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律师论道 >
董刚:为年轻律师的成长搭梯子
2011-11-8 11:45:18 作者: 来源:
作为一名律师,董刚的成才具有代表性,也许能给有志从事律师职业的青年律师以启示

                                                                                               文  本刊记者  张驰

    尽管坐在《法人》记者对面的董刚是一名30岁出头的年轻律师,但他的职业律师生涯已达10年,而且在26岁的时候,他与合作伙伴创办了北京市荣德律师事务所,并担任律师事务所主任;尽管当时有好事者把他称为“国内最年轻的律师事务所主任”,但董刚还是谨小慎微,这个名头对一向低调的律师圈来说太扎眼,于是提笔在“国内最年轻的律师事务所主任”后面加上了“之一”。
    “我是当时‘最年轻的律师事务所主任之一’这个说法没有问题,事实就是如此。”董刚的言语里透露出自信与沉稳。
    细心的人还注意到董刚的另外一个身份:北京市律师协会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下称“青工委”)主任。这是新一届北京市律师协会新设立的一个专门委员会,旨在引导青年律师成才、职业规划、事业发展方面起到应有的作用。

    让青工委成为青年律师的港湾

    2008年的统计数字显示,北京市共有18766名执业律师,其中青年律师占14090名,从业未满3年的律师又占了青年律师的一半左右,这么庞大的群体,如何引导他们走好职业生涯的前几步至关重要。
    有着10年律师职业生涯的董刚,对青年律师群体中刚入行的年轻律师的酸甜苦辣深有体味,“我有过刚入行时的茫然心态,经历过被人白眼的事,拿过几百元钱的实习工资,更深知生活窘迫时那种无助的心理。”
    长于规划的董刚,上任青工委主任之初就与合作团队一起,找到年轻律师培训的切入点——“阳光成长计划”,此计划取得了北京市律协的领导及各个专业委员会、专门委员会的支持,在青工委的阳光成长计划中,他们把年轻律师的培养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执业新手到技能熟手;第二阶段,从技能熟手到业务能手;第三阶段,从业务能手到统筹高手。
    “小到案件的卷宗如何装订、向法官递送材料时如何递送、法庭开庭时的语言如何表述,大到如何根据程序会见当事人,如何与对方律师交流,如何在案件代理中抓住要点掌握主动,讲课的老师给了我们一个系列的解决方案。”执业一年多的律师郑小强是“阳光成长计划”的受益者,他感觉这套培训计划简直是为自己量身定做。
郑小强曾经在事业机关工作过,又有企业人力资源的从业经历,后来,他参加了司法考试,取得了律师执业资格。
     “我拿到律师证的那一刻,既感到兴奋,又有点发懵。”虽然法条背得很熟,各种理论知识掌握得也比较自如,但下一步怎么办,郑小强心理没底。
     “一名刚入行的律师有三缺,一是缺案源,二是缺入门指导,三是缺职业规划。”一名“阳光成长计划”的培训师如是说,“这项人才培养计划初步解决了这些年轻律师的犯难心理。”
在董刚与伙伴的筹划中,“阳光成长计划”只是青工委工作的一部分,他们还要利用各种渠道与青年律师群体加强互动。
     “比如搞青年律师联谊会、青年律师工作交流沙龙、青年律师心理咨询沙龙等,我们今年在这些方面也做了一些探索,计划是从这几个点起步,由点到线、由线到面、由面到体。”立体的服务概念是董刚追求的终极效果。
“我们想让青工委成为青年律师的港湾。”董刚说。

