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寻找保护儿童个人信息安全万全之策

2019-10-15 22:40:51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在信息泄露上儿童是受害者,但是有一半以上都是家长的责任。不能只考虑通过技术解决儿童个人信息安全的问题,而是应从根源入手,多陪孩子、关注了解孩子的近况,这是法律和技术都代替不了的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从9月开始,在打开娱乐类型的APP时,进入主页面都会有一个弹窗出来,“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突出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监护密码”。只有点击“确认”键或选择“进入青少年模式”才能开始浏览内容。

  10月1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国内已有53家平台上线“青少年模式”,在该模式下关闭站内搜索、弹幕评论、内容分享、私信聊天、拍摄发布、充值打赏等功能,意在为未成年人创造健康有益的“触网”环境。

  近年来,我国未成年网民规模持续扩大,网络平台的多样化和大数据的运用使得未成年人暴露在公开网络中的信息日益增多,未成年人个人信息在网络中的保护成为了互联网安全的新课题。10月1日,中央网信办正式发布的《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正式开始施行,这是我国第一部专门针对儿童网络保护的立法,具有里程碑意义。

  《规定》如何能够有效地落地执行?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不能仅靠法律法规的出台和行业自律,家长控制和社会组织的帮助也是儿童个人信息网络安全的重要保障。
 

  儿童信息泄露事件屡见不鲜
 

  2018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和阅读实践报告(2017—2018)》显示,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的总体普及率已高达98.1%,学龄前开始接触互联网的孩子占比已经达到27.9%,而6岁至10岁接触网络的占比则已经超过七成。

  未成年人的出生和成长伴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他们的生活天然是与网络联系在一起的。

  5月3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所、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中国青少年宫协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青少年蓝皮书: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报告(2019)》中指出,个人隐私泄露是未成年人面临的四大网络风险之一。

  上述蓝皮书称,未成年人在社会化媒体平台发布照片、上传视频、网络搜索以及浏览商品等行为,会产生包括未成年人身份信息、位置信息、个人偏好等数据。未成年人相关数据被大量采集并通过网络获取、储存,有关方面对隐私数据泄露风险的防控不力让不法分子有了可乘之机。

  传统理念认为,网络信息泄露多针对成年人。但近年来,各地儿童信息泄露事件屡见不鲜。

  在山东,只需花3.2万元,就能买到济南市20多万条1岁至5岁婴幼儿信息,内容甚至可以具体到每个家庭的门牌号;在安徽,曾有大量新生儿住院视频出现在某视频网站上,画面里,“姓名”“年龄”“诊断病情”“入院日期”等信息一览无余……

  上述儿童信息被泄露后,家长不但会被各种推销电话骚扰,更有不法分子利用儿童对个人信息保护敏感度较低、能力较弱,让儿童面临更高的信息泄露风险。

  3月2日,女童保护公益组织发布的《“女童保护”2018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8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317起性侵儿童(18岁以下)案例中,网友作案39起,其中有16起是在网络聊天平台、社交视频平台中,不法分子诱骗儿童发送裸照、裸体视频、进行裸聊、做猥亵动作等。

  1月16日,中央电视台专题片《呵护明天》中揭露了多起利用互联网性侵儿童案件:10岁小学生被网友胁迫拍摄裸体视频;以招募童星的名义,骗百余名未成年人拍不雅视频上传网络……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为孩子们营造洁净的网络空间显得尤为迫切。
 

  儿童APP成隐私泄露重灾区
 

  近年来,线上儿童教育、益智类网络运营商日益增多,但部分儿童APP有过度收集个人信息之嫌,比如要求开通通讯录权限,以通过电话、短信等联系用户,或要求获取位置信息以进行精准推送等。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工信部发布的2019年第一、二季度《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电信服务质量的通告》发现,监测发现问题的应用软件名单中有不少涉及儿童,儿童类的教育应用软件帮你写作业、暑假作业帮、宝宝学习abc、作业答案帮搜题、巧虎的汉堡店5款APP因强行捆绑推广其他应用软件被通报,其中宝宝学习abc和作业答案帮搜题均涉及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

