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律师论道 >
吴革:社会需要“三个律师”
2014-11-21 15:22 作者:《法人》见习记者 陈玉峰 来源:《法人》

        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二十二个专业委员会中,宪法与人权委员会一直受到各界的关注,成立10年来,吴革律师一直担任该委员会主任。
       自1991年《中国的人权状况》(白皮书)发表至今,人权保障已成为我国的一个基本国策;2004年“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是我国民主法治建设的重大突破;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人权司法保障制度”的新概念。
       2014年10月22日,时值是主题为依法治国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也是人权入宪十年之际,吴革律师接受了《法人》杂志的专访。
       作为宪法与人权委员会的主任,吴革对律师职业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他积极推动的个案促进法治的行动、提出的“三个律师”理论在业界引起很大反响。
 
       个案促进法治
 
       “孙志刚案”、“湘潭女教师黄静致死案”、“崔英杰刺杀城管”、“李刚状告牙防组”等在社会上产生极大影响力的案件,至今影响着一代法律人。
       在这些案件的背后,总有这样一个身影在忙碌,他积极地为当事人专业辩护、追求公平正义、推进法治建设进程。这个身影就是吴革。
       吴革身兼数职,既是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委员会主任、中国影响性诉讼发起人,又是中国案例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还是清华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兼职教授、硕士导师,同时,他还是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人权委员会在2004年8月份正式批准,时隔三月宣布成立,这是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第一次成立公法领域的委员会。从成立到现在,吴革律师一直担任该委员会主任。这期间他接手很多案子,并形成“个案促进法治”的机制。
       谈及成立宪法与人权委员会的目的,吴革表示,这个委员会首先是服务于我国的法制建设,尤其是公法领域的立法,比如说宪法、选举法,很多宪法性的立法活动,全国人大征求全国律协的意见由宪法与人权委员会担任。
       担任该委员会主任的十年时间,吴革一直在呼吁中国律师维护司法的尊严、保障人权开展教育培训的义务。
       吴革说:“同时我们也关注个案,通过个案实现公正、实现人权保障。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我们做了很多方面的工作,参与立法、普法宣传、个案推动、公益诉讼的呼吁。”
       从2002年1月起担任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人权委员会的主任,两年后进入全国律协宪法人权委员会,十余年来,吴革参与过多起影响性诉讼案件的讨论。
       “十年前,我们还作为官方机构跟你们《法制日报》一起做全国十大影响性诉讼案件,当时影响很大。后来我们跟《南方周末》一起做,一直到现在。”吴革告诉《法人》记者。
       吴革介绍说,他们把对立法、司法有重大影响而又为社会广泛关注、可以用来观察法治的案件,称为“影响性诉讼”。“影响性诉讼”的研究目的就是搭建一个桥梁:法律如何获得普遍(自愿)的服从?那些移植背景下产出法律又如何证明是民意代表的良法?“影响性诉讼”其实是一个后法律移植时代法律人的法治话题。
       吴革告诉《法人》记者:“个案推动这一块,我们好多案子都成功地引起了社会的关注,推动了立法的完善,保护了当事人的利益。像孙志刚的案子、崔英杰的案子。”
       2003年“孙志刚案”发生后,同年5月14日,3名法学博士向全国人大常委会递交审查《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建议书,认为《收容遣送办法》中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规定,与中国宪法和有关法律相抵触,应予以撤销。2003年5月23日,贺卫方、盛洪、沈岿、萧瀚、何海波5位著名法学家以中国公民的名义,联合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孙志刚案及收容遣送制度实施状况提请启动特别调查程序。6月22日,经国务院第12次常务会议通过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正式公布,并于2003年8月1日起施行。1982年5月12日国务院发布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同时废止。
       在这个过程中,吴革及其所在的北京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委员会与清华大学宪法与公民权利中心,援助了孙志刚案件的受害人,并联合天则研究所举办了“孙志刚案件”研讨会,提出了打击恶法要抬出宪法的观点,为收容强送制度的终结做出了律师界的贡献。
       在吴革看来,老百姓关注的是案子,不是立法。他解释说:“因为他们或许看不懂立法,但是他们知晓个案的公正,所以我们要通过案子个案推动法治。”
       吴革说,现在最高人民法院办公楼上悬挂的标语是“努力让每一个人在个案当中感受公平正义”,他告诉《法人》记者:“这和个案推动法治有联系的,联系度很高。”
       十年来,吴革最自豪的一项成绩是他的“三个宣言”,他说:“一个是‘公益诉讼苏州宣言’,是2005年在苏州向全社会发布的一个宣言;2009年有一个‘保护私有财产的深圳宣言’,我们也是想把我们专业委员会的活动从律师群体推向社会。2012年12月8日‘废除劳动教养广州宣言’。三个宣言,很有意思。”
 
