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骨语神探”贾东涛
2019-04-02 21:44 作者: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许丽晴 来源:法治周末

在全国刑事技术物证鉴定尤其是陈旧尸骨DNA鉴定领域,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大队长贾东涛被视为国内极少数能读懂“骨语”的人。他能让陈旧尸骨开口“说话”,准确无误地指认受害对象,使真凶无所遁形

 01.png

贾东涛在DNA实验室里做研究。

0.png 

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大队长贾东涛。

 

原题:中国刑警报道(三)

“骨语神探”贾东涛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许丽晴

20114月,上海的春日依然寒风料峭,微弱的阳光透过围墙外高大的枝干星星点点地闪烁着。被誉为“司法鉴定最高殿堂”的司法科学技术研究所报告厅里,贾东涛,这位来自江苏省南通市的刑侦专家已和大家交流《陈旧尸骨的鉴定方法》长达4个多小时。现场反响热烈,掌声不时响起。研究所DNA实验室负责的同志感慨地说:“我进所工作快30年了,听一位基层的公安法医来所作学术报告,这还是第一次。”

1998年进入刑警队伍以来,贾东涛和他的团队检验各类案件三万余起,破获刑事案件七千余起,帮助全国公安机关检验疑难案件八百余起,在中国刑事科学技术领域擦亮了南通公安“命案必破”的金字招牌。

若干年后,贾东涛所在的南通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的仪器设备和检案水平均达到全国一流水平,先后被评为“全国公安机关司法鉴定重点专业实验室”“全国公安机关一级DNA实验室”。

而他本人也在2005年成为江苏省公安系统最年轻的刑侦“技术行家”,那年他31岁。如今,他已经是个从警21年的老刑警了,在国内DNA刑侦领域,被誉为“骨语神探”。

 

破解尸骨中的秘密

 

2004年年初,苏北的田野还是一片孤寒寂寥。江苏省海安县角斜镇来南村村头的姜大星家又吵了起来。“李家又来要人了!”相熟的邻居都这么说。

姜大星的妻子李萍4年前失踪了。姜大星当时说,老婆是跟自己吵架之后赌气出走的。谁都知道李萍性格倔强,身强力壮。他这么一解释,大家也都信了。可是半年过去了,一年也过去了,老婆离家,姜大星却一点儿没有着急心焦的意思。更让人费解的是,姜大星从不外出找人。

那天的雾好大,外面什么也看不见。还有两天就要过元旦了,两个孩子一早就乖乖上学去了。姜大星仍像往常一样赖在床上,顺手点了一支烟。突然,棉被上火星“滋滋”直闪,棉花冒出了焦煳味。姜大星吓了一跳,立马手忙脚乱地扑起火来。“死人啊!”闻到焦煳味的李萍火冒三丈,劈头就骂。“你才死人呢!”姜大星恼火地回骂。两人对骂着就推扯起来。

毕竟是女人,李萍很快居于下风。打不过,向来要强的她干脆直奔厨房,抓起菜刀就砍了过来。“简直是疯了!”姜大星惊呆了。他先是闪身让开,接着扯起棉被将李萍扑倒在地,夺下菜刀,死死卡住李萍的脖子。李萍很快就没气儿了。等他反应过来,一下子傻了。

两年过去了,3年过去了,转眼间4年了,悲伤、焦虑之下的李家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向姜大星要人。

接到举报后,派出所民警立即开始突审具有重大作案嫌疑的姜大星。测谎仪前,精神早已濒临崩溃的姜大星很快就坦白了一切。可是案件诉讼过程中,却遇到了麻烦。法院指出,该案缺少证据链中关键的一环:证明尸骨是李萍的。

贾东涛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阴雨惨淡的下午,警方在姜大星家屋后猪圈旁的一棵泡桐树边挖出了那具已经发黑的尸骨。

当时贾东涛正在集中精力攻克一项基因型的课题。“海安杀妻案”的难度他知道。尸骨先是送到省厅,后又被送往北京进行线粒体测序鉴定,结果仍然失败而归。

为什么?骨骼中的DNA含量本来就少,又深埋地下4年,钙化非常严重,检验失败自然是预料之中的事。

案件移送检察院后,尸骨是谁很快成为争议热点。

法院刑庭的庭长明确表态:99%可以肯定是死者,但还有1%,必须靠DNA鉴定。要不然就无罪放人!”

