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财经 >
“任性”的A股
2014-12-30 16:11 作者:法治周末 来源:
 
 
       当前股市看似在短期内股指大涨,实则蕴含着极大的修正风险,此番“牛市”下,众多散户更像是“被融资”的对象,某些机构圈钱套现的意味也很明显
 
       作为经济晴雨表的中国股市,近期上演了一出“神话”:在经历了长达7年的“熊市”之后,迎来了短暂的“牛市”行情,12月8日突破3000点,9日开盘后,更是冲上3100点。有人欢呼“牛市”来了。
       然而,欢呼声还未落地,A股就遭遇“过山车”行情,9日下午开盘后股指就大幅跳水,全天沪指振幅逾8%,深指振幅近9%,当日,沪深两市共有170多只个股跌停。此后多天,股指一路震荡前行,截至12月16日收盘,又冲破了3000点。
       跌宕的股市“神话”,让股民惊心不已,也让评论界躁动起来。针对这次是否真的牛市的论争在发酵,关于股市背后的操纵者以及监管问题的讨论也正如火如荼。如何让股市回归市场,促进中国股市的良性发展,或许是短时间内不会消停的话题。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年根儿下什么词最火?答案是:“任性。”如今,这个词用在股市和股民身上也是恰如其分。
       从今年11月21日央行意外宣布降息后,上证指数在11个交易日内涨幅超过20%,并在12月8日时隔三年半后重上3000点。
       上证指数今年累计涨幅已近50%,推动中国股市市值超过日本,一跃成为世界市值第二大的资本市场。
       股市这种“疯涨”的态势,令很多此前仍在观望的民众奋不顾身地投身到炒股大军之中。
       然而,原本一路上涨的股票,很快便“任性”地给了众人一记“当头棒”。
       12月9日,受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提高债券抵押贷款门槛等影响,沪指从涨逾2%瞬降至跌逾6%,银行板块跌幅也一度超过9%,恐慌抛售之下,沪深两市跌停个股近200只。
       “炒股需要信息优势和资金优势,但绝不能盲目。”知名经济学者宋清辉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一语中的。 
       “当我们在为股市击鼓欢呼之时,要清醒地认识到,你所看到的涨势多是投机性质,受流动性驱动,涨得快落得也快,暴涨的股市肯定是不正常的,暴涨之后必然暴跌。”宋清辉指出如何让股市回归市场,促进中国股市的良性发展,更值得各界思考和研究。
 
       “疯狂”股市众生相
 
       北京市民王思洋是个股龄超过10年的资深股迷,一直自诩经历过“大风大浪”。然而,前些天他在北京市海淀区一家证券公司营业部见到的火爆场景,也令他震惊不已。
       “两旁的便道上几乎停满了车,我足足找了二十分钟才把车停到几百米以外的地方,营业部里面更是人满为患,年轻人、老人,挤着来开户……”那天的场景,不禁令王思洋想起了刚炒股时在营业部散户大厅和众人盯着大盘动向时的疯狂。
       王思洋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种场景有三四年没见过了,因为证券营业部一般只有准备开户炒股的“新人”或正在炒股的中老年人闲暇之余才去,现在年轻人大多在家里用大赢家等炒股软件就可完成股市信息预览和购买股票,所以市场里基本不会人满为患。
       一家证券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也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虽然近些年越来越多的民众想要投身股市,但这毕竟是一项风险投资,所以人员也十分有限,像今年上半年,有时甚至一天都没有一个人来开户,然而近一个月来,每天办理开户的新人可谓络绎不绝。
       北京小伙张征就是这样一位“新人”。
       张征在一家国企上班,不错的家底再加上工作的相对单调,一直让他萌生着想找点“刺激”投资的想法,虽然买股票也一直在计划之内,但因为对金融知识几乎一窍不通,迟迟没敢付诸行动。
       “直到单位一个同事有天中午发疯似地告诉我,他买的几只股票全部大涨,赚的钱甚至够买一辆小轿车了,我才一下子动心了。”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张征笑着摇了摇头。
       随后几天他开始有意关注股市行情的新闻,发现市场已呈现出A股超过3000点的一片“疯狂繁荣”景象。于是,在朋友的帮助下,他也迅速成为了炒股大军中的一员。
       张征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股票开户其实很简单,只需和证券市场、银行签署协议,再绑定一张银行卡即可。
       “炒股票最少要买‘一手’,也就是100股,之后再按‘一手’的倍数去增长。A股一共有2000多只,便宜的每股两元多,贵的也有每股100多元的。”在朋友的推荐下,他花了5万多元,购买了新能源等几只A股,正式跻身“股民大军”。
       事实上,此番像张征这样受股票疯涨行情影响而进入股市的股民并不在少数,据监管部门统计,前段时间股票暴涨的行情使得近40万股民涌入股市。
       另据最新数据显示,12月1日至12月5日,新增A股开户数为59.75万户,较前一周增长61.75%,为2007年12月14日当周以来新高。
       “我开户时前面有位30多岁的先生,就是因为看到当前股票太过利好,甚至将家中准备买车的钱拿来炒股,还说挣了钱就能买辆更好的车了。”张征笑着说。
 
