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真相 > 财经访谈 >
王冬雷为何要争雷士照明控制权
2014-09-03 00:38:37 作者:特约撰稿 云浮 来源:法治周末


       在上一次的雷士照明控制权之争中,王冬雷和吴长江还是亲密无间的战友。然而时过境迁,如今两人成了雷士照明第三次控制权之争的主角。在入股雷士照明、继而成为雷士照明董事长之后,王冬雷为何想要控制雷士照明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云浮
       最近,中国照明行业龙头企业雷士照明迎来了惊心动魄的第三次控制权之争。
       第一次发生在2005年,是雷士照明的创始股东之争,吴长江在经销商的支持下,实现逆转,成功掌控雷士照明。
       第二次发生在2012年,是创始人吴长江与资本方阎焱之间的控制权之争,吴长江在经销商和广东德豪润达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时任(以下简称“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的支持下,再度逆转胜出。
       现在第三次控制权之争,其中不变主角之一还是吴长江,另一个却是王冬雷。
       前两年,王冬雷与吴长江曾经并肩携手,在公开场合多次大秀“同心同德”,表示要抓住从传统照明向LED照明转型的良机,把雷士照明做成全球三强的跨国企业。
       出乎意料,吴王二人翻脸比变脸还快。当初盟誓言犹在耳,现在却又互相攻击。
       据报道,8月8日,王冬雷带人到重庆雷士照明总部强行接管,遭到抵制后,动手把吴长江助理和司机打了。8月20日,王冬雷通过董事会发布公告,暂停重庆总部运作,在惠州成立临时总部,形成“惠州雷士”与“重庆雷士”分裂割据局面。
       前两次争斗伊始,吴长江都处于弱势,但在经销商的支持下,化险为夷,笑到了最后。这次最后的胜利归谁?
       与前两次相比,这次争斗来得更为猛烈,吴长江处境似乎更为艰难,或许也更持久,结果更难预料。

       王冬雷从入股到夺取控制权

       发生在2012年的吴长江和阎焱之争,给王冬雷介入雷士照明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当时吴长江和王冬雷一拍即合,分别拿出自己的股份与对方互换。王冬雷由此成为雷士照明的最大股东;吴长江成为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凭借王冬雷的支持,吴长江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再度坐上CEO宝座。通过几个来回的股份互换,到现在王冬雷在雷士照明占股高达27.1%,而吴长江仅为2.54%,创有史以来最低点。
       从公开信息看,王冬雷相继成为雷士照明最大股东和董事长后,先是把雷士照明二级公司董事长由吴长江换成了肖宇,接下来就是大规模地进行雷士照明高层人事变动。雷士照明内部员工透露,现在见得最多的是公司高层的人事任命通知。
       据了解,追随吴长江多年的副总裁穆宇被免了,吴长江的弟弟、副总裁吴长通被免了。其他高管,包括大项目事业部首席运营官郭云涛、EMC事业部首席运营官乔脐、物流管理中心首席运营官李国兵、供应商管理部部门长周森林、价格管理部部门长舒学彬、市场管理系统首席运营官石勇军、市场中心首席运营官朱宏、销售支持中心首席运营官王镇堃、研发检测系统首席执行官熊飞以及万州生产基地四位高管都被免了。
       这创造了有史以来,雷士照明高管被免职人数的纪录。雷士照明的经营和管理如今已进入困境,对雷士照明造成的经济损失日均达数百万元之巨。
       现在,虽然在当地政府协调和产业链利益相关者要求下,雷士照明最大的两个生产基地,即惠州生产基地和万州生产基地,都已经恢复生产,但仍存在的“政令”不畅问题,让两大基地经营活动困难重重。据报料,在惠州生产基地,供应商不愿供应材料,基层员工不愿积极生产,甚至在生产线上织毛衣、打瞌睡的现象比较严重。而万州生产基地虽然忙于生产,但由于ERP系统被冻结,只能通过原始的接电话方式来接单下单,让管理层苦不堪言。
       有雷士照明内部员工透露,惠州生产基地是“被恢复生产”,基地里游荡着一批身份不明的“外来人”,对原员工的言论严加管控。

       王冬雷为何想控制雷士照明

       雷士照明的第三次控制权之争,被广泛关注,在业内和社会上引发轩然大波。
       有业内专家和法律界人士称,这次雷士照明控制权之争,很多做法已经超出正常商业之争,比如王冬雷带人接管重庆总部时,把吴长江助理和司机打了的做法,已难说归民事责任范畴。
       是什么动力,促使争斗者不惜以身试险呢?
       撇开其他因素,我们不难看到,如果雷士照明与德豪润达能够捆绑在一起,那确实堪称珠联璧合,是照明行业的一件大事:雷士照明强在品牌、渠道和封装;德豪润达强在芯片研发生产。双方组合,确实堪称打通了企业发展的任督二脉,特别是在照明行业向LED提速转型的关键时刻。
       但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虽然王冬雷虽然做了两个企业的董事长,但他很清楚,实际上雷士照明是在吴长江的控制之下。只要吴长江在,他在雷士照明的行动,就要受到限制。从最近揭露的材料看,王冬雷想在雷士照明走些账,都是“此路不通”。
       当然,更为严重的,倒不是这些小磨小擦,而是雷士照明在不在自己手里,这关系到德豪润达的生死存亡。在LED照明上的投入,王冬雷是孤注一掷的。但事实却是产业链不通畅,经营业绩乏善可陈,相关业务陷入亏损泥淖。如果能掌握雷士照明控制权,既能解决LED芯片的销路问题,也能解决德豪润达的照明产品的销路问题。但是他很清楚,只要有吴长江在雷士照明,只要有盘根错结的吴系人马在雷士照明控制各个环节,他的控制欲望肯定就无法实现。
       雷士照明能做成中国照明行业的龙头企业,得益于其有一张遍及全国的经销大网。这不仅让德豪润达的王冬雷垂涎欲滴,也曾让施耐德的朱海垂涎欲滴。王冬雷明白,只要拥有这张大网,德豪润达就能起死回生,如虎添翼,其产品就领到了在全国畅销的通行证。
       但吴长江或许早就意料到了这一点。在他对笔者讲述中透露,雷士照明的30多个运营中心,是独立于上市企业之外的,也就是说王冬雷虽然是雷士照明最大股东,但这些运营中心与其一点关系都没有。

       争斗或致两败俱伤

       欲先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吴长江曾经把自己和王冬雷比喻成两个“疯子”。
       由此可见,双方都不肯轻易让步。作为最大股东的王冬雷,对雷士照明是势在必得。作为创始人的吴长江,一直把雷士照明当作孩子来抚养。在他看来,没有人比他更懂雷士照明,也没有人比他更爱雷士照明,在其他任何人手里,雷士照明都是死路一条,只有他才能让雷士照明做大做强。
       如果谁都不愿罢手,在上演完武斗大戏之后,双方都在寻找新的制胜法宝。王冬雷准备召开股东大会,而吴长江则是祭出了法律武器,分别在重庆、惠州等地,起诉了王冬雷。虽然王冬雷是雷士照明最大股东,但从目前公布的资料来看,吴长江却是雷士照明的法人代表。
       或许这是一场持久战。但这种消耗战的结果却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玉石俱焚。由于吴长江和王冬雷都是雷士照明和德豪润达的股东,这种争斗对双方的经济损失是显而易见的。吴长江向笔者透露,要借用法律武器和渠道优势把雷士照明重新夺回来。鉴于前两次的经验教训,这次吴长江希望和渠道一起,大家集资把王冬雷的股份买回来,再做一个大雷士。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