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考试作弊犯罪就该从重处罚

2019-09-10 21:30:01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李峰鑫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考试作弊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9〕13号,以下简称《解释》)及考试作弊犯罪典型案例。

  作为教育公平的重要一环,考试公平事关考生合法权益,事关人才上升通道,也事关社会公平竞争,可以说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基石之一。正因为此,刑法修正案(九)第25条以增设组织考试作弊罪的形式,强化打击力度,严肃惩处考试作弊类犯罪。

  根据最高法新闻发布会通报,截至2019年7月,全国法院审理考试作弊刑事案件1734件,判决3724人。其中,组织考试作弊刑事案件951件、2251人,非法出售、提供试题、答案刑事案件117件、205人,代替考试刑事案件666件、1268人。

  相关数据表明,对考试作弊类犯罪打击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而随着司法实践的不断深入,不少标准问题、界定问题也随之而来,本次《解释》表述清晰、针对性强,为惩治考试作弊犯罪提供了更精准的司法支撑,具有重要意义。

  从适用范围上,《解释》将“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与其他考试进行了区分,以列举的方式将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研究生招生考试等国家教育考试;中央和地方公务员录用考试;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国家教师资格考试等专业技术资格考试;依照法律由中央或者地方主管部门以及行业组织的国家考试四种类型及四种类型涉及的特殊类型招生、面试等考试,列为“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作为区别,除此之外其他考试中的作弊犯罪,需根据行为方式、危害结果等适用其他法律法规,防止对考试作弊犯罪的适用范围进行扩大。

  在情节认定方面,《解释》也以列举的方式明确了“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从高考、研究生考试、公务员考试三类重点考试的考试情形;导致考试推迟、取消等行为后果;考试工作人员参与的特殊主体身份;多次非法出售、违法所得三十万元以上的数量标准等方面进行了界定,体现了罪刑相适应的原则。

  不仅如此,《解释》对代替考试罪也进行区别处理,从危害结果、悔罪态度、考试类型等方面进行综合考虑,以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符合适用条件的,可以给予缓刑、不起诉或免予刑事处罚甚至不以犯罪论处。

  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如“认定既遂标准”“罪数形态”等争议热点,《解释》也给予了回应。对于认定既遂标准,采取的是“危害秩序说”。即只要已经实际严重危害到考试秩序就认定为既遂,而不管其作弊目的是否实现,答案是否完整、与标准答案是否一致,均不影响该罪的认定,体现严惩的鲜明态度。

  而对于罪数形态,《解释》结合犯罪构成、犯罪危害程度,对手段行为和结果行为构成不同犯罪的牵连情形进行了区分界定,对“以窃取、刺探、收买方法非法获取试题、答案,而后组织考试作弊或者向他人非法出售、提供试题、答案的情形”界定为数罪并罚,强化对此类行为的打击力度。而对为进行考试作弊,设立实施犯罪网站、通讯群组等构成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同时又构成考试作弊类犯罪的,适用从一重罪处断。

  作为配套,《解释》明确了作弊器材的认定标准,对作弊器材的认定程序进行了细化,从而规范了认定标准和程序标准,强化了对司法实践的指导作用。而对于实践中出现的单位考试作弊犯罪的情形,《解释》将单位犯罪的组织者、策划者和实施者列入打击范围,从而消除打击盲区。

  不仅如此,为了持续强化打击力度,防止再犯现象的出现,《解释》加大了对相关犯罪财产刑的适用力度,以期通过强化经济惩戒达到震慑、预防目的。同时,通过职业禁止和禁止令的方式,避免行为人利用特定职业再犯罪。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很多作弊组织者、替考者等并不需要特定的职业身份,也没有太多的职业牵连性,因此相应的禁止举措还有细化和探索的空间,但这并不影响解释的整体适用价值。

  (作者系检察官)
 

责编:王硕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