       震荡股市并非真“牛市”
 
       然而,刚开始炒股没几天,张征就对“老前辈”们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股市翻脸比翻书还快”有了切身的体会。
       就在12月9日上午,沪指一路稳步上升,一度逼近3100点,并创出49个月来新高3091点后,下午的开盘股指就大幅跳水,以2856点收盘,全天沪指振幅逾8%,深指振幅近9%,超170只个股跌停,上演了“过山车”行情。
       随后几天内,股市也一直处于剧烈震荡状态。“开盘张柏芝(涨百只),收盘谢霆锋(泄停封),全天都王菲(枉费)啊!”股民甚至借用明星来戏说股市行情。
       “新手”张征有些后悔当初购买股票的“一时任性”。“老手”王思洋则对股市的浮沉比较淡定,“股市的最大特点就是不确定性,机会与风险是并存的”。
       王思洋此前购买的股票中有几只收益率已上涨了近30%左右,近期他又适时购买一些新A股,“短期股票买的是投机,长期股票买的则是投资”。
       震荡的股市似乎并未打消股民们的热情。
       12月15日,当法治周末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附近的一家证券公司营业部时,墙上几张临时用红笔标注的“开户”指引标志,似乎还述说着前几天疯狂开户时的情景。15日当天前来咨询开户或购买股票的顾客也有十几个。
       “这几天开户的相对少了些,但平均每天也能有十几个。”一名业务员边向记者展示电脑上的登记记录,边“好言相劝”,称当前股市大盘将近3000点,是标准的“牛市”,虽然近期存在震荡,但中期以上的盈利示范效应已经出来了,“转熊”的可能性不大,“现在不买更待何时”。
       法治周末记者随机采访的几位股民,多数也对当前的股市充满期望,他们普遍认为,当前股市总体维持了震荡上行的趋势,潜力无限。
       “当前楼市升温迹象不明显,11月21日,央行宣布降息以及沪港股市互通互联的刺激,更使得中国原本相对狭隘的投资渠道一致偏向了股市,而当前A股市盈率处于历史低位,仅10倍左右的市盈率,如此低的估值也吸引了大量资金被股市吸收;再加之国有企业改革、资本市场创新预期推动;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也是利好。”宋清辉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这些都是此番股市暴涨的客观原因。
       但这是否预示着中国股市的“牛市”真的来了?宋清辉并不这么认为。
       “当前的‘牛市’仅仅是表象。”宋清辉直言,就股市层面来讲,A股当下投机迹象大过投资,本应作为经济晴雨表的股市已偏离了其经济基本面,不论从宏观政策角度,还是从股市基本面来看,都无支撑股市走牛的基础。近期中国经济的低迷状况有目共睹,本轮牛市则更像是由政策驱动和流动性狂飙引爆A股的“人造牛市”,是一种脱离经济基本面支持的虚假繁荣景象。
       “当前股市受到流动性驱动,涨得快落得也快,暴涨的股市肯定是不正常的,暴涨之后必然暴跌。”宋清辉说。
 
