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野蛮生长的研学旅行

2019-07-11 10:05:22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研学旅行,近两年来渐渐变得炙手可热。然而,火热的研学旅行市场背后,安全问题却频频发生,假冒、无资质平台屡被曝光,研学“假大空”等几大乱象也待解
 

  法治周末记者 朱雨晨

  进入7月,暑假模式正式启动,朋友圈里晒娃的频率也陡然升高。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大多数家长晒的都并非现场照片或视频,而是经由研学旅行领队老师发回来的。

  研学旅行,近两年来渐渐变得炙手可热。然而,火热的研学旅行市场背后,安全问题却频频发生,假冒、无资质平台屡被曝光,研学“假大空”等几大乱象也待解。

  业内人士认为,应从课程设置、师资配备、安全管理等方面进一步对研学旅行加以规范、完善,从而使研学旅行真正回归“实践育人”的初衷。
 

“糟糕”的研学旅行
 

  从北京研学旅行回到郑州已过去一个多星期了,7岁的凯凯还是不愿意出去和伙伴们玩耍。面对突然变得安静的凯凯,凯凯妈有点束手无策,她甚至开始后悔给孩子报了这趟研学旅行。

  为了丰富孩子的假期生活,凯凯妈给凯凯和5岁多的弟弟一起报名参加了某研学旅行班。因为是通过自家楼下的晚托班报的名,因此这趟研学旅行的40多个孩子,都来自同一个学校,彼此都认识。

  事件回溯到6月28日,北京研学旅行的第3天,有孩子告诉凯凯妈,教练在车上打了凯凯。凯凯妈就此找旅行社方询问情况,因双方交涉无果,凯凯妈报了警。

  因为当时并没有在孩子所在的旅游大巴上,凯凯妈也是在后来全程陪同孩子做询问笔录时才从孩子口中得知,凯凯在车上想要站起来拿玩具,被教练多次推倒并按压在座位上。

  对此,法治周末记者联系了该研学旅行班相关负责人,对方仅表示双方已报警处理,就挂断了电话。

  采访中,凯凯妈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事发当晚,她曾向其兼职的郑州一家律师事务所律师求助,结果那位律师一听说是孩子的事,马上问道:“是不是研学的事情?”原来该律师也在处理自家孩子研学旅行中遭遇的问题。

  具体遭遇了什么问题,律师没有透露,凯凯妈也没有追问。因为凯凯妈很理解律师的心情:他不想让孩子受到第二次伤害。


期盼与担忧交织
 

  研学旅行,旨在通过组织学生以集体旅行、集中食宿的方式走出校园,在与平常不同的生活中拓展视野、丰富知识,加深与自然和文化的亲近感,增加对集体生活方式和社会公共道德的体验,最终提升中小学生的自理能力、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

  2013年2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纲要中提出“逐步推行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概念和设想。此后,教育部把研学旅行作为推进素质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在全国重点地区中小学校开展了试点。

  2015年8月,国务院在《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研学旅行”和“夏冬令营”的概念后,越来越多的资源及资金逐渐向研学行业倾斜。

  2016年11月,教育部联合国家发改委、旅游局等11部门发布《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指出要将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加强研学旅行基地建设。

  研学旅行已由促进旅游业发展的单一角度,上升到全面提高中小学生综合素质教育的国家战略高度。政策的东风带来了研学旅行概念的大热,却也让尚处于摸索发展初期的研学旅行市场出现了野蛮生长。

  据相关机构统计:2018年我国研学旅行机构数量达12000家,国内研学旅行人数达到了400万人次,市场规模达到了125亿元,人均消费3117元/次。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研学旅行真的是很有必要。”北京家有一女正要升小学的焦女士特别盼望能有机会让女儿出国研学旅行。而让她有如此深切期盼的心情则是源于一次孩子们的交流。

  有一次,焦女士家里来了旅居美国的朋友,朋友带的两个孩子和焦女士的女儿山山年龄相仿,3个孩子玩闹在一起,短短半天的时间,却让山山对两个单词终生难忘。

  灰姑娘的水晶鞋叫slippers。这个在我们认知中的“拖鞋”,怎么就成了水晶鞋了呢?原来,在美国,只要是一脚伸进去就能穿的鞋子,包括妈妈的高跟鞋(系带的除外),都叫slippers。

