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圣瓦伦丁讨薪案:一场八十个日夜的大调解
2019-02-27 00:1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曹天健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圣瓦伦丁”案调解现场,为确保双方能够如期履行调解协议,西海岸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人民调解委员会工作人员引导双方在黄岛区人民法院,对调解协议进行司法确认。

 

法治周末记者 曹天健

20187月,因投资失策、债务缠身,青岛圣瓦伦丁婚纱摄影有限公司企业法人胡某自杀,身后留下的是巨额债务和已经千疮百孔的企业。

青岛圣瓦伦丁,是一个拥有26年历史的婚纱摄影品牌。然而,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家享誉经年的名店转瞬跌落谷底。

与此同时,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情绪激动,甚至在当地政府前集结,希望通过政府出面调解,讨要血汗钱……

涉案标的1200余万元、涉及员工216人的青岛“圣瓦伦丁”重大群访讨薪案,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如何妥善处理债务纠纷,化解矛盾,成为案件处理的重中之重。

 

“法律援助+人民调解”方案

 

圣瓦伦丁旗下共有11家关联企业。据不完全统计,各关联单位涉及高利贷及其他欠款金额达1.7亿元。因圣瓦伦丁婚纱摄影业务精湛,顾客遍及全国。客户、债主们得知消息后以各种途径维权,圣瓦伦丁旗下多家门店被围堵。

该公司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王台镇的拍摄基地圣瓦伦丁庄园同样“岌岌可危”——以庄园为依托经营的青岛圣瓦伦丁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青岛圣瓦伦丁旅游有限公司、青岛市市南区圣瓦伦丁数码婚纱摄影馆3家公司涉及本案,总共有216名员工被拖欠10个月工资及相关待遇。

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一度因恐慌哄抢位于青岛市市南区的圣瓦伦丁门店,并围攻企业管理人员讨薪,没有得到结果的员工,转而涌向王台镇党委政府,以集体上访的方式讨要拖欠工资和相关待遇。

因讨薪而起的重大群访案瞬时爆发。

因案件涉及人数众多、涉案金额巨大,且案情复杂、员工情绪激愤,当地政府面临着重大的压力,如不及时采取稳控措施,极有可能导致难以挽回的局面。

青岛西海岸新区区委、区政府在了解基本情况后,责成区委政法委牵头召开紧急联席会,会议决定由圣瓦伦丁庄园所在的王台镇党委政府会同区司法局、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区法院成立应急小组。鉴于涉及人数众多,情况复杂,会议明确了由党委政府主抓职工安抚、稳定工作,由法院、法律服务所即刻提供法律支持和法律服务工作的方案,多管齐下化解双方的矛盾。

企业代表与职工在党委政府的引导下,向西海岸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人民调解委员会提出申请,请劳动人事争议人民调解委员会调处该案。调解委员会接到指派后,当即成立以主任刘华明为组长的专案调解组,召开紧急调解调度会议,根据案情会商应对措施,在最短的时间内对案情及事态进行了详尽地了解后召开了紧急调解调度会议,调解员们根据案情会商办案思路,力争妥善解决问题将矛盾化解在基层。

调解组商定,采用“法律援助+人民调解”的方案,引导职工通过法律手段进行维权,在诉讼过程中再寻机进行调解。这样既能稳定员工情绪,防止群体上访事件的再度发生,维护社会秩序的稳定,又可以启动诉讼保全程序,从法律角度保护职工利益,还能够运用司法程序让案件相关权利义务人出面解决纠纷。必要的时候还可以依法申请企业破产。极有可能的是在矛盾化解的过程中,通过调解的方式寻找到新的接盘人,以便最大限度保护职工利益,同时也可以给企业赢取新的生机。

这种诉讼、调解两手抓方式,可以使案件矛盾不会持续过激、转移,事态能够得到进一步的控制,妥善处理纠纷,以确保矛盾不激化不上交。

随后,区司法局指派两家基层法律服务所作为法律援助团队与调解委员会,成立了援助调解专案小组。

 

108个小时走村入户面谈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援助条例》第十条和第十一条规定,当事人符合法律援助办理条件的,需要当事人个人到法律援助中心填写法律援助申请表进行申请。但在本案中通知当事人逐一到法援中心申请不太现实,而集中交谈,众人聚集,又容易引发不可预见的问题。

为解决问题,调解专案组决定兵分两路,承担与当事人沟通的职责。

调解组在梳理、分析案件材料时发现,涉案员工大多都是周边村庄的村民,根据这一特点,调解组决定以村为单位展开工作,并指导村居调委会以说明情况的方式与员工沟通以便建立起初步信任,促使工作顺利进行。