       “涨得越猛、跌得越凶”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的印象中,自1990年中国股市开门营业以来,A股共经历了6轮“牛熊转换”“股市‘熊’几年就要‘牛’一下,似乎成了一种规律。”但董登新向法治周末记者强调,“涨得越猛、跌得越凶”也已成为一种经验。
       董登新以比较有代表性的2007年前后股市的疯涨与暴跌为例,股市从2006年的2245点上涨至2007年的6124点,仅仅花了10个月;而从2007年的6124点暴跌至2008年的2245点,正好也是10个月的时间。
       “2007年出现的股票牛市有一个客观原因,就是2007年中国经济发展步入了一个新阶段,当年重化工业等业绩辉煌,利润达到顶峰,这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大盘的整体拉高,是有一定基础面作支撑的。”
       
       在知悉证监会开始调查后,杨治山在“漳泽电力”股票复牌前夜即2011年10月28日凌晨0:01分以跌停板价格申报卖出所有股票,当天开盘后四分钟内全部成交,亏损82.8万元。杨治山意图利用亏损来减轻法律制裁,但无论盈亏,都不影响内幕交易的认定。
       2012年2月,证监会将该案移送司法机关。同年12月25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杨治山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5万元。
红色通缉令下的券商
       据悉,有关部门正在酝酿一场关于金融证券领域的专项“猎狐行动”。
       其实,在今年年底即将收官的公安部“猎狐2014”行动中,也涉及到了金融证券犯罪。
       在汇集了中国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中国最高金融决策和监管机构的北京金融街上,其中一栋高层建筑里,隐藏着一支经济犯罪缉捕队伍——公安部“猎狐2014”行动组。
       2014年7月22日,公安部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决定从即日起到年底,集中开展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的专项行动“猎狐2014”。
       事实上,针对境外在逃经济犯罪嫌疑人的系统性缉捕工作始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随着经济的深入发展,经济犯罪增多,一些重大经济犯罪嫌疑人作案后携款潜逃至境外的情况不断增加。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1998年公安部成立了经侦局,其主要职责是打击经济犯罪,其中,金融证券犯罪也是近90个经济犯罪罪名中的一个。
       而2014年7月开始的“猎狐行动”也借助了国际刑警组织的力量,据“猎狐行动”组透露,仅7月至9月的两个月内,公安部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28张红色通缉令。
       “红色通缉令”是国际刑警组织最著名的一种国际通报,通缉对象是有关国家的法律部门已发出逮捕令、要求成员国引渡的在逃犯。
       在国际刑警组织官方网站的首页,其右上角显眼位置有三个不同颜色的小标识,位列第一的,配有红色国际刑警警徽的“WANTED PERSONS”标识,即该组织最为著名的国际通报——红色通缉令。
       截至目前,中国共有503人被国际通缉,其中大陆有475人。
       法治周末记者统计发现,在这份名单中,涉及扰乱金融秩序的有5人(3人来自浙江,两人来自辽宁),涉及操纵股票价格的有两人(辽宁1人,湖北1人),涉及内幕交易的有1人(来自广东)。
       曾被称为“内幕交易保代第一人”的谢风华,就是中国内地证券界高管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第一人。
       作为国内首批注册保荐代表人的谢风华,案发前任中信证券投行部执行总经理。
       2008年12月17日至2009年5月25日,谢风华系中信证券企业发展融资业务部执行总经理,作为厦门大洲收购、重组兴业房产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在内幕信息尚未公开前,自己购买并告知其妻安雪梅购买ST兴业股票,获利13.7万元。
       2009年5月18日,在制作天宝矿业借壳万好万家的重组方案期间,谢风华作为该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在内幕信息尚未公开前,自己购买并告知妻子安雪梅购买万好万家股票共计121.06万股。
       其中,谢风华通过其控制的账户买入93.06万股,累计成交金额667.2万元,获利585.39万元。
       一年之后,证监会稽查局开始调查谢风华在ST兴业重组过程中的内幕交易行为,安雪梅于同年8月被宁波证监局立案调查。谢风华曾逃至新西兰,经国内公安机关申请,国际刑警组织向谢风华发出红色通缉令,罪名为“欺诈”。  
       2011年5月,安雪梅被上海市公安局批捕。2011年6月,谢风华从潜逃地新西兰归国,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券商那些事儿 
 
