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时评

遏制药品涨价需要加强反垄断执法

2019-03-20 08:00:00 来源:


 033.png

法治周末特约评论员 王秉乾

近几年来,事关人民群众日常生活的常用药品涨价成为热点话题之一。据统计,诸如扑尔敏、甘草片、罗红霉素、降压0号等销量极大的常用药品价格一路上扬,涨幅50%以上甚至价格翻倍都不罕见,不少药品的涨价幅度早已超过同期房价的上涨幅度。还有不少常用药品甚至出现供应不足的窘境之中。社会对此自然产生不满情绪。

毫无疑问,相比房屋,药品更是刚需,大幅度涨价必然给不少人群的生活造成经济压力。近日,国务院为此召开常务会议,专门采取措施治理药品涨价现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强调:“要认真研究短缺药品问题成因,尤其要防止急需、常用药品不合理涨价,切实采取有效措施,做好供应保障。”这表明国务院对这一问题的重视。

随着市场条件的变化,药品出现一定程度的涨价本无可厚非,但短期内出现大幅度涨价则必有其深刻原因。治理这一问题必须要对症下药,找出导致涨价的核心原因,才能真正从源头上进行治理,为药品价格提供一个稳定的制度平台。

药品涨价的基础原因之一是原料大幅涨价,原料涨价的原因之一与原料生产企业事实上的市场垄断地位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据分析,我国成品药有约1600种原料药,但其生产掌握在少数的生产企业手中,其中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只有3家企业可以生产。

例如,生产扑尔敏的原料药曾发生一个月涨价几十倍、从400/公斤涨到约两万元/公斤的现象,而目前国内拥有原料药批文的生产企业中河南一家制药厂处于垄断地位。当原料药市场形成事实上的垄断,价格是否暴涨实际上控制在一家或几家上游厂家手中时,不仅消费者难以对其形成制约,就是生产厂家对于价格也少有议价能力。

另外,还有厂家通过囤积居奇、原料药买断包销、协同操纵成药价格等限制竞争协议来故意抬高价格,更加剧了医药市场的垄断格局。再加上,地方反垄断执法机构执法不积极、效率低、选择性执法、变相保护本地违法企业的情况也在不同程度上存在。事实证明,垄断一旦形成,监管机构在供应高度集中的情况下也未必能面面俱到,药品涨价也就是有利可图而顺水推舟之事。

由此可见,治理药品不合理涨价的根本措施之一在于反垄断。由于医药行业本身的特殊性,药品生产企业形成自然垄断本身并不违法,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则属于违法行为。根据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的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下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其中第一款就是“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

我国医药市场的各种垄断行为层出不穷,反垄断执法机构应当认真调查,对关系民生的医药市场进行常态化的反垄断调查,对不合理的医药市场进行积极的法律干预,对从中牟取暴利的违法人给予惩罚,从而平抑医药市场物价以维护公共利益。

在原料药方面,自2011年山东复方血利平原料药反垄断调查案件以来,这方面的案例已经出现几起。201812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开出了反垄断法实施十年来原料药领域反垄断案件的最大一笔罚单:对三家冰醋酸原料药生产企业作出行政处罚,没收违法所得及罚款共计1283.38万元。此案在我国反垄断法领域具有重要意义,表明了监管机构对于这一问题的重视。然而,相比整个医药市场的垄断现象而言,这种类型的案例数量仍然很少,远不足以抑制目前的各种垄断乱象。

在医药市场存在自然垄断与人为操作的状况下,反垄断执法机构有必要“对症下药”,努力实现从严执法、公平执法、统一执法,为医药市场提供良好的公共秩序,理顺患者、医疗机构、药厂等各方面的关系。就此而言,药价暴涨在一个侧面也是法治的问题。唯有积极落实立法的规定,才能积极推进国务院会议的精神,为人民群众的生命与健康提供法律保障。

(作者单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