调解小组成员与员工逐一详谈,了解他们的入职时间、工作情况、岗位、待遇、工资发放形式及相关诉求,再根据他们的情况讲明,围堵政府和企业是不合法的,还可能浪费了合法维权的有效时间,一旦公司财产被其他债主提前保全,他们就会血本无归。

调解人员在走访中了解到,这216名涉事员工中有105人年龄在60岁以上,因工资被长期拖欠,无其他经济来源,家庭生活十分困难,尽管他们都愿意通过诉讼维权,但无力再承担诉讼费用。调解组商榷后决定为员工垫付诉讼中所产生的保全费用和诉讼费用。

经过108个小时的走访,调解人员在7个自然村、与两百余人次进行了面谈,终于在接受委派后的第5天顺利召开全体涉事员工会议,随后依程序以员工表决方式推选出10名员工代表协助调解小组办理案件。

得知调解组将为他们垫付3万余元的诉讼费、保全费,曾经以为血汗钱讨要无门的员工们对调解员充满了感激。

 

焦点人物“千呼万唤始出来”

 

经过多方努力,案件很快启动了诉讼保全程序。

但新问题接踵而来:两人参与投资的圣瓦伦丁庄园,因法定代表人胡某去世,另一名股东“隐身”,公司公章、账本下落不明。没有公章,企业就无法参与调解、诉讼;胡某的法定继承人胡某某(其女儿)因受到债主围攻,四处躲藏不敢露面,而且通过网络声称不继承公司财产,该庄园成了“无主”企业。若是采用公告方式,送达周期太长,查封问题得不到迅速解决将会影响财产安全,接下来的程序也无法进行下去,调解组陷入了困境。

调解人员在走访、座谈中得知,圣瓦伦丁庄园位于王台镇,租赁土地2000多亩,涉及6个村落。涉案公司青岛圣瓦伦丁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青岛圣瓦伦丁旅游有限公司系以庄园为依托成立的两家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胡某,股东虽不同,但注册地都是该庄园,其中一位股东和旅游公司及农业公司总经理均为赵某。

经了解,作为圣瓦伦丁婚纱摄影拍摄基地,庄园还是一个占地近2000亩的3A级旅游景点,具有4级摄影资质,其中还有一个通过“环评”的养殖基地。庄园里有山东省最大的薰衣草种植基地,每年有政府对农业项目的扶持资金和补贴,每年旅游这一项的收入就有200万元到300万元。涉案企业财产中还有天鹅、羊驼、名马、鸵鸟、梅花鹿等一批价值上百万元的珍稀动物。案件的处理结果将直接关乎当地村委会、农民及公司员工的切身利益。调解人员计划以此为案件切入点,与赵某、胡某的女儿会面。

几经周折,调解人员终于与此前遭遇债主围攻后心有余悸的赵某见了面。赵某在了解调解小组的意图是保护员工利益及企业财产后,接受了调解组的工作,详谈了自己掌握的企业信息。

调解人员了解到,胡某的婚纱摄影产业虽然做得很大,但企业所涉及的土地、房屋都是租赁的。胡某出事后,圣瓦伦丁庄园虽然因拖欠工资引起员工情绪波动,但大家还是有组织地看护、管理着庄园里的财产及动物。庄园涉及的债务不超过2000万元,加上职工的所有诉求也不会超过4000万元,而该庄园的基础投入5000多万元,运转好了市值在亿元以上,庄园的情况逐渐厘清。

胡某的女儿胡某某,在调解了小组的工作思路后,也主动与调解小组进行了会面。胡某某含泪告诉调解人员:“父亲生前,我对经营从未接触,他的去世彻底改变了我此前无忧无虑的生活,父亲生前将我的房子、车子已全部抵押贷款,他离世后,我的房子、车子已被债主强占,无家可归。高利贷债主极端手段逼债和随之而来的各种辱骂、恐吓和威胁让我无法而对,精神几近崩溃……只是还记得父亲说过,庄园是他的基地,只要庄园在,一切好说。以前他说的我都不在意,现在回忆,感觉父亲像在给我交代什么……”

调解人员以员工被拖欠社保等诸多现实问题为例给胡某某分析了相关债务风险,让其意识到躲避只能将损失无形扩大,而无法解决实质性问题,并告知胡某某,根据继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她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

