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韩国法务部前高官性侵悬案

2019-03-20 08:00:00 来源:

 0.png

金学义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

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金学义事件调查团41日正式开始调查法务部前次长金学义贿赂和性犯罪事件。调查团团长、清州地方检察厅厅长吕焕燮当天在办公室所在地首尔东部地方检察厅向记者表示,将按照法律展开调查,并向国民公布详细调查结果。

吕焕燮在谈到公诉时效所引发的争议时表示,这一问题并不简单,但会对此事件的法理问题进行研讨。

调查团将分三大部分展开调查,预计将由3名部长检察官分别展开调查。调查团计划在近期对各种记录进行整理后,全面传唤有关人士接受调查。预计调查团最先传唤事件核心人物、建设公司经营者尹仲天以及2013年警察调查组人员。

 

录音棚的求救声

 

314日,在KBS(韩国放送公社)电视台《9点新闻》中,一位李女士来到摄影棚受访。去年此时,正逢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的秘书金志恩现场做客JTBC(中央东洋广播公司)《新闻室》,当面对当家主播孙石熙透露自己遭知事安熙正性侵的经过。之后韩国法院一审判决安熙正无罪,二审出现逆转,安熙正被收押。

“为何检方不相信我?”李女士在受访时,指控韩国警察和检察机关涉嫌包庇,包庇法务部前次长金学义的“特殊强奸犯罪”。“我最初接受调查时,他们(检方)跟我说:‘别指望这事件会公诸媒体;调查此事不是为了要处罚(当事人),而是要让调查赶快结案’……”

“人们说,这种事件,被害人的陈述是最正确的,为何检方却不采纳我透露的真相呢?我为了活下去,不得不说出性侵视频中的人就是我,但检方只逼问‘为何你在影片中一直反复出现’;我所说的真相,他们都不愿听进去,接受两次调查时,他们反而要我做出影片中的动作……这就是检方的调查吗?”

与上次安熙正性侵事件不同的是,来到KBS摄影棚的这名李女士受访时,脸部被打上了马赛克,声音也经过处理,这显示了要出面暴露这些经历的当事人,遭遇了更大威胁。

“请救救我,我现在都还觉得那些人很恐怖……请各位国民救救我!总统先生,请救救我!”专访结束后,李女士情绪终于崩溃,在摄影棚内大哭求助。

这起事件,被指的嫌疑人,是朴槿惠前总统刚上任时在20133月所任命、就职不到一周就下台的“史上最短命法务部次长”——金学义。

李女士先前也表示:案件曝光前,金学义的妻子曾找她见面,为她打抱不平,并表示要协助她诉讼;但当整起案件公诸于世后,金学义的妻子却立刻翻脸,将李女士视作被害妄想病患者。

早前一直查不到去向的金学义在韩国时间322日晚间11点左右现身仁川机场,亲自购买了前往泰国曼谷的机票,出入境管理办公室方面在确认其身份后立即上报法务部,法务部随即紧急下达了限制其出国的禁令。

 

性侵谜团

 

整个事件起因于2013年一次偶然发现。当年,一位权姓女生意人控告建设公司经营者尹仲天,在2012年前后对其下药并实施性侵,更将过程拍摄下来,当作威胁工具,甚至强占她的奔驰轿车。

事发后,权姓女生意人委托好友赴尹仲天住所将奔驰车开回,该友人却在奔驰后车厢内,发现7张性爱光碟,当中除有权姓女生意人与尹仲天外,还有30多名女子遭性侵或提供性招待的片段,拍摄时间是在2008年到2012年。

这名友人调阅影带后发现,其中一名施暴的男性,正是地方检察厅长出身,曾一度被视为检察总长热门人选——当时被朴槿惠总统任命为法务部次长的金学义。

事情曝光后,韩国警方展开调查。多名女子出面控诉,自己是在尹仲天询问“有无兴趣想试试服装模特工作”后,才搭线与尹仲天见面。没想到他却突然大变,以暴力强迫她们服药。而受害女性还包括大学生,其中有3人毛发被验出毒品成分。

