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典型案例 >
今年10家五星级酒店放弃评级 半数为“政府定点”
2014-10-17 16:07 作者:李丹丹 来源:新京报

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严控会议费支出,部分地方政府在会议费管理办法中做出“限星”的规定。去年9月底,三部门联合制定了《中央和国家机关会议费管理办法》。其中明确规定了“二、三、四类会议应当在四星级以下(含四星)定点饭店召开。”11月出台的《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中也为会议费上了一道“紧箍咒”。

  政府的规定在酒店业界内引起了一些反应,也催生出了一些应对办法。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全国多地,部分五星级酒店放弃星级资质的复审,从“五星”变“无星”。今年以来我国“弃星”的10家五星级酒店中,至少半数为当地政府的定点招待酒店。

  现状

  五星级酒店今年首次减少

  截至去年底,中国的五星级酒店的数量依旧保持增长态势,当年五星级酒店增幅高达16%,达814家。然而,新京报记者在查阅今年9月份最新数据时发现,今年我国五星级酒店的数量降至804家。这也是近年来首次下降。去年仅一家饭店因战略调整而主动提出放弃五星级资格,而今年放弃五星级资格的酒店达到10家。

  近日,新京报记者对这10家五星级酒店进行回访,10家酒店均表示主动放弃了今年的五星级酒店的资质复审。对于弃星的原因,其中8家酒店坦言,“弃星”是由于“八项规定”等政策带来的压力。另两家酒店分别表示“是酒店内部问题,不便回答”和“由于酒店不扩建,达不到今年五星级评选标准”。而受访的酒店中,多数表示价格并未因“去星”而降低。

  全国旅游星级饭店评定委员会是负责全国饭店星级评定工作的最高机构,而其下设办公室则设在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秘书处。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秘书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限星”的政策对酒店打击很大。

  探因

  弃星酒店多以政府接待为主

  今年以来“弃星”的10家五星级酒店分布在北京、浙江、吉林、广西、河北、山东、山西、新疆8省份。记者查阅以上各地的会议费管理办法发现,广西、河北、山西、北京等4地均针对“限星”做出了相关规定。

  南宁市邕江宾馆作为南宁市政府公务接待宾馆,一度是接待政企领导的地方。而今年,这位南宁当地的老牌宾馆也放弃五星级复审。该宾馆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挂了星就做不下去了,因为主要还是靠政府这边的业务。”

  与之类似的还有秦皇岛大酒店。作为秦皇岛首家五星级旅游饭店,也在2014年秦皇岛市政府的定点饭店中位列第一位。

  作为当地的老牌酒店,为何要放弃五星级的称号?该酒店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坦言,该酒店经常主办当地委办局的会议,也承接企事业单位和政府的会议。而全国各地“反四风”的背景下,主动选择摘星。

  严控会议费对一些政府业务占比较高的酒店提出了挑战。今年弃星的山西晋城金辇大酒店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大形势变了,而该酒店以接待政府为主。其称该酒店是政府定点酒店,“大领导经常来住”。

  除去政府的定点招待酒店外,今年“弃星”的五星级也有一些并无此背景。桂林乐满地度假酒店地处桂林市兴安县。据一位工作人员介绍,酒店附近有主题乐园、国际标准高尔夫球场和室外温泉。据其称,“政府时不时会过来开会,经常与政府单位合作。”

  问及今年放弃五星级复评的原因,这位工作人员表示,酒店自动放弃是出于对这几年行情上的反应。“因为现在很多企事业单位要求得很严格,但是我们还是按照五星标准来提供服务。”

  费用

  多数弃星酒店仍维持高价位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曾表示,“八项规定”以来,政府类生意迅速减少,高端酒店入住率和房价双降,给业者带来压力。但五星牌照虽摘,价格是否真的下降还有待继续观望。

  在五星级酒店“弃星”后,价格是否会随之下调?记者采访发现,8家酒店都表示不会降低价格。而两家老牌的政府指定接待酒店的会议室单日使用费超过1.2万元。

  延边国际饭店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该饭店是当地最好的一家,今年的评星标准更改后,酒店并没有计划进行大型的扩建。对于价格是否会变化,其称“价格是根据市场情况而定,而不是根据星级来评定。”

  除此之外,7家五星级酒店均表示不会在弃星后降价。而秦皇岛大酒店则是唯一表示降价的酒店。一位工作人员则坦言,如今去消费的少了,酒店的价格也调低了。“现在300多元的房间,以前最起码要500多元。”

  除了不降价之外,两家从事公务接待的老牌酒店的会议室使用费用也依然坚挺。

  吉林南湖宾馆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介绍,使用该宾馆的会议室,如果选择有桌椅的形式,单日价格为1.35万元。其对记者表示,南湖宾馆就是当地的“钓鱼台宾馆”,属于“国宾馆”。

  而与之类似的南宁市邕江宾馆,单日会议室使用价格也高达1.2万元。然而,记者采访的其他五星酒店会议室的单日使用费则从3000元到8000元不等。

  ■ 回应

  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

  “定点酒店选择不应以星级划分”

  今年年初,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会长张润钢曾表示,依据旅游饭店星级评定有关规程,对不达标的星级饭店有“摘星”处理办法,而不存在所谓饭店“要求降星”一说。

  近日,新京报记者就10家五星酒店“去星”采访了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全国旅游星级饭店评定委员会是负责全国饭店星级评定工作的最高机构,而其下设办公室则设在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秘书处。该协会秘书处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证实,“八项规定”出台后,由于政府买单的业务减少,多家五星级酒店的业务受到影响。

  该工作人员表示,近年来取消酒店五星级一般因为一些酒店寻求转型自动放弃复审或酒店在复核和暗访中不符合标准而被摘星。

  据其介绍,在过去十多年间,五星级酒店是一些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项目,甚至是一些地方的“形象工程”,因此刺激了酒店业的快速发展。在这位工作人员看来,在众多的五星级酒店中,一些酒店的退出是大浪淘沙的过程,也是回归市场的现象。

  ■ 专家说法

  “严控会议费与‘限星’无直接联系”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剑文认为,各地在严格控制会议费的管理办法中,都有会议费综合定额标准,人均住宿标准等限制条件。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是否选择星级酒店和会议费的标准没有正相关的联系。

  因此在他看来,在标准定好后,一些地方“限星”没有太大的意义,而严控会议费最终是靠制度来保证。对于各地的“限星”政策,刘剑文认为,政策执行的早期过程,难免会出现“一刀切”的情况。但是实践中如果发现制度不合适,会有进一步完善的过程。

  上海财大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刘小兵也认为,“限星”是严控会议费的一个手段,但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刘小兵分析认为,五星级饭店“弃星”为迎合政府需求,这恰好说明其政府性的业务量很大。那么更要解决如此多会议的来源问题。“如果造成会议繁多的原因不解决,仅通过控制标准是难以奏效的。”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