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那些立遗嘱的“90后”

2019-07-09 22:56:14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立遗嘱前,中华遗嘱库发放的幸福留言卡。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走出精神评估室后,王梦(化名)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下来。她的一切评估均正常,这意味着,她计划已久的“立遗嘱”终于可以完成了。

  王梦是一名“90后”,1992年出生的她如今已年满27岁,早在25岁时,她便“突然”想到,如果自己不小心发生意外,那财产该如何留给父母呢?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从网上了解到遗嘱,终于在两年后她完成了这件“人生大事”。

  王梦只是“思想超前”的“90后”中的一员,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中华遗嘱库共为178名“90后”年轻人订立过遗嘱。
 

  立遗嘱的“90后”
 

  “亲爱的妈妈,很荣幸成为你的女儿,如果有来世,我还希望成为你的孩子。”这句“开场白”写在王梦的幸福留言卡中。

  幸福留言卡,是中华遗嘱库除了正式的遗嘱外,给立遗嘱人提供的“心意卡片”,在幸福留言卡中,人们可以更多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除了向母亲表达感谢之外,王梦还在幸福留言卡中详细地记录了自己的微信、支付宝、微博的账号密码。对于年轻人来说,微信、支付宝是一个方便快捷的支付方式,而对于妈妈来说,互联网支付方式并不熟练,所以王梦在幸福留言卡中详细地告诉她如何登录、如何将里面的钱取出。

  不仅如此,王梦还希望母亲可以在她发生意外后,登录微信、微博,将噩耗告诉她的朋友们,“希望到时候她可以帮我发一条朋友圈,让大家好好享受当下,愉快地生活,希望朋友们以后再想起我的时候是开心的,那我这一生就没白活”。

  “中国人都很避讳谈论生死。”但在王梦看来,这是无法预料又不可避免的事,所以她选择在“风华正茂”的年纪立下遗嘱。

  中华遗嘱库的工作人员李燕(化名)同样也是一名“90后”,“这项工作让我接触到各式各样的家庭,也能看到各种风险,所以我能意识到一些我同龄的人不会意识到的问题”。和王梦一样,李燕也选择立了一份遗嘱。

  刚刚工作的李燕资产很少,所以只在遗嘱中写了一张工资卡,但她觉得,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不幸发生意外了,这些存款也要提前做好保障。

  “国外只要名下有资产的年轻人基本都早早订立了遗嘱,每年会根据财产不同和分配意愿变动进行修改。”中华遗嘱库北京第一登记中心主管李玉静发现国内的年轻人现在也有了这样的意识。
 

  父母是“90后”的继承人
 

  李玉静曾经给一名1998年的阳光女孩陈娇(化名)办过遗嘱,她的财产只有两张银行卡,由父母继承。

  “对于遗嘱,每个年龄段都有不同的分配意愿。”李玉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老人一般会由配偶或子女继承,而“90后”多数会选择向上分配,给自己的父母或者男女朋友。

  “现在的年轻人有多少财产、几张银行卡,父母其实是不知道的。”李玉静还记得,陈娇立遗嘱也是为了让家人全面知晓她的具体财产。根据流程,陈娇将自己的财产明细写在遗嘱里,等审核期通过之后,中华遗嘱库会直接发给她一张遗嘱证,和重要的信息放在一起,后期父母就可以发现遗嘱的存在。

  “90后”的办公室文员杨杨在上大学时,就因为陪伴学习法律的朋友完成论文而了解到了遗嘱的重要性。但由于那时候年龄较小,也没有太多财产,立遗嘱的事便被搁置。直到杨杨的父母为她在老家哈尔滨买了一套房子。

  杨杨有一个感情稳定的男朋友,但她会担心:“万一发生意外,我先离开了人世怎么办?”杨杨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也没有把所有人都想得那么坏,但她认为有些事情是要提前准备的,“依照法律,结婚后,我的爱人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他可以和我的父母平等地分配我的财产。”

  尽管杨杨坚信她的男朋友并不会做出很过分的事,但她依旧担心,如果男朋友不愿意放弃财产,那父母在刚刚经历了丧女之痛后还要面临女婿与他们分财产的窘境,无疑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于是她将立遗嘱提上了日程。

  “立遗嘱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在活着的时候将自己的意愿写清楚,总好过去世之后原本最亲近的人为了财产而‘大打出手’。”杨杨将自己的考虑和顾虑都告诉了父母,“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并不赞同我的做法,会觉得这么年轻就立遗嘱很不吉利,但我跟他们说清楚了,遗嘱虽然并不像吃饭睡觉一样必须存在,但它就跟银行卡、保险一样,总能在不经意的时候,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除了哈尔滨的一套房产外,杨杨的两张银行卡中还有十万余元现金,她将这些也都写进了遗嘱中。

  此外,杨杨还将自己心爱的东西写进了幸福留言卡,“我珍藏了一些可能对于其他人来说是废物,但对于我来说是非常宝贵的东西,比如从2009年一直陪伴我到现在的玩偶,我希望如果发生不幸的话,我的父母可以好好珍藏这些东西,他们看到这些东西就能想到我”。

  尽管将遗嘱写的非常详细,但杨杨表示,当婚姻家庭情况发生了变化,她会选择适当修改遗嘱,“比如生了孩子以后,等他年满18岁,我可能会修改遗嘱,将房子留给孩子,将现金等财产留给父母”。

  李玉静也强调,遗嘱是暂时而不是终身的,部分“90后”立遗嘱时还没有成家,如果日后结婚生子,是可以修改遗嘱,变化分配意愿的。
 

  遗嘱过后,竟是洒脱
 

  “很多人认为立遗嘱是消极的,但其实这能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也能让家人更了解我们。”王梦曾经在医院看到过一位病危老人,身上插满了管子,她不希望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段路是在医院和病痛中度过。

  “如果可以选择,我更愿意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有尊严地死,而不是在医院毫无意义地抢救。”所以,王梦在幸福留言卡中清晰地写出了希望母亲在她人生的最后时刻,可以让她选择自己最舒适的方式离开。

  “有了一份遗嘱之后,心里并不觉得忌讳,反而觉得心路更宽。”在订立遗嘱的过程中,王梦发现自己内心很平静,原本她以为订立遗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没想到过程如此顺利,咨询、精神评估、进行录音录像的遗嘱登记,最后获得遗嘱单。“最大的阻力还是来自于家人的不理解。”王梦说。

  不同于王梦的父母,李燕的父母很支持她的决定。李燕于去年10月立了遗嘱,在立遗嘱之前和家里人商量了一下,父母觉得那是她自己的决定,很尊重她的选择。

  在工作中,她常常遇到比较避讳遗嘱的老人,他们认为遗嘱跟死亡是有关联的。但在李燕看来,立遗嘱只是提前对自己的财产做好规划,毕竟每个人都会害怕去世后引发亲人的“财产大战”。

  李燕接待过很多前去立遗嘱的老人,在录像环节中,老人们都会比较紧张,但完成遗嘱之后,老人们会觉得压在心头很久的事情,终于踏实了,会彻底松一口气。

  在给其他人立遗嘱的时候,李燕从未有过紧张的感觉,但是真正轮到自己的时候,李燕也很紧张,毕竟在生的时候去分配“死后”的事,感觉有点怪,但除了紧张之外,李燕更多感到的是安心。

  “就好像我自己买了一份保险一样,以后可以放心大胆地做自己。”在幸福留言卡中,李燕也写满了对家人的祝福与对父母的感恩。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