而性爱光碟清晰度非常高,警方甚至表示:“影像已清晰到不用经过进一步鉴定,都能确定是金学义。”尽管金学义本人否认涉入性招待,也驳斥与尹仲天有往来,却在就任后第6天,自行请辞。之后,性招待案从警方移转至检方,被害女性的证词也接连出现。

“……尹仲天强迫我服药,金学义则站在我背后,对我施予性侵,尹仲天则把场面拍下来。隔天,尹仲天也在游泳池对我实施性侵,我一抵抗,他就跟我说:‘你知道昨天站在你后面那个疯子是谁吗?他可是相当恐怖的司法人士,现在开始好好听我的话,只要我要你去你就去、要你来你就来’……”

但是,检方接手后案情开始出现逆转。几名原本涉案的女性突然翻供。在完全未对金学义本人扣押的情况下,检方在2013年与2014年,以“被性侵的被害女性突然改变态度,证词反复”“难以分辨影像中女性为何人”等为由,两度以“无嫌疑人”结案,让事件就此石沉大海,长达6年。

 

大检察厅出手

 

由于疑点过多,还涉及高官,被害女性很可能是在缺乏充分保护的情况下,害怕遭到报复才推翻自己原本的说法。于是,2018年韩国大检察厅的“过去真相调查委员会”真相调查团,决定将这起性侵疑云,列为重新检验的项目,进一步厘清当年检方在处理案件时有无问题。

调查团经一年多追踪,发现一个惊人事实:警方结束初步调查后,到手的包含照片、影像、电子资料(手机与笔电对话文件)在内,共3万件的电脑与手机内,重新还原出原本被删除的1.6万件资料,全都没有被提交给检方。当时的调查过程明显有刻意放水的情形。

韩国大检察厅的“过去真相调查委员会”真相调查团,3月正式认定:检方过往对金学义性招待事件的调查出现巨大漏洞,警方有超过万件档案并未移交给检方。消息一出,韩国舆论愤怒开始扩大。

6年前的调查,检方除漏掉极大比例的调查依据外,对金学义也未执行扣押;多名被害女性指证,表明自己是遭拐骗性侵,依照被害女性的说法,她们还曾经历被两人以上联手施暴、而且对方还持有危险物品,逼迫被害人就范,这已构成法律上的“特殊强奸”。

在韩国,相较于一般强奸犯罪的量刑在1年半到3年间,“特殊强奸”则可处5年以上徒刑,追诉期长达15年。但面对这起案件,检方在声称“资料不足”、消极办案的情况下,将办案方向带往“性交易”,淡化事件的严重性。

真相调查团在确认警方与检方调查存在问题后,决定传唤金学义,进一步厘清案件过程。

但由于真相调查团的主要任务是要厘清过往未解悬疑事件中,检方的搜查是否有瑕疵的问题,对实际上的案件当事人,并未具有强制搜查与起诉权,因此金学义本人并未理会真相调查团的传唤。

 

挽救声誉重挫的最后一搏

 

至于为何金学义会莫名地与建设公司经营者尹仲天扯在一起?有位被害女性在坦承自己经历时称,曾在被迫提供性招待时,多次目睹尹仲天向金学义递交装有钞票的白色信封袋,而拿到钱的金学义则回应:“那件事,我已打了电话,会顺利进行的。”

调查后发现,那时尹仲天正好有位朋友涉及诈欺而遭收押,向金学义递交信封袋,应该是要游说放人或要求关照。如此一来,金学义涉及的嫌疑就不只是特殊强奸,还包括收贿。

面对诸多疑惑、还有舆论排山倒海的指责,金学义并未公开回应,只是通过妻子发声:(丈夫)有很多冤屈,他受尽欺骗,而自称‘被害女性’的主张则属虚伪,是充满荒唐与恶意的谋害。”

为展示重新厘清金学义众多疑案的决心,韩国大检察厅成立了直属于检察总长的搜查团,共有50人,成为韩国史上最大阵仗的规模,要针对性招待、收贿和青瓦台介入施压等疑云,重新展开调查。

只是,距离事发已超过10年,相隔如此久的时间,性侵与收贿采证皆相当困难。检方为挽救声誉重挫的最后一搏,是否已太迟?还是真能得出新线索与进展,给公众一个清楚交代;围绕在诸多未解疑惑争议事件的韩国社会,同时交织着期待与悲观。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