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案件透视

吴京“被代言”男科广告,开庭审理医院缺席

2019-08-24 08:54:09 来源:

庭审照片由法院供图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8月23日上午9时,吴京“被代言”男性疾病广告案在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北区)第59法庭开庭。

  原告吴京委托律师出庭,被告昆明军都三三九医院有限公司经法院公告传唤未到庭应诉,法院依法进行缺席审理。

  庭审中,代理律师称,被告医院主办发行、刊印和散发的《云南男人》刊物中擅自使用吴京的肖像,另刊物内有大量男性疾病广告,严重侵犯吴京肖像权与名誉权。

  据悉,吴京的诉讼请求中,除了要求医院立即停止散发涉案刊物并回收销毁已发刊物,并在全国发行的报纸上公开赔礼道歉外,还包括赔偿其经济损失20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金10万元及维权取证支出5000元。
 

       吴京无端“被代言”男科广告
 

  多年以来,吴京凭借演艺圈优异的表现以及积极健康的正面形象被广大影迷熟知,其自导自演的电影《战狼》更是赢得了广泛好评。但正是这些不错的口碑,引起了某些人的“觊觎”。


图为侵权广告

       2018年7月,吴京发现一本名为《云南男人》的刊物中擅自使用自己的肖像,并配以“仅需7天,让你的前列腺重回年轻态,做床上最猛的战狼”等广告语。

  此外,该刊物内还有大量其他男性疾病广告,包括生殖器整形美容、早泄、阳痿治疗等,并附昆明军都三三九医院有限公司的联系电话、QQ咨询、官方网站、地址等。

  吴京认为,昆明军都三三九医院有限公司未经许可,基于商业目的擅自使用自己的肖像,侵犯了肖像权。而且自己并未接受过相关治疗,也从未与该医院存在合作关系,医院的这种行为极易误导读者认为对自己产生否定性评价,从而导致社会评价降低,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8月23日上午,案件在北京市西城法院开庭审理。

  庭审过程中,如何确定涉案刊物就是昆明军都三三九医院有限公司主办发行成为了焦点问题。

  吴京的代理律师以在云南昆明火车站附近拿到的《云南男人》刊物为证据,并指出,刊物上留有昆明军都三三九医院有限公司的名称、地址、联系电话和官方网站等,指向性非常明确。

  据了解,法院经多方查找,被告昆明军都三三九医院虽然企业注册信息还在,但起诉书中的医院地址已经变成了其他名称的医院。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该《云南男人》刊物为16开本,约30页,封面和封底均印有“看男科到军都三三九”字样。翻阅其内容多为男科广告,封底所留网站目前已无法打开。记者拨打该刊物所留电话,被告知所“拨打的号码不存在”。随后,记者又用手机微信扫该刊物封底二维码,可添了一个名为“医然为你”的微信用户,记者向其咨询相关情况,该用户一直未回应。另外,刊物封底所留qq号码记者亦未添加成功。

  庭审中,吴京方提出四项诉讼请求:1、医院立即停止发放带有吴京肖像《云南男人》刊物,回收并销毁该所有带有吴京肖像的《云南男人》刊物;2、要求该医院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公开赔礼道歉;3、要求该医院赔偿其经济损失20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金10万元及维权取证支出5000元。4、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律师表示,该赔偿标的是参照了其他当红明星起诉维护肖像权的案例中法院生效判决所支持的赔偿金额。

  经过法庭审理,法官宣布休庭,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明星频遭“被代言门” 胜诉多赔偿少
 

  近年来,未经授权许可,明星“被代言”的案例不在少数。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演员黄晓明的照片被某杂志用于宣传男科手术。此后,黄晓明委托律师起诉该医院侵害其肖像权、名誉权,要求医院立即收回并销毁涉嫌侵权杂志,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精神损失费及维权成本。黄晓明一审胜诉,获赔7.5万。

  中招的还有演员张馨予。一篇题为“熟女胸部按摩SOS拯救不完美胸型”的文章,使用了张馨予的照片作为配图。之后,张馨予将涉案门诊部以及承包该门诊部的公司告上法庭。张馨予在一审中胜诉,法院判决被告销毁刊物、登报道歉并赔偿损失2.3万元。

  另据南方都市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因认为杭州曼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在未获授权的情况下使用了鹿晗的肖像、手写体签名等内容用于推广,鹿晗将该公司诉至法院并索赔100万元。法院一审判定杭州曼伟公司侵犯了鹿晗的肖像权,并酌定赔偿金额为30万元。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法学博士庞红兵分析指出,“近年来,明星‘被代言’屡屡发生。究其原因,某些商业机构看中了明星效应催生的巨大商业价值,而法律制裁相对较为宽松,并没有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一般来说,当遇到姓名权或肖像权被侵犯,绝大多数明星都会选择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胜诉率较高,但由于赔偿数额的确认争议较大、取证较难等因素,导致赔偿金额并不高。”庞红兵说。

  “例如,侵害发生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造成后果、侵权人的获利状况、侵权人是否有承担赔偿的实力以及受诉法院当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等,都在考量范围内。” 庞红兵进一步指出,“但在实务中,侵权方为了规避法律责任,往往事先做好准备,甚至隐匿账册、原始凭证,一些隐形财产也难以被查到。”

  “尤其是精神损害赔偿方面界定较难。”庞红兵指出,“一般来说,法院在判定精神损害赔偿方面较为审慎和理性。侵权造成一般后果的,法院一般不予支持;造成严重后果的,虽然判定侵权方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但仍需要考察诸多因素。赔偿金额多在10万元以内。”

  对此,庞红兵建议,诉讼代理人要注意收集侵权给当事明星带来的负面影响的证据,包括社会评价降低、明星因侵权所带来精神受损失(例如情绪、身体不适)等。他同时表示,法院方通常也会在行使自由裁量权时考量、参照类似案件的裁判。

  责编:王海坤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