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律师论道 >
施杰:时刻都在维护律师的形象
2011-11-8 12:21:33 作者:yulian 来源:法人
  刚刚卸下青联常委职务的施杰,并没有太多感慨,他就像驻守在律界领地的一棵大树,扎根于此,守望于此

    “我没有什么故事可以给你讲。”

    无论是第一眼看上去还是坐下来聊天,施杰都是那种不显山也不露水的人,不高的个头,短发,朴素的衣着,透出来更多的是干练和踏实。他的话不多,不善言辞,尤其是聊到一些私人问题时显得有些沉默寡言,只是简单的几句带过,有时甚至还会有些语塞和重复,可当谈到一些法律专业问题时,他又变得侃侃而谈,好似变了一个人——近两个小时的聊天式谈话,施杰始终没有抛开一个话题:今天如何塑造和维护律师的社会形象?

    施杰生于川,长于川,46年的生活在他身上烙上了一股浓浓的川味,平易而又诚恳,质朴甚至带些憨厚的笑声会让你在一瞬间怀疑他就是在庭上挥洒自如、慷慨雄辩并在全国两会上谏言直书、呼吁奔走的那个施杰。

    “醉驾死刑案”背后

    对施杰而言,相比于兢兢业业二十多年的耕耘,由孙伟铭案引发的关注来得似乎更为直接,尽管当施杰再回过头来看时已经是云淡风轻,但正如当初一位朋友在力劝施杰不要接手时所说的一样,“这是一场只有风险、没有收益的赌博。”

    2008年12月14日下午,30岁的孙伟铭驾驶着自己的黑色别克车在成都市成龙路上高速飞驰,在酒精的作用下,黑色别克在成龙路上呈S形横冲直撞,四人当场死亡,一人重伤。

    2009年,多起醉酒驾车肇事案成为了社会的焦点,在一片唾骂声中,“疯狂别克”的驾驶者孙伟铭于2009年7月被成都中院以危害公共安全罪一审判处死刑。当“死刑”二字从审判长的口中传出之时,法庭内外相继炸开了锅,一时间关于孙伟铭案的罪与罚是否相当以及有关法律是否适用问题的相关议论轰然展开。也正是在此时,国内外众多媒体的聚光灯开始对准了施杰。

    一审判决后,为孙伟铭辩护的两名律师——四川鼎立律所的陈红和施俊英险些遭到受害人家属和围观群众的围攻。作为鼎立律师事务所的主任,这时候施杰站了出来。由于一审判决的轰动效应,很多律师对为孙伟铭二审做辩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纷纷联系孙父希望免费争取到这一机会,一些业内人士甚至感言:“许多专门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执业一辈子也不会碰到这样的案件啊!”

    但这样的一个机会,对施杰而言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当时的网络调查显示,赞成判处孙伟铭死刑的民意占80%以上。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知名刑事辩护律师,施杰在川内早已是声名显赫。“敏感问题+名律师”这样的一个组合,在全国民众的一片喊“杀”声中,稍有不慎便会迎来漫天的指责和谩骂。出于这样的担忧,在孙父第一次找到施杰,要求其为孙伟铭二审辩护的时候,施杰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但这个年迈的老父亲最终还是感动了施杰,在孙父一再的恳请下,施杰答应了老人的请求,走上了辩护席。“一方面是被孙伟铭父亲所感动,另一方面就好像猎人看到猎物一样,孙伟铭案本身有太多问题值得我去研究。”这样的一个选择,也让他站到了当时舆论的对立面。

    凭借多年的经验,施杰认为一审判决“罪名认定违反罪刑法定原则”,且这类案件被判死刑不符合我国少杀慎杀的刑事司法政策,二审一定会改判。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施杰和他的团队拒绝了很多业务,专心投入到对案件的准备工作中。

    2009年9月8日,四川省高院的审判庭,施杰用一场情理交融的演讲,改变了孙伟铭的命运,在这场气势磅礴的辩论中,许多旁听的记者听得太过入神甚至忘了记录。最终,二审改判为无期,宣判结果的当天施杰并未到场,在得知了这一消息后,施杰回复给在场律师这样一条短信:“意料之中,仍感遗憾,中国的法治道路还很漫长”。

    庭审结束后,施杰关掉了手机,拒绝了包括央视和东方卫视在内众多媒体的采访,无论如何案件已经结束了,施杰想做的是休息一下,至于别人怎么评价和他已经没有关系。然而由孙伟铭案引发的讨论却并没有结束,媒体在报道,法学家和研究者在撰文,孙伟铭案二审宣判的当天,最高人民法院就醉驾犯罪适用法律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各级法院今后对类似的案件均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孙伟铭案被引为类似案件的典型判决。

