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法务官 >
从蛇和蜥蜴到太阳能
2015-04-08 15:00 作者:王映 来源:《法人》

(原题:从蛇和蜥蜴到太阳能——访第一太阳能公司亚太区助理总法律顾问亚当•沃尔特斯)
 
从爬行动物到公共服务再到清洁能源,沃尔特斯是一个跟随自己激情的人。我们不禁会想十年之后他会在哪个行业
 
        沃尔特斯作为第一太阳能公司澳大利亚办事处的第二位员工,他常说他最短的通勤时间是七个半小时——从悉尼到印尼雅加达之间的航程时间,那是他们最近的地区办事处所在。自从他在2011年7月加入第一太阳能公司,他所承担的责任便一直在加重。几年前,公司业务主要集中开展于欧洲或者北美,现在公司业务则一直在成长扩张。沃尔特斯估算他们已在20个国家拥有业务,并在40到50个国家进行销售。
        第一太阳能公司(下称“第一太阳能”)成立于1999年,是一个太阳能解决方案的垂直整合供应商,它除了制造太阳能光伏模块和其他设备之外,还开发、建设、运营和维护大型光伏电站。公司总部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坦佩城,在2013年总收入达到了33亿美元,成为了行业内公认的领导者。
 
第一太阳能亚太区的“飞人”律师
 
        公司的飞速扩张意味着沃尔特斯需要不断地行动以助公司进一步成长。沃尔特斯和他的属下们支撑着第一太阳能在亚太区的业务。当他刚加入公司时,亚太区业务范围基本上只有澳大利亚和印度,但是如今印度已经不再是他所负责的区域,因为第一太阳能现在在新德里设立了一个大型办事处,当地的内部法律顾问负责处理当地事务需求。目前,公司主要的亚太区枢纽是东京和悉尼,同时在北京、曼谷、雅加达、吉隆坡都设有销售办事处。公司在亚太地区一直在寻找新的市场,比如菲律宾、萨摩亚、关岛和越南。因此,无论第一太阳能在何地开辟了新市场,沃尔特斯都需要赶赴当地进行尽职调查。“每一个国家的文化和法律都各不相同。我认为如果只是含糊地做一个概述将会非常危险,因此每一次尽职调查都很具挑战。”他解释说。目前,他正在日本花费大量时间,因为第一太阳能正在当地开发一种太阳能管道工程。
        沃尔特斯作为一个跨国工程协议专家,仍需要依靠当地律师来定位当地的法律和习惯。很多时间都被花费在面试、聘用和管理当地律师上。同样,将第一太阳能和美国企业文化、政策、商业实践传授给当地律师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即使是在澳大利亚这样一个被认为与美国很相似的地方,沃尔特斯都发现了不同的态度。“大家往往有一个误区就是,哦,这是一个英语国家,所以做生意的方式也一定相同。但其实并非如此。虽然沟通交流上会较为容易,但是文化上存在着差异,做生意的方式也更加不同。”
        对于一个在全球范围开发建造大型太阳能发电厂并将设备销往全球的企业,第一太阳能的法务部门相对较小。在美国本地有少数专业律师,其中一些同时也有着业务头衔,比如知识产权律师、环境、健康和安全律师。一些部门也有着专门的美国本地律师,比如供应链、经济计划委员会和运行维修部门。除此之外,还有五、六个与客户对接的区域事务律师,这其中就包括沃尔特斯。美国本土的事务律师隶属于美国国内的总法律顾问,而大部分国际事务律师隶属于欧洲总法律顾问管理。2014年3月加入公司的执行副总裁、总法律顾问保罗•卡勒塔(Paul Kaleta)目前领导着整个法务部门。卡勒塔是一名能源行业资深人士,他的上一份工作是在内华达电力公司任职。在他担任科赫工业(Koch Industries)总法律顾问期间,积攒了如何评估大规模运行的经验,因此他正在法务部门中强调提高效率的作用。
        随着第一太阳能的成长,原来的挑战在消失,但却被不断出现的新问题取代。沃尔特斯曾经不得不为了发展它的区域而努力争取支持和资源。在一段时间之后,他有能力创立出当地专家意见来解决其在发展中遇到的阵痛和难题。同时,沃尔特斯也必须在该区域的事务中保持谦逊的态度,他说“在美国,我们是非常强大的太阳能公司。因为我们分销商众多和供应链完整,所以我们有很强的议价能力。但是在其他国家情况却不再如此,所以我们的话语权完全不同。”
        付费小时就是一件他总是在与外部律师事务所磋商的事情。虽然按小时付费仍是主要的收费模式,但是他还是希望从律所了解到固定费用报价或者收费上限。他说他已经与区域内25家律所进行了合作,几乎所有律所都乐于提供这种服务。
 