     十年磨一剑

     选择董刚担任北京律协青工委主任,是律师同行对其工作能力的认可,更是对其人品、职业道德的肯定评价。
“要知道,做青工委工作并不仅仅是简单的献爱心、参加公益活动,这项工作要对青年律师的成长有一个方向性的指引,方向错了,有可能全盘皆输。”一位工作时间长达60年的老律师对董刚及其伙伴的工作寄予厚望。
10年的职业积淀也许并不厚重,但对董刚来说则是经历了一个凤凰涅般的变化,这可能是律师同行选择他做青工委主任的原因。
“希望在前方,路在脚下。”这是常挂在董刚嘴边的一句话。
10年前,当董刚拿到绿颜色的律师助理证的时候,也曾有过雄心勃勃,并立志在律师行业有一番作为。
“不过,静下心来想一想,虽然感觉信心满满,但下一步怎么走,一切还只是个未知数。”董刚没有盲目地开始自己的律师生涯,而是客观地分析自己的优劣势。
“一口不可能吃个胖子。”这是前辈律师对他的忠告。
没有案源怎么办,那就想办法寻找。于是,扩大交际的圈子寻找潜在的客户资源是董刚首先要做的事。
但这些资源的开拓,并不一定就能带来即时的客户群体,董刚还需要生存,还需要提高自己的办案能力。一个偶然的机会让董刚了解到中国政法大学有个环境资源法研究和服务中心,那里招聘法律方面的志愿者,负责解答有关环境案件的咨询。
这一机会,为董刚提供了接触社会的窗口,其在应用技能方面也得到了显著的提高。这一机会给董刚带来的另外一个收获是有些涉及环保的案源主动找到他,在董刚的记忆里,他最初办的几个案件中,大部分是环保案件。
对这些,董刚并没有满足,他尽可能地利用各种场合向一些有经验的律师学习、讨教,如怎样写好代理词、辩护状,怎样才能尽快掌握法庭辩护技巧。让董刚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为了能学习到办案过程中的一手材料,他请人吃饭,主动请缨给其当助手,自己把这一行为称作是“拜师”,事后,这一做法被证明好用。
“这个过程很有意思,一开始,你的观点、操作技巧,人家并不感兴趣,因为你是一个还没有学会飞行的菜鸟;但久而久之,你的观点、意见被他采纳了,甚至于辩护词的大部分内容都用你的,那心情无法形容。”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董刚开始能自己单飞了。
此后没多久,有一家公司找上门来,要董刚做他们的法律顾问。此时,董刚提出了一个要求:当法律顾问可以,法律顾问费可以商榷,但必须得让他熟悉公司各部门、各工种的操作流程,于是该公司又多了一个不要工资的“工人”,有时候董刚会当客服,有时候他会在车间,有时候会出现在厂房。
“也许你不信,北京一些有名的项目都留下我的足印,我给它们布过电缆线、安装过灯泡。”董刚这样做自然有其目的。
董刚认为,不能让企业遇到法律方面事务的时候才想起你,你作为一个法律顾问,不仅要熟悉你所服务的公司所在的行业,而且要熟悉他生产经营中的每一个环节,遇到问题,与他们共同想办法,遇到一些潜在的隐患与风险,提前与他们准备预案,站在客户的角度来看,他们认为你的心是跟他们在一起的。
董刚的这一做法也带来了丰厚了回报,在这一公司负责人的引荐之下,其他公司也主动找上门来,要董刚做他们的法律顾问。
至此,董刚已经不愁生计与案源,按常规分析,董刚已经走上了自我发展的良性轨道,只需要再坚持与开拓,他将来会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律师。
但这个不甘于现状的人经过深思熟虑,选择了另一条路:创办律师事务所。
2006年,北京市荣德律师事务所成立,在与合作伙伴成立这个律师事务所的时候,他的年龄是27岁,这也刷新了北京的律师事务所主任最年轻的任职记录。
年轻,不意味着没有规划,在律师事务所成立之初,董刚与他们的团队就做了五年的规划:第一年,开起来;第二年,活下去;第三年,站得稳;第四年,放开手;第五年,上台阶。
同时,律师事务所还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推出了自己特色的法律服务:代理军地互涉法律案件。这一特色服务,对高手云集的北京律师群体来说,无疑独辟蹊径。事实证明他们也有能力做好此类案件,到今天,军地互涉案件已经成为他们稳定的业务来源。

为青年律师做好服务是根本
10年,让董刚体味到了刚入行时的艰难、创业时的艰辛,也让他收获了事业的甘甜,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他,总想与青年律师群体分享他的经验与心得,如今,他的想法已经渐渐成为了现实。
青工委的成立,标志着北京市律师协会对青年律师的科学化、正规化、系统化培训迈上了一个台阶,身为该委员会的负责人,他现在的事务十分繁忙,有些工作要与其他专门委员会协调,有些工作要取得律师协会的专业委员会支持,事情很琐碎,但董刚乐不知疲。
青工委的工作也得到了青年律师的认可。
参加青工委“阳光成长计划”的范庆虎律师更希望在培训方面,青工委能将其保持长久性、系列性、规范化,使新入行的律师群体能得到持续不断的“火力支援”,在其他方面,能科学地调研,及时掌握青年律师的需求,并根据他们不同的需求能动性地设置一些主题活动,“有一个好的开端,对我们来说是件幸运的事,我们更渴望青工委在对青年律师群体的服务中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范庆虎说。
“对于我们的团队来说,这一切还刚刚开始,做好服务,是我们的工作之本,这一点毫无疑向!”董刚语气坚定,对未来充满着信心。

主持人点评:

年轻律师意味着什么?

