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律师论道 >
张小炜:干好律师才能发展好律所
2015-01-19 15:47 作者:文 《法人》见习记者 彭飞 来源:《法人》

        张小炜律师是个很难闲下来的人,十几年的执业经历让他养成了一种职业惯性,即使休息间隙,他还是会为律所的发展谋划布局。他拿出自己的电子笔记本,备忘录上写满了他在飞机上一路思考的问题。
        他二十七岁便进了北京市律协,之前曾经四度获得“北京市优秀律师”称号。如今作为北京市律协副会长的他很多时间会被各种社会活动占用,却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律师本职工作。他的日程总是排得很满,接二连三的会议,还要会见当事人。尽管忙得不可开交,他自己却乐在其中。
        如果要谈律师张小炜,一定绕不开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1995年,他和两个合伙人创立了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炜衡所”),他看着炜衡从一个三人小所逐步羽翼丰满。炜衡所曾经带给他困扰,也给他带来了法律人独有的职业成就。
 
        炜衡诞生了
 
        在中国政法大学读完四年本科,在校学生会担任职务的他,本有机会保研,但他却选择了直接参加工作。他说自己很了解自己,不是那种能够钻故纸堆的学术性人才,他更喜欢跟人打交道,所以直到大四,还留在学生会忙社团工作。
        他学生时代起人缘就很好,也乐于组织活动。他说那时候学校比较开明,他还组建了伙食委员会,监督食堂伙食状况。
        毕业之后他在司法部下属的一个国营企业工作,半年之后又去了司法部主管的中国法律事务中心从事专职律师工作。1994年,香港回归前夕,为了做好法律制度的对接工作,国家从法律事务中心抽调部分律师前往香港普及大陆法律政策,这给了他一次深入学习的机会。
        那时候两地对彼此的了解还基本处于蒙着盖头听声响的状态,香港人都觉得大陆还停留在法制的草莽时代。
        张小炜的主要任务就是代表国家给香港律师讲解大陆的法律政策。他每周要去不同的律所解疑释惑,每次造访前他都会做足功课。时间久了,本科学习的条框化法律也开始系统化起来。“你总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吧,所以每次给香港律师讲大陆法律都要充分准备。一则使命感使然,二则怕被问倒。其实也不会被问倒,你想,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开玩笑说道。
        法律事务中心给了他一条提升自己的快车道,不久却又迎来一个岔道。
        1995年,在香港待了半年之后,他突然被急召回来。政策有变,法律事务中心准备解散了。大家都开始为下一步生计谋划,一些年长的律师纷纷组建起了私人律所。
        刚到法律事务中心,他年纪还小,就帮大家干杂活,大家对他印象都不错。从香港回来后,几个年长的律师都向他抛了橄榄枝。他确实做了一番斗争:“我不愿意伤害任何人,站到哪一队都要向另一队道歉解释。我决定干脆自己成立一个,这样谁都不得罪。”
        这样,他就拉拢法律事务中心两个从北大毕业不久的研究生,经过一宿不眠的畅谈,炜衡诞生了。
 
