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煤矿安全“监管不力”背后的那些身影

2019-05-16 10:30:20 来源: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了自2008年来的3000余起煤矿事故,发现矿难除了企业的违法违规行为外,都有监管不力等问题,有的甚至涉嫌犯罪

 

攀枝花“8·29”矿难大救援。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通报”“吸取教训”“举一反三”,似乎无法阻止矿难的发生。

  4月25日,云南红河州泸西县三金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4人被困。

  这已是今年4月第二起矿难了,上个月则发生了4起。

  每次矿难发生后,监管部门都要求“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2月22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在陕西省榆林市召开神木百吉矿业李家沟煤矿“1·12”重大煤尘爆炸事故警示教育现场会上直指,李家沟煤矿事故反映出地方政府监管不力、执法“宽松软”等问题。

  1月29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在李家沟煤矿“1·12”重大煤尘爆炸等4起煤矿事故的通报中,也提到了“属地安全监管不力”的问题。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了自2008年来的3000余起煤矿事故,发现矿难除了企业的违法违规行为外,都有监管不力等问题,有的甚至涉嫌犯罪。


  主动帮助隐瞒矿难收受巨额贿赂
 

  贵州省毕节市百里杜鹃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百管委)原副主任杨德林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案就因瞒报一起重大矿难而案发。

  2013年10月4日下午,百里杜鹃风景名胜区金坡乡金隆煤矿发生3人死亡、3人受伤的瓦斯爆炸事故。杨德林接到汇报后,本应及时按照程序上报,但他不仅没有上报,反而让安监局、煤监局不去现场组织救援,并授意金隆煤矿负责人隐瞒不报。

  后金隆煤矿瓦斯爆炸事故经媒体反映后,毕节市政府、毕节市监察分局要求百管委对金隆煤矿事故进行调查。杨德林为隐瞒矿难事故真相,召集安监局、煤监局负责人等商量,确定以金隆煤矿未发生重大劳动安全事故作为调查结论,指使安监、煤矿安全部门、矿方与事故中的死、伤者家属相互串通,提供虚假证实材料。将事前商量的群众举报不实,死者是醉酒驾驶摩托车死亡,未发生安全事故的虚假结论上报毕节市监察分局。

  2014年3月中旬,杨德林在得知毕节市监察分局将对金隆煤矿事故重新进行调查后,又安排伪造了举报金隆煤矿发生事故、造成2人受伤的虚假举报材料,并以此为由组织金隆煤矿事故联合调查组进行第二次事故调查。致使事故真相再一次被隐瞒,金隆煤矿得以继续违规生产。

  杨德林费尽心思和周折帮助煤矿企业隐瞒矿难,其实是有条件的。

  事故后不久,杨德林向金隆煤矿的上级单位贵州湾田煤业集团公司提出需要400万元,用于协调隐瞒矿难的有关事宜。

  2013年,杨德林曾利用煤矿企业兼并重组领导小组副组长身份,在进行煤矿兼并重组过程中,帮助不符合条件的煤矿通过整合、保留,收受贿赂500万元。

  在煤炭行业,监管人员帮助煤矿企业隐瞒矿难、收受贿赂并非个案,而且多数受贿行为都发生在日常监管中。

  2012年6月23日,巫山县笃坪乡大面坡煤矿发生两人死亡的瓦斯爆炸事故,巫山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安全管理员徐某某得知情况后,不仅未按规定报告,事后还参与出具虚假书面材料,证实没有发生瓦斯爆炸事故,致使大面坡煤矿在继续生产过程中,又连续发生3起致人死亡的事故。

  云南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年4月3日的一则判决书显示,曲靖市麒麟区煤炭工业局高家村煤管所技术原副所长黄俊波,利用职务便利,对辖区内的煤矿进行监管时,给予关照,收受多家煤矿的贿赂。在驻矿监督员在向其汇报海子煤矿存在超层越界开采时,其不予制止,亦不上报。最终导致2014年4月7日海子煤矿发生透水事故,造成21名矿工遇难、1名下落不明的特大安全责任事故。
 

