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押金新规:交通新业态带上了“紧箍咒”
2019-04-09 20:42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于伟力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视觉中国

健康的企业不应依靠用户的资金来维持平台的运营,想要彻底解决用户资金安全的问题,仅依靠监管部门的政策制约较难以实现,还亟需平台自身有解决运营发展的能力

 

法治周末记者 于伟力

近日,交通运输部发布《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就网约车、汽车分时租赁和共享单车等交通新业态资金和押金管理办法向社会征求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办法》不仅严格限定了运营企业在押金和预付资金方面的收取上限,还规定了用户押金归用户所有,运营企业不得挪用,运营企业只能将用户预付资金用于其主营业务,力图在制度层面保障用户资金的安全。

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专家看来,《办法》的出台,是对押金的全方位严格管理,无疑给交通运输新业态套上了“紧箍咒”。这既规范了市场,也将对改善交通运输新业态的市场环境产生积极作用。

 

“只要碰他人的资金,都是危险的”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办法》出台前,诸如摩拜单车、哈罗单车等“头号玩家”的共享单车,已经不再收取用户押金。而后来居上的青桔单车,自上线起也从未收取用户押金。因此,舆论普遍认为《办法》中关于押金部分的规定,主要针对共享汽车领域。

关于共享汽车的押金问题,《办法》规定:汽车分时租赁的单份押金金额不得超过运营企业投入运营车辆平均单车成本价格的2%。有不少网友担心,此次具体金额的设置,也许会引发用户和运营企业间的矛盾,可能会导致更多的纠纷。

北京交通大学互联网交通运输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华讯律师事务所主任张韬表示,由于互联网交通等交通运输新业态涉及多个领域,按照主管部门的职责划分,将会造成消费者投诉麻烦、监管不协同等情况。

“要想更好地为消费者考虑,把《办法》精神落到实处,应当建立联合监管工作协调机制。由交通运输新业态行政主管部门牵头和统筹协调,其他相关主管部门参与实现协同监管。无论是押金成本,还是用户投诉渠道,都亟需建立统一集中投诉的渠道和机制,之后涉及不同部门职责范围内的,再分别移送处理。”张韬建议。

除了《办法》里提到的具体“数字”外,中国之声特约评论员、央视财经特约评论员张春蔚则更关心此次《办法》出台背后所折射出的问题。

“押金如何监管只是入门话题,占比多少等这方面的规定,要基于在良性管理的基础上。只要碰他人的资金,都是危险的。”张春蔚强调,“在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发展的今天,运营企业使用‘别人账户里的资金’这种行为,历来都是广大消费者所默许的。长此以往,在归还资金时,就可能会出现捉襟见肘的情况。”

至于《办法》中提到具体金额的规定和界限,张春蔚认为,这是共享领域多次出现问题后总结的相关经验,得出的大致范围,在实际操作中并不具备借鉴意义。

 

预付款不是企业发展的本钱

 

《办法》不仅加强了对用户押金的监管,还加大了对用户预付资金的监管力度。规定指出:运营企业收取的用户预付资金总规模,应当与其服务能力相匹配,严禁超出服务能力收取用户预付资金。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单个用户账号内的预付资金额度不得超过100元;其他交通运输新业态单个用户账号内的预付资金额度不得超过8000元。

对于上述规定,很多消费者担心,随着运营企业能够自主使用的资金越来越少,如果长期无法实现盈利或资金链出现问题,那么是否会导致降低服务质量的情况。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助理分析师陈礼腾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强调,用户押金、预付资金本身就不属于企业运营的资产。健康的企业不应依靠用户的资金来维持平台的运营,想要彻底解决用户资金安全的问题,仅依靠监管部门的政策制约较难以实现,还亟需平台自身有解决运营发展的能力。

张韬赞同上述观点并补充,交通运输新业态企业的“造血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其收入不能保障所提供持续、稳定的服务,消费者则会用脚投票,让其在市场竞争中实现优胜劣汰。为了谋取更长远的发展,亏损企业可以向同行业的盈利企业学习好的模式、经营方式,以及控制成本、扩大市场的具体办法。

此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诸多专家还提醒到,运营企业不仅要苦练内功,加强交流学习,预付款的属性问题也要重视。

“预付款的存在除了能减少消费者每次单独消费的麻烦外,也在一定程度上给运营企业吃了一颗定心丸。”张韬进一步分析,预付款一经消费者支付,其所有权即归属于企业。消费者对企业只有债权,但企业要想创新和良性发展,不应依靠消费者的预付款,作为企业发展的本钱。否则一旦新增用户数量或经营收入减少,企业的资金链就十分脆弱,容易出现经营风险。

一些消费者认为《方法》的出台,对用户资金加强监管,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运营企业的商业模式,导致正常业务可能没办法有序开展。张春蔚认为消费者想多了,她认为,运营企业在市场经济环境下,能“活下去”是企业最起码的能力。缺乏资金、无法实现盈利是企业自身的问题,不应由社会来拯救。

她指出,《方法》中的相关规定,并没有影响共享领域的商业模式,而是影响其融资和成长的模式。“此前相关部门没有加强监管,运营企业一旦发现消费者没有追讨资金,就会果断利用这笔资金做投资。而《办法》的出台,能有效限制这一情况出现,也有助于让正常的企业回归正常,专注发展其主营业务。”

 

企业的运营思路需要调整

 

关于交通运输新业态中的资金管理问题,影响最大的莫过于ofo的退押金事件。法治周末记者获悉,自去年12月至今,排队退款的用户仍超千万人,这不但影响了用户的资金,也让用户对共享领域失去了信心。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办法》的出台,或能有效规避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办法》第4章第22条中规定:将对未按规定落实用户资金管理要求、履行相关报备和报告义务的运营企业,由其注册地相关管理部门联合开展约谈,督促运营企业按照用户资金管理要求立即整改。逾期未整改的,向社会通报有关情况,并由发展改革部门通过“信用中国”等渠道公示运营企业相关信用信息,向用户提示风险。对拒不整改的,相关管理部门要依法予以处理。涉嫌经济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

由此不难看出,相关部门对交通运输新业态加强监管的决心。

不过,记者了解到,早在20178月,针对用户押金管理,有关部门就出台过《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但效果并不乐观。

那么,此次《办法》的出台能否打破这一局面?

“我国虽有相关的法律约束,但实际执法中,倘若监管不到位,立法目的恐怕难以有效落实。”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德良表示,“尽管此前就出台了用户押金管理的要求,但部分共享企业的确没有落实文件的相关精神。究其原因在于,对于共享领域而言,运营企业主要以押金和预付款来进行相应业务的周转或运营,运营思路的调整还需要一定时间。”

张韬认为,随着《办法》的逐步完善和正式出台,将对治理和解决交通运输新业态的押金、预付金问题以及改善交通运输新业态的市场环境产生积极作用。

“《办法》不管是从用户押金、预付资金的存放管理上或是联合监管机制上,都进行了系统且具体的规定。”张韬提出应以《办法》为契机,相关部门加强对运营企业的管理和引导,从而进一步规范了市场秩序、保障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重新审视收取押金、预付金和企业良性发展的关系,不但从宏观上改变了市场中存在的问题,也将推动行业健康有序和高质量的发展。”张韬强调说。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