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蜘蛛人”在中国淘金

2014-02-18 17:03:40 来源:

徒手攀爬者阿兰•罗伯特曾因非法攀爬中国高楼被限制入境5年,但其间,又被邀请到中国表演。除他之外,一些中外“蜘蛛人”都或多或少地得到了在中国淘金的机会。一些高楼外墙和景区内的山体、崖壁都成为他们表演的场所。至于攀爬高楼究竟需要向哪些部门提交何种申请材料,审批流程如何等信息,还不被公众所知
 
法治周末记者 潘琦
       在刚刚过去的春节期间,两位来自俄罗斯的攀高者偷偷造访了尚未竣工的上海中心大厦,他们拍摄的相关视频和照片在互联网上迅速引起轰动。
       被广为转发的视频和照片中显示,两人是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徒手爬上了“中国在建第一高楼”的顶部塔吊,并在高空拍下了云雾中的上海。有网友看后称“看图片都吓到腿软”。
       早在2007年,上海中心大厦还未开建时,著名冒险家、法国“蜘蛛人”阿兰•罗伯特(Alain Robert)就曾私自攀爬过当时的上海第一高楼的金茂大厦。
       不过,私自攀爬也并非蜘蛛人攀爬生活的全部,以阿兰•罗伯特为例,他已经把攀爬变成了工作。而来自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高楼大厦和旅游景点,也成为了他事业的基础。
 
       “红人”被捕上百次
 
       “那是工作,也是激情所在。”现年52岁的阿兰•罗伯特曾这样说。
       1994年,阿兰•罗伯特第一次尝试攀爬位于美国芝加哥的一座摩天大楼,并赢得了“现实生活中的蜘蛛侠”称号。从这一年开始,他就频繁穿梭于世界各地,到处寻找可以实现他攀爬梦想的摩天大楼。
       在数十年的攀爬生涯中,阿兰•罗伯特曾无数次陷入危险。事实上,他的脚踝、骨盆和手臂都曾因严重摔落碎过。他的左前臂“像玻璃杯一样全部碎了”,他的右手腕由于受伤严重不能转向某些方向。他偶尔会发癫痫,饱受眩晕之苦。
       “我从来都不上保险,因为没有一家保险公司愿意跟我打交道。”阿兰•罗伯特说。
       阿兰•罗伯特曾在自传《赤手空拳》中解释为什么喜欢徒手攀爬:小时候他什么都怕,特别缺乏安全感,也没有自信。“但我梦想能像罗宾汉或佐罗一样。我觉得从事裸攀和那有关,它需要勇气。”
       在城市攀爬中,大楼的高度其实只能算是历险的一半。在不少国家,除非大楼产权所有者给予许可,否则攀爬大楼就是非法行为。
       事实上,阿兰•罗伯特的徒手攀爬由于过于危险,通常无法获得当地政府的许可。因此,阿兰•罗伯特总是会动一番脑筋并对自己的攀爬计划严格保密。
       在攀爬巴黎的国家图书馆时,阿兰•罗伯特就请了一名相貌十分可人的朋友,穿着“毁灭性的迷你裙”吸引警卫的注意;而攀爬香港的四季酒店,则是在酒店六楼预定了按摩服务,以接近大楼的北面。
       更多的时候,阿兰•罗伯特是在人们不经意间,无声无息地突然出现在某个著名的摩天大楼下,毫无先兆地开始他的攀爬,而成千上万的路人只能目瞪口呆地驻足观看他的惊人之举,警察们则等着在他登顶之后逮捕他。
       有媒体透露,阿兰•罗伯特已因非法攀爬建筑物被捕上百次,每次的处罚也不尽相同。
 
       被限制入境期内的“回归”
 
