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驻日美军敦促下的日本修宪
2019-03-12 22:12 作者:陈夏红 来源:法治周末

 2225.png

1947年,日本发行的宪法施行纪念邮票。

 

陈夏红

关于“二战”之后日本修宪,我在“方寸正义”专栏中已屡次述及。以往的论述,多依据于美国方面的史料与素材,自成一体,但角度单一。而20193月由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吉田茂自传《回想十年》,为我们从日本角度论述,提供了新视角。

吉田茂生于1878年,是日本明治维新以后成长起来的政治家。早年吉田茂曾先后担任驻美大使、驻英大使,也曾担任外务大臣,直至军部坐大,后被日本军阀排除在政坛之外。

由于长期的驻外经历,吉田茂以富于“国际感觉”而知名,属于日本少壮派外交家中的骨干力量。日本战败投降后,吉田茂再次应邀出山,先担任外务大臣,后奉命出任日本首相,亲历日本战后十年改革的全过程。《回想十年》洋洋洒洒三大卷、近千页,应该说从回忆的角度,为我们了解战后十年日本的变革,提供了极好的视角和绝佳的素材。

1945109日,币原喜重郎首相应邀组阁。在这之前,他与驻日美军司令麦克阿瑟的交流中,已经得到暗示,修宪成为日本兑现接受《波茨坦公告》后迟早要走的一步棋。1013日,日本内阁集会,决定成立非正式委员会,由松本丞治领衔,正式启动日本宪法的修订。1025日,日本宪法问题调查委员会正式成立,27日召开第一次会议。吉田茂此时的职务,依旧是外务大臣。而此时日本在盟军占领之下,所有外交事务主要是与驻日盟军司令部交涉,这为吉田茂介入修宪事务,提供了非常宝贵的机会。

按照吉田茂的回忆,此时日本政府的官方立场,与其说是积极修宪,倒不如说是积极为修宪做好准备——“当时政府当局的主流认识是修改宪法这种关乎国家根本的大事,应该做周到深入的研究和充分的准备。换言之,如此重大的事项不应该操之过急……政府当然想采取重视宪法问题的姿态,通过设置相应的委员会来回应占领军司令部和国内部分人的修宪动向。”

128日,时任国务大臣的松本烝治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宣布了修宪四原则:()天皇纵览统治权的原则不变;()扩大议会权限,适度限制天皇统治权;()国务大臣辅佐天皇处理国务,对帝国议会负责;()保护民权,强化国家保护民权的职能。这四个原则,应该说偏于保守,在表面上迎合《波茨坦公告》的同时,并未对日本国体政体作大规模的改造。

围绕这四大原则,宪法问题调查委员会前后形成数个宪法修改方案,19461月正式形成草案上报内阁会议。据吉田茂回忆,印象最深的内容是竟然把“天皇神圣不可侵犯”,修改成“天皇至尊不可侵犯”。这份草案于2月份提交驻日盟军司令部,媒体随之将其曝光。

显然,包括麦克阿瑟将军在内的驻日盟军司令部,对这份草案极其不满。麦克阿瑟随即命令时任民政局长惠特尼少将,加紧起草宪法修改草案。惠特尼因此而组建起草班子,用极短的时间完成了宪法草案起草。

对于这个细节,吉田茂在回忆录中有两处特别提到其速度之快。第一处,是吉田茂听闻的传说,“好像司令部的修改草案仅一周的时间内就写完了”。另一处,则是为这句话加的详实脚注,其中载明:三位律师出身的民政局官员和军队中层,组建“运营委员会”,根据起草的题目,配备几名助手,组成小委员会,放下所有的工作,在6天时间内,完成日本宪制重构的重任。

213日,吉田茂、松本等人在外务大臣官邸接见惠特尼少将、卡迪斯大校等。在这次会见中,惠特尼告诉吉田茂,“日本政府提出的宪法修正案,司令部无法接受。所以司令部就拟定了一个范本。这个交给你们,请火速依照范本起草一份日本的方案”。吉田茂还回忆说,惠特尼特别补充,“虽然这不是对日本政府的命令,但我们热切地盼望日本政府迅速形成并提交一份在基本原则和根本形态上与司令部相同的修改方案”。说完,惠特尼出门散步,留下吉田茂和松本阅读草案。

这份草案第一条,特别强调“天皇为国家的象征”。吉田茂回忆道,“我当时就想,他们提出的范本简直岂有此理!”松本、吉田茂和对方争论几句后,不欢而散。对这份立场十分强硬的草案,日本政府当然无法接受,与驻日盟军司令部的谈判势在必行。

221日,币原首相拜会麦克阿瑟将军。按照麦克阿瑟的观点,他本人对于日本保留天皇制并无意见,但苏联、澳洲特别怕日本复仇,因此,司令部在想要保住天皇制的同时,让天皇成为国家象征,同时确保日本放弃战争。币原认为麦克阿瑟还有妥协余地,但按照惠特尼的反馈,除了一院制变为两院制外,其他地方均不可更动。

松本快马加鞭展开宪法的起草工作。这项工作对外高度保密,但司令部督促甚紧。吉田茂回忆,“司令部的督促日益严厉,连英译都来不及就于34日向总司令部提交了日方的草案。对此,民政局以日方当局为对象通宵进行审议,一直持续到35日傍晚”。

是否保留日本天皇的实权地位,还是仅仅保留象征性的国家元首,日美方面争议甚大。对日方而言,各种不利局面中,尚可欣慰的好消息是,麦克阿瑟并不反对保留天皇制。吉田茂写到,“我认为元帅对天皇制的好感和热忱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元帅会见陛下,深为陛下的人格所感动。另外,元帅切实感到,占领军能够不流血,轻而易举地成功登陆全赖陛下的努力。加之后来元帅亲身体察并认识到日本国民对天皇的崇敬是如此之深”。但是,麦克阿瑟也需要平衡远东委员会尤其是苏联、澳大利亚等国的关切。

按照修宪议程,原本预订410日众议院议员选举前公布草案,但在麦克阿瑟的督促下,日本在36日就决定公布《宪法草案修改大纲》。麦克阿瑟希望尽早公布草案,“以便充分地留足国民批评的时间和决定自己意志的时间”。日本政府不得不在半推半就中,将草案公诸舆论。

37日,《宪法草案修改大纲》正式在媒体上发表。这在日本社会,无疑掀起了轩然大波……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