    当有关孙伟铭案的一切声音都安静下来的时候,施杰又开始动身,他把目光放到了全国两会。

    3年政协委员

    2010年4月28日,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提出,将进一步完善有关道路交通安全制度和措施,研究在《刑法》中增设“危险驾驶机动车罪”,将醉酒驾驶机动车、在城镇违法高速驾驶机动车竞逐等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交通违法行为纳入《刑法》。听闻这一消息后的施杰颇为欣喜,这说明相关部门对于他在2010年两会上呼吁增加危险驾驶罪的提案已经有实质性的推进。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2008年是施杰第一次参加全国两会,那时的他主要是在学习,转眼3年过去了,施杰也从当时的“新丁”摇身变为 “热点人物”。这样的经历让同行们羡慕不已,但这三年时间下来,施杰体会更多的是压力、责任、甘苦自知。

    每年两会前夕,施杰便会放下自己手头的工作,专心准备提案,为了让自己的提案更有价值,长时间的调研、整理和思考是必不可少的,这样的一个过程往往要比准备案件更为辛苦。3年来,施杰共提交了27份提案,让施杰感到欣慰的是,这27份提案都得到了相关部门的实质性响应,其中已有多个得到了实质性的贯彻。

    2009年,当施杰提交了“关于建立网络举报长效机制的建议”后,中纪委、监察部门的相关工作人员便找到了施杰,就网络反腐事项详细征询意见,2009年10月中纪委开通了全国统一的纪检监察举报网站。同样在这一年,施杰提交了“关于给予四川省农村信用社特殊支持”的提案后,财政部、税务总局、四川省政府、中国人民银行也都相继出台了各项优惠政策。

    对律师社会形象的反思

    1988年,当施杰通过司法考试、取得律师资格证的时候,那种兴奋无以言表。直到多年后的今天,当施杰再次讲起这段经历时,还会告诉别人,当时自己会想告诉所有的朋友,自己成为了一名律师,甚至会把一个象征律师身份的徽章整天挂在胸前,

    说到这,施杰有些腼腆的笑了,“我没有什么故事可以讲,一定要说的话,只是一位前辈——领导省港大罢工的施洋对我少年时期有过这方面的影响,更多的是我当时对律师这一职业的向往。”

    这样的一种自豪并没有一直持续下来,随着社会和法制进程的不断深入,对于律师的批判开始逐渐蔓延开来,一个院长倒台牵扯出数名律师的事件时有发生,惟利是图,破坏法律秩序等指责也纷纷而至。这一时期的施杰是烦闷、沮丧而又无力的,甚至怀疑过自己的选择。也正是从此时起,施杰开始对律师职业本身和发展环境进行了反思。

    在这样的反思中,施杰坚持着一步一个脚印走了过来,有的时候他会问自己,除了做律师,自己又能做什么呢?对于自己扎根20多年的这支队伍,施杰有着说不出的留恋,也正是因为这支队伍,施杰用自己的勤恳质朴一点点在努力的回报着。

    首倡律师与司法人员的“阳光交往”,积极开展法律援助工作,投身各项社会事务,为政府和司法机关建言献策……随着名声越来越大,威望越来越高,压在施杰身上的担子也越来越多,包括民进四川省常委、法学会理事、工商联执委、仲裁员、特邀监督员、成都市重大行政决策咨询专家,等等。

    踏实肯干、不张扬,这样的性格得到了所有人的赏识,一项项荣誉和桂冠也纷纷被加之施杰的头上。作为一名职业律师,这里面更让他觉得开心的便是“全国优秀律师”的荣誉。

    同事眼里的“拿破仑”

    施杰就是这样的人,每年两会期间,施杰都会通过博客和微博与网友交流互动,然而回到律所,施杰又是另一番模样。有一次,律所的一位助理帮施杰注册了一个QQ,并取名为“拿破仑”,对此助理给出的解释是,大家都认为施杰工作中的严苛甚至有些铁血和这个名字非常般配。

    施杰的严苛主要体现在对律所内部的管理中,正是基于这种近乎严苛的管理,鼎立律所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管理体系。2005年,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刚刚走马上任,第一个视察的律所便是鼎立律所,视察结束后,吴爱英评价道:“鼎立律师的精神面貌非常好,组织纪律性很强,管理很规范,施杰律师带了一支好队伍,我感谢你们!”司法部主管律师工作的段正坤副部长也曾先后两次来到鼎立律所,对鼎立所取得的成绩给予充分肯定。

    在律所管理中,形象建设一直是施杰的重点,从自律到规范律所,再到担任四川律协的副会长,施杰把律师社会形象建设不断引申。对此施杰戏称,律协的职务是他自己主动请缨得来的,主要分管律师维权工作,对于这样的一份责任,施杰则是欣然接受,能够促进律师行业的自律,又能为律师发展营造好的发展环境,何乐而不为呢。

    对话施杰

    《法人》:在四川律师圈里,很多人会提到你的“三个三分之一活法”,你是怎么看的?

