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以有效手段反对任何形式的校园暴力

2019-05-14 22:06:10 来源:法治周末

  

  杨永康

  5月10日上午,在江西省上饶市第五小学教室内,女生何某的父亲王某持刀将何某同班男生刘某刺死,王某施暴的原因据说是因为一年多来,其女儿多次持续遭到同桌刘某的欺凌,当然,到目前为止是否构成校园欺凌警方尚在调查之中,但是,该事件再一次将“校园欺凌”这个敏感的话题推到了风头浪尖,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由于校园欺凌涉及到未成年人权益的保护,关于校园欺凌的发案数量,目前,最权威的消息是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从“两高”近年公布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出:校园暴力频发,校园暴力犯罪低龄化趋势明显。而真正进入司法程序被追究法律责任的人,并不多。

  在立法层面,校园欺凌的治理除了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侵权责任法的一般性规定,也有国务院2016年《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和2017年教育部等十一部门联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顶层决策。此外,还有大量的地方性法规、地方规范性文件以及地方工作文件的具体规定,这些地方性立法或规范文件,有的对校园欺凌进行了系统性开创性的规定。

  从规范层面,各级立法机关和政府部门付诸了很多努力,但为什么中央的文件和地方性法规、规范落实却不尽人意?

  影响制约校园欺凌治理的因素首先是立法的限制导致对施暴者直接追责困难。我国刑法规定不满十四周岁的人犯罪不负刑事责任,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只对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等八种犯罪承担刑责。

  在治安管理处罚法中的规定也是如此,对不满十四周岁或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初犯免予治安拘留处罚。而构成故意伤害罪又要求致伤达到轻伤以上程度。由此导致,对不满十四周岁的儿童故意杀人、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青少年实施殴打、凌辱等轻伤害的行为难以追究刑事责任,甚至不能进行治安拘留处罚。

  其次,在于整个社会对校园欺凌认知偏差。在很多人的认识中“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很正常”,如果有人说此行为是校园欺凌很多人认为是“小题大做”,把校园欺凌泛化,即使这类案件到了警方手中,在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强力“庇护”下,也会打着保护未成年人的名义以批评教育结案,将实施欺凌学生转送专门(工读)学校进行教育的惩戒方式很少适用。

  此外,教师在社会负面新闻的影响下,对校园欺凌事件不敢管,也不愿意管,很多教师为了避免给自己带来麻烦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处理此类事件。事件一旦闹大,对学校的声誉也是极大的影响。校园欺凌的施暴者一般是“问题”少年,每一个“问题”少年的出现都有一个问题家庭的存在,法律规定的管教等措施根本无法落实。

  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校园欺凌的事后惩戒效果不佳,成本太高,对受害的学生留下的心理阴影过大。因而治理校园欺凌应将重心放在有效预防机制的建立上。在这种情况下,畅通校园欺凌线索的发现途径显得愈发重要。最容易发现校园欺凌线索的肯定是班主任和任课老师,要通过责任机制和激励机制鼓励教师安心教育,深入学生学习生活,及时发现学生异常,对发现校园欺凌线索瞒报的教师要追责。同时,应该设立专用的学生和家长求助电话。相关部门不应以学校发现校园欺凌线索的数量作为衡量其教育水平和办学质量的依据。

  校园欺凌的治理,在学校、社会、教师、监护人关系中,更要强化校园欺凌实施者监护人的主体责任。通过法律规定,对不履行或不当履行监护职责的,可以剥夺其监护权或采取严厉的惩罚性措施,这是治理校园欺凌的治本之策。最后还应增加校园欺凌人防、技防、物防的资金保障。校园欺凌具有隐秘性,很多发生在课间活动、学生去卫生间之时或放学后刚刚离开校门,我们不能苛求班主任和任课教师随时伴随孩子左右,在易发校园欺凌的地点增设人力、监控设备等需要相应的资金保障。

  我们不能幻想从根本上消灭校园欺凌,防患于未然,建立有效的预防和快速处置机制,及时将恶行和矛盾消灭在萌芽状态也许是最现实的做法。

  (作者系西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副教授)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