案件很快被退回补充侦查。此案的侦破一时陷入了僵局。

尸源查找,在命案侦破中极其重要。确认了尸源,就预示着侦破案件已成功了一半。2005年,公安部公布的4起重大错案之一的“佘祥林案”,就是因无尸源的DNA鉴定,导致佘祥林冤枉入狱11年。此后,死者通过DNA鉴定结果认定尸源,便成为案件侦破的关键一步。

骨骼,是确证尸源的常见物证,但骨骼中DNA含量低,降解严重,其DNA鉴定一直是横亘在刑侦科研人员面前的一大难题。多少年来,一直无法成功破译。

现在,这只烫手的山芋交到了贾东涛手中。

几经交涉,法院的态度仍十分坚决,寸步不让。

那些日子,贾东涛满脑子都是那堆枯黑、沉默的尸骨。他似乎看到了李萍那双凄苦、无助的眼睛。他决意全力破译其中的密码。

检验,失败。再检验,再失败。

他一次次调整方案,结果仍是一次次检验的失败。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冷静下来,贾东涛觉得不能全部按照书本上来做,不能按照老方法来做,要跳出固定思维,要找到一种新的方法。

看着面前的人骨,贾东涛陷入思考:这不是一根骨头,是整个骨架。骨头在哪里,DNA就在哪里。小单位基因少,附集到一起就多。0.6ml的滴管不够,就用1.5ml的,最后用到10ml……

与此同时,他上网查遍各类资料,检索到美国一起交通事故沉尸18年的案例,终于查到一种改良提取骨骼DNA的方法和石蜡包埋组织的DNA提取方法两篇重要文献。他惊喜万分,又一遍遍重新调整方案。

20天后,尸骨16个位点的基因型终于被成功扩增出来,确定尸骨与被害人李萍父母血样的基因型符合亲子关系。

原本断了的证据链条,因为贾东涛的努力重新连接。

自此,他迷上了“骨语”。

破译陈旧尸骨的“骨语”,成为贾东涛科研攻关的一项重要课题。耗时4年,贾东涛终于完成了《陈旧尸骨DNA提取方法研究》的课题研究。他用改良硅珠法首创了陈旧尸骨DNA检测鉴定,填补了国内空白,将国内陈旧骨骼、牙齿检验成功率从70%提高到95%以上。

20071月,贾东涛在《中国法医学》杂志上公开发表论文,在国内法医界引起轰动。有了这种鉴定方法,“佘祥林案”“赵作海案”中被忽略的最关键、最困难的DNA检测就不再成为问题。

2009年,贾东涛获得公安部科技进步二等奖、江苏省公安厅科技进步一等奖。他个人也成为了全国刑事技术物证鉴定尤其是陈旧尸骨鉴定领域的领军人物。

贾东涛“骨语神探”的美誉不胫而走。

 

找一个靠近大海的警队扎根

 

河北省唐山市的滦南县南临渤海,背倚燕山。20世纪70年代中期,贾东涛出生在该县坨里镇的一个小渔村里。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自然也成了全家的希望。

20岁那年,贾东涛考入华西医科大学法医专业。大学最后一个学期,贾东涛在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实习了半年。在那栋略显沉闷的大楼里,贾东涛对法医有了崭新的认识。

