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取消“妻妾差序”惹出凶杀案
2019-04-09 21:07 作者:​林海 来源:法治周末

林海

北京大学法史学博士 金融学博士后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带感情色彩的描述性文字,几乎一字不改地被搬进了广州地方法院的判决书中。用现在人们的话来说,那个时刻的广州城,早摆不下一张平静的判桌

 

今天的广州光复中路144号是一个普通小区,早已没有当年越华报社的模样。居住在此的人们,也大多不知道这条街曾是国内闻名的“报纸街”。许多报纸兴办于此,或迁来此处;而《越华报》作为一份商业报纸,更是凭借专挖市井猛料,获得了巨大成功,销量达上万份。

1933723日,《越华报》以近5000字篇幅详细报道了王文舒杀人案。以此为发端,广州报界对这桩家庭血案开始了4年的密集追踪报道。血案发生时,王文舒34岁,丈夫杨少修32岁。两人经由父母作主结婚已有11年。杨家出过清代秀才,家颇小康。杨少修少年从军,后转职广州警察部门,为一名“侦辑”。

王文舒案最初由位于仓边路的广州地方法院审理,后经上诉由广东高等法院审理。从当时法庭文书可知,案情源于妻妾之争:“其(王文舒)杀人原因,系以王嫄贞欲嫁其夫杨少修为平妻,篡夺其身份。”身为“大妇”的王文舒约“小妾”王嫄贞到其位于德宣东路66号的寓所“谈判”。孰料,谈判变成了血案。

德宣东路在今天的广州地图上已经找不到了。1968年,这条路改名为东风路,至今仍是城市主干道之一。当时,杀了人的王文舒想毁尸灭迹,就找来在南翔舰担任中尉管理员的胞弟王培林,让他把装了尸体的麻袋运走。王培林于是乘下半夜街上行人稀少时,准备伪装成搭夜船的旅客,前往东堤码头,将麻袋扔进珠江。谁知,王培林扛着麻袋,还在德宣东路内街行走,尚未走到马路叫车时,即被人发现报警。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对该案的侦审持续了近4年之久。1933723日,公安局长何荦主持对此案的第一次公开审讯。同年1222日,广州地方法院一审认定王文舒预谋杀人,判处死刑。次年310日,广东高等法院受理王文舒上诉;其间传闻王文舒染精神病,不知“此说真否,或其另有作用”。

5个月后,广东高等法院二审改判无期,王文舒不服,再上诉至最高法院西南分院。1935728日,最高法院西南分院发回重审。4个月后,广东高等法院决定维持原判;王文舒仍不服,再上诉至南京最高法院。1937111日,南京最高法院判决维持原判,方告案结。此时,距血案发生已过去近4年。

其间,广州报界进行了狂轰滥炸一般的报道。其中最让街头巷尾热议的,倒不是杀人凶案与肢解弃尸,而是妻妾争宠以及纳妾制度本身。辛亥革命后,有关纳妾制度存废一直争议不断。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虽早将写有“妾之制度,亟应废止”的决议递交立法院,但直到19315月施行的《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仍对废妾一事只字不提,而仅取消了有关妾对于妻属于仆从地位的规定。

换句话说,男人可以照旧纳妾;同时,传统的“妻妾差序”被颠覆。妾之身份完全取决于丈夫的个人意愿,失宠时可被赶出家门,得宠时甚至可以成为“平妻”。杨少修娶王嫄贞,究竟是纳妾还是娶平妻,完全取决于他的个人意愿。所以,他可以一边对王文舒说是纳妾,另一边对王嫄贞说是娶“平妻”,事后面对法官讯问时,又改称“实为纳妾”。

据王文舒供称,杨少修甚至直白地向王文舒说,他“爱哪个哪个便是大婆,无分大小”。王嫄贞死前也对王文舒说,她不是要做妾,而是“丈夫爱谁,即谁作大妇”。因此,本案在审讯过程中,引发了许多女性的关心。当时报纸记载,19346月底7月初,广东高等法院审理此案过程中,“旁听者鱼贯而至,百数十人,互相围绕于庭外,争引颈观望”,且“均属摩登女性,长袍革履,香风满庭”。

庭审中,王文舒的律师在辩护时一再强调,她作为妻子的利益受损害,但因法律没有明文禁止纳妾,没有给她提供公共救济的途径,所以迫得“为自救而犯罪”。为声援王文舒,广州女权会、女联会、妇女习艺所、妇女提倡国货会等妇女团体专门于193385日在国民党广东省党部集会讨论,修正并通过了由女律师陈霭贞起草的《广州妇女团体对王文舒案之感想》,提出以下意见:

“王文舒是因王嫄贞不甘作妾、要做“平妻”才与后者相争,她本已将‘一己独占之爱情……让他人’‘冀存固有之名份尚不可得,切齿痛恨于王嫄贞,纯属人之常情”“王嫄贞不自爱,明知杨少修已有妻室,仍然不顾王文舒再三警告,与杨少修订立婚约,另行税屋同居,所以王嫄贞亦属‘自作孽’。”

妇女团体还提出,杨少修才是此案罪魁祸首,应予严惩:“夫少修身为国家官吏,自极懔守国法,而乃初则伪为无妻,以肆欺罔,继则巧称‘平妻’,以行诱惑,此其对于社会之罪恶,诚无可恕。”对此,妇女团体打算起诉杨少修,使之受到法律惩罚。

然而,当时的舆论充分体现了“男性主导”,《越华报》采访律师看法,以“妒杀分尸案之法律谈”为题,将反驳妇女团体的法律意见刊载于报端。香港《天光报》以大字号表示,“有欲置杨于法者,法律无不准纳妾之明文”。19349月,广东省参议员张仲绛向参议会提议,禁止纳妾并予以惩罚;但因另有参议员以“提倡复古、无后为大”为由进行反驳,该议案也被搁置。

最终,这起“大妇残害妾侍”案,以王文舒被判处无期告终。这场诉讼中广州报界的态度颇值揣摩。有的报道以“少修与王氏结婚十一载,并无所出”强调纳妾的正当性;有的报纸则在遣词用句中颇多强调杨少修对王嫄贞系“因怜生爱”,王嫄贞“自愿薄命”,王文舒则为凶妇、妒妇、悍妇。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带感情色彩的描述性文字,几乎一字不改地被搬进了广州地方法院的判决书中。用现在人们的话来说,那个时刻的广州城,早摆不下一张平静的判桌;而当事人的命运和结局,也就不难猜测了。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