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法务官 >
公司首席法务官的老本行与他的七张新面孔
2014-12-19 15:25 作者:郭建军 来源:法人杂志


     术业有专攻,有违自然规律的全才确实奇货可居。但是只固守法律老本行的首席法务官,在企业中更容易遭遇职业上升的天花板,这却是事实

◎ 文 《法人》特邀撰稿 郭建军

     在西方公司管理中,首席法务官(GC)的地位因其重要作用而日渐显赫,也因CEO和董事会的信赖和授权而位高权重。同时,GC在公司治理中也呈现出多张面孔,担任的角色功能跨度很大,如果没有强大的定力,GC一定会因无法掌控而精神分裂。每天在不同的角色间穿插转换而又能毫无衔接障碍和矛盾磕碰,这不仅需要GC具有高超的领导艺术,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而且要有深厚的知识背景、老到的管理经验和广阔的战略视野。老实讲,术业有专攻,这样有违自然规律的全才确实奇货可居,因此也一将难求。

     GC的老本行

     作为公司法律部的首席律师,GC统筹公司法律事务是其当仁不让的传统本色。在GC的总体策划下,法律部要对公司的法律咨询、合同审查、案件纠纷、外部律师和项目谈判等传统的法律事务进行全面管理,从100多年前第一个公司法律部在美国诞生起,这都是GC分内的事。
     GC的英文全称为General Counsel,本意即公司首席顾问,这是GC最为传统和被大家广泛认知的面孔。为CEO和董事会提供法律咨询和意见是GC最为重要的工作之一,很多时候,公司董事会和CEO在重大事项决策前都要先征询GC,他的意见可以决定项目的生死,很少看到CEO和董事会无视GC的意见而一意孤行,除非GC的水平实在太差。
     非诉业务的核心是合同,大部分商业风险也都由合同产生。因此,GC在公司合同的审核和管理方面花的工夫最多。法律部在合同审查方面最容易犯的毛病是不接地气,给出的意见距离业务太远,让业务单位无所适从。GC应该让公司律师更加熟悉和贴近业务,出具的意见更易被业务单位接收,以发挥风险控制的真正作用。
     诉讼打官司是GC的拿手好戏,GC主管的法律部胜诉率常年维持在80%以上基本可以向CEO交差,但如果低于60%该GC就应该引咎辞职。高胜诉率着实不易,经验老到的GC往往会在官司起诉前的纠纷阶段就深入介入,将一些没有把握的或者不在理的纠纷尽量通过谈判解决。而一旦进入诉讼阶段,GC就会全身心地投入到案件中,组建以代理律师为核心的专案小组,并建立与管辖法院的正面沟通,实时监控案件的进展。

