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静慎村的新乡贤力量

2019-05-21 22:50:59 来源:法治周末


  乡贤权威与基层治理单位有效结合,可以畅通政令,沟通民意。要想使新乡贤助推乡村治理工作常态化,可以考虑制定相关政策或法律,给予新乡贤制度保障
 

静慎村处处都有乡贤文化元素。 谭笑 摄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发自湖南长沙
 

  当姚罗华第一次和村民姚栋说起“乡贤”两字时,姚栋还听不太明白,后来他还特意上网搜索了“乡贤”的含义。
 

  姚罗华是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茶亭镇静慎村党总支书记,而姚栋则是该村一名在外经商的“85后”大学毕业生。
 

  几年前,静慎村探索新乡贤助推农村基层治理工作,在9000多常驻人口的静慎村,1600名新乡贤脱颖而出,姚栋就是其中的一名。如今,在姚栋看来,农村新乡贤的认定,并没有标准答案。
 

  “只要你真心待人,在村里有德有为,你就会是老百姓心目中的‘乡贤’。”姚栋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培育富有地方特色和时代精神的新乡贤文化,积极引导发挥新乡贤在乡村振兴、特别是在乡村治理中的积极作用。记者调查获悉,近年来,长沙市司法行政部门在全市村(社区)积极探索发展“乡贤调解”新模式,将基层“自治”“法治”“德治”有机融合,有效地化解了社会矛盾和信访隐患,推动形成了独自特色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新格局。而长沙市望城区茶亭镇静慎村,就是新乡贤力量助推基层治理的一个鲜活样本。
 

  乡贤归来领头村庄建设
 

  在静慎村,处处都有乡贤元素。在尤布冲组,有一个宽大的广场,村民们为其取名为“乡贤广场”;广场的周边,则环绕着宣传乡贤文化的宣传栏;广场正后方,建有一座古色古香的“乡贤阁”,旁边还有一座“乡贤馆”。
 

  静慎村缘何会如此推崇乡贤文化?
 

  时间回溯到11年前,当时40岁的姚罗华正在长沙做包工头,收入可观。可是每次回来,村里的景象都让他焦虑不已。
 

  静慎村地处望城区最北边,村里基础设施差、环境治理糟、矛盾纠纷多,村经济在区里更是长期垫底。
 

  “当时村里大部分田地都荒芜着,没人去耕种,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在村里的都是些老幼妇孺。村民打架、上访的事件时有发生。”姚罗华说,虽然他在长沙市区做生意,收入还算稳定,但几次回乡之后看到的情景,让他产生了带领村民们改变村容村貌的念头。
 

  2008年,姚罗华回到了村里,并以微弱的优势当选了村支书。当时摆在他面前的第一道难题,就是如何带领村民发展经济。
 

  在姚罗华的印象中,静慎村在外面经商的一些年轻人,很有头脑,而且门路广,如何才能把村里在外经商的年轻人吸引回来是关键。
 

  在连续几年的考证、梳理、实践后,姚罗华正式推出了“静慎乡贤”。
 

  不过当时理解“乡贤”两字的村民很少,包括大学毕业的姚栋。
 

  1985年出生在静慎村的姚栋,大学毕业后和妻子文莎长期在外做生意。2012年,姚栋抱着改变村里面貌的决心,回到了静慎村。
 

  姚罗华向记者透露,以前村里80%以上的土地都种植红薯,有50多家中小型加工红薯作坊,但制品不新、销路不畅、竞争力不强。姚栋、文莎夫妇回到村里后,便决心带领村民发展“红薯经济”。2014年,姚栋夫妻俩在村里流转了上百亩土地,并在网上搭建了销售平台。从此,静慎村的红薯开始从村里走向全国。
 

  与姚罗华同龄的余支良,擅长种植水稻。在姚罗华的鼓励下,余支良在村里流转土地,实施规模化、机械化种植优质稻。余支良也因此成为全村第一批发展现代农业产业的新农民。
 

  如今,姚栋和余支良先后被推选为静慎村新乡贤。
 

  “我们就想通过推选‘新乡贤’,让这些能长期扎根乡村转型发展现代农业的村民,能为村庄建设起‘领头’群体的作用。”姚罗华对记者说。
 

  土言土语调解更接地气
 

  在社会治理方面,和其他“问题村”一样,静慎村也曾是矛盾频发远近闻名的“上访村”。
 

  在姚罗华回乡前夕,一起导致静慎村7个村民被拘、一个村民被判刑的案件让他印象深刻。
 

  “这对我触动很大,我觉得搞好乡村治理的前提,就是要给村民们创造一个安居乐业的和谐环境。”姚罗华认为,要保持村里的稳定,首要任务就是将矛盾纠纷消除在萌芽状态。于是,他在村里提出了“小事不过夜,发现问题当天解决”。
 