突发而至的警情、杂乱无章的现场、案件的挑战性、工作强度、危险系数等,全都大大超过他的想象。误餐?常事儿;加班熬夜?不稀奇。

可几位头发花白的老法医一辈子就没换过岗,他们甚至想都没想过。对此贾东涛肃然起敬。

生长在海滨的贾东涛,自然对大海有着深沉的留恋;同时他也体会到了警察的艰辛与传奇。他下定决心:找一个靠近大海的警队扎根。

1998年,江海交汇的南通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向贾东涛抛出了橄榄枝。已经一路南下福建的贾东涛,在接到南通刑警队的通知后,毫不犹豫地带着简单的行李和一捆书到了南通。

南通江风海韵,风光秀美,清澈激荡的濠河,迂回曲折地环绕着古老的城区。风尘仆仆的贾东涛,还没来得及欣赏身边的美景,便一头扎进了刑警队。这次分配,专业对口——从事物证鉴定工作。

每天上班,他早早的就到了办公室,在实验室等着送检,认真做好每一例检测。一遇到有出现场的任务,他总是缠着领导要跟着去。

黑瘦却勤快的贾东涛,很快引起了分管技术的副支队长方建新的注意。

贾东涛把自己的时间排得满满的。白天,物证检验,出现场;下班后,又自加压力找课题,凡是与工作有关的法律条款和相关规定都反复研究。《人体伤害鉴定标准》的条款,他差不多能全都背下来。他还学习了验血型,深更半夜找不到新鲜血液,干脆就抽自己的,前后抽了30多次,本就瘦弱的身体只剩下50多公斤。

贾东涛满脑子都是实验室的那些事儿,工作起来有一股“疯”劲儿。

岂止“疯”劲儿,他还有一股“愣”劲儿,爱较真儿,爱抬杠。

讨论案件阐明观点时,他会把书本上的条条框框拿来佐证,可又不仅仅局限于书本,总能说出点儿不一样的地方。使用编程软件,他居然能发现其中的漏洞,提出来让大家讨论,全然不顾人家满脸的尴尬。

方支队长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打心眼儿里喜欢他这股“傻”劲儿,还有就是那股“钻”劲儿。40出头的方支队长拍拍贾东涛的肩膀:“小伙子,好好干!刑侦技术就看你们的了!”

可是,不久之后,南通市通州区发生的一起杀人案,却给贾东涛当头浇了一瓢冷水。

囿于条件,贾东涛对通州案的检材,是按照免疫学方法检测的,不料竟得出与事实相左的结果。

真的错了吗?他不服气。

送到省厅检验,结果证明贾东涛的方法并没有错。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遗传学家早就提出了“基因”概念,即基因是决定生物性状的遗传物质基础。而基因是由人体细胞核内的DNA组成的。一张基因图谱,可以说就是一张指路图,能够直接为破案指明方向,起着刑侦断案的决定性作用。

为什么不直接采用DNA检测呢?

通州这起案件的检测结果,让贾东涛在承受着巨大精神压力的同时,也令几位支队领导感到震惊。他们敏锐地意识到,要实现南通刑警“命案必破”的目标,目前的刑事侦查技术包括设备已跟不上形势需要,急需更新换代。

支队领导一商量,决定申请成立DNA实验室。向局领导汇报后,获得了大力支持。于是,2001年,南通刑警正式成立了DNA实验室。

当时,全省地级市的DNA实验室,只有省会南京一家。南通DNA实验室的筹建,为全省其他地级市公安机关作出了表率。

谁来负责这项工作?方支队长鼎力推荐,贾东涛成为当然的不二人选。

为什么?人家肯钻研,能吃苦,英语六级!

