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郭美美出狱了 | 有一种“作死”叫作“炫”!

2019-07-13 21:50:36 来源:法治周末报微信公众号


郭美美 图/网络

  黑色口罩遮面,一袭黑裙,今日凌晨2时35左右,看看新闻目睹郭美美走出了监狱大门,也唤起了对这个许久未闻名字的记忆。

  与现在的一身黑不同,在2015年9月,郭美美因开设赌场罪被判刑5年以前,她的名字与“红”脱不开关系。

  玛莎拉蒂、名牌包包、巨额存款……2011年的郭美美以炫富一举成为初代网红,更因微博认证的“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虚假身份引发舆论争议。

  尽管郭美美的最终入狱并非因为炫富,但大众对于其背景的深究和持续关注,与“炫”脱不开关系。

  郭美美虽已沉寂5年,但总有一些人凭实力告诉我们,有一种“作死”叫作“炫”!
 

第一式炫富
 

  炫富,可谓是最基本的炫耀方式,既展现自我又拉一波仇恨,而且炫富本身还并不违法,但如果像郭美美一样为了给自己的显赫“添油加醋”,那就不一定了。

  作为一名律师,没因业务能力而出名,却因“炫富言论”被群嘲。巴黎五万元买的包包、整套名牌西服、13寸名牌高跟鞋、房本、北大毕业、一单业务几百万……2018年初,一位自称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的张晴律师,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不断发表炫富和炫傲慢的言论。

  随后,引起网友关注而遭到“扒皮”,2015年9月22日才取得律师执业证的张晴,根本不符合律所合伙人三年以上执业经验的要求。2018年1月10日,广州律协发函称其网上发表信息涉嫌虚假宣传,请深圳律协按规处理;两天后,张晴在微博上致歉,并表示接受社会批评和行业处理。
 

第二式炫父炫夫
 

  当然,炫富只是初阶,若能炫得了父,炫得了夫,那炫富也算不得什么了。

  2018年11月13日,四川省纪委监委对广安市委原副书记严春风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严春风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而“严书记”的倒台缘起一次“幼儿园炫父”。

  “陈老师,你马上在全班当着所有师生给严某某道歉,否则我通知你们集团领导来给我解释你对严书记女儿说这话什么意思!!”2018年5月,因不满老师在幼儿园家长微信群中对其子女“让她单独坐一边”,这位“严某某妈妈”随即进行了“威胁”。

  相关截图曝光后,网友开始起底这位显赫的“严书记”,并直指严春风。同年5月14日,四川省纪委回应已介入网友反映的“严春风舆情”相关情况调查核实;四川省纪委5月18日,确认严书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驾驶舱因事关飞行安全,一直是乘客的“禁地”。然而,2018年7月28日,一架南通—郑州—兰州—北京的东航航班上,一位女子公然三次进入驾驶舱,且该乘客在后两个航段并未购票。

  原来,只因该女子是机长夫人。2019年1月8日,该机长被民航局中南局行政处罚共2000元,同航班安全员被处罚500元,涉事东海航空被民航局处以行政警告。1月9日,东海航空官方微博称,已于2018年8月2日对此事进行严肃处理并给予内部通报。机长暂停飞行6个月,取消教员资质,罚款1.2万元,补交飞机票,同时副驾驶、乘务长、安全员等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


第三式炫权
 

  炫父炫夫的背后,归根到底是炫权,但有些自认“掌权”的人,能自己上就绝不假他人之手。

  “我八几年工作的时候,你开裆裤都没穿,你算什么东西”“把你们领导叫来,你们局长都是我的部下”,2018年12月,一则海关官员骂交警的视频火爆网络。广西南宁马拉松赛事期间,一车身有海关字样的轿车在交通管制道路试图强行通过,被交警拦截后,车上人员下车质问并进行辱骂。

  同年12月3日,南宁海关回应对工作人员不当语言表示歉意,并正积极配合公安部门进行处理。

  炫官权的显然不止一人,四川南充阆中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一工作人员,就因耍官威被行拘。

  2019年5月11日,四川南充阆中市交警大队辅警朱洪森在纠正路边车辆违停行为时,川R012D6的司机下车对执勤交警无理谩骂,叫喧“老子不给你批,你能转到正式?滚你妈的x”。5月13日, 阆中公安发布警方通报表示,驾驶员廖某某被行政拘留5日。

  除了官权,还有特权,平时备受追捧的明星就在炫权之列。

  2019年6月17日,歌手曾轶可连发两条微博,称回国时遭到北京首都机场边检人员刁难,在自己已经通过机器自助查验后,被对方要求摘掉帽子过检;并将该边检人员证件照的放大图,没打码处理,以“九宫格”形式直接曝光。

  随后遭到“打脸”,6月19日,北京市边检总站发布情况通报,还原事实经过,指出曾轶可不配合面相对比、对民警爆粗口等事实,并强调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明明自身行为不当,却企图享有特权,不成功后又利用明星身份煽动舆论,曾轶可也付出了代价,随后不止进行道歉,后续的商业演出也被取消。
 

第四式炫违法
 

  相比前面三种“炫”得华丽,第四种就“炫”得直白了,对违法甚至犯罪行为直接作为炫耀资本,而以流量为王的“网红们”是重灾区。

  2018年4月,陕西西安一家汽车4S店女销售员开车时,双手放开方向盘录制抖音视频,在网上火了一把;5月17日,贵州一名出租车司机在十字路口玩漂移,让朋友录制视频发到网上炫耀;5月29日晚,为了当网红,西安临潼区的几个小伙玩起了危险驾驶,边开车边把身体探出车外拍视频;2019年2月,广东东莞一网红为“吸粉”,载着3名儿童驾驶轿车直播漂移,而这些行为无一不遭到交警严肃处理。

  2018年10月7日,虎牙直播平台一女主播杨某莉因在直播时违反国歌法相关规定,随后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5日;同年10月18日,快手直播平台一主播王某在直播期间以搞怪方式唱国歌,后被行政拘留15日。

  “听说全世界都找我!”2019年5月,一因骗取公众存款1000多万元的女子张某更是嚣张,在潜逃国外后在社交媒体公然发视频炫耀。最终,警方根据视频发现其拍摄地点在缅甸,在缅甸警方配合下将张某抓获。

  看了这么多“作死”的人,只能奉劝一句,高调有风险,炫耀需谨慎!
 

       (王京仔)
 

  来源:看看新闻、央视新闻、人民日报、澎湃新闻、新京报、扬子晚报等

  责编 :王京仔 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