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反诈斗士韦健
2019-04-09 21:15 作者: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李动 葛春峰 缪国庆 来源:法治周末

原题:中国刑警报道(四)

反诈斗士韦健

 

从最初接触电信诈骗犯罪时的门外汉,到如今的公安部特邀打击电讯诈骗犯罪专家,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九支队支队长、公安部特邀打击电信诈骗犯罪专家韦健,作为上海警方最早一批从事打击电信诈骗犯罪的刑警,通过一次次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分子的较量,韦健成为当之无愧的反电信网络诈骗专家。与骗子“斗智斗勇”十余年,韦健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让电信诈骗犯罪无处遁形

 0.png

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九支队支队长韦健。

 01.png

韦健(右一)与同事商讨案情。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李动 葛春峰 缪国庆

有电信诈骗,就有反电信诈骗。这些年,诈与反诈之间的战斗从未停歇。

尽管电信诈骗属于“非接触式”犯罪,环环相扣,很难留下诈骗的确凿痕迹;尽管电信诈骗不受地域和空间限制,使得发现、跟踪和抓捕都存在很大难度,但是,为了回应人民群众对社会平安稳定的高度关切,长期以来,公安部门的一群反电信诈骗专家,肩负使命,与蜗居在境内外的电信诈骗犯罪团伙不断展开着一场场激烈的暗战,奏响着除恶扬善、大义大爱的时代交响曲。

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九支队政委、公安部特邀打击电信诈骗犯罪专家韦健就是其中的一个。

 

被骗出来的反诈专家

 

韦健刚开始接触电信诈骗时,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无从下手。好在这个“新人”没有退缩,而是在失败中不断学习,像颗铆钉一样,越钉越紧,决不松劲。

2000年前后,上海开始出现手机短信诈骗。最初的形式是通过短信发送“某某公司举行庆典,您的手机号被幸运抽中二等奖,请与某某电话联系”这类信息进行诈骗,骗子通常会假冒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的知名公司,因此,全国各地被害人就将报警电话打到这些地方来,有时报警电话一直从早上8点上班响到下午下班。

这种利用移动通信和网络实施诈骗的全新犯罪形式,在犯罪手法、组织模式上与传统诈骗犯罪完全不同,侦破上也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

还是“新人”的韦健,就先对被害人被骗的整个流程进行分析,走访了数十个被害人,希望能够摸清其中的脉络,但电信网络诈骗没有现场,没有痕迹,破案还是常常没有方向。

有好几次,韦健假扮被害人与对方联系,明明感到“鱼”就要上钩了,却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又与犯罪嫌疑人失之交臂。

当年分管反侵财侦查工作的刑侦总队副总队长周建国曾对韦健说:“这种案子过去没有碰到过,只有先深入解剖一只麻雀看看,才能了解这种案件的来龙去脉。”

经过几次交锋,韦健终于明白,一起电信诈骗案件,从幕后老板到打电话发短信,再到提取现金,不同环节涉及不同的行业,如网络、通信、银行等部门。因此,要破案,就必须精通相关领域的知识,只有懂得以技术制约技术,才能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高智商犯罪,就需要有高智商应对。

与电信诈骗较量的过程,其实也是是一个学习和摸索的过程。为了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习更多的专业知识,韦健去银行了解转账情况,去电信部门学习通信技术,去电脑公司学习电脑程序。

机会终于来了:一个冒充上海三星集团中奖的电信诈骗案件摆在了韦健的面前。

尽管这个案件牵涉面广、被害人多,而且星散各地,韦健和两位同事仍义无反顾地上了路。他们先去了厦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可那里的同行对此不太了解,不知从哪里着手。韦健接着赶到深圳,深圳刑侦支队曾办理过这类案件,但也是凭着一腔热血,风风火火地冲进网络大海,尚未形成可供分享的办案经验。于心不甘的韦健又来到电信诈骗案涉及的其他地区,只是因为涉及的案值不大,并没有引起当地同行的特别重视,无法联动。

为了熟悉互联网,在深圳时,韦健特地去买了一台手提电脑,整日埋首其中,日夜琢磨,反复研究,甚至还造成了电脑系统崩溃。

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有一天,韦健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当天一大早,韦健就赶到当地的通信部门,向一位技术员提出了破解电脑程序的想法。可那位技术员说“不可能”。在他的再三请求下,技术员找到一位电脑工程师。但那位电脑工程师一听,也说“不可能”。

韦健苦口婆心地说:“这些受害人大多是收入微薄的弱势群体,或是退休老人,一生的辛苦钱、养老钱被骗,对他们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如果不破这个案件,以后上当的人会更多,陷入绝境的人也会更多。”