       今年1月至11月,证监会针对涉赚市场操纵行为启动调查53起。重点查处了以“市值管理”名义相互勾结、通过上市公司发布利好消息配合等新型手段操纵股价案件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牛市、非理性繁荣、满仓踏空……在刚刚过去的几周里,空气里弥漫的都是股市的味道。
       中国的股票市场在经历了12月9日之前的暴涨之后,随即而来的,在12月9日当天,股市在疯牛狂飙般逼近3100点之后骤降,跌幅5.43%,创2009年8月31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多家个股跌停。
       在经历了长达7年的熊市之后,中国股民迫切地期待着一场轰轰烈烈的牛市到来。然而,有关专家指出,在此次“神话”的背后,却是大量包括融资融券在内的杠杆资金在兴风作浪。
       在股市连续上涨一周后,经济学家吴敬琏就对火热的股市行情提出了警告,他担心在所谓“牛市”的感染下,可能会形成一种羊群效应,造成更多的悲剧。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也在近日透露,今年1月至11月,证监会针对涉赚市场操纵行为启动调查53起。重点查处了以“市值管理”名义相互勾结、通过上市公司发布利好消息配合等新型手段操纵股价案件。
 
       “搅局者”引发关注
 
       12月9日之前的两周,有人形容A股就像一头狂奔的牛,大盘指数节节攀高,时隔3年半之后重上3000点。不过,9日沪指在收盘的最后半小时狂泻100多点,跌幅一度超过6%。
       融资融券被市场认为是A股“过山车”式行情的“搅局者”之一,引发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
       在12月9日当天,A股创下逾1.2万亿元的成交新“天量”。其背后,巨额资金的大部分来源正是两融杠杆。
       “与以往的历次行情不同,本轮行情中成交量的巨幅放大与各种形式的融资密切相关,甚至可以说是一轮‘杠杆上的牛市’。”光大证券首席分析师滕印对媒体说。
       12月15日,证监会启动第四季度现场检查工作,对部分证券公司的融资类业务开始进行检查,违规的券商将受到惩罚。
       融资融券交易,又称信用交易,是指投资者向证券公司提交保证金,在看涨时,从证券公司借入资金低价买入证券再高价卖出;在看跌时,从证券公司借入证券高价卖出再低价买回,从而获得收益的交易方式。
       有业内人士直言,A股的暴涨暴跌是由杠杆所引起的,融资融券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被喻为“疯牛”的本轮行情中,监管部门早就关注到融资融券的杠杆作用,为此也一直陆续有与各家券商的两融业务部门保持密切沟通。
       “在本轮行情之前,监管部门就已经抽查过券商的融资融券业务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证券公司业务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实际上,针对快速发展的两融业务,今年年初,相关监管部门就陆续发布了“罚单”,中信证券、海通证券等均因相关业务被处以行政处罚。
       而本轮专项检查后,部分业务不合符规范的券商也可能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
       证监会本次检查的主要目标是融资融券的杠杆问题。
       有报道称,融资融券业务目前的杠杆比例大多以1:2较为常见,少数激进的券商会将比列增至1:3。相关监管部门预期标准杠杆为1:1较为合适。
       “标准是1:2,很少有做到1:3的。”上述业务人员表示,相关监管部门关注的主要是股票抵押折算方面。不过,据其透露,就算是遇到9日那样的市场巨幅震荡行情,两融业务还有130%的平仓线、150%的维持担保比例要求,不会出现爆仓的情况。
       “一般大盘股给50%,比如100万的市值只能当50万元来抵押,然后可以融100万元,就是1:1。个别券商可以做到100万市值抵押70万元,这样就可以融140万元,这也只不过是1:1.4。”
 