     GC的另外七张面孔

     一般来讲,除担任首席律师的角色外,在一个大型公司GC还可能以首席合规官、首席风险官、首席知识产权官、董事会秘书等诸多面孔出现,有些情况下还担任首席责任官、首席政府官、首席安全官等。在现代公司的管理中,GC的定位和职责已经远远超过了传统公司对一般公司律师定义的范畴,成为高管中的多面手。
     面孔一:首席合规官
     首席合规是GC的第二张面孔,也是GC最重要的第二身份。其实GC的传统法律工作内容已经部分覆盖了合规官的工作内容,只是随着政府监管的加强,公司开始更加关注公司的合规合法,因此合规遵循被提升为一块单独的职能。
     GC作为首席合规官具有无与伦比的专业优势,公司里可能没有第二个人更适合这一身份。有些公司会招录单独的首席合规官,一般来说这是画蛇添足,臃肿的机构一方面增加了公司额外成本,另一方面因为工作重叠会引起GC与合规官的很多不必要工作冲突。因此,大部分公司会让GC兼任首席合规官,并在法务体系下设立与法律部平级的合规部门来进行合规管理。如果公司需要设立独立的合规官,那也最好隶属于GC的管理。
     GC非常清楚合规与法律、内控、风控和审计的区别并加以引导和协调。例如,与法律业务相比,合规业务的工作思路和方法存在很大区别。合规更多是主动性的规范和命令动作,合规稽核是合规官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必要时GC会行使否决权停止业务。但传统法律业务更多地表现为与业务部门的协作,在尽快保证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将业务做成是法律部的工作目标。
     一个跨国公司遇到的合规问题千奇百怪。GC作为首席合规官应敏锐地发现公司每个角落的违规事件,并进行违规事件的治理。为此,西方公司的董事会更愿意给予首席合规官独立的权力,GC在合规方面的事务甚至不用向首席财务官或首席执行官汇报,因为经验证明,在那些股权分散而由经理人治理的公司,这些职业高管也许就是发生臭名昭著的道德舞弊的元凶,但又不能绳之以法,内部合规治理是最好的办法。
     面孔二:首席风险官
     全球化的趋势势不可挡,行业内的推陈出新和颠覆性创新不断,这些因素都加大了公司经营的不确定性,公司不得不关注整体的风险管理,以保证公司不会被一两件大的风险事件撂倒。
     除金融行业外(比如银行、保险),很多公司设立独立的首席风险官的尝试大部分都以失败告终,公司风险管理不同于银行,由于无数据沉淀,很多风险点无法量化,另一方面也证明了公司风险管理必须有业务支撑才能做好,单独的风险管理部就像缘木求鱼,没有实体业务支撑,风险控制很难真正做好。所以,最适合做首席风险官的非GC和CFO莫属,主要是因为他们手中都各自有强大的业务部门和信息资源,对公司存在的基本风险了然于胸。而GC也往往愿意主动承担这项职责,因为这与法务部门的风险控制功能一脉相承。
     在GC兼任首席风险官的情形下,GC会着手做三件事情:首先建立公司风控委员会,打通与董事会沟通的渠道,并在各个业务体系和流程设置风险控制代表,以形成一个基本完整的公司风险控制的架构;其次,加强与委员会成员部门的沟通,及时汇总和收集公司的风险信息,掌握第一手的风险信息;再次,引入外部成熟的风险分析模型和大数据分析工具,为公司各业务提供源源不断的专业风险报告并加以后续的治理。做到这三点,GC的风险控制工作就会如鱼得水地开展并有成效。
     面孔三:首席责任官
     在全球化的今天,公司的目标不再仅仅是盈利,而是要做公司公民,承担公司对政府、员工、消费者等各个利益相关方的责任。西方社会很关注公司的社会责任承担,是否诚心实意地参加社会公益并承担社会责任是一家公司文明的标志。虽然没有强制,但这种责任慢慢成为一种软性的要求,比如在供应链的整个链条中,如果你所在的公司达不到社会责任的系数要求,很可能失去供应的资格,事实上很多跨国公司已经在这样做,比如沃达丰、英国电信和德州仪器,中国公司在这方面吃的亏已经不少。
     为此,公司就应该非常明确地知道社会责任的要求。很多公司让GC担任首席责任官也是出于这样一种考虑,即GC更容易掌握CSR的规则和精髓,并有现成的律师团队对国际社会责任开展研究。GC也非常乐意承担该工作,CSR会给人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和满足感,职业荣耀更得到升华。在GC的总体筹划下,CSR得以顺利开展,不仅可以提升公司品牌的美誉度,帮助塑造负责任的公司公民形象,而且为公司发展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让公众更加了解公司在社会责任方面的积极努力。
     面孔四:首席智财官
     知识产权业务作为公司GC主管的第二大传统业务,在GC心目中的重要性有时甚至超过了法律部,特别是在近几年TMT行业掀起的全球专利战争的背景下,任何一个聪明的GC都会投入重兵在这一块业务上,事实上也是如此,在很多高科技公司,知识产权部门已经成为GC主管的最大部门,往往有几百人的庞大团队。
     如果GC没有技术背景,他会寻找一个有技术背景的专家担任公司知识产权总监来帮助自己。而如果GC有理工背景,例如美国很多的GC都是学理工出身,很多GC直接出任首席智财官。其实,不管是否兼任首席智财官,GC都是公司知识产权战略当仁不让的策划者和实施者。
     GC是法律和商业结合的集大成者,他的战略眼光一定要高于一般的知识产权总监。GC在智慧财产的应用上可谓淋漓尽致,公司的每一个专利都被GC视为增值的资产、战斗的武器和盈利的筹码。在GC眼中,法律和技术都是一种实现商业目标的工具,GC能非常大气地做到用时得之,不用弃之的境界,而绝不会让他们成为商业成就的障碍。这时的GC更像一名商人,他会将IPR真正地回归商业,最大的发挥其垄断的商业价值,他也是公司里为数不多真正关心专利质量和布局的高管之一。
     面孔五:公司秘书
     公司秘书或董事会秘书是股份公司特别是上市公司必备的机构设置,有些公司秘书由专人担任,有些由CFO担任,有些则安排GC担任。公司秘书是一个非常重要、敏感的岗位,也是一个比较容易出事的岗位,很多傲慢的公司秘书就是因为权力太大而陷于违规违法的泥潭,身陷囹圄的也不在少数,而GC出任公司秘书的公司出现这种情况的比例要小得多。
     同样作为公司秘书,不同的人在公司发挥的作用却有天壤之别。一个胜任的公司秘书一方面必须非常熟悉证券监管的法律法规,另一方面,要对公司所处的行业和资本市场有充分的了解和关注。这对于很多没有法律和财务背景的公司秘书来说要求过高,但对于优秀的GC来说不是难事。GC对证券交易和上市公司治理有着深刻的理解,很多公司董事会和股东都愿意选择严谨的GC出任公司秘书。GC也深知作为董秘的重大责任,因为任何一个违规事件在资本市场都会掀起轩然大波,更可怕的是会导致无法控制,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
     面孔六:首席政府官
     首席政府官又称首席政府关系官,主要用以协调政府与公司之间的关系,是政府与公司沟通的桥梁。很多跨国公司成功,很重要的一点是非常重视与各国政府的关系,政府也乐意与公司互动,达到这样双赢的结果。
     很多公司让GC兼任首席政府官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如果首席政府官的定位仅仅是传统的日常应酬,那么GC出任就会大材小用,而随着公司全球化的运营,公司对政府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首席政府官不仅要跟政府联络,而且要熟悉政策、法律和程序,既要有应酬的本领,还要胜任公司外交家、政治家、游说家等角色,最后经过层层筛选,CEO最终还是找到了GC。
     越是自由的市场和法治的政府,GC在公司中充当这一角色的比例越大。法律与政治是一对亲兄弟,难以分开,政府也愿意跟一个既懂得人情世故,又懂得法律和程序的专业人士建立沟通和联系,因为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沟通的成本,很多事情还可以心照不宣,办事让人更加信赖。所以,再没有比GC更合适担当这一角色的了。
     面孔七:首席安全官
     因为信息安全需要很多IT的手段来实现,有些公司把信息安全管理设置在IT部门,这样的安排看似合理,但其实却存在很大的问题。IT技术操作仅仅是实现安全的工具,就像每一种业务都需要IT支持一样,而安全管理更多考虑的是风险控制、法律政策、竞争情报、政府监管、合规及道德等问题,这些东西让一个IT专业人士去思考是勉为其难。
     层出不穷的公司安全事故让越来越多的公司关注公司的安全管理,特别是信息化时代会将公司机密信息的裸露风险无极限放大,损伤足可致命。因此,公司需要更高层次的人士来主导公司的安全管理战略。依据公司惯例,公司安全管理一般包括信息安全、物理安全、资金安全、法人安全等。除资金安全由公司财务部门负责外,其他几个类型的安全事务都是GC管理的范畴。
     GC一般会设置安全管理部,主管公司的信息和物理安全。在制度和流程上进行安全风险的防控,并在此基础上建立适合公司发展的安全攻防体系。有野心的GC不满足将工作到此为止,他会说服公司设立商业竞争情报系统,通过进攻来防守信息安全风险;他会借助最先进的IT技术措施,将公司的有形和无形资产看得紧紧的;他还会通过各种合规措施,将公司法人代表等核心人士隔离在违规风险之外。

