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掉入网赌陷阱从社交平台开始

2019-11-05 22:44:09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戴蕾蕾

  加州飞艇、猜单双、猜大小……一分钟开局,24小时轮班值群,输赢过万——这是当下一些网络赌博APP的真实写照。

  相较于线下赌博,网络赌博玩法花样层出不穷,迷惑性更强,其中的套路、陷阱更是不少。

  360猎网平台发布的《2018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赌博博彩在导致损失最多的网络诈骗类型中排名第二,仅次于金融理财。
 

  社交平台成网络赌博主要推广手段
 

  陕西省西安市的刘凯(化名)是一名“95后”。9月中旬,他在玩游戏时,一个陌生的网友通过qq申请加他好友,他没有多想就通过了。

  随后,这名网友告诉刘凯有一个平台可以玩游戏赢钱,她先给刘凯充值,赢了钱后再还给她就好。

  在这名网友的带领下,刘凯在一个名为“帝豪娱乐”的网站上注册,并通过手机下载了APP,他还被网友拉进一个名为“快乐三分钟”的微信群,当时群里有92个人。

  随后网友带着刘凯在这个网站上玩一个名叫“加州飞艇”博彩游戏,3分钟开一局。

  “我玩的是加州飞艇两面盘,买冠军的单双。”刘凯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开始赢了一些钱,就把她充值的30元还给她了。

  之后,刘凯就开始自己在平台上充值下注,买数字的单双或者大小。

  刘凯表示,群里昼夜不停歇,一直有人在说话、在玩,诱惑很大。“到我不玩了那一会儿,我看见那个网友还在不停地往群里带人,一个月时间,群里人数涨到120多人。”

  《报告》称,从数据上看,具备网络交友功能的社交平台也成为网络诈骗分子最主要的“作案现场”。

  《报告》显示,参与问卷调查的受害者中,有近六成是看到骗子发布的信息后主动联系对方,约四成是骗子主动联系的受害者。其中,骗子主动联系受害者的方式中,社交平台(QQ、微信等)最受骗子青睐,比例超过四成。

  而在受害人被动接触诈骗信息的途径中,社交平台也是主要途径,占比超过五成。有超过六成的受骗者通过社交媒体转账给骗子。

  有媒体报道称,互联网工具的兴起,让赌博方式从当年电话下注逐渐向社交软件转移。
 

  群主联合开发者修改规则
 

  10月中旬,在输了一些钱后,刘凯萌生退意,想把充值的钱提现。

  就在此时,群主在群里发布一个名为“包赔计划”的公告。

  法治周末记者在这个公告里看到,包赔场(每周六),会员本金1万元以上,包赔导师单带(交本金百分之三十押金),赢钱退给你,输钱连带本金一起退。会员封顶50万元,包赔导师单带(交本金百分之三十押金),赢钱退给你,输钱连带本金一起退。

  公告还称,郑重承诺百分之百包赔。

  刘凯加入了这个“包赔计划”,两个账号一个充值5万元,一个充值4万元当作押金,并把押金直接转账到了带他进群的“包赔导师”的银行卡账号里。

  但很快,群主就把刘凯的押金充到了平台账户里。而平台提现的规定是下注的流水必须是最后一次充值的一倍。随后,赌博平台系统提示刘凯投注异常,然后网站后台直接把刘凯下注流水提高到了39万多元。

  “为了把钱提出来,就要下近40万元的注。然后钱还是提不出来。”刘凯说。

  截至10月中旬,刘凯先后往平台充了31万元,输掉了6万余元,提现13万元,还有12万元无法提现。

  刘凯随后向警方报案。法治周末记者从西安市未央公安分局处了解到,该案件目前已受理。

  法治周末记者根据公开报道搜索发现,警方展开“净网行动”后对网络赌博进行了严厉打击。从各地警方公布的消息看,除了利用智能电视自带程序赌博之外,一些人还利用网站、手机APP、微信群、QQ群等社交平台参与赌博。