       内幕交易时有发生
 
       虽尚未有任何确切的消息证实,但有观点直指本次股市震荡背后可能存在内幕交易。
       一个被拿来佐证的事实是,在央行宣布降息的当天,股市在午盘过后攀升了1.4%,接近3年高点。更明显的是,成交量较上一交易日大涨了31%。
       这样的异常上涨令人担忧,这种非法交易依然存在,那些获得内幕消息的人获得了巨大利润,而其他投资者则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
       事实上,近年来,中国政府正试图取缔股市的内幕交易。
       内幕交易成为官员腐败、利益输送的新渠道,相较于贪污受贿等传统形式,以证券市场为通道进行的利益输送和腐败形式更隐蔽、收益更高、危害更大,还衍生出上市公司和政府官员之间扭曲的利益捆绑关系。
       除了自身贪欲驱动的主动内幕交易外,一些市场人士将内幕信息作为新型贿礼馈赠给相关政府官员的被动型内幕交易也时有发生。
       早在10年前,公安部就注意到这个问题,从2004年开始部署查处内部交易案。
       近日,由中国证监会、公安部、国资委共同举办的“内幕交易警示教育展”在全国巡展,展览在上海、广东、深圳、厦门等地相继举办。
       此次展览的案例中,有不少是证券从业人员在内幕交易的利益诱惑面前,利用投资信息、交易信息等未公开信息从事不公平的证券交易活动,其涉案金额、隐蔽手法均令人触目惊心。
       2012年2月1日,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原项目经理孙云章,利用其担任宇顺电子定向增发现场项目负责人期间获悉的内幕信息买入“宇顺电子”股票6.83万股,交易金额106万元。20天后,他将上述股票全部卖出,交易金额186万元,从中非法获利79.9万元。
       经审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孙云章内幕交易罪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没收全部违法所得,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
       在案发前担任中信证券研究部总监、电力行业首席分析师的杨治山,长期从事电力行业分析工作,是业界从业时间最长的电力分析师之一。
       2010年5月20日起被聘为漳泽电力独立董事。2011年4月,在参与上市公司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过程中接触内幕信息,随后借用他人账户买入股票268.25万股,交易金额约1500万元。  
       在知悉证监会开始调查后,杨治山在“漳泽电力”股票复牌前夜即2011年10月28日凌晨0:01分以跌停板价格申报卖出所有股票,当天开盘后四分钟内全部成交,亏损82.8万元。杨治山意图利用亏损来减轻法律制裁,但无论盈亏,都不影响内幕交易的认定。
       2012年2月,证监会将该案移送司法机关。同年12月25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杨治山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5万元。
 
       红色通缉令下的券商
 
       据悉,有关部门正在酝酿一场关于金融证券领域的专项“猎狐行动”。
       其实,在今年年底即将收官的公安部“猎狐2014”行动中,也涉及到了金融证券犯罪。
       在汇集了中国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中国最高金融决策和监管机构的北京金融街上,其中一栋高层建筑里,隐藏着一支经济犯罪缉捕队伍——公安部“猎狐2014”行动组。
       2014年7月22日,公安部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决定从即日起到年底,集中开展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的专项行动“猎狐2014”。
       事实上,针对境外在逃经济犯罪嫌疑人的系统性缉捕工作始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随着经济的深入发展,经济犯罪增多,一些重大经济犯罪嫌疑人作案后携款潜逃至境外的情况不断增加。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1998年公安部成立了经侦局,其主要职责是打击经济犯罪,其中,金融证券犯罪也是近90个经济犯罪罪名中的一个。
       而2014年7月开始的“猎狐行动”也借助了国际刑警组织的力量,据“猎狐行动”组透露,仅7月至9月的两个月内,公安部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28张红色通缉令。
       “红色通缉令”是国际刑警组织最著名的一种国际通报,通缉对象是有关国家的法律部门已发出逮捕令、要求成员国引渡的在逃犯。
       在国际刑警组织官方网站的首页,其右上角显眼位置有三个不同颜色的小标识,位列第一的,配有红色国际刑警警徽的“WANTED PERSONS”标识,即该组织最为著名的国际通报——红色通缉令。
       截至目前,中国共有503人被国际通缉,其中大陆有475人。
       法治周末记者统计发现,在这份名单中,涉及扰乱金融秩序的有5人(3人来自浙江,两人来自辽宁),涉及操纵股票价格的有两人(辽宁1人,湖北1人),涉及内幕交易的有1人(来自广东)。
       曾被称为“内幕交易保代第一人”的谢风华,就是中国内地证券界高管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第一人。
       作为国内首批注册保荐代表人的谢风华,案发前任中信证券投行部执行总经理。
       2008年12月17日至2009年5月25日,谢风华系中信证券企业发展融资业务部执行总经理,作为厦门大洲收购、重组兴业房产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在内幕信息尚未公开前,自己购买并告知其妻安雪梅购买ST兴业股票,获利13.7万元。
       2009年5月18日,在制作天宝矿业借壳万好万家的重组方案期间,谢风华作为该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在内幕信息尚未公开前,自己购买并告知妻子安雪梅购买万好万家股票共计121.06万股。
       其中,谢风华通过其控制的账户买入93.06万股,累计成交金额667.2万元,获利585.39万元。
       一年之后,证监会稽查局开始调查谢风华在ST兴业重组过程中的内幕交易行为,安雪梅于同年8月被宁波证监局立案调查。谢风华曾逃至新西兰,经国内公安机关申请,国际刑警组织向谢风华发出红色通缉令,罪名为“欺诈”。  
       2011年5月,安雪梅被上海市公安局批捕。2011年6月,谢风华从潜逃地新西兰归国,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监管部门管得太多?
 
