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矿难这十年:违法违规仍是主因

2019-05-16 10:26:57 来源: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最后,王林(化名)表叔的家人到爆炸事故现场抓了一把泥土放到骨灰盒里,下葬了。

  表叔是江苏响水天嘉宜公司的职工,在“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后一直下落不明。4月21日,王林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因为迟迟没有找到表叔,所以算死亡了。”

  这并非个案。

  有研究者分析了2001年至2010年间发生煤矿事故的原因,发现矿难发生的人为因素占90%以上。

  法治周末记者对近10余年来的3000余起煤矿事故进行梳理,发现绝大多数矿难都属责任事故,违法违规仍是引发矿难的主要因素。
 

  违法违规仍是矿难主因
 

  “违法违规行为仍是当前煤矿安全生产最突出的问题,也是引发煤矿重特大事故最主要的因素。”2月28日,国家煤矿安监局在通报2018年依法打击和重点整治煤矿安全生产违法违规行为专项行动工作开展情况时称。

  “打击煤矿安全生产违法违规行为”已成为历年煤矿安全整治的重点。

  在10多项违法违规行为中,超能力、超强度或超定员组织生产,超层越界开采,以掘代采,隐瞒作业地点,违规承包、转包,未经验收批准擅自复工复产、未按规定进行瓦斯等级鉴定、从业人员素质不达标等行为在煤矿事故中最为常见,且每一起矿难还存在多种违法违规行为。

  1月12日,陕西神木的百吉李家沟煤矿造成21人死亡的重大煤尘爆炸事故,暴露出的问题达10项之多,包括违规承包、违规开采矿井区域与原老窑之间煤体、以掘代采、非防爆车辆入井、安全培训流于形式、未配备专职瓦检员等,甚至存在携带烟火入井、抽烟的现象,在事故发生后,还人为修改监控系统数据。

  一位长期在陕西神木开煤矿的老板告诉记者,隐瞒矿难在前些年是很常见的事,只要煤矿主私下与遇难者家属达成赔偿协议就行了,根本不上报。但近几年隐瞒煤矿事故的少了很多。
 

  事故都存在培训违规问题
 

  4月10日,国家煤矿安监局局长黄玉治在全国煤矿安全培训工作现场会上强调,大力提升从业人员素质事关煤矿企业长治久安,事关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

  而安全培训则是提升煤矿从业人员素质和保障安全生产的关键。

  但记者调查发现,绝大多数的煤矿从业人员都是只有初中及以下学历的农民工,缺乏安全知识、专业知识和技能。部分煤矿安全投入少,矿工流动性大,安全培训几乎为零。

  国家煤矿安监局在通报2018年安全培训违法违规行为时称,有24处煤矿存在培训整治工作图形式、走过场、不落实问题,煤矿领导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风;内蒙古、四川、山东、湖南等地安全培训主管部门工作推动缓慢、考核发证把关不严、监督检查不到位、抽考力度不够。

  黄玉治在4月10日的全国煤矿安全培训工作现场会上指出,2018年发生的224起事故中,90%以上是零星事故,都存在培训不到位、违规操作、人员素质不高等问题。19起较大事故中,有13起存在不培训即上岗等问题。
 

  依然存在大量小煤窑
 

  小煤矿,一直以来是煤矿安全隐患的主要因素之一。一些私营煤矿设备差、规模小、井筒细、通风能力不配套,不适应高瓦斯矿区的生产要求。

  2016年,重庆永川区金山沟煤矿“10·31”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致33人遇难;黑龙江七台河景有煤矿“11·29”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致21人遇难;内蒙古赤峰宝马煤矿“12·3”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致32人遇难,3家煤矿除了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外,均属淘汰关闭和落后产能的煤矿。

  近年来,大批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产业政策和资源枯竭的小煤矿关闭退出,提高了煤矿安全生产保障能力,与2010年相比,2018年,全国煤矿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分别下降了84%和86.3%。

  国家安监局2月22日发布的《“十二五”以来整顿关闭淘汰落后煤矿工作取得明显成效》中提到,目前仍有部分落后产能、无效产能未淘汰退出。黑龙江、福建、江西、湖南、四川、贵州、云南等地区,还有一些9万吨/年及以下煤矿长期停而不整、停而未退的“僵尸企业”;个别地区煤矿扩能改造和整合技改工作不规范。有的落后煤矿以整合技改为名逃避关闭问题,有的煤矿以不具备整合条件的资源或以国有大矿边角资源作为扩建资源,甚至低水平重复扩建煤与瓦斯突出煤矿。湖南、四川、云南等地区一些煤矿扩能改造规模、标准不高,建成之后仍是落后产能。

  黄玉治在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称,2000年至2018年,全国累计退出煤矿2.8万余处,煤矿数量减少到5800处左右。下一步,还将有大量煤矿淘汰退出。

  《2017中国煤炭发展报告》显示,乡镇煤矿仍是煤矿事故的重灾区。
 

  岁末年初成矿难高发期
 

  “第四季度历来是煤矿安全生产关键期,也是事故易发期。”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2018年10月发布的《关于吸取近期事故教训切实做好岁末年初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中称。

  “这与临近岁末年初煤炭价格上涨有一定关系,价格上涨,企业想多赚钱,就会冒险生产。”国家安全生产专家组成员傅贵教授解释,最主要的原因是从企业到一线职工都缺乏煤矿安全知识,一些企业老板在煤矿不合格被关闭后仍进行生产,一线员工也存在相关知识不足、操作不规范的问题,企业老板对事故发生抱有侥幸心理。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也认为,入冬后取暖需求的增加,南方水力发电下降,火力发电要补充,用煤量就增大。

  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就发生了7起较大以上事故,共造成67人死亡。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法治周末报】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