  2008年,村党总支和村委会将村里排查发现的117个问题,列在了一份清单上,当年解决了114件,剩下的3个问题第二年解决了。
 

  从处理这些事例当中,姚罗华看到了乡贤文化的重要性。在姚罗华看来,在处理一些矛盾纠纷中,本土一些乡贤出面,调解效果有时要比村干部出面调解的效果要好。“乡贤们土言土语的调解,易被村民接受,更接地气。”
 

  为了便于就近调解村民的矛盾纠纷,在望城区司法局和茶亭镇党委政府、镇司法所的指导下,静慎村乡贤理事会在全村建设了30个乡贤讲堂。村民们发生矛盾纠纷,乡贤们就会主动邀请双方来到讲堂,既摆事实,又讲道理,许多矛盾纠纷在谈笑中消除了。
 

  去年7月,静慎村村民姚清在给母亲贺寿的前一天,在大门口搭建起了拱门,并在旁边扎了很多彩色气球。“这破坏了在村规明约中大家已明确约定的俭朴办喜事的规定。”姚罗华请村里红白理事会的乡贤们去姚家劝说,但未成功。
 

  这时,村里“六老宣讲团”出面了。“六老宣讲团”由村里数位60岁至80岁的老人组成,他们在村里威信高,遇到一些重大矛盾纠纷,只要这些乡贤老人们出面,一般都能顺利地解决。
 

  最后,在“六老宣讲团”的乡贤们和村干部再三做思想工作后,姚家主动拆除了拱门,简单地帮老人办了一下寿宴。
 

  姚罗华向记者透露,现在村里的矛盾纠纷很少,一般都做到了矛盾不出村组。“这10多年来,全村保持了零上访的纪录。”
 

  “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这是村民们对10多年前静慎村环境的描述,在一些村民的房前屋后、山上土里,经常是污水横流,白色垃圾围村。
 

  为了提升村民们的环保意识,静慎村成立了环境卫生理事会,一些自己庭院环境搞得好的村民被吸收为新乡贤,由这些新乡贤出面,带动其他村民搞好环境卫生。10年下来,村民们随处丢弃白色垃圾的陋习,得到了有效地遏制。
 

  在治理了垃圾污染环境后,如何治理村民在生活中产生的污水,又成了一道难题。
 

  从2014年开始,静慎村开始进行雨污分离处理,每家每户都建化粪池、堆沤池、隔油池,人口集中的地方建人工湿地。粪水、臭水、油水进入三池后流到人工湿地,经植物净化后才能流进山塘、水坝。
 

  姚罗华称,静慎村每户村民家庭现在基本都是“四个一”的标配:即一栋好房子、一块精致的菜地、一个花园和一口小池塘。
 

  新生力量推动乡村治理
 

  农村的社会治理是一个大课题,静慎村的新乡贤力量助推基层治理工作,如今的静慎村已成了湖南省美丽乡村建设示范村,静慎村民已感受到了新乡贤力量给这个村庄带来的变化。
 

  “10年前我家里不敢养鸡养鸭,因为怕被偷。而现在白天不关门,我就可以放心出门了。”村民殷小良对记者说。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对于村庄在10年间发生的变化,村民们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那么,静慎村推选新乡贤到底要经过怎样的程序?
 

  姚罗华向记者介绍,新乡贤一般由村民推荐,乡贤理事会投票决定,村党总支和村委会把关。
 

  “目前,我们村有9000多常驻人口,推选出来的新乡贤已有1600多名。”姚罗华透露,对一些为村里发展做出过贡献的乡贤,村里会给予一定的荣誉和奖励,让新乡贤们在村民心中有“位置”,新乡贤们有“为”才有“位”,有“位”才更有“为”。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新乡贤对于基层农村治理的意义,受到了从官员到学者的广泛关注。
 

  “从乡村走出去的各类型人才是新乡贤的重要来源,发挥他们的作用,可以为乡村治理提供重要的力量源泉,提升农村村民自治的能力。”望城区茶亭镇党委书记李勇说。
 

  长沙市司法局副局长喻中文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新乡贤在乡村治理中的作用越来越大。
 

  “新乡贤积极参与家乡建设,可以激发村民参与乡村事务的积极性,并提高其凝聚力和自治能力。”喻中文说。
 

  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黄捷认为,新乡贤一般在村民中具有较高的威信,将这一群体引入农村治理,能够加速政府各项政策的贯彻和实施,有效缓解农村治理难题。
 

  黄捷坦言,原来农村治理中,存在一定的困境。即乡贤在村里拥有威望和权威却无治理权,而有的基层治理单位村两委,拥有治理权却又欠缺本土权威。“乡贤权威与基层治理单位有效结合,可以畅通政令,沟通民意。但乡村治理模式不等同于能人治理模式,需要在党组织和村委会的主导下,利用自己的才能参与治理乡村。”
 

  黄捷建议,要想使新乡贤助力乡村治理成为常态模式,可以考虑制定相关政策或法律,充分保障新乡贤在乡村治理中的合法性地位。同时,还可以采取修建乡贤榜和文化墙等,给予新乡贤们一定的荣誉和物资奖励。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