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 > 围观 >
商标抢注江湖沉浮
2014-12-04 15:4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汲东野 来源:http://www.legalweekly.cn/index.php/Index/article/id/6422

法治周末记者 汲东野
       “商标抢注这生意不好做呀,亏了30个商标。”来自浙江的阿华(网名)在一个商标抢注投资QQ群里感慨。有群友回应:“大手笔!”可是,阿华自己却认为这是一个“大失败”——近3万元的注册花费打了水漂。
       阿华是一个职业商标抢注人。
       与注册商标为了自用的工商户或自然人不同,职业商标抢注人把注册、买卖商标作为一种投资方式,在注册费与转让费之间取得可观的差价利润。
       相比七八年前商标抢注热潮,近两年来,由于少有暴利刺激,市场的红火程度似乎大不如前。
 
       商标抢注乱象渗透多领域
 
       根据我国商标法的规定,商标注册采用申请在先原则。即,如果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申请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申请注册的,商标局受理最先提出的商标注册申请,对在后的商标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这一原则让商标抢注人有了生存空间。
       2001年之后,“商标抢注人”职业开始在广东、浙江、辽宁等沿海地区出现,并以其低成本高收益一度掀起舆论关注的热潮。商标投资人、职业商标客、“炒标人”、“商标职业抢注团”都是他们的别称。
       黄奇自称是个在商标抢注圈中混迹多年的生意人。在被法治周末记者问及商标抢注人会抢注什么样的商标时,他回答:“有价值的。至于什么是有价值,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尽管如此,在商标抢注圈中,似乎有一些规律可循。
       借名人的姓名或姓名的谐音注册商标,曾是一些职业商标抢注人选择商标的偏好。公开报道显示,“赵本衫”商标(与演员赵本山谐音)曾被叫价千万,“泻停封”商标(与演员谢霆锋谐音)是一款止泻药,“刘翔”商标已被抢注48次。
       许多历史文化遗迹和风景名胜也一度成为商标抢注人抢注的目标。包括黄山、九寨沟、泸沽湖、天山等景点名称都曾被他人在相关服务或商品上注册成为商标。跨省,甚至跨国抢注文化风景名胜作为商标的例子也曾屡屡出现。
       与抢注名人姓名、名胜商标类似,抢注商标时傍名牌、抢时髦、抓社会热点等,都是一些商标抢注人惯用的策略。
       据媒体报道,抢注这样的商标除了部分自用之外,造成了大量的商标被闲置,占用了有限的商标注册资源。
 
       昔日“辉煌”
 
       2001年,新商标法颁布之后,国家对注册商标申请人放宽了限制,开始允许以个人名义注册商标,并有权对持有的商标进行自由商标转让和变更,为个人投资商标的行为打开了通道。
       那时候,在我国注册一个类别商标仅需1000多元。而一旦注册成功,通过市场进行商标转让却是少则几万元,高则上亿元。在这样一些巨额利润神话的刺激下,几年里“商标抢注人”群体迅速壮大。
       在媒体的聚焦下,一些民间的商标抢注人纷纷露出水面。张怀魁就是其中一位。
       张怀魁曾在河南商标抢注圈名盛一时,曾有“商丘民间商标抢注第一人”之称。他还有一个身份——河南民权县民权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从2003年到2006年,他注册了武林风、梨园春、团团圆圆、“10000”等约40类商标。
       张怀魁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至今,他已经成功转让了十多个商标,在手里的商标还有31个。其中,仅“武林风”系列的几个商标,已经让他收入一百多万元。
       “去年,餐饮类武林风品牌卖到14万元。”他说。
       “武林风”和“团团圆圆”系列商标都是他抢注的。如今“武林风”系列商标还有20多个没有转让出去。他也把“团团圆圆”商标以每年两万元的价格许可给民权县的一家公司使用。张怀魁表示,明年,他会将许可使用费涨到每年5万元。
       至于那些没有转让出去的商标,张怀魁则称,已经把他们免费授权给相关经营类别的单位使用。
       2006年之后,张怀魁就没有再注册商标。
       他解释说:“因为2003年我刚开始注册的时候,很多人都还没有商标意识。我关注到了,想借此引起河南人对于武术文化品牌的保护。现在,大家的商标意识都强了,我就不太感兴趣……我并不靠商标赚钱。”如今,张怀魁把手中的所有商标交由商标事务所负责转让谈价。
       2007年前后,职业商标注册群体出现降温趋势,在一些城市,“炒标”群体甚至显露出萎缩的迹象。
       有着11年商标事务所工作经历的马士良(化名)分析,这多少与2007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发布的《自然人办理商标注册申请注意事项》(以下简称《注意事项》)有关。《注意事项》对2001年修改的商标法作了重大调整,纯自然人申请商标注册,商标局将不予受理。
       此举确实在一定时间里抬高了商标申请的门槛,有遏制恶意抢注行为的作用。但是,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此举只是提高了一般的商标抢注人的门槛,但是对于有实力的商标抢注人来说,影响并不大。
       “大不了就注册家公司,把商标放在公司名下。”罗成说。他是淘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就包括商标展示交易。
       马士良回忆,2006年,抢注商标的主要是个人和中小企业,其中个人申请的占70%左右,中小企业占30%左右。2007年之后,直到现在,基本上做商标抢注的都是公司。
 
