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吃着传统长出自己的面貌
2019-01-22 22:32 作者:沈凤国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孙元富作品

 

沈凤国

或许与创作主体的天赋秉性有关,孙元富切入艺术的方式比较独特,他是带着一股狠劲直取魏晋前半部分的。行事是非分明的他,对待书法也是非分明,原则性很强,那就是敬畏传统。学习和研究传统,向传统索取营养,是书法正道,但尊重传统绝不意味着抱着传统不放,任何死守传统和无视传统都是对传统的背叛。

对于书法这门独特的艺术来讲,传统不是哪家哪派哪体,它是一个母性概念,是一种态度、一种规律、一种价值观,不尊重传统就只能是野狐禅,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书法抛弃。浸淫传统多年,孙元富开始有意识地注意并寻找传统得以不断发展的原因,不断将生命灌注在自己的探索中去,逐渐造就了他作品的某种质朴而倔强的生命力,那是一种格调,是意境、心性的表现。

 

实践型和思考型两相促进

 

孙元富是吃着传统长出自己面貌的。

何谓传统?在他看来,传统一种能总结出来的、有章可循的创新的过程,这个“章”,就是“美”,包含了书写美、生命美和人格美。二王是传统,颜柳欧赵是传统,甲骨文金文石鼓文小篆隶书汉简魏碑墓志同样是传统。传统是书法生命精神的淬炼和提纯,是一种氛围、一种气息、一种美学标准;创新则是一种美学规律,人们对于美总是一以贯之的,但日久也会产生审美疲劳,况且美的标准以及人们对美的需求不一。

于是,我们看到书法是不断走向“时代的审美”的,书法美学的时代性和多元性就表现出来了,书法的美学疆域就得以不断拓展,这不是有意识的,而是无意识的、自然而然、又是必然的。这正是孙元富站在书法史的高度思考问题的心得。

篆隶和二王行草对孙元富的深刻影响自不必说,他是下过苦功并仔细研究过的,客观地说,《平复帖》对他的影响很大。传世名帖之中,《平复帖》大概是极具代表性的一个帖。

首先,《平复帖》是法帖之祖,创作者陆机是大诗人,诗人气质自然而然流露其中。其次,《平复帖》的创作年代,王羲之尚未出生,魏晋风度刚刚起于青萍,包含着特殊的时代性格和时代信息。再次,这是一种由隶书、章草向行书过度时期的字体,秃笔枯锋,苍茫深沉,气质朴穆,格调奇古,具备很大的丰富性、强烈的发展性和开阔的衍生性,体现着中国书法不断发展的生命本质。

取法《平复帖》是很高明的,高明在孙元富将《平复帖》的语言和二王的书法语言体系进行了合理嫁接与融合,所呈现出来的面貌具备某种特殊性,既有苍茫深沉奇古的气息,又有俊逸潇洒跌宕之势。这大概是孙元富目前的书法特点。

稍加注意不难发现,在艺术中,精神的契合是奇妙的存在,一个人,可能与古代的某个人相对应,那个人就是现在某个人的精神映像。从这个角度上说,到古人那里寻找美学依据是合理的,如果说孙元富契合了《平复帖》的某种精神特质,那么,他对于书法的探索正契合了陆机所处的时代精神,那是中国“狂”文化的滥觞、魏晋风度的发生期。

相比较书法的惯性书写、技术书写、无情书写、猎奇书写,孙元富是实践型和思考型两相促进的书法家,他对于用笔的思考是深入的,在思考中不断探索、实践、论证,反过来,探索、实践、论证又有助于促进他的思考,以至于小有心得。

从技术层面讲,书法的奥义在于用笔,笔法是书法之核心技巧。日常生活中,孙元富醉心于古典诗词的阅读和表达,古典文学情怀对书法起到的作用不言而喻。同时,他把自己对书法的理解应用到山水画的探索中去,山水画的表达反过来也促进了他对笔法更深入的探索。

 

劲辣味道妙在性情

 

古人论诗强调“本乎自然”,何谓自然?发乎心动乎情。书法亦然。书法追求的是“技近乎道”,以“达其性情,行其哀乐”为至高旨归。法度中的自然和率性,这是艺术之真,没有法度的率性是粗野无章法。美,是一种秩序,法度就是维系这个秩序的内在力量。

心性使然,孙元富得浑朴萧散之美,同时又隐含着一种不屈不挠的劲辣味道,个人性格较为鲜明。他的书法,看起来不那么珠圆玉润,不那么华美可爱,但有一种干裂秋风的不听话不滑溜不乖时的浑朴生涩之美,那是一种不取巧的实实在在的美,这与他的为人十分合拍。

包世臣《艺舟双楫》有云:书道妙在性情。孙元富为人真实,不知道修饰和掩盖自己,第一次接触他的人往往被其搞懵,但他遇到知音则忘我到极度单纯,可爱可恨集于一身,活脱脱一个矛盾综合体。话说回来,如果没有了丰富的性情,哪里还有艺术的丰富性?从传统里来,但不死守传统,直写出当代人的精神面貌,这应是源自孙元富对书法史的理解,用历史的眼光看待问题,一切都是发展着的,书法的时代性是必然。由于纯粹心性的表达,孙元富的书法难以看懂,但这并不妨碍对他书法的感受,有的人未必通草法,但能读出美来,对于艺术而言,这已经足够了。

说到底,一切艺术都是“人”的艺术,贡布里希更强调“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揭示了人对于艺术的重要性。可见,艺术是依附于艺术家的“人”本身的,无人,无人格,就无生命,艺术就是死掉的空壳。书者,发乎情、动乎情,契合本心,形于笔墨,每一天、每一刻,孙元富以书为寄,人在书中。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