  利用监管职责受贿、入股
 

  刘优,湖南煤矿安全监察局衡阳煤监分局原副局长。肖某,衡阳市耒阳黄市镇煤矿的投资人、法定代表人。二者的关系本来很明确,一个是监管者、一个是被监管者。

  一起矿难改变了这种关系。

  2007年1月14日,黄市镇煤矿发生2人死亡的顶板事故。刘优正好是事故调查组负责人之一,肖某找刘优帮忙,刘优以借款为名向肖某索要5万元。后刘优通过向下属打招呼等方式,没有对该矿提请关闭和罚款,更没有对事故责任人和瞒报责任人追究刑事责任。

  次月,刘优投资60万元,入股肖某的黄市镇煤矿,通过分红共分得150万元。

  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衡阳煤监分局两次到黄市镇煤矿执法,均发现该矿存在违法生产、重大安全隐患未排除等问题。刘优作为2007年11月21日监察执法结案时的分管副局长和2008年7月7日监察执法的带队领导,未对该矿提请关闭等措施,致使该矿违法生产行为没有得到有效制止。”

  2009年4月29日,该矿发生死亡1人的安全事故。刘优作为事故调查组组长,安排人对事故进行调查并形成最终处理意见。

  手握煤矿“生杀大权”的刘优,远非单与肖某之间的利益输送。

  根据公开的判决书,2005年下半年,耒阳市小水四矿的老板谢某甲,多次给刘优行贿。作为回报,小水四矿发生致1人死亡的瓦斯爆炸事故,刘优帮其得到了从轻处罚;2009年,湖南省规定有重大安全隐患的矿井必须关闭,小水四矿属于关闭对象,却在刘优的帮助下得以保留。

  此外,耒阳市严家冲煤矿在2010年1月发生透水事故,造成4人死亡,时任调查组副组长的刘优受贿帮其免受刑事责任追究;2011年3月,耒阳市导子二矿发生死亡1人的事故,刘优受贿为导子二矿老板请托办事;2012年,刘优受贿为一直超深越界开采的煤矿顺利换证……

  在这个充满利益诱惑的领域,刘优并非个例。

  曾任重庆市大足区委常委、大足区人民政府党组成员的郭汝德,在众多犯罪事实中,就有入股煤矿一项。2009年9月,大足县和鑫矿产公司找郭汝德办理林地手续,郭提出要合伙经营矿山,并要求持股31%,由该公司股东共同帮其出资,该公司3名股东被迫同意。

  胡江富,在任安徽省霍邱县铁矿局局长、霍邱县经济开发区主任期间,亦入股安徽大昌矿业集团公司,每年按股金的50%分红。

  包安才,在任四川广安市邻水县安监局副局长、煤炭局局长、煤矿安全生产管理办公室主任、财政局党组副书记兼邻水县矿产品税费综合管理办公室主任等职务时,收受邻水县辖区内煤矿业主及管理人员等40余人所送贿赂420余万元,并为上述人员在日常工作检查、煤矿技改报批、事故处理等方面谋取利益。
 

  监管不力多人被追责
 

  矿难,除了追究刑责外,更多的是给予党纪、行政处分,一般一起矿难会有10多人、甚至几十人被追责,下至监管员,上至省部级领导。

  2014年6月3日,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南桐矿业公司砚石台煤矿发生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2人死亡、7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654.59万元。在此次事故中,因监管职责不力和工作失职,建议党纪、政纪和行政处罚的公职人员有7名。万盛经开区安监局(煤管局)局长和重庆煤矿安监局渝南监察分局副局长,因涉嫌玩忽职守罪,由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2013年3月29日,吉林省吉煤集团通化矿业集团公司八宝煤业公司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36人遇难、1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4708.9万元。最后16人被司法机关采取措施,包括吉林省副省长在内的44人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2012年8月29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肖家湾煤矿发生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48人死亡、54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4980万元。这起矿难中,被司法机关采取措施的人员达31人,其中各单位的公职人员为15人;被给予党纪、行政处分的各级党政机关人员多达33人。

  ……

  近年来,在相关层面的努力下,2018年,我国煤矿百万吨死亡率进入“双零”时代,逐步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黄玉治表示,虽然近年来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好转,但煤矿安全生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重特大事故时有发生,煤矿灾害不断加重,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安全欠账严重、抽掘采失调,煤矿安全风险管控和隐患排查治理不到位,违法违规生产行为屡禁不止,监管监察执法还存在宽松软等问题。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法治周末报】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