    施杰:三分之一的时间干工作,三分之一的时间做社会事务,三分之一的时间留给自己和家人,无论工作多忙碌,我总能给自己挤出一些晒太阳的时间,爬爬山,做做户外运动。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每个周末我都会陪家人一起度过;户外运动是我的最爱,自驾游,或者是和几个朋友背上背包,去郊外感受大自然,尤其是和年轻人在一起,我感觉尤为放松,

    《法人》:作为律界的全国政协委员,你没有提过提高律师社会地位的提案?

    施杰:我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提案,也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政协委员要更多关注的是国计民生,要时刻注意跳出阶层、界别利益格局,律师的地位不是靠呼吁,而是靠实实在在的行动搏来的,多履行自己的社会职责,才能让外界改变对律师职业的看法。

    《法人》:你担任的社会职务很多,这会不会影响你个人创收?

    施杰:钱是挣不完的,够用就好,而法律人的社会责任需要有人去承担,这是我的价值选择。

    《法人》:你这些年来获得过很多荣誉,包括“全国优秀律师”、四川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等等,你是如何看待律师的荣誉的?

    施杰:荣誉里面当然浸透着我个人的汗水和心血,可面对荣誉,我有些诚惶诚恐,荣誉对于我更多的是一份鞭策,一种动力。

    成功就是将平常的事情做成不平常

    律师是一个不一般的职业,其中之一就是因为这是一个有许多不一般故事的职业。可以说,每一位资深律师都有一个丰富而美丽的故事库。但是,一个执业20余年的律师却对记者说“我没有什么故事可以给你讲”。这是为什么呢?读过本文尤其是接触过本文主人公的人,显然都明白施杰律师绝非一位没有故事的律师。

    本文主人公施杰律师一番自谦、直白而平常的表述,不仅让我们看到了一位成功律师的平常心,更看到了一位成功律师在平常心背后的不平凡境界。

    在我个人看来,不管成功可以解读出多少种含义,但其中有一种含义是永远没有争议的。这种成功的特别含义就是:所谓成功,就是将平常的事情做成不平常,将平凡的事情做成不平凡。而所谓平常,就是份内之事、情理之中,就是天经地义、暮鼓晨钟,就是司空见惯、耳熟能详。

    那么,对律师来说,平常意味着什么呢?

    在我看来,对律师来说,所谓平常就是职业范围之内的应有之事。从施杰律师自谦的言语之中,我们看到了一位成功律师的自信。作为一位法律人,律师的自信首先来自于自己对法律专业的娴熟把握,来自于自己对法律精神的深刻领会,来自于自己对法律理想的永恒追求。施杰律师同样也是如此,无论是在诸如孙伟铭案这样的大案名案还是在那些提供法律援助的小案轻案,无论是在担任政协委员时的建言献策还是在当选“全国优秀青年卫士”后的一如既往,无论是在面对法律的依法力争还是在面对弱者的见义勇为,他都显示了一个法律人的高度自觉和严格自律。一个通过自己的自觉和自律获得自信的人,任何时候都必然表现出自谦的心态和境界。

    从施杰律师直白的言辞之中,我们看到了一位成功律师的直率。施杰律师的直率,主要表现在职业精神的孜孜以求和职业形象的以身作则。所以,在每年两会之前的认真调研和准备提案之中、在成为焦点人物时的坦然应对和刻意回避之中、在对所内律师业务的严格要求和内部管理的斤斤计较之中,他都表现得特别直率和严苛。因为施杰律师自己明白,如此严苛不论是对本所律师还是整个律师职业的形象,既是一种保护,更是一种宣传与推广。惟有如此,律师职业形象才能不断提升与完善。

    从施杰律师平常的言谈之中,我们看到了一位成功律师的不平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施杰律师的确是一位很平常的律师。用记者的话说,他是三分之一的时间干工作,三分之一的时间做社会事务,三分之一的时间留给自己和家人,无论工作多忙碌,施杰总能给自己挤出一些晒太阳的时间,爬爬山,做做户外运动。但是,他又不平常。因为他在繁忙的律师管理和繁杂的社会事务之余,更念念不忘的是对律师队伍形象的反思。正如他自己所说:“个人也好,社会也好,想让其改变对律师的看法,必须从自己做起,承担社会责任,在不同场合展现律师队伍的风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就这样渐渐地将那些平常的事情做成了不平常。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