 

另辟蹊径,突破死局

 

200578日,湖南省冷水江市发生了一起轰动三湘的命案,其作案手法之凶残与奸诈程度被媒体称作“可挑战人类想象力”。受害人遭锤打枪击后,被肢解沉尸于两县市交界地带的江中。数日后,凶手之一的唐某落网,在警方押着他指认作案现场的途中脱逃,后溺死江中。而另一名凶手余某被抓后,全盘翻供,破案受阻。

只有找到被害人的尸身,才能完善证据链。为此,冷水江警方在酷暑中搜寻两月,终于获得了一只脚板和一只断手的尸骨。手、脚骨有明显的刀砍伤痕。这些尸骨是不是受害人的呢?因尸骨在江水中浸泡太久,国内各大鉴定机构均无良策。

经北京市局推荐,南通公安DNA实验室临危受命。贾东涛担纲率队反复检测,最终确认这就是受害人的残肢遗骨。

正是在这一年的826日,国务院授予南通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特别能战斗刑警队”荣誉称号,被公安部荣记集体一等功。这是全国公安系统的最高荣誉。

2011年年底至2012年年初,贵阳花溪区先后发生3起针对年轻单身女性的杀人案。凶手不仅手段残忍,而且反侦查能力很强,将女性杀害后,伪造强奸现场,而凶手本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侦破工作进行了一年半,没有任何进展。本来寄望很大的死者衣服、手机等检材上,始终没能检出犯罪嫌疑人的DNA。当地一位领导开玩笑说:“这些物证坐的飞机比我们办案民警坐的都多。”话语里透着无奈。

和血液、皮肤等人体生物检材不同,触摸性物品上能留下的人体细胞含量极少,特别是短时间接触,更难有细胞留存。对于这样的检材,想要发现提取DNA基因图谱,实在是难上加难。这是“贵州花溪案”难以突破的关键一环。

案件侦破陷入死局后,公安部有关领导想到了南通的贾东涛。几年来,贾东涛帮助外省破获了大量疑难案件,名气与日俱增。

20138月,公安部指派贾东涛赴贵阳协助办案,并将花溪命案中3名死者的衣物、手机等检材,带回南通市公安局DNA实验室。

记不清已经检验多少次了,还是没有发现凶手的遗留细胞。

焦虑的贾东涛不停地抽烟,还患上了失眠的症状,不仅夜间睡不好,甚至午间也全无睡意,整个人疲惫至极。疲劳过度的他甚至发烧至40度,实在挨不过,才去医院打了点滴。

可他的头脑里仍在想着案子,“系列凶杀”“公安部大案”几个关键词不时在他脑海中跳跃。头脑中一遍遍演绎着现场可能出现的情节。

DNA实验室的会议室中间,放着一个二十多厘米高的黄飞鸿武功造型的褐色陶瓷摆设。这是广东佛山公安机关派员来南通考察交流时送的,寓意:永争一流,永不言败。贾东涛非常喜欢。

常规的检测不行,那就另辟蹊径,换一种思路。这是贾东涛一贯的行为方式。

贾东涛突然灵光一闪:凶手伪装强奸现场,褪下受害者裤子,应该从裤腰处用力;而抢劫的手机要抠出SIM卡,卡槽处也是着力点。

根据这个判断,贾东涛反复实验,精心“剥丝”,终于从死者朱某的牛仔裤和死者张某的手机中,提取出嫌疑男性的DNA,且两个基因组排序均指向同一人。

由此,在案发一年多后,犯罪嫌疑人的踪迹第一次显露出来。

2017年年初,“贵州花溪案”被列为公安部挂牌督战的积案。

贾东涛等待着,他胸有成竹,充满信心。

果然,76日,根据贾东涛检出的这组DNA基因图谱,警方成功抓获了因抢劫在广州市天河区落网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李某对在花溪区连续杀死3名女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006年开始,全国各地法医同行纷纷慕名前来南通市局学习,公安部刑侦局也多次邀请贾东涛为全国各省市实验室负责人培训。

此外,他先后帮助北京、广东、吉林、湖南等外省市公安机关解决了四百多起陈旧尸骨的尸源认定。其中,有的案件中的尸骨被埋藏超过30年,有的一审已判疑犯无罪,但通过贾东涛的辛勤工作,最终都使元凶无所遁形。