那位电脑工程师被他的这番话打动了,同意试试。就因为这次试试,这个程序被破解了。

韦健喜不自禁,赶紧回到宾馆上网寻踪觅迹。

经过3个月的艰难探索,这个冒充上海三星集团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整个过程水落石出,诈骗嫌疑人终于露出了尾巴。

警方很快抓到了这个电脑高手,原来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她假冒上海三星总部的工作人员,骗了全国许多“幸运中奖者”的钱款。

韦健审讯了她,并且“请教”了她的作案路径和步骤,方知这个女骗子竟然从未到过上海。

电信网络诈骗的方式、手段一直都在升级。有人作过这样的比喻:“假如说,一开始的短信诈骗、刮刮卡中奖诈骗算是1.0版,利用网页种木马算是2.0版,利用任意显示电话算是3.0版,然后升级到网页和电话混合型4.0版,那么,5.0版移动端诈骗则是目前的最新版。”不管这个比喻是否贴切,但却是直击了其中的要害:为了逃避打击,骗子们会借鉴最新的通信技术和网络技术,不断变换犯罪伎俩,升级作案手段。

猎物在升级,如果猎人不升级,就不可能抓到猎物。

破案实践是韦健最好的课堂。

为了寻找案件的突破口,韦健请教了很多专业技术人员。但在学习大量通信技术知识的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令他头疼的问题:为了更高效地提供通信、网络服务,专业人员研究的都是正常、合法的路径和方法,而诈骗团伙满脑子想的是如何钻空子,用的是“歪路子”,打的是“擦边球”。如何才能成功破案,就需要侦查员用学到的通信知识,去研究诈骗团伙不断翻新的作案手段,去探索破局的途径和方法。

从一个“新人”出发,韦健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日渐成为了打击电信诈骗的专家。

有一次,韦健参加一个通信技术交流会。会后有人问他:“您是哪个学校计算机专业毕业的?”

韦健回答说自己根本没学过计算机专业的课程。对方很是惊讶:“那您是怎么成为专家的?”

韦健谦虚地笑称自己是一个“被骗出来的专家”。

 

电信网络诈骗领域,人尽皆知的韦健

 

有句话叫“网络无国界”,生动贴切地体现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又一个特点。

如果一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被害人和诈骗犯罪嫌疑人都在上海的话,对于侦查员而言真是太幸运了。然而,这只是一种假设,事实上,骗子往往都在异地作案。前些年是在国内异地作案,现在是在全球异地作案。

办案就意味着出差,韦健的女儿曾说:“我爸爸这个专家,就是专门不回家。”

“专门不回家”的专家韦健,为了办案,成了一个“空中飞人”。每年他有近一半的时间在出差,最多的时候,一年出差超过200天。

天南海北的出差,对于韦健而言是家常便饭,特别是时不时地还要出境办案。

作为公安部专案组成员,韦健于201012月飞赴菲律宾侦办“11·30”电信诈骗团伙案。

眼看着离圣诞节没几天了,韦健和专案组的侦查员们绞尽脑汁,用尽使领馆、华侨等各种各样的资源,雇了当地的司机天天加班办案,就为了赶在圣诞节前能查出些眉目来。

没过几天,当地司机就不干了,多给加班费也不干。他说:“华人的勤奋我见得多了,可没想到中国警察干活儿这么拼命!”

无奈,韦健他们只能另请司机,给加班费,并好生照顾。在菲律宾苦苦寻觅了两个多月,专案组拼脑力、拼体力、拼毅力,经过守候伏击、跟踪追击,最终大获全胜,并经过司法程序,于201123日将24名犯罪嫌疑人悉数押解回国。

凯旋没多久,韦健又接到公安部调令,随队前往印尼、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等国侦办3·10”电信诈骗团伙案。

韦健与搭档早出晚归,甚至通宵达旦,从20113月下旬一直奔波到炎热的6月下旬。经过各小组三个多月的艰苦侦查,寻踪觅迹,终于摸清了各有分工又盘根错节的特大电信网络诈骗团伙的所有成员。最后公安部统一下令,一网打尽,一下子抓获了290名犯罪嫌疑人。

当韦健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女儿竟一下子没有认出他来:家里怎么“飞”来了一个“非洲人”?