为了不让其父亲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需要她勇于承担起相应的责任,配合调解人员的工作。胡某某明确了解自己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后,拿出了自己保存的企业手续和公章,同意协助调解小组的工作。

员工们得到调解小组与赵某、胡某某会面,并主动配合的消息后,对调解小组的工作更加信任,员工代表们积极有序地组织员工配合工作,保全程序依法送达,被申请财产迅速被查封。

20188月,正值酷暑,连日的高温、暴雨使得天气极度闷热,个别动物出现中暑现象,如果动物们大批生病且缺乏相应的处置措施导致死亡,损失将进一步扩大。调解小组建议员工们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三条人民法院对季节性商品、鲜活、易腐烂变质以及其他不宜长期保存的物品采取保全措施时,可以责令当事人及时处理,由人民法院保存价款的规定,申请动物拍卖,并经赵某、胡某某的认可与区政府、法院等多部门会商分析动物拍卖的紧迫性,最终依法启动了动物拍卖程序。

为妥善管理动物,调解小组建议在此期间由员工代表看护喂养动物。两周后,拍卖会顺利召开,动物们顺利被拍卖。

 

“圣瓦伦丁”系列案圆满调处

 

继承人没有可以执行的财产、更没有钱,希望只能寄托在这个靠租用土地建设的庄园上,要想让这个庄园拥有价值,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它活起来,产生价值,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员工的利益问题。

此时,来自济南的意向投资人郭某通过拍卖公告消息打探庄园的消息。

数年前,郭某曾到庄园游玩过,彼时光秃秃的山,现在已经植被茂盛,薰衣草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当时凹凸不平的土路,也已经变成了平坦的柏油大道,穿梭在林荫之间,教堂、火车、吊桥、风车、灯塔、热带雨林等景观让庄园生机勃勃、让人流连忘返,郭某对庄园产生了浓厚兴趣。

为促成郭某的投资收购,调解人员为企业分析当地经济发展态势和区位优势,从政策、服务到发展前景一一讲解,增强其投资的信心。

十几天后,调解组接到郭某的电话,“我们想和你们谈谈,如果可能想和员工见个面……”

郭某提出了收购该企业的条件:要求政府在政策倾向上给予考虑、被拖欠员工工资不愿承担、被拖欠职工保险待遇不予以解决、部分有专长的员工可以考虑安置问题、要求给予解决土地租赁合同续签问题……

对于郭某提出的要求,调解小组从法律责任角度为他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该单位因涉及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规定,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损害劳动者权益,劳动者有权即时通知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单位给予支付经济补偿金;依据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及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关于工资总额组成的规定》之规定计算出郭某需要支付给员工各项主张的总金额约计为1200万元。

郭某对员工主张的数额无法理解,也不能接受,在他看来,原企业只是拖欠了点工资,怎么会有这么高金额。

调解小组为其解释了该数额的来源及法律依据,分析数据相关责任,郭某了解到员工们的每一项主张扎实有据后,才开始慢慢接受;另一方面,员工们从开始委托时的不报任何希望,到态度截然变化,认为主张即是他们理应所得,坚决不愿作任何让步。

为了促成共识,调解小组又积极与员工们沟通,让他们明白,其法律上的主张或许只是个数字,能实际拿到手的工资才是最实惠的,如果能够重新解决就业问题才是真正的利好。员工们逐渐理解了调解组的苦心。

调解小组经过与双方数次沟通,最终员工们愿意放弃经济赔偿、带薪年休假工资等方面的主张,郭某同意全额支付员工工资、补交保险待遇,也愿意让有经验的职工继续在庄园工作。

一个个难啃的“硬骨头”,就这样在调解人员以及镇政府等多部门的共同努力下被啃下,胡某某也为其父的多年的心血能够得以重生而欣慰。

郭某说,开发良好的庄园让他动心收购,同时调解人员的辛苦付出和当地政府的支持,让他最终坚定了带领企业走出困境并重塑辉煌的信心。

历经近80个日日夜夜,1013日,涉案各方最终达成共识,完满结案。216名员工被拖欠的工资被全额如数索回,所欠保险全部补齐,职工的工作也得到了安置。

这起包括青岛圣瓦伦丁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青岛圣瓦伦丁旅游有限公司、青岛市市南区圣瓦伦丁数码婚纱摄影馆3家企业,涉及216名员工、标的额1200余万元的“圣瓦伦丁”重大群体信访讨薪,通过调解小组以“法律援助+人民调解”的处理模式圆满结案,将纠纷稳控并成功化解在基层,避免了群体恶性事件的发生,同时又为企业赢得了新生。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