 
       “三个律师”理论
 
       一般认为,律师的工作是帮助那些有法律诉求的人,这时候法律有商业化的属性,如诉讼费等,便是商业属性的体现之一。
       二十四年的律师生涯中,让吴革意识到律师应该关注公法,不能只关注商业,他认为:“法律具有多重性,它有很多规则,整个社会的运行法律都是有规定的,律师作为职业群体,所承担的工作不能光赚钱,还应该关注其他方面。”
       吴革所说的其他方面,是指政府和公权力,律师应该去关注。此外,对于需要法律援助但支付不起律师费的工薪阶层,律师同样应该关注。
       “所以这个职业在理论的构建上,应该有‘三个律师’。”吴革对《法人》记者说。
       吴革认为,目前社会当中老百姓、甚至学者中包括律师法对律师的定位是有偏颇的,大家都在探索怎么样认识律师,但是很多人只是摸到了律师角色这个大象的一只耳朵或者它的肚子或尾巴。如果在理论上有什么贡献的话,“我认为‘三个律师’的理论就是我的贡献。”
       吴革看来,说律师是给钱才服务的,为黑社会辩护等等这样一些观点,这说的事实上是“社会律师”,“社会律师”是在社会上以律师这个职业来生存、以律师这个职业来维护他的当事人的权益,他必须收费来服务,因为他也要生存。但这不是律师的全部,我们还有另外两种律师:“政府律师”、“公益律师”。
       这几年社会对公益律师已经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比如说环境污染案件、牙防组的案件。对这些问题律师挺身而出,他们维护的当事人并不是某一个特定当事人,而是不特定的当事人,公益律师维权的指向是不知道当事人是谁的,但是通过对某一权益的保护让不同群体的当事人都受益。
       吴革认为,有一个群体被社会忽略了,甚至也被政府机构都忽略了,那就是政府律师。政府的合法性来自于人民的选举、委任,政府来自于人民的授权,政府服务于人民。人们说要有限政府,政府权利不能无限制地扩大,政府要依法行政才能更好地维护老百姓利益。政府怎么样更好地依法行政就需要借助律师的专业知识,所以打造法制政府就是从这个角度提出的。政府无论是出台行政法律法规还是推行行政措施,都应该有法律专业人员进行法律上的认证或出谋划策,让政府在法律轨道下依法行政。
       毋庸置疑,改革开放以来律师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律师的执业领域和队伍也在发展壮大,截至2013年底,全国执业律师人数达到25万人,且每年都在增加。
       吴革认为,行业的快速发展也暴露了一些问题。这跟制度的顶层设计有关系,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律师制度的改革,“当时没有认清律师的这种属性”,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律师是属于司法部的公职人员。律师制度改革后,律师成为社会人员而不再是公职人员,律师主体是社会律师,但律师还有公益律师和政府律师。
       吴革评价说:“我们那时候改得过猛,没有保留政府律师,也没有建立公益律师,这样就造成了今天律师被当外人的局面。事实上是有内有外,那时候改革的成效就是看国办所是不是被改掉了。”
 
       压力与动力
 
       在中国,人权律师给外界的形象一直是属于民间律师,但是从全国律协专业委员会的划分来看,宪法与人权委员会是其中之一,和其他刑(民)事专业委员会一样属律师协会的官方机构。
       多年来,人权律师在社会中的形象也是“犹抱琵笆半遮面”,同样,也会被贴上各种不恰当的标签。
       但吴革不这么认为。
       “其实在我看来是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碰的,什么东西都可以的,但和大家追求民主法治的目的是一样的,有人喜欢疾风骤雨,有人喜欢和风细雨,方式不一样。”作为宪法与人权委员会主任,吴革这样告诉《法人》记者。就人权律师而言,在所有的法治国家,人权律师不是谁都可以做的,做这行的都是非常受尊敬的大律师。但是在中国可能有些人担忧,实际上就是往往来采取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来做。
       吴革认为,律师要对自己的行为有一个风险意识,即使是做人权律师,也要有正当的途径和方法做。
       “别人一直以为我担任这个工作会很危险,我一直跟大家讲,我们要考虑我们不是一次性地做事情,要不断地、连续地去做,一次性推动不了中国的法治。”吴革曾作为我国律师和学者多次参加人权、法律援助国际会议与国际交流,2004年10月,应邀作为国际访问者,访问和考察美国的法治和公益诉讼。2005年,获得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授予的“全国优秀律师”称号。
十年来,周围人都在劝吴革律师“这个主任别做了”,吴革总是告诉他们,“既然选择了这个工作,就得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和行为模式去做”。
       吴革在其所著《律师思维与办案经验》中写到:“2002年1月的一天,一个改变我律师职业生涯的事件发生了。那是一个到处都散发着浮躁之气的清凉早晨,我穿过大街小巷来到北京市律师协会的会议室,参加了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专业委员会主任的竞选。”
       三十多年前,在农村经历的饥饿、贫困和歧视,使得吴革决心选择律师职业。他向往文学作品上对于律师的描述:“上,可以是国家领导人的座上宾;下,可以和犯罪嫌疑人促膝长谈。这个身份有很大的想象空间,选择律师,可以接触社会不同阶层的人,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从河南信阳下属一个县里的国办律师事务所,再到郑州大学学习,后来读了人民大学的硕士,创办了中闻律师事务所,后者现已是北京市东城区最大的律所之一。从业二十四年,他一路走来,每一步都在见证着中国的司法进程。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