       “股市涨涨跌跌,涨快涨慢,牛市熊市都是市场常态,让投资者自己去判断,证监会只要做好市场监控,控制好总体风险,以保障市场安全运行为底线就行”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入市3年多,洛可(化名)从未像现在这样对自己作为第二职业的炒股如此有底气,像近段时间的A股表现一样,她特别容易亢奋,尤其是提及股票话题的时候。
       这是最近股民中普遍流行的情绪。
       因此,在上周股价连续上涨数日后暴跌时,洛可特别愤怒,像那些对股市充满乐观情绪的股民一样,她将这归咎于证监会将查两融(融资融券)的消息,“就是管得太宽”,她抱怨道。
       对近期股市异动存在幕后操纵黑手的质疑从未停止,但很多业内人士和学者认为,对证券市场的监管,打击违法违规固然不能手软,不过监管部门的职能转变更为重要,现在不是管得太少,而是管得太多。
       “中国的证券市场需要‘两化’,市场化和法治化,做到这两点,才算是成熟的资本市场。”中国政法大学商法教授王光进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常态?非常态?
 
       中国证券业协会分析师及投资顾问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洪榕最近把他写的一篇对股市的判断文章呈送到了上海市相关部门。
       这位在网上有众多股民粉丝的“大V”,另一个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的执行总裁。中国多数股民并不会对大智慧感到陌生,这是用户数量众多的一款炒股软件。
       洪榕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再次重申了他的观点:“这是恢复性上涨,中国股市正在回归正常态。”
       他认为,随着沪港通的开通,A股中的一些蓝筹股出现快速价值回归很正常,更多的是恢复性上涨、制度红利、业绩释放多重因素叠加造成的合理结果。
       “资本市场是有情绪的,涨和跌都很正常,像纳斯达克那么成熟的市场,大幅涨跌也会时有出现,是很正常的。”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另一种针锋相对的观点是,在中国经济低迷的现状之下,本轮牛市更像是由政策驱动和流动性狂飙引爆的“人造牛市”,机构圈钱意味明显。
       知名财经作家李德林发表评论感慨,本轮牛市行情,才是一个刚刚开始,就出现股市操纵的阴影,各方老鼠重出江湖。
       对此,监管部门也有表态,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本月5日表示,证监会注意到近期股市坐庄、操纵股价等违法违规活动有所抬头,证监会将加强市场监管,坚决予以打击,切实维护市场正常秩序,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邓舸同时告诫广大投资者特别是新入市的中小投资者理性投资,尊重市场、敬畏市场,牢记股市有风险,量力而行,不要被市场上“卖房炒股、借钱炒股”言论所误导,不要盲目跟风炒作。
       与上述两种看法相对应的,对中国A股市场的前景也是乐观与悲观情绪并存。悲观主义者认为,鉴于目前国内经济显示出持续放缓的迹象,作为经济晴雨表的股市不可能迎来真正的牛市,市场处于泡沫之中,风险在迅速积聚。
       乐观主义者通常用国外股市的真实经历予以反驳。“次贷危机之后,美国经济缓过来了吗?可是股指早就创下新高了!还有日本,经济一直不好,指数也一直创新高。”洪榕的举例几乎在每位股市乐观主义者那里都能找到。
 