正如年轻并不仅仅表示年龄小一样,年轻律师也并非仅仅指向青年律师。
本文中的主人公董刚律师刚过而立之年,显然还很年轻,但我们不能就此下结论他是一位青年律师。尽管他可能算是“国内最年轻的律师事务所主任”,也可能算是“国内最年轻的律协青工委主任”,还可能算是“国内最年轻的律师协会理事”,但他却实实在在已有十年律师执业生涯,的的确确具有较为丰富的管理经验和较为稳定的业务来源。更重要的是,他在明明白白地为北京的青年律师服务,他在兢兢业业地在为北京青年律师筹划未来
在我看来,青年律师自然是年轻律师,但年轻律师却并不必然是青年律师。年轻律师意味着在年龄上你可能还很年轻,意味着在经历上你可能还很单薄,意味着在学识上你可能还很粗浅,意味着在经验上你可能还很浅显。换句话说,你可能是一位刚刚通过司法考试的法律学子,也可能是一位刚刚入行一片茫然的实习生,更可能是一位刚刚从其它行业转入律师行业的老兵新人。
于是,不管是老兵新人还是新生小兵,无论是刚刚转行还是初来乍到,他们最希望获得发展与提升的机会,最盼望得到师傅与前辈的指导,最渴望行业组织的关怀与帮助。
作为北京市律师协会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的领头人,作为北京青年律师稳步成长的代表者,作为青年律师创新业务来源的实践者,董刚律师显然最了解年轻律师的需求,最理解年轻律师的追求,最明白应该对年轻律师如何要求。执业十年,甘苦自知,为此,董刚律师自然对青年律师群体中刚入行年轻律师的酸甜苦辣深更有体味。正如他自己所言:“我有过刚入行时的茫然心态,经历过被人白眼的事,拿过几百元钱的实习工资,更深知生活窘迫时那种无助的心理。”
所以,为了有效地引导青年律师成才,有针对性地帮助青年律师稳步成长,从而在青年律师的职业规划和事业发展方面起到应有的作用,北京市律师协会新设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即“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
尽管刚刚就任青工委主任,尽管刚刚成立的青工委还是一张白纸,尽管本所的管理与业务还需要自己花费时间和精力,但董刚律师却依旧是心中有数、心中有底、心中有情。
董刚律师是心中有数的。上任之初,他就与合作团队一起,在北京市律协领导及各个专业委员会、专门委员会的支持下,找到了年轻律师培训的切入点,然后适时推出了一项宏伟而有效的工作规划即:“阳光成长计划”。为此,他们把年轻律师的培养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执业新手到技能熟手;第二阶段是从技能熟手到业务能手;第三阶段是从业务能手到统筹高手。换言之,第一阶段是缩短他们从心到手的距离,第二阶段是密切他们从手到手的转换,第三阶段是加快他们从手到心的速度。
董刚律师是心中有底的。就我个人对他的了解,他对任何事情的把握,任何决定的作出、任何战略的确定,他常常能够做到心中有底。甚至他对自己律师事务所五年规划的作出,都显得那么具有哲理。比如在他所在的荣德律师事务所成立之初,董刚与他们的团队就做了五年的规划:第一年,开起来;第二年,活下去;第三年,站得稳;第四年,放开手;第五年,上台阶。可见,他不仅对荣德律师事务所这个团队有信心,而且他北京律协青工委这个团队同样有信心。至于他对两万北京律师中所有青年律师的成长与成功,看起来就更有信心和决心了。
董刚律师是心中有情的。正如《法人》记者采访所言:“十年,让董刚体味到了刚入行时的艰难,创业时的艰辛,也让他收获了事业的甘甜,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他,总想与青年律师群体分享他的经验与心得。”可以说,青工委的成立,标志着北京市律师协会对青年律师的工作已经在全国领风气之先,而且也使青年律师的科学化、正规化、系统化培训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身为该委员会的负责人,现在对董刚律师来说,尽管他的事务已经非常忙碌,尽管他的事情仍然非常琐碎,但董刚律师依旧乐不知疲、乐在其中。事实上,据我了解,青工委的工作不仅得到了青年律师的大力支持与认可,而且还得到了北京市律协乃至司法行政部门的高度肯定与好评。
年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正年轻,可怕的是不明白自己长短优劣,可怕的是不清楚自己的需求和追求乃至行业的要求。当然,更为可怕的是没人关心关注你,没人指导引导你,没人帮助扶助你。
但是,如果有一位叫做董刚的律师说,他愿意为比他更年轻的律师成长搭一个梯子。那么,那些所谓的可怕将不复存在。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