求国务院各部部长、直属机构主要负责人要“积极回应舆论关切”。

同年316日,李克强总理在答记者问时还专门提到了“部长通道”:“不是有一个‘部长通道’吗?我跟他们说:你们可不能记者一发问你就拱拱手一走了之,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

2017年全国两会,记者们一来到大会堂北大厅,就看到了一块醒目的提示牌,上面有一个很大的二维码,邀请记者扫码关注“部长通道”问题征集公众号。记者在公众号上提交信息,写明想问哪些部长,想问哪些问题。而主持人会选择具有共性的问题,交由部长回答。

这一年,“部长通道”共开启5次,8场。累计有46个部门的领导(其中45位为“一把手”)在“部长通道”接受了采访,共回答了95个热点问题。在这46个部门中,有9个是第一次出现在“部长通道”上,其中有23张新面孔。

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共组织了5场“部长通道”集体采访活动,有30位部门负责人在“部长通道”驻足发声。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交通部部长李小鹏等,在这里回应了“课后托管”“打赢蓝天保卫战”“网约车监管”等热点问题。

 

每年有小变化,反映的是大格局

 

“被拉被堵”到主动向前,从只言片语到坦诚相待,近年来,部长们越来越习惯将“部长通道”作为一个发声窗口,回应公众关心的热点问题、敏感问题。

而记者们在这里抛出的问题,也特别地“接地气”。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曾在这里被问:“过年发红包,要不要交税?”在另一次采访中,一位记者问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买几十万元一平方米的学区房,您觉得值不值?”

媒体记者们热情提问,部长们也积极回应,甚至把“部长通道”当作了重要的信息发布平台。结果,一些热点部门的领导一走上发言台,就下不来了。问题一个接着一个,部长们侃侃而谈,往往就忘了时间,以致超时成为常态。

按计划,每位部长每次受访只有5分钟左右的时间,而2017年全国两会,在“部长通道”上驻足时间最长的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答问超过16分钟;紧随其后的是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停留时间达13分钟;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和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停留时间也达到了12分钟。

一条通道,每年都有小变化,反映的是大格局。越来越开放、透明、有序的“部长通道”,赢得了许多称许。“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集中如此多的重量级官员,在如此多的媒体面前亮相,这是其他新闻发布形式很难做到的。”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周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周勇认为,“部长通道”赋予了严肃庄重的两会新闻报道生动鲜活的面貌,传达出一种贴近感,为重大信息、热点问题向公众的传播构建了一个更为有效的场域。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公共外交研究室主任周庆安认为,在“部长通道”这种开放、透明的平台上,由一把手直接面对媒体,解决了信息发布的制度性障碍。

清华大学国家形象传播研究中心主任胡钰则认为,“部长通道”是新闻富矿,也是政府窗口。这里不但满足了全国两会的媒体采访需求,也展示了政府的良好形象,后者具有更长远的示范效应。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