       操纵规制
 
       无论论争者如何看待,A股市场风已起,却已是不争的事实。
       股市渐趋回暖,也如证监会监管到的那样,股市坐庄、操纵股价等活动有所抬头,严格打击操纵市场行为的呼声渐强。
       受访专家认为,目前相关法律对市场操纵行为已有明确规制,作为监管者的证监会的相关工作也算做得不错。
       现行证券法中明确禁止了3种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的操纵市场行为: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和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此外还有“以其他手段操纵证券市场”的兜底条款。
       受访专家认为,兜底条款适用于打击当下一些新型的操纵行为。
       据《法制日报》报道,今年1月至11月,证监会针对涉嫌市场操纵行为启动调查53起。重点查处了以“市值管理”名义相互勾结、通过上市公司发布利好消息配合等新型手段操纵股价案件。
       操纵市场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现行刑法第182条规定了“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在违反证券法上述规定但情节严重的情况下,面临的不仅是民事赔偿或行政处罚,还可能有数年的刑期。
       201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与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里,不仅对上述行为涉案的相关数额进行了界定,而且对“其他手段”也有进一步的细化规定,扩张了操纵市场行为的范围。
       对于股龄不长的洛可来说,未经历过2007年高点跌落的惨痛,也没有深陷那些臭名昭著的庄股操纵事件之中,自然在近期的两融业务检查风波中与那些乐观的新晋股民一样,站到了对监管者的批评那一头。
       12月初,股指连续疯涨,随后市场盛传证监会将检查券商两融业务,这一消息使A股市场受到冲击,股指跌回3000点以下。之后证监会澄清,未对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进行窗口指导,只是启动对部分证券公司的融资类业务的例行检查。
       “我认为,最好的市场就是做好‘三公’原则,建立和维护公平、公正、公开,做到这三点就可以了,其他的证监会根本不用去管。”洛可总结自己对监管部门的期望。
       洪榕也表示,监管部门应严厉打击证券市场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像虚假陈述、造假上市、操纵股市、内幕交易等,要揪住不放,将监管的重心从事前审批转向事后监管、追究责任上来,“一旦触犯,付出的代价是倾家荡产,就没几个人敢了”。
       
       让市场的归市场
 
       作为长期关注中国证券市场的研究者,王光进认为,监管部门对市场本身的波动不应过度干预,这无益于市场自身发挥作用,而应更加关注操纵市场、内幕交易、“圈钱市”这类市场顽疾。
       “股市涨涨跌跌,涨快涨慢,牛市熊市都是市场常态,让投资者自己去判断,证监会只要做好市场监控,控制好总体风险,以保障市场安全运行为底线就行。”
       王光进认为,经过7年多的时间,现在中国股市显示出走出熊市的迹象,这是一个很好的市场发展机会,更是改革的良机。“改革是需要市场环境的,证监会前期的有些工作做得不错,包括改革和完善退市制度,这些都有利于完善证券市场的制度基础。”
       王光进反对监管部门对市场涨跌出手干预:“证监会要正确定位,应重点科学制定和完善证券市场规则,健全证券市场运行机制,加强对中小投资者的风险教育和权益保护,同时应加大执法力度,对于操纵市场、内幕交易这类违法行为要严厉查处,只有真正做到‘两化’,即市场化和法治化,中国的资本市场才能成熟。”
       在洪榕看来,我国目前的监管不是不严,而是“过严”了。
       他认为,监管部门一直以来都把市场当成小孩来监管保护,把他管得很严,因此过去制定了许多规章制度,比如T+1制度、涨停跌停制度等。“过度保护反而不好,就应该让投资者知道市场是有风险的,让他下水游几次。”
       就在股市大热,各界纷纷揣测监管部门态度之时,《人民日报》在要闻版面刊发了《理性看待股市热》的评论文章,呼吁“只要股市波动不产生风险溢出,不对整体经济运行带来威胁,就没必要对指数波动进行主动调控。监管层可以借助市场转暖的有利时机,加快推进资本市场各项改革,为市场长远健康发展夯实基础”。
       对于执法能力不足的指责,洪榕认为,那是因为一直以来监管部门都把力量放在前期审批阶段,对事中和事后监管着力不够。
       王光进尤其关注“圈钱市”的问题,他直指上次公司法的修改将发起人的持股期限由3年缩短至1年,实际上是倒退,是对投机圈钱行为的变相鼓励。他建议,未来应该修改公司法、证券法,将上述时间恢复为3年,对于大股东和高管人员,甚至要达到5年。
       王光进同时呼吁,媒体和社会舆论不要放大投机文化,应当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传播证券市场的法治理念、投资价值理念上来。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