韦健笑着掐指一算,这次出差了61天。

“飞人”韦健的记忆里,上海单笔金额最大的电信诈骗案成功收网的日子,是20131219日。这天凌晨,11名大陆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被韦健他们押解登上柬埔寨金边飞往上海的航班。

一个多月前的1028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接报一起特大电信诈骗案件,受害人陆某被人以“电话欠费”为名骗走近两千万元人民币。

上海市公安局随即成立10·28”案专案组展开工作。警方发现,拨打诈骗电话的犯罪嫌疑人藏匿于柬埔寨境内,而钱款在一天之内就转账7个层级,分解到了两千余个账户中。

这是一场在公安部指挥下,与柬埔寨警方协同出击的电信诈骗窝点捣毁战。

20131119日,韦健所在的专案组首批成员飞赴柬埔寨,与柬埔寨警方展开合作。

侦破电信诈骗案件的主要线索有电话号码、IP地址等。可是,当专案组将前期侦查起获的线索提供给当地警方时,却发现“此路不通”。

在柬埔寨,查询与电信相关的情况,需先向警察部门提交申请,警察部门再找邮政管理部门,通过邮政管理部门寻找电信公司。可在柬埔寨,大大小小的电信公司多达几十家,排摸完毕至少需要一周时间。这么长的时间,在面积不大的金边,“一群中国人来了”的风声足以传遍全市。

为此,在寻求柬埔寨警方查询地址的同时,韦健他们根据前期侦查的信息,拿出金边地图,一帧一帧地进行地图搜索。电信诈骗窝点大多处于高档地段,且不太醒目,因此,可以排除容易暴露身份的商务楼和普通居民区……根据筛查,最终确定了窝点所在地:金边市堆谷区319街的别墅区某栋。

位于319街的绿色别墅,铁门紧闭,探头林立,围墙上布满环形倒刺。

为尽快摸清地形,确保收网行动万无一失,韦健和同事余恺决定实地“踩点”。两人脚穿白色人字拖,身穿大花衬衫、短裤,配上骄阳晒出的黝黑皮肤,颇有几分柬埔寨华侨的味道。用他们的话说,“越普通越不容易引起注意”。他们乘上遍布金边大街小巷的“嘟嘟车”,绕着可疑窝点转悠,记下了基本情况。但别墅区路上常有保安巡逻,“嘟嘟车”走马观花,难免不够仔细。专案组又派出女侦查员吴锐、万静艳多次步行探视,佯装打电话,拍摄下窝点外围的重要资料,为收网奠定了基础。

柬埔寨警察总监同意开展收网行动的消息终于传来。

行动的前夜,负责现场侦破此案的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杨维根几乎没有睡。“抓获的犯罪嫌疑人能明确其工位的,将工位上的所有物品,如打电话的通信名单、银行卡号、剧本等当着嫌疑人的面整理、清点、封存。进入现场,首先明确窝点管理人,设法获取其护照、涉案账本、工作流转单、U盘、移动硬盘、电脑等。”杨维根召集专案组成员,预演了第二天行动的所有细节。

其实,在此之前,专案组成员早就精心组织了两轮培训,掌握了行动的关键点:以最快的速度控制现场证据。

20131219日上午10时左右,抓捕行动正式开始,藏匿在窝点里的21名嫌疑人全部被控制。

此后,耕耘在反诈领域的韦健,还因其在打击电信网络诈骗领域的突出贡献被评为“感动上海年度人物”“CCTV年度法治人物”。

在打击电信网络诈骗领域,几乎人人都知道“上海有个韦健”。

 

主动成为“名人”的中国刑警

 

韦健一直认为,针对网络电信诈骗这样的案子,既要狠狠打击,又要紧密防范;甚至可以说,防范重于打击。防,一是社会防,公安、银行、通信等相关部门都有责任消除漏洞,建立防范机制;二是个人防,也就是要靠市民群众自己扎紧篱笆,提高防范意识。

韦健对电信网络诈骗的套路太熟悉了:诈骗套路有多个环节,有人专门编写诈骗“剧本”,有人专门根据“剧本”打电话,有人专门开设银行账户转卖给诈骗团伙,而取款的环节则大多在境外。

电信网络诈骗发展到今天,各个诈骗环节都独立运作。骗子的反侦查能力很强,被打击后则变得更加狡猾。当一名被害人将自己一生的积蓄,数万元、数十万元,甚至数百万元的资金转入诈骗账号后,这些钱会被诈骗团伙成员通过无数个转账渠道,瞬间转入提款专用账户,而后在境外的ATM机上提现,犹如群狼抢夺猎物似的转眼间被吞噬。刑警即便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把案子破了,犯罪嫌疑人抓了,但钱款早已被分解挥霍,要追回被害人的损失十分困难。

可是,老百姓对电信网络诈骗的套路未必熟悉,大多数人缺乏必需的防范意识。而要提高广大市民的防范意识,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很多市民听到防范宣传时,不当一回事,真正遇上了,就难免上当。

10·28”电信诈骗案中,赴柬浦寨工作组冲进诈骗团伙窝点时,诈骗窝点内的电话还在不断响起。

侦查员拿起接听,对方是中国国内的受骗者。当侦查员告诉对方,这个电话在位于柬埔寨的诈骗团伙窝点内,对方还在追问“你是谁”,直到侦查员明确回答“我是中国警察”时,电话那头的人才醒悟自己受骗上当了,钱差一点儿就转账了。