     脸谱背面

     看到很多公司GC每天忙忙碌碌,开疆扩土,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在他们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无所事事。而有些公司的GC却闲得发慌,仅剩的两项传统业务,合同安排由下属审核了,官司由外部律师代理了,自己也乐得清静,却不知自己在公司的地位原来越边缘。
     多张脸谱后面难掩的是GC辛勤的汗水和高度的智慧。优秀的公司GC越来越多地成为CEO和CFO的商业伙伴,站在同一高度共同去关注公司的前途和发展。他不仅要负责法务相关计划的制定和执行,而且是公司全局业务的管理者和推动者,公司越来越多的整体性战略任务落在GC身上并依赖GC的能力去推动落实。
     GC是一位严谨的律师,又可能是一个敏感的商人和政客,同时还是对违规事件不留情面的监督者,等等。就像美国学者克里斯丁在其专著《不可或缺的公司律师》中声称的,GC必须是一个大无畏的伟大人物,不仅敢于承担一种角色。虽然,GC心里很明白,作为一位谨慎的律师要天然地关注风险和讲究先例,公司律师如果过度地从商业角度考虑有时会有失本分,而作为一名商人,着眼未来、敢为天下先则是一个优秀商人的特质,但缺乏合规的神经又常常会让自己暴露在法律风险之下,于是,这种风险与商机的深层次矛盾因素集合在一起,需要GC有极高的水平才能去把握平衡和节度,这时便开始考验GC的功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