       2008年6月5日,为了“提高人们对全球气候变暖的警觉”,阿兰•罗伯特徒手攀上348米高的纽约时报大厦。但不久后就因“妨害治安”被美国纽约曼哈顿一家法院判处250美元罚金及3天社区服务劳动。
       2009年,阿兰•罗伯特因在悉尼非法攀爬41层高的皇家苏格兰银行大厦而被罚款750澳元。一年之后,他再次因非法攀爬悉尼57层高的卢米埃尔摩天大楼被当地警方逮捕。
       而在爬吉隆坡双子塔之前,有律师曾严肃地告诉他,他会因此在马来西亚蹲3年大牢。不过最后,马来西亚人并没有起诉他。
       2007年,阿兰•罗伯特身穿蜘蛛侠的行头,用半小时徒手爬上了上海金茂大厦的88层顶部,返回地面后即被上海警方带走。
       事实上,因为担心还没爬到顶楼就被抓下来,阿兰•罗伯特也曾希望能够得到上海有关方面的允许,合法地爬上金茂大厦。为此,他曾先后两次提出申请。
       “我感觉金茂大厦的人其实还对我挺有兴趣的,虽然他们对我的申请不置可否。就这样,我等了7年,后来我想,算了,我还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爬吧。”阿兰•罗伯特后来说。
       最终,由于违反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阿兰•罗伯特被处以拘留5天的处罚,并被上海警方遣送出境,同时被限制入境5年。
       不过,在2008年,阿兰•罗伯特曾在相关单位的安排下,获准了一次入境中国的特例机会,通过商业运作,他攀爬了湖南的天门洞。
       事实上,阿兰•罗伯特的爱好早已经变成了工作。
       英国天空电视台电影频道付给阿兰•罗伯特1.8万美元,让他攀爬95米高的伦敦劳埃德大厦,以便推广电影《蜘蛛侠》。而在他攀爬上海金茂大厦的2007年,赞助商请阿兰•罗伯特攀爬一次的出场费平均在2万美元左右。
       据说,在芝加哥攀爬第一座摩天大楼之前,阿兰•罗伯特每周都得在一家体育用品商店工作18个小时以支付房租。
       “我可不想说我绝顶聪明,但在芝加哥之后,我意识到改变人生的机会来了。也许我可以靠攀爬来生活、旅行,把攀爬当成工作。”阿兰•罗伯特后来回忆说。
       此后,阿兰•罗伯特的“业务”遍及全球,其中也包括超高层建筑遍地开花的中国。
 
       攀爬生意花样繁多
 
       2012年,阿兰•罗伯特迎来了他在中国的首个攀爬项目:中原福塔。据公开报道,该塔是河南省“十一五”重点工程,高388米,是世界上最高的全钢结构塔。而此次攀爬,是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连续3年诚意邀请的结果”。
       相关报道还提到,“(活动)是频道全年系列庆典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此次对中原福塔的挑战,还有着祝愿都市频道未来‘步步高升’的美好寓意,对于提升频道的知名度及影响力有着重要的作用”。
       2013年,阿兰•罗伯特再次出现在中国一座288米高的摩天大楼——世茂天际中心楼下。不同于6年前攀爬上海金茂大厦时两次申请未果的尴尬局面,此次攀爬系阿兰•罗伯特受主办方邀请,进行现场爬楼表演,以庆祝世茂天际中心的试启用。
       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攀爬登顶后,阿兰•罗伯特面对的不再是警察,他一边挥舞着旗帜,一边用英语说着“我爱中国,我爱绍兴”。
       事实上,不仅是阿兰•罗伯特,中国各种宣传推广、吸引眼球的强劲需求也吸引了更多的外国蜘蛛人前来“淘金”。
       被称为奥地利“蜘蛛侠”的迈克•凯米特(Michael Kemeter)在中国进行非自然项目的徒手攀爬的首秀时,就是在位于湖南长沙的地标写字楼、高268米的北辰时代广场,而这也是他首次进行非自然项目的徒手攀爬挑战。主办方则不仅提前召开发布会进行造势,而且活动当天还封闭了部分路段并开放停车场供市民观看。
       而除了上文提及的天门洞之外,重庆市武隆县也曾邀请阿兰•`罗伯特赴当地攀爬落差达300米的天坑三硚(音“乔”)景区的青龙桥。有资料显示,当地之所以有此举,是为了“快速打造中国户外运动基地”。
       与武隆县的做法相似,安徽天柱山风景区也曾在2012年邀请中外“蜘蛛人”联合攀爬天柱峰绝壁活动。在这些被邀请的“蜘蛛人”中,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选手因感觉挑战难度系数过高,中途放弃,准备下次再来挑战。
       有消息称,活动当日,天柱山管委会安排人员进行秩序维护,“前来观看的游客人流如潮,秩序良好”。  在众多的“蜘蛛人”中,最为知名的还属阿兰•罗伯特。
       不过,这位知名的“蜘蛛人”也表示自己不能太频繁地攀爬摩天大楼,因为那样的话,媒体和公众会感到疲倦。另外,他还表示,自己不愿光为了钱而攀爬。如今,他给出的理由多种多样:除了出于自己的兴趣和赚钱之外,有时候是为给慈善活动筹款,有时候则是为了抗议法院对他的裁决。
 