遭遇诈骗不可怕,捂住钱袋子最重要。

为了提高防范宣传的效果,韦健选择主动成为“名人”。他利用各种媒体开展防范宣传,让大家在上视“夜线约见”里看到他,在央视打击防范电信诈骗的新闻专题中听到主持人与他的电话连线,在网站、报纸见到他对各种类型网络电信诈骗手段的防范提示。

为了及时发布电信网络诈骗的最新动态,韦健还专门注册了微博账号“刑警803韦健”。

作为一个名人,韦健更想让上海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出名”。

这是一个反电信网络诈骗的实战平台,其深度整合警社资源,建立了金融、通信、第三方支付机构、互联网企业等联合入驻、打击防范一体化运作的实战机制,实现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统一接报、统一查询、统一封堵、统一查处”。

这个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的研判中心,在运用大数据等多种技术手段开展电信诈骗与反电信诈骗之间生死时速较量的同时,还联合派出所、社区、普通市民,摸索出一套劝阻防范电信诈骗的工作机制。

2016717日,上海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平台在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揭牌。在试运行的4个月期间,平台就冻结涉案资金逾900万元人民币、464.6万欧元、395万美元,利用短信以及拨打电话的方式成功劝阻潜在受害人2.8万余人次。

20173月,上海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平台正式运行,韦健担任新成立的刑侦总队九支队支队长,专门负责“反诈中心”相关事宜。与此同时,他特别组建了新闻宣传团队,推动反诈中心的公众微信号同步启动。

电信网络诈骗与反电信网络诈骗,是一场快与更快的较量,胜负往往在分秒之间。

以往,电信诈骗受害人报案,需要经过标准的笔录询问与立案程序。而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平台与110实现“三方通话”,并与市民热线12345对接,受害人通过110报案的过程中,中心平台就会同步进行甄别。在判断报警人确系遭受诈骗后,第一时间就可以对涉案银行账户进行查询。

过去,警方对银行账户的调查耗时冗长,而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平台打破了最难的瓶颈:银行授权,由银行特派员来操作对涉案账户的查询、止付和冻结。由此,就可以实现止付快、冻结快,以避免犯罪团伙以更快的速度将资金转移。

事前预警拦截、事中发现劝阻、事后封堵侦查,上海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平台有效地遏制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高发态势,切实维护了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

 

“专门不回家”的专家

 

常言道:“当一名刑警,干两辈子活儿,苦三代人。”

为了破案,为了平安,刑警无悔的付出背后,常常有愧于家人。韦健也不例外。

韦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和女儿是他的骄傲。干了20年刑警,打击电信诈骗十多年,妻子和女儿一直在默默地支持着他。韦健的女儿叫“雯雯”。小雯雯出生前一个月,韦健出差才回到上海,而在孩子满月的第二天他又去了外地办案,一走就是两个月。

平时家里都是妻子一个人操持。有一次韦健下班回家,刚打开房门,听到妻子因为女儿做功课粗心在训斥她。当时韦健很想对妻子说对孩子的教育要多点儿耐心。但这句话,他最终没有说出口,因为他对孩子没有尽到义务,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韦健有无数次的承诺都没有实现,无论是对妻子,还是对女儿。

20109月,上海市公安局召开刑侦条线立功授奖大会。韦健又在出差,是小雯雯替他上台领的奖。

进入2011年,妻子的愿望是韦健出差的日子能少于一百天。但在十一前这个愿望就落了空,因为韦健已经出差了一百多天。

2012年,妻子对韦健的期望依然是出差能少于一百天。而这一年12月,一篇专访韦健的文章标题就是《一年三分之二时间出差在外不是跨省识骗就是境外斗骗》。

2012年,韦健参加第二届“平安卫士”评选期间,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专门为他举行了一场推荐会。组织者邀请小雯雯来说说自己的爸爸。

上台前,小雯雯告诉主持人,我爸爸这个专家是“专门不回家”。主持人说,好,到了台上你就这么说。

可真上了台,小雯雯并没有提这句话,而是对全场说:“我觉得我爸爸很辛苦,很了不起,希望大家投他一票,谢谢各位叔叔阿姨!”

站在边上的韦健没能忍住眼泪。轮到他自己上台时,他动情地说:“我感谢这些年来妻女对我的支持,我为她们感到骄傲!有人说,每当破获一起电信诈骗案件的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刻,可在我看来,如果没有电信诈骗案给我破了,那才是最开心的。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电信网络诈骗还在,为了更大的家庭、更多的家人,我也必须永远在线。”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