从爬行动物学家到律师
 
        沃尔特斯的谈判技巧来自于他在课堂、法庭上所经历的辩论,还有他在美国和澳大利亚两地积攒的经验。
        沃尔特斯成长于一个叫做伊弗格林(Evergreen)的小镇上,它位于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外。沃尔特斯的父母是镇上唯一的儿科医生和一名兼职教师。因为从小擅于辩论的天性和对于严肃政治话题的喜好,他觉得自己成为一名律师是命中注定的。不过他也喜欢动物,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一直有狗猫还有一只火蜥蜴陪伴着他(因为他被禁止养蛇)。在高中时,他搬到了德克萨斯州的休斯顿,在那里,对动物的喜爱让他开始研究生物学。在他返回科罗拉多上大学的时候,他选择进入了科罗拉多大学的巨石学院(CU-Boulder),师从杰出的爬虫学者大卫•齐扎尔(David Chiszar)研究响尾蛇的觅食行为。他在主修心理学的同时关注动物行为,最终成为了巨石学院的第四代毕业生。在暑假时,沃尔特色还曾在科罗拉多州境内的落基山脉为美国林业局做两栖动物调查。
        怀着成为一名动物学家的期待,沃尔特斯参与了德克萨斯大学的动物行为学博士课程。在兼职给本科学生教授统计学的时候,他意识到学术界并非他心之所向。选择范围过于局限,相比起教学,他更喜欢研究动物并与动物一起工作。除了照顾那些长得超出了主人水晶球的蟒蛇和蜥蜴,他在达拉斯动物园作研究人员时还照看了大量爬行动物科动物。因此,他开始关心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快速增长的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尤其是爬行动物和狼蛛。最终,沃尔特斯意识到,他想要起诉非法野生动物交易。
        在转学去加利福尼亚大学布阿尔特法学院(Boalt School of Law)之前,沃尔特斯在杜克大学法学院进行了一年学习。因为其对公共服务事业的持续关注,他在1998年获得了“D.L.杰森法官公共服务奖学金”,并在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办公室调查组进行了校外实习。在1999年以班级前20%的成绩毕业之后,沃尔特斯为了在国王郡追求其诉讼事业的发展而搬到了华盛顿西雅图。
        他曾在爱德华律师事务所(Edward & Associates PS)从事过移民诉讼,之后,他进入了一家为西北太平洋新兴IT产业服务的精品律师事务所。在那里,他积累了更多商务经验。五年后,由于想要住在国外,沃尔特斯最终前往了澳大利亚。
        为了移民到澳大利亚,沃尔特斯必须要从律师协会获得当地的执业执照(法律执照)。和一些普通法国家一样,澳大利亚有两类律师:一种是精专于法庭辩论、法律文书写作和专家法律意见的大律师,另一种是更直接地与客户联系、开展法律业务的事务律师。2004年,沃尔特斯被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洲高级法院认可为事务律师。
        他发现澳大利亚的律所文化相较于美国更加保守。澳大利亚的律所有着更严格的等级制和家长制,员工间对他人的背景漠不关心,网站上只显示合伙人。在香港或者中东的律所会更担忧失去员工间的紧密连接,因此,澳大利亚律所的僵化等级制度对沃尔特斯来说是一次不小的文化冲击。当他2005年刚开始执业的时候,澳大利亚有很多大型律所以及一些中小型律所,但是精品型律所却是很罕见的。不过,在过去的十年间,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他在一个小型建筑律师事务所中找到了工作岗位,并在积累了更多经验后转投向了一家位于墨尔本的大型律所。
 
遇到至爱——可再生能源事业
 
        从2008年到2010年,沃尔特斯在西雅图斯图尔•里弗斯律师事务所(Stoel Rives LLP)的两年任期中获得了他最享受的工作:可再生能源项目,尤其是太阳能。他说:“我很感谢斯图尔•里弗斯律师事务所的阿兰•默克尔(Alan Merkle)和霍华德•苏斯曼(Howard Susman),是他们开启了我的可再生能源事业。” 默克尔是澳大利亚国内长期闻名的风能行业顶尖律师之一,他当时作为律师事务所主席雇佣了沃尔特斯。苏斯曼则是在美国圣迭戈办事处创造出了美国最顶尖的太阳能业务,他给了沃尔特斯太阳能事业的开端。与此同时,沃尔特斯被苏斯曼的新客户太阳动力公司聘用,该公司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当时正在开发美国北部第一个公用事业规模的发电厂。沃尔特斯非常幸运地在他们的一些前期项目中给出了咨询意见并代表公司。由于对太阳能产业的光明未来充满信心,他明白了他想要成为太阳动力那样的公司的法律顾问。因此,他继续为一些其他的太阳能公司处理事务。
        当他在2010年7月重回曾经就职的澳洲律所马多克斯律师事务所时,沃尔特斯对澳大利亚公用事业规模的可再生能源寄予厚望。他继续为太阳动力等太阳能和风能行业的客户提供咨询意见,同时找寻着成为企业法律顾问的合适位置。沃尔特斯为第一太阳能建设澳大利亚第一个公用事业规模的太阳能发电厂提供了咨询建议,该发电厂是位于西澳大利亚附近的10 兆瓦格里诺河太阳能农场。此后不久,他终于在2011年和第一太阳能签约。
        在他2004年第一次来到澳大利亚之后,这个国家的企业法律顾问协会有了很大发展。公司越来越懂得发现雇佣企业内部法律顾问的价值,并且不再把所有的法律工作都送到顶尖律所去。“悉尼是一个拥有着庞大且优秀的法律精英的区域性枢纽,他们有能力覆盖这一域内的多个国家,而且这些角色都十分抢手且有竞争力,” 沃尔特斯说,他不会忘记自己有多么幸运,能够在从事自己享受的工作的同时,帮助这个世界以更负责任的方式运作。
        从爬行动物到公共服务再到清洁能源,沃尔特斯是一个跟随自己激情的人。我们不禁会想十年之后他会在哪个行业。“我更倾向于只看不超过两年或三年的未来,”他回答,“你永远都不知道未来会有什么等着你。”
(本文版权属于全球企业法律顾问协会)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