       抢注越来越难
 
       近两年来,“商标抢注”圈已经褪去了曾经的燥热,并不是很景气。
       “做商标抢注的(自然人或公司)减少了,注册的商标也少了很多。”黄奇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
       就像阿华所说,现在商标抢注生意“并不好做”。
       阿华之所以“亏了”30个商标,是因为他遇到了商标注册的盲区。
       马士良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商标盲区是提交一个商标申请,到该申请信息被录入商标查询系统的时间间隔,在这个时间段里,无法在商标查询系统中查询到该商标的申请信息。
       “近两年,商标盲区一般会达半年,因为申请商标注册的数量大。”马士良说。
       几个月前,阿华打算抢注一批还没人注册的商标,顺利提交申请后,他满怀期待又有些忐忑,不知能抢注成多少个。没曾想,“30个商标都遇到盲区,注册的时候没查到。”阿华很丧气。
       这些抢注失败的商标包括“闲鱼”“辣妈汇”“闻题鸟”等,均是近三四年新创建的互联网品牌。
       有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我国累计商标申请量已达1425.7万件,累计注册量达907.5万件,有效注册商标达761.1万件,均位居世界第一。自2002年以来,我国商标注册年申请量已连续12年位居世界第一位。
       罗成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注册商标已经是很难了。以前注册商标可以用一个字或两个字,现在两个字的商标根本注册不到了,已经发展到要申请四个字或五个字的商标了。”
       “因为注册商标所需要的汉字、数字、字母等元素和资源已经使用的差不多了。有的企业想注册商标,想了几十个,查询后可能都有人注册过。”他解释道。
       马士良回忆:“2003年那会儿,帮客户代理商标注册,基本上查一个商标是一个准儿,注册很容易。那时候,商标注册总量比现在少很多。”
 
       “都在收手了”
 
       2004年,罗成创业成立淘标网。除了正常的商标转让,也会有大量被抢注的商标会通过这个平台转让出售。
       2010年,罗成曾对媒体记者表示,淘标网的交易活动非常活跃。
       然而,4年后,罗成却告诉记者,他正打算转行做化妆品生意。
       在罗成看来,商标行业已经非常饱和,新注册成功的商标相较之前也少了。
       “现在,像淘标网这样的商标信息网络中介不少于千家。我们网站正在改版,改版之后,商标持有人就可以自己发布转让信息,网上也可以直接显示商标持有人的电话。”罗成说,“将来,我们就会是一个纯粹的商标平台,也不做中介了。”
       罗成还观察到,虽然,我国的注册商标量在逐年增多,有了上千万个商标,但被正经使用着的商标可能还不到20%,使用率很低。
       与此同时,随着商标一起火起来的“商标代理公司”的情况也是每况日下。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在一些三线城市,商标事务所或商标代理公司的业务都非常不景气。他们中很多都是在2003年到2006年间,由小广告公司直接转变而成,现在,有一些已经支撑不住关门了。
       罗成也有做商标代理业务,“你看,我们现在在北京代理一个商标赚100或200元的代理费,有时候50元也代理。主要就是没得做”。
       不过,黄奇的商标代理业务依旧红火。“我上月,接了一广东灯具公司的数百件商标代理业务,每件的代理费是500元—800元。”
       黄奇说,他现在已经不再做“商标投资”,而是专做商标注册代理和商标投资等法律服务。
       “忙不过来,现在做代理商标业务收益很可观,还有法律服务方面。”他说起不做商标投资的原因。
       不过,黄奇也承认:“现在商标转让的市场需求不是很好。一般商标2至5万元才比较好转让。”
       “在天猫和淘宝卖,一般商标都是2至3万元左右。”罗成介绍说,“不像以前,随便一个标买六七万元都很正常,现在有时候几千元就卖。”
       法治周末记者在淘标网上看到,有的商标仍标价十几万元。“这只是标着,真正是卖不出去的。”罗成说。
       在他看来,“现在很多商标抢注人也没那么疯狂了,大家都在收手了。”
 
       电商成商标抢注“新战场”
 
       尽管罗成已经打算改行,但是对于商标行业的未来,他仍抱有希望。
       “商标资源是有限的,所以,以后,注册商标可能会越来越难。”罗成分析说,“这反而会为之前储存了商标的人,带回一定的市场。”
       近几年,电商平台的迅速兴起,互联网商标需求量迅速增长,成了商标抢注人的“新战场”,吸引了一批像阿华一样的职业商标抢注人。
       “包括现在天猫品牌入驻规定,也为商标转让带来了一定的市场。”罗成说。
       商家若想入驻天猫开设自有品牌的旗舰店,如果持商标注册证(R商标),已取得商标专用权的,需要注册满两年及以上,且在最近一年内未发生转让。持有此类商标注册证的,天猫收取保证金5万元。如果持有的是已成功受理注册商标(TM商标)的,天猫收取保证金10万元。
       如果没有商标,则不能入驻天猫旗舰店。“这些因素还是为商标抢注人创造了很多的机会。”罗成说。
       “也许,现在对于一些职业商标抢注人来说,很多商标砸在了手里,但是如果可以抗得住一年两年,或是扛到商标越来越难注册,越来越紧缺时,就可以了。那时候,企业只能选择购买。”罗成说。
       “另外,虽然商标申请时间比过去快了,但是,一般企业申请商标,还是需要先有产品,再申请商标,前期准备和注册商标都有可能存在风险,也只能购买现成的商标。”罗成说。
       这些,都为未来的“炒标”提供了空间。马士良从市场的角度分析,目前,商标注册进入平稳状态。“每天都会有人成立公司,而商标是从事经营活动必不可少的,有新注册就有新需求,所以未来的商标市场肯定是有希望的。”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