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 国际 >
我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实习
2015-03-16 17:00 作者:邓志聪 来源:法治周末
(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    邓志聪 摄)
 
 
  近年来,赴美政府(国会)实习项目开始逐渐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该项目不仅可以作为留学海外的课外活动,还可以帮助年轻人增加海外工作经验,并且获得一段人生经历。
  而在全球化不断发展的今天,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建立需要对双方国情、文化、体制更多的相互认识和了解。只有如此,在国家层面的双边交往,或在民间层面的互动交流中才能减少隔阂,增强相互认同和信任。
 
  实习前的准备


  去年10月,笔者从北京大学就业信息平台得知美国众议院Danny K. Davis议员办公室招聘实习生的信息,当时心里期望能通过实习进一步认识美国政府体系,美国立法进程和美国国内国际的一些热点议题。从笔者着手申请到录取,前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实习前,笔者通过网络收集了美国众议员Danny K. Davis的有关信息——他所在的委员会、他关注的议题、他近期所作的演讲等。Danny K. Davis议员是美国伊利诺伊州第七选区议员,现任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Ways Means Committee)委员,该委员会主要负责美国民生、就业及社会福利等重要议题,是众议院影响力最大的委员会之一。
  Danny K. Davis议员较为关注非裔美国人公民权利、教育及医疗等议题,为美国黑人公民权益游走呐喊,目前正在着手关于非裔犯人出狱后重新融入社会的第二次机会法案(Second Chance Act)。
  在和Danny K. Davis议员的交流中,笔者了解到,美国国会立法需要通过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通过并由总统签字同意后才能生效,众议院和参议院都有负责不同议题的委员会具体负责不同议题法案的辩论、听证、起草、审议、修改和表决,一些有较大共识的法律很快就能多数通过,但通常很多法律都很具争议性,很多法案没能由委员会通过便胎死腹中,根本进入不到投票程序。
  美国国会的立法程序一般包括:每位议员代表该选区多数选民的利益在立法进程中提出立法议案(Bill)、辩论(Debate)、提出修正案(Amendment)和最后进行投票(Vote)。然而,参众两院由于代表不同党派利益,很多时候对同一法案的态度不一致,因此尽管每天讨论的议题和法案很多,但真正最后成为法律的却很少。
 
  首先是熟悉环境


  笔者在美国国会的实习经历,第一周主要是适应环境,熟悉流程。刚开始两天笔者基本上是在看实习生培训手册,里面介绍了美国国会的立法流程、国会的职能、实习生的权利和义务、实习生的日常工作内容、Danny K. Davis议员的报道和演讲、选民回信、介绍会(Briefing)备忘录、议员演讲稿的模板、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CRS)数据库的使用简介等。
  当时,办公室基本上就教会并要求笔者负责部分接电话的工作,礼貌地应答,询问对方的姓名、单位、来电原因,然后转接到所负责议题的员工的分机。
刚开始接电话时,经常会由于不熟练而出一些小错误,如忘记询问对方所在单位和来电原因,有时因为对方口音太重听不清对方的名字,有时还会遇到一些愤世嫉俗的抱怨来电。后来多接几个电  话后,就能更娴熟地应对,听不清时就礼貌地让对方重复一遍。
  到了实习的第三天,笔者通过系统注册了一些由国会培训中心提供的新实习生培训课程,不仅学到了一些工作技能,还认识了不少实习生朋友。国会培训中心会定期针对实习生、员工进行有针对性的主题培训,包括网络安全培训、办公软件技能培训、急救、实习生入职培训等。
  此外,笔者在得知国会的立法议程后,参加了一些笔者感兴趣领域的听证会。由于笔者对司法委员会(the 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的听证会较为感兴趣,就参加了包括美国税法对中小企业的影响、司法部与一些大企业的巨额调解案、宗教自由权、落实移民法的执行议题以及美国版权办公室(U.S. Copyright Office)的职能和资源、美国集体诉讼的现状与弊端等听证会。
  在听证会前,笔者会先在网上看一下听证会内容的相关信息,看有没有上传的书面证词,在听证会后一般会更新上传证人书面证词,笔者再看一遍全部书面证词后,自己再做一份备忘录总结。
  听证会的流程一般是委员会主席致开幕词,委员会荣誉成员(Ranking Member)致辞,证人各5分钟简要发言作证,委员会成员每人5分钟提问时间。
  笔者印象最深刻的一场听证会是关于移民法实施(Immigration law enforcement)的听证会,听证会期间有很多拉美裔移民在示威抗议。
 
  逐渐处理事务


  第二周开始,办公室开始给笔者安排更多的工作,笔者开始起草一些选民的回信,处理了关于网络自由(Net Neutrality)请求,教育团体请求议员反对H.R.5教育法案(Student Success Act)等多封来信。笔者需要通过网络搜集选民关注议题或相关法案的具体内容,并通过议员在该法案的投票情况掌握议员在该议题的态度。
  办公室对选民的来信都非常重视,基本上每封要求回复的来信都要回复,尽管基本都是员工负责回信,但较多选民都提到的共同问题会整理报告议员,并指导议员的投票。
  此外,笔者开始接到参加一些办公室关注议题的介绍会(Briefing)。介绍会是由美国不同的利益团体,包括智库、非营利组织等机构组织,旨在为国会立法提供相关的指导,影响美国法律政策的立法进程。其包括组织者对他们的研究成果进行介绍,嘉宾对该议题进行讨论,与观众互动提问等环节。
  笔者参加了包括美国与欧盟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谈判进程、国际刑事司法(ICC)发展与美国的作用、E85汽油发展前景等多个介绍会,并撰写会议备忘录。会议备忘录一般包括介绍会的议题、时间、地点等基本信息以及内容(Context)、重点(Issue)和总结(Summary)。
 
  接触实质性事务


  在渐渐取得办公室员工的信任和对工作能力的肯定后,笔者开始接到一些更具挑战性的工作——起草议员发言稿。笔者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份发言稿是关于修改2015年保障医保完整性法案   (Protecting the Integrity of Medicare Act 2015)。该法案条款三提出,为防止医疗保障资金的不当使用,被拘留(incarcerated)者不应享用医疗保障福利。根据美国健康服务办公室的定义,被拘留是指“被逮捕、被拘留、被监禁的个人”,并没提及最后是否被判有罪。
  我们通过调研发现,美国每年有38%的犯罪嫌疑人在审判前被拘留,有4%的人由于没钱不得保释,20%的被告最后被判无罪,其中2.7%的人在65岁或以上。也就是说,如果法案通过,20%的无罪的犯罪嫌疑人在被拘留期间将不能享有医疗保障福利,而这部分无辜的人,4%由于家境贫困不能被保释,2.7%在65岁或以上。
  议员认为这部分无辜人群的医疗福利应该受到保障,该条款需要进行修改,更细化防止医疗保障资金不当使用对象的定义。这反映出议员也确确实实地代表选民的利益,在立法时考虑平衡不同群体的利益。每位议员都是从基层通过选举一步一步走到国会议员这个位置,众议员两年一任期,没有坚实的群众基础是很难连任的。
  除工作外,笔者下班后也会不时参加一些在国会或附近的招待会,基本上就是酒会性质的社交场合,在办公室员工的介绍下能认识一些外交官、记者、NGO工作人员和学者等。
  (作者系北京大学法律硕士)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