贾东涛说得十分诚恳:“这些成就,不仅属于南通公安,也属于全国同行。只有精诚合作,成果共享,才能共同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稳定。”

 

一名刑警的最好奖赏

 

DNA检测鉴定大有斩获,按理说,贾东涛可以好好享受一下辛苦得来的劳动成果了。可是,启东姑娘被杀案中,在DNA检材缺失的情况下,他成功运用男性染色体比对破获了该案,使他又一次敏锐地发现了刑技领域的崭新课题。

贾东涛不仅爱琢磨、爱思考,还天生就是喜欢给自己出题目、找难题的人。

2008年,贾东涛在第三届全国法医DNA检验技术研讨会上提出两个观点,一个是男性染色体的运用,一个是混合样本的拆分。关于男性染色体的运用,等于在一个大库里,从检材中提取DNA进行碰撞,通过男性相关数据库排查家族。可当时不少人都对这项研究持怀疑态度,连一贯支持他的方支队长、朱大队长都犹豫了。

贾东涛非常自信地说:“我这么考虑是有道理的,不信你们等着瞧。”

果然,在贵阳花溪强奸杀人案中,他以事实证明了男性染色体排查的可行性和准确性。而对于触摸性、多人混合使用等疑难检材的DNA提取,他则通过创建模拟样本、自体试验等办法,攻克了一个个难题,引起了公安部的重视和支持。2012年,南通DNA实验室成为公安部Y数据库5个重点联系应用单位之一。

发生于20061213日上午的南通市崇川区文峰街梦想美容美发店女店主被杀案,在案发11年后被侦破,则显示出贾东涛自信与坚持的可贵。

接到报警后,警方查明,女店主李某当天被人掐死在店内,案犯劫走受害人女式黄金戒指一枚、金霸王石英手表一只及农业银行卡等物。

通过重点嫌疑人排查,李某的姘头王某浮出水面。据邻居反映,李某和王某相好已经很多年了,经常来往,王某的老婆不知怎么知道这事后,还到店里闹了一回。会不会因此产生矛盾,以致激化呢?

这时的贾东涛已是技术大队副大队长,他带着同事们提取到嫌疑人遗留的部分指掌纹和生物检材,决定采用男性染色体检验。通过细致的现场勘查和走访调查,大家奋战数十天,每天采集血样近四百份,连夜一批批送检,又一批批筛除,将现场周边两万余名适龄男性人员的血样全部进行了比对,向全国各省、市、县级公安机关发送协查函件三千余份。

最终王某的嫌疑被排除了,但是,真凶是谁呢?

这起案件后来竟成了南通刑警的一块心病。大伙儿都很不甘心。专案组一位老同志要退休了,临走之前特地跑来找到贾东涛,反复叮嘱:“东涛,案子破了一定要告诉我,一定啊!”

11年来,贾东涛一直牢牢地记着这句话。可突破口究竟在哪里?

贾东涛每个月都要到国家数据库查询、比对。他知道,多一分坚持,就多一分成功的希望。基因数据一直都在,它就那么沉默着,与他对视着,不屑一顾,更多的则是与他周旋,与他博弈,与他较量。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坚持。

每一次DNA技术升级了,他都用新方法再做一次检验,常染色体检验、男性染色体检验、二代测序检验等。

终于,在2017年年初,经过反复实验甄别,贾东涛确定了嫌疑人的生物检材图谱,比对结果指向安徽蒙城陈氏家族。接着他又通过省厅向全国公安机关发送比对协查。

612日,嫌疑人陈山在安徽落网。

随着一个个高难度疑案的破译,贾东涛在社会上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他创新而独特的DNA鉴定技术引发了多家国际大公司的关注,大家争相出重金挖他,但他却不为所动。

贾东涛说:“当案件在我手中告破的那一刻,所有的辛苦都化成巨大的喜悦。这种喜悦就是对我作为一个公安法医的最好奖赏,就是我做刑警最值得骄傲的地方!”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