        争朝夕更争百年
 
        张小炜是陕西人,他讲话爽直,很少遮掩。他说陕西人的典型特征就是实在,朋友们对他的评价也是这两个字。他朋友很多,但他很少叫“朋友”,他更愿意称身边的朋友为“兄弟”。谈话间他很少刻意去讲法言法语,虽然我已经提前告诉他我们具有同样的专业。即使说到专业问题,他还是更愿意转化成平实而通俗的语言。
        在炜衡所最艰难的时候,他持有炜衡所百分之七十五的股权。1998年炜衡所收入持平后,他把所有的股权和大家平分掉。初始合伙人的份额大致均等,大家没有区别,“我这样做是想给所有人一个信号,炜衡是大家的,不是我一个人的,炜衡所做好了,大家利益共享。这种做法确保了人心的稳定,也为炜衡所接下来十几年的稳定发展定了基调。” 
        炜衡所换过四次地址,从最初的宾馆办公到后来的150平、500平方米。如今他们买下了紧邻北四环的中关村中国技术交易所大厦A座16层,占地2000平方米。每次迁址,炜衡在规模和实力上都会壮大,却也伴随着牵骨动筋的阵痛。
        炜衡所最艰难的时候在保利大厦。第一年在宾馆办公攒了20来万的时候,大家纠结于买车还是迁址。那时候还没有CBD,保利大厦属于当时全北京最贵的写字楼之一。他一下子租了150平方米,秣马厉兵,准备大干一番,没想到年底收入刚好持平。年关临近,之前几个诉讼的律师费还没要,他决定主动催收,但是要回来的钱还是杯水车薪。他担心房租费突然断了,炜衡所就有倒闭的危险。
        这种困难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一年多,迈过这个坎,他们团队的创业寒冬终于熬到了头,炜衡所也开始迎来春天。如今的炜衡所有1000多名律师、全球17个分支机构。当他身陷低谷时,他一定料想不到炜衡所会有今天的规模。
        工作之余张小炜还积极投身公益活动,他在“希望小学”设立奖学金。他是中国政法大学校友会理事,每年会捐助母校举办一场“炜衡杯”校园歌手大赛。他还是中国扶贫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团中央青少年预防犯罪协会理事、内蒙古阿拉善盟沙化土地治理工程发起人。
        他说律所要有自己的发展理念,这能让一个律所在对外扩张的过程始终有一个向心力。合伙人之间要重情义,不为利益分配锱铢必较;作为律师要始终注意自己的身份,尽到一个法律从业者的本分,不要因为一个人的形象损害法律人的整体形象;从战略层面讲,做好律所,不仅要争朝夕,还要争百年。
 
        谁有利于律所发展谁说了算
 
        炜衡所一度试图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但是还是没法把律所充分调动起来。经理人统领不了各级合伙人,最后合伙人会议索性辞了经理人。张小炜亲自掌舵,让各级合伙人分工负责,现在炜衡所一切运转良好。
        他说炜衡所现在是合伙人模式,但是更注重人员之间凝聚的培养。“到炜衡所来就要认可炜衡的模式,和我们相投,当然我们的各个分所、各个团队也都是因为认同了炜衡、认同了我才最终走到了一起。”
        他说每次炜衡所做重大决策,一群合伙人会聚到一起。大家互相争论,试图说服对方,有时候吵到面红耳赤,甚至一直僵持到后半夜。
        他认为一个团队最重要的品质是宽容。“人天性里都会有缺点,在一个团队你要学会取长补短,相互理解。如果一个人小气,要分情况。如果他只对几个人小气我觉得挺没劲的,如果他对所有人都小气,说明这是天生的,我们可以原谅他。如果一个人精明,我希望他一直都是精明的,别因为一时精明而误了全局。如果一个人实在,我觉得这是一种恩赐。”
        律师没有稳定的收入保证和制度性保障,有案子就做,没案子就饿,每个人都不能保证一直“风调雨顺”。所以他为炜衡所量身定制了一套属于自己的财务互助机制,每个人拿出收入的一部分,确保那些短期内没有收入的、年长的或者面临难处的律师都能获得帮助。谁都不能保证在人生的每一阶段都顺风顺水,大家群策群力,就可以用群体力量克服个人逆境。
        张小炜承认,炜衡所发展相比有些所不是很快,却一直在稳定地壮大。令他骄傲的是,这么多年,炜衡所一共只离开过5个合伙人。
        他说炜衡所现在的分配模式,他2002年就开始起草纲领。最初有30多页,最后删繁就简到只有七八页,合伙人还嫌多,他就浓缩到现在的三四页。五年来他不断修改完善,说服各个合伙人,直到2007年这个制度章程才最终得以落实。
        在对律所的管理方面,他主导合伙人会议,建立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机制:“我从来不会因为炜衡是我创办的就搞一言堂,所有合伙人都是平等的。如果你的看法能说服我,我就听你的。炜衡所没有家长,有助于发展的道理才是家长,谁有利于律所发展谁说了算。”
 
