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祭侄文稿》进东京 激起两岸凛冽风
2019-01-22 22:33 作者:韩联社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视觉中国

 

韩联社

20191月,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院门口张贴了一张海报:从2019116日至224日,东京国立博物院将举办一场“书圣之后——颜真卿及其时代书法”特展。参展精品共177件,包括中国台北故宫典藏的颜真卿《祭侄文稿》、怀素和尚的《自叙帖》《小草千字文》等真迹。

消息一出,犹如平地起风雷,引起两岸网友巨大争议。大家普遍担心,将国宝级文物《祭侄文稿》长途跋涉送往东京参展,可能会导致无法弥补的损失。台湾地区网民质疑其参展程序,“不见公开说明,就突然外借”,台北故宫赶紧发表声明,称赴日展出“符合审议程序”。    展览主办方之一的日本每日新闻社社长、每日书道会理事长朝比奈丰先生介绍说,这次展览,从6年前就开始筹划,大家都翘首以盼,希望大家一起欣赏和交流长年传承下来的东亚文化。

 

一场巨大历史灾难的产物

 

一篇《祭侄文稿》,共23行、234字,确实国宝级文物,这首先要从历史意义来分析。其实,《祭侄文稿》是一场巨大灾难的产物。那是中唐时期的一场大动乱,即安史之乱。

唐玄宗天宝14(公元755),安史之乱爆发,以安禄山、史思明为首的叛乱分子,迅速攻克洛阳,席卷中原大地,各州郡在短时间内纷纷瓦解,生灵涂炭,血流成河。大书法家颜真卿时任平原太守,驻守平原郡(今山东省德州);其堂兄颜杲卿时任常山太守,驻守常山郡(今河北省正定)

天宝15年正月,史思明率部攻陷常山,颜杲卿之子颜季明被叛军斩首,颜杲卿被押送到洛阳安禄山大营,残忍处死。安史之乱中,颜氏一门共30余人被杀害。

两年后,即唐肃宗乾元元年,颜真卿有机会派人到河北寻找兄弟和侄子的遗骸,最后只寻得颜季明的头骨与颜杲卿的部分尸骨。望着亲人的残损尸骨,颜真卿悲愤莫名,心神大恸,挥泪写下《祭侄文稿》。

《祭侄文稿》起笔节奏平缓,叙述个人身世与侄子生前情状,转入祭文正题后,其字形倏忽变大,笔画瞬间变粗,墨迹开始深重急促,他写到,“唯尔挺生,夙标幼德”,指出(颜季明)你自幼出众,贤名远播,本该大有作为,岂料遭遇叛乱。

随后写到:“尔父竭诚,常山作郡。余时受命,亦在平原。”常山被叛军围困,成为孤城,“贼臣不救,孤城围逼,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天不悔祸,谁为荼毒?念尔遘残,百身何赎?呜乎哀哉!”

行文至此,他不禁仰天长叹:“苍天啊!是谁制造了这场大灾难,让你遭遇如此残害?”墨渍淋漓,泪如雨下,至于嚎啕大恸——“携尔首榇,及兹同还。抚念摧切,震悼心颜。”他最后告慰亡侄:等一个好日子,选一块好墓地埋,让你魂归天地,安然长眠!

一篇祭文,一腔热血,铸就了一代传奇,牵连着一代王朝的兴与衰,其无与伦比的历史意义,恐怕是任何笔墨也难以攀追的。而其冲天而起的书艺高峰,更是沟壑嶙峋,奇崛耸云,堪称巅峰之作。

 

天下行书第二

 

浏览《祭侄文稿》整篇文字,奔腾如野马,哀萦如长河,枯笔之处,犹闻声嘶力竭之哭;剥啄之处,犹感撕心裂肺之痛。胸襟缥缈寰宇,气势排山倒海,犹如暴风骤雨,倾泻而下;江河浩荡,呼啸天地。断笔之处,仿佛断臂,血泪横流;涂抹之处,恍如乱流,难以自持。

通篇作品,“父陷子死”四字,笔墨最重,痛入骨里;“呜呼哀哉”,草书连写,哀回难抑。元代书法家鲜于枢在《书跋》中断然下结论:“唐太师鲁公颜真卿书《祭侄季明文稿》,天下行书第二。”