  Ball在我们的认知中是“球”,各种各样的球,比如football、basketball、volleyball等。我们却不知道,在美国,许多聚会用的正是ball,它代表有音乐、可以跳舞的聚会;而我们惯用的Party代表的则是聚在一起除了吃还是吃的聚会。

  “所以,我觉得研学旅行真的很有必要。当然,首当其冲的是要保障孩子的安全。其次,要物有所值,要真的能学到知识,而不是拿旅游充当研学,只游不学。”焦女士说。

  和焦女士一样,凯凯妈原本也认为研学旅行很有必要,她甚至觉得这是未来十年的大趋势,但是通过这次北京研学之旅,凯凯妈却满是担忧。

  安全问题就是最大的担忧。

  据凯凯妈透露,她们此次研学旅行是坐火车卧铺过来的,48名孩子散落在几个车厢里,随行的旅行社人员只有3个人,一个领队、一个教练和一个老师,晚托班也来了两个老师,加上临时充当老师的凯凯妈,一共6个大人照看这48个孩子。

  “孩子睡着了,我们根本就照看不过来。旅行社在跟火车站对接的时候,就应该协调让所有的孩子都在同一节车厢。”凯凯妈说。

  在宾馆时,也同样存在安全隐患。凯凯妈说,在宾馆里,孩子们并非住在同一层楼,而是和其他客人混杂在一起,老师要求孩子们晚上在睡觉时,不能把门栓栓上,因为老师夜里要查房,这就会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凯凯妈并非杞人忧天,而往事也并不遥远。

  去年暑假,北京一对双胞胎女学生在研学旅行过程中,疑似受到课程教练的猥亵。据称,课程教练有强吻女孩、索要女孩家庭住址、将经期中的女孩丢入水中等行为。虽然后来警方介入了调查,但之后却再也没有消息披露。

  而研学教练耍流氓的案件,也并非孤例。2015年,一名11岁的女学生在一个为期7天的夏令营课程期间,遭遇了“半夜被查房男老师乱摸”的恐怖经历。事后,该教练被公安机关抓获。

  中国教育报刊社全媒体中心运营总监李凌,去年8月在国际研学旅行论坛发表主题演讲时也指出,研学旅行人身安全问题频发,缺乏风控管理和反馈机制。

  李凌说,这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问题,这几年出现了很多安全事件,特别在国际研学旅行过程中,有不少车祸,或者说人身伤害的事情,值得我们关注。


研学乱象
 

  除了安全问题,研学旅行任意“贴标签”,过度逐利,“假大空”“走马观花”等问题也引起了家长们的强烈关注。

  业内人士曾透露,“很多旅行社打着研学夏令营旗号,实则是暑期托管班。有些甚至三四个人合伙就敢开夏令营班,没有营业执照,安全隐患很大”。

  北京的孙先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其儿子参加过一次研学旅行,就是几个老师组织的平台搞的,没有任何资质,而整个研学过程也和普通的旅游没有太大的差别。

  以旅游代替研学,到各大景点走马观花,这也是凯凯妈最深刻的感受。凯凯妈说,此次研学旅行原本安排的是5天行程,第一天参观天安门和故宫,旅行社并未安排讲解,她只得带着由她负责的几名孩子,跟在别人的旅游团后面“蹭听”。

  “这些历史文化,大人看也不一定看得懂,小孩子你不给他们讲解,他们怎么能够明白。旅行社是做了很多研学手册,但孩子看不懂啊。”凯凯妈说这前3天流程里,旅行社都只是带孩子们走马观花,不做任何讲解。

  “旅游充当研学,只游不学”也包括在李凌总结的“2018年度十大国际游学常见乱象”之中。这十大乱象还包括,领队素质参差不齐,教育资质水准堪忧;课程质量不高,知识性错误暴露专业背景欠缺;境外游“名校”虚假营销,高额收费“收获”走马观花;无良商家利字当头,为求暴利,压低行程成本,导致出现安全问题,出现用户体验的问题等。

  李凌认为,只有直面这些弊病,从而不断修正、优化,才能使研学旅行真正回归“实践育人”的初衷。

  “我们期待高质量的研学旅行,哪怕花再多的钱我们都愿意。”焦女士和凯凯妈有着同样的心愿,她们期待着研学市场能够有统一的标准和规范,能够在保障孩子人身安全的情况下,让孩子真正实现“探究性学习”,从每一次研学旅行中得到成长。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法治周末报】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