       申请手续不为公众所知
 
       事实上,对于阿兰•罗伯特攀爬金茂大厦申请被拒绝的遭遇,也有人表达了不理解。不过,相关手续的申请似乎并不简单。
       不过,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尚未有公开信息对攀爬高楼需要向哪些部门提交何种资料作出介绍。不过,在中国香港,类似的申请手续并不好办。
       有报道称,香港影星谢霆锋参演的某部电影中曾将惊险情节列入计划,其中就包括攀爬88层的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二期外墙。文中提到,“要申请借用大厦作表演之用,是一项演出而且又具有危险性,因此申请手续非常繁复”。
       而对于未经申请的私自攀爬,约束的声音则占主流。上海一些攀爬运动爱好者也承认,未经业主允许的贸然爬楼的确有侵犯他人或公共财产的“嫌疑”,或者可能侵犯他人隐私。
       华东政法学院刑法学教授游伟表示,(私自攀爬)对毫无准备的社会来说,必然会导致一定范围内的群众围观,而大厦方面也必然会出动人员,对攀爬者的人身安全采取各种保护措施。这些不在人们意料之中的成本,完全可认为是攀爬行为带来的负面效应。
       此外,由于攀爬者会爬过大楼的一些层面,不仅会扰乱整幢大楼的管理秩序,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大厦内人员的正常工作,“有侵犯相关部门隐私权之嫌”。
       游伟认为,虽然对类似行为,我国早有法规予以明确规定,但由于“扰乱社会秩序”这一概念过于笼统,相应的惩罚措施并不足以预防攀爬高楼这一高危行为的发生。
       “对于那些攀爬者,在兑现自己兴趣爱好的同时,更应当重视实践途径的合法性。”游伟同时呼吁,在高楼林立的上海,有必要制订特别的规范进行特别管制,以防高危的私自攀爬现象再度出现。
       “攀爬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该对其自身的冒险行为负责,应当承担由此引发的民事责任。”律师麻增伟则指出,攀爬者应征得大楼产权人或管理人的同意,若攀爬行为造成大楼损害,大楼的产权人有权要求攀爬人赔偿。而如果大楼的管理人或产权人没有尽到安全管理或提示的义务,存在一定过错的,可能也要承担由此引发的部分民事责任。
       还有声音建议,有必要对此类行为作出相关界定,再通过健全有关的规避措施来防止类似行为的发生。“可以通过专业的职业机构对攀爬人员的资格进行认定,攀爬行为的实施必须经过有关部门的批准,对于没有经过批准的攀爬行为实行惩罚”。
       (资料来源:《广州日报》、《上海壹周》、《东方早报》、《新闻晨报》、《新民晚报》、《绍兴晚报》、《郑州日报》、《青年周末》、《重庆时报》、《城市快报》、新华社、中新社、央视、大河网、东方网、南方网、华声在线)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