  参与者通过浏览网站,注册登录,即可进行下注操作;APP类则需在APP内操作下注,实际上为赌博网站封装,背后对应相同的赌博网站团伙。

  而一个网络赌局的形成,离不开开发者设计出来的应用程序,更离不开撺掇赌客开局的操盘者。

  据警方公开的资料,网络赌博犯罪团伙层级严密,多为“金字塔”式的组织架构模式,层层招揽代理,层层发展会员,并从会员的下注金额中层层“抽水”进行牟利。背后庄家通过对赌徒投注进行分析,根据投注比例操控赔率,并通过开发者在网站后台修改程序,让少部分人赢钱,大部分人的钱打水漂,而自身获取其中差价,庄家稳赚不赔。部分参赌人员深陷其中,导致倾家荡产,甚至滋生盗窃、抢劫等违法犯罪。
 

  打击网络赌博有四大难点
 

  2019年8月8日,浙江平湖警方根据“净网2019”专项行动部署,出动警力在湖北省武汉市抓获涉嫌为网络赌博平台提供资金结算的5名犯罪嫌疑人。至此,经过7个月的缜密侦查,平湖警方摧毁了一个跨省特大网络赌博团伙,共抓获36名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达5.42亿元。

  根据平湖警方的通报,这款名为“帝豪娱乐”的APP以二维码的形式发给别人,对方通过扫二维码下载,里面有“四川麻将”“炸金花”“斗牛”“龙虎斗”“推筒子”等形式的赌博,客户直接从平台上充值,然后就可以在平台上进行赌博。网站以抽头的方式进行盈利,由于参与人数众多,短短3个多月时间,非法获利达1.18亿元。

  据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报道,由“亚洲新赌王”周焯华(绰号洗米华)控制的菲律宾和柬埔寨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以下简称“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赌场和网络服务器设在境外,赌客主要集中在中国内地。中国赌客借助视频远程下注,片刻见输赢,足不出户就可实现在境外参赌。

  这个拥有菲律宾和柬埔寨网上赌博牌照的线上赌博平台,号称“世界顶级、亚洲最具公信力”,已经深度渗入中国内地,赌资可在内地以人民币结算,参赌者遍布各个省份,且规模和人数持续扩大。太阳城网络赌博在内地每年的赌注额在万亿元以上,相当于中国彩票年收入的近两倍,其每年盈利更是高达数百亿元,这些资金通过地下钱庄流向境外。专家称之为绽放在中国的网络赌博“最大罂粟花”,认为其对中国社会经济秩序和金融安全产生了巨大危害,应当引起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对法治周末记者说,相比以往,现在的网络赌博手段日趋隐蔽化、网络赌博犯罪形式日趋组织化、参赌人群日趋年轻化、涉及范围广(不受地理范围限制)、参赌人数众多。

  在彭新林看来,首先,很多网络赌博以娱乐、游戏网站等面目示人,充值、下注、提现都在网上进行,比传统线下赌博更具有隐蔽性,难以被发现。

  其次,“赌博犯罪分子抓获难,赌博网站管理人员间彼此隔离,上下线间尤其是代理与大股东、庄家之间联系较少,造成上线人员或者庄家难以抓获。”彭新林说。

  “三是取证难。参赌人员众多且分散,通常在交易完毕即销毁参赌记录,并且很多服务器在境外,取证也不便。还有,赌资通过网上支付或转账,资金周转渠道复杂、隐蔽,要查清全部的犯罪金额和非法牟利总额有难度。”

  “四是预防难。网络赌博利诱强、操作便捷,犯罪成本低、刑罚威慑力弱,最高刑期不超过10年有期徒刑。不难想象,长期面对网络赌博所吸巨额资金的诱惑,行为人难免会有铤而走险的念头,此时刑罚的威慑效果大打折扣。此外,也与实践中重打击、轻预防的策略有关。对于网络赌博行为的治理,司法机关更为重视的是事后制裁和处置,而对此类案件的事前、事中预防工作重视不够。无论是互联网监管机构还是司法机关,对网络赌博行为的预警、防范等工作都有不到位的地方,这些都影响了预防效果。”彭新林说。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