初看上去,《祭侄文稿》笔墨凌乱,笔势如蛇,涂抹处斑驳错落,给人以驳杂之感,何以成为历代书家公认的“天下行书第二”呢?概括而言,大致如下:其一,至痛至真,浑然天成。《祭侄文稿》本身并不是书法字帖,而是即兴抒情,遥想颜公运笔之时,根本没想过什么书艺,只是那摧肝灼心的哀痛,满纸乱流,自成篇章。苏东坡曰:“书法无意于佳乃佳。”挥毫泼墨,无意于佳,无欲无求,乃是最佳。欧阳修曰:“当使指运而腕不知。”运笔之时,手指驭气,龙飞凤舞,而手腕却浑然不知,此即写字之化境也。

其二,凝神聚气,天籁殊异。因了血海凝成的历史机缘,使《祭侄文稿》具有了无与伦比的特色,力透纸背的篆籀笔法、剑戈铮鸣的章法结构、挥洒如血的吞吐墨法,形成了一股席卷纸页的强大冲击力。

最后,痛濡笔墨,力能撼山。面对着侄儿的头颅,与堂弟残损的尸骨,颜真卿痛入骨髓,悲愤铸就的情感狂流,冲击着他的每一根神经,泼墨行文之际,悲愤迸溅,悲痛戟张,满篇乱云,满篇深情,字里行间,展现了一个爱国志士哀切沸腾的灵魂。有灵的文字,有魂的笔墨,千古传诵是绝对必然的。

颜真卿的书法,历来以强劲雄浑著称;而他的个性,堪称刚直耿介。在《祭侄文稿》写就26年后,他被朝廷派遣,前往劝降叛将李希烈,却被李希烈劫持,宁死不降,最后被勒死,享年76岁。德宗诏曰:“器质天资,公忠杰出,出入四朝,坚贞一志。”欧阳修指出:“斯人忠义出于天性,故其字画刚劲独立,不袭前迹挺然奇伟,有似其为人。”

 

希望国宝早日来到大陆

 

艺术无国界。从这个意义上说,《祭侄文稿》东渡日本,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因为,这幅作品既负载着华夏一段遥远的痛史,也负载着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通过展览传播中华历史与文化,当然是一件好事情。然而,这件事之所以引起争议,成为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却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文物保护,二是“内外有别”。

首先,关于文物保护,正如网友所指出的,《祭侄文稿》是国宝级文物,漂洋过海参展,有可能受到莫名其妙的损伤。历代传颂的“天下三大行书”,一是王羲之《兰亭集序》,二是颜真卿《祭侄文稿》,三是苏东坡《黄州寒食帖》。《兰亭集序》史称“尽善尽美”,据说真迹早已被唐太宗殉葬,无论确否,失传是确凿无疑的。这就使《祭侄文稿》显得万分珍贵了。

这样一份国宝出国参展,是否有特殊保护措施?保护措施如何落到实处?网友们对此疑虑重重,也是很自然的。世界上的许多历史文化遗存,因为种种原因,已经毁坏消失了,留存到如今的,实属凤毛麟角,一旦损坏,不可复原。此事干系重大,不可小觑。必须采取对国人、对子孙后代负责任的态度,严肃谨慎予以处置。

其次,许多内地网民纷纷质疑:为什么我们的国宝可以拿到日本却不能拿到大陆展出?此前海峡两岸的博物馆曾有交流,但所谓“交流”,却基本是单向的。200910月,北京故宫37件文物赴台,与台北故宫合办“雍正大展”,而台北故宫却不肯将藏品送来大陆。2011年,“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在台北故宫举行,浙江省博物馆将馆藏《富春山居图》前段《剩山图》送抵台北,与台北故宫所藏后段《无用师卷》实现合璧展览,但台北故宫却没有“投桃报李”,将《无用师卷》借给浙博在杭州举行合璧展。这种“剃头挑子一头热”式的合作,当然很难令人满意。

《祭侄文稿》进东京,激起两岸凛冽风。对此,一些专业人士的意见,还是比较中肯的。他们对东京高规格展出《祭侄文稿》,予以了肯定,同时希望国宝早日来到大陆。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主任凌利中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所有的展览都会有些轻微的伤害,“但其实存放在那里也会有些轻微的伤害,俗话说‘纸寿千年’,其实纸寿并不止千年,只要不是太频繁的展览,有一定休养期,做好保护,这些文物当然都是应该适当展出的,文物展出的直面性与教育意义是巨大的。而且,博物馆馆际之间互通有无很正常,我很希望《祭侄文稿》有一天能到上博展出。”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