        先干好律师才能成就好律所
 
        张小炜在1998年、1999年、2001年、2003年四度荣获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协优秀律师,之后便没有再上榜。他解释其中的原因:“之所以中断,不是因为重心转移到经营律所而忘了律师的老本行,而是那之后我进了北京市律师协会。协会规定担任职务的会员不能参评。你不能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自己选自己。”
        “干好律师没有那么难,我们是成文法国家,大到法律,小到法规,依据都是现成的。现在判决在网上都能直接查到,如果要开庭,连审判员都是预知的,网络一搜就知道他之前判了哪些案子。你甚至能猜出他对同一类型案子的裁判倾向。前期准备不可或缺,但是你至少知道了应该从哪些方面重点突破。”张小炜觉得律师专业性很强,有些案子虽然棘手,但很少会到无从下手的地步。
        碰到涉外案件,国内企业和当事人喜欢先找外国律所,用外国律师。他们认为外国律师更了解外国法律制度,更了解外国裁判规则。张小炜对此颇有微词,外国律师能做的中国律师一样能做,收费还比外国律师便宜。
        他觉得中国当事人在涉外案件律师的选择上有时候不够明智:“即使真的碰到中国律师做不了的,让中国律师找外国律师也比当事人直接找外国律师要简单快捷。当事人直接找外国律师,需要翻译解释,一下子还不能讲得很清楚,得耽误不少时间。外国律师按国外标准小时收费,价钱不菲。如果让中国律师做,遇到绕不开外国律师的情况,中国律师可以找外国律师合作,因为这是同行交流,中国律师和外国律师在商谈过程是处于平等地位的,这样也有利于保护当事人权益。如果当事人直接找外国律师谈那就不一定了,可能会处于更被动的地位。”
        大家提到涉外业务就觉得比纯国内业务高大上,张小炜认为主要是涉外业务的小众化导致的。如果让中国律师主导涉外案件,一样能做好。在涉外业务上,大部分时候中国律师是有实力而没机会。
        作为律所管理者,他苦心经营,却始终清醒:“法律服务、解决争议,一个律所才能长久立于不败之地。我现在也在探索,炜衡所要培养一批专业律师,我们会给他锻炼的机会,不断强化他某一领域的能力。做好专业上的事儿,才是一个律师的傍身本领;而储备一批专业律师,一个律所才能安身立命。
 
 
 
        对话张小炜:做个只管搭台不管唱戏的律所管理人
 
        《法人》:大学给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张小炜:我大一、大二是班长,这期间班主任有事,一直不在学校,我便承担起了班主任的职责,这给了我很大的锻炼。大学期间的老师都很宽容,给了一个很自由的环境,毕业之后我很快便适应了社会环境。
        《法人》:管理者身份会不会冲淡你的律师身份,影响你的本职工作,你是如何平衡的?
        张小炜:我还在继续从事律师的本职工作,只不过现在我更倾向于调配工作。案子来了,我会考虑把它给最专业、最合适的团队。当然,如果是我擅长的,我也当仁不让。
        《法人》:如何把一千多人的大所笼络起来,还能确保凝聚力?
         张小炜:我们炜衡的所与所之间有统一的理念,加盟炜衡,前提是认可了炜衡的做法。从企业发展的角度看,任何企业只有人活跃了,这个企业才会做好,如果把人绑死了,你的活力没有了,这个团队就完了。所以炜衡承担起给每一个入伙的人搭台子的角色,至于怎么唱戏我们不约束,那是个人的事。在不踩红线的基础上,你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自由发挥特长。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