  为保障学生的信息和数据安全,从去年就开始清理了一批违规教育类应用,仅苹果应用商店下架的教育类APP就超过15000个。

  2018年12月,教育部发布《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进入校园的学习类APP必须保障学生信息和数据安全,明确要求停止使用含有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等内容及链接,防止泄露学生隐私。

  据悉,目前大部分手机应用都会以提示隐私协议的方式向用户介绍其信息收集方式。但在《规定》正式施行一个月之前,有媒体测试了30款针对儿童使用的APP,发现其中9款在儿童信息保护方面存在没有隐私协议、没有儿童监护人同意选项等风险。

  实际上,《规定》对此有特别的强调,要求网络运营者应当设置专门的儿童个人信息保护规则和用户协议;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转移、披露儿童个人信息的,应当以显著、清晰的方式告知儿童监护人,并应当征得儿童监护人的同意;网络运营者征得同意时,应当同时提供拒绝选项等。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长期关注网络法和个人信息保护的问题,他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目前的应用软件存在诸多问题。“很多手机APP都是不规范的,首先,没有把隐私条款作为特别的规定,作出特别告知;第二,隐私条款中没有写明关于退出、注销的渠道,收集信息使用的范围、期限、合理使用必要性、举报、退出、注销等都没有告知。”

  朱巍提到,目前看来,直播平台中运用的“青少年模式”是一种保护儿童个人信息不错的方式,但他认为这是一把双刃剑,使用“青少年模式”就避免不了获取儿童个人信息,虽然获取信息的目的是屏蔽掉很多不适宜儿童观看的内容起到防沉迷、防止儿童色情,保护儿童的作用;从另一方面考虑,“青少年模式”必须是建立在实名登记的基础上,这其中信息泄露的风险还是存在的。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儿童保护官员苏文颖却认为,“青少年模式”只是通过技术使其强行下线,是不是真的能够起到让未成年人安全健康,同时做到长期的可持续的行为改变,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在苏文颖看来,想要在数字时代让儿童权利能够得以全面的实现,不仅需要由政府和相关的监管部门出台一套完善的、可操作的政策法律框架体系,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利益相关方就是技术公司本身。作为互联网服务提供者来讲,平台和服务当中的制度规定流程设计,是不是能够体现出儿童最佳利益,这也是现在需要从技术方向上把握的一个问题,这个责任承担者主要是在技术公司。
 

  家长不可缺位
 

  法治周末记者在女童保护公益组织发布的《报告》中发现,虽然网络使用和上网工具越来越日常化,但家长对于儿童使用手机、电脑等上网的监管,却存着在不小的缺位。71.93%家庭的孩子上网,却只有42.32%的家长会对孩子上网严格监管;28.76%的家长对孩子上网只是偶尔提醒、教育;0.85%的家长则对孩子上网基本不管。

  在专家看来,对于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信息保护,不能寄希望于企业自律,还需要学校、政府、家长、妇联等的共同支持,其中家长的管控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有时候过多的强调平台责任,却忽略了家长的教育和责任。”朱巍提到,在信息泄露上儿童是受害者,但是有一半以上都是家长的责任。不能只考虑通过技术解决儿童个人信息安全的问题,而是应从根源入手,多陪孩子、关注了解孩子的近况,这是法律和技术都代替不了的。

  同时他强调,单靠《规定》的力量也难以真正的解决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上泄露的问题,还需要配套法律法规的出台,比如正在征求意见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和即将出台的个人信息保护法。

  上海政法学院副教授张善根也认为,《规定》将年龄限制在14周岁以下,14岁以下的儿童对自己的信息保护更缺乏自我意识和能力,更需要强化网络运行者的社会责任,提升监护人的保护能力。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