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怀念老郭
2019-01-22 22:20 作者:张宏军 来源:法治周末

张宏军

陕西省宝鸡市麟游县城东南方向的山坳里,一座新修的坟头特别显眼,这里长眠着老郭——一个善解“疙瘩”的人民优秀调解员。

立在坟前,放眼望去,整个县城尽收眼底。鳞次栉比的居民楼,错落有致的农家院,远处的土塬上,山下的小河边,处处留着老郭的足迹。

老郭走了,他倒在了他挚爱的司法调解岗位上,没有留下一句话,就永远地离开了。噩耗传来,太过突然,似一阵冷风,从我心头刮过。深秋的夜晚,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悲凉。

老郭是我的长辈,他是岳父兄弟中的老五,按辈份我该称他五叔父,但我俩更像朋友,我平常总以老郭称呼他。认识他是在20年前,那年春节走亲戚,遇在一起,因酒结缘,相见、相识、相知。虽不在一个县,那时我们都在乡镇工作,仍有许多共同语言。

那时的他,40岁出头,中等身材,浓眉大眼,声若洪钟,英气逼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豪爽、侠气,与我心目中英雄的形象一模一样。后来得知老郭是从小过继给山里的一户人家,早年由于岳父家族家大人多,生活艰难,为给病危的老人换一副棺材,母亲忍痛将刚出生不久的他送给了麟游姓郭的一户人家。他经历了许多苦难,但艰苦岁月铸就了他顽强的意志,广阔天地锻炼了他强健的体魄,崇山峻岭赋予了他宽广的胸怀。

他从小好打抱不平,说理断事,公正公平,群众威信极高。从生产队长起步,一步一个脚印,一直走到了乡镇司法所长等职位上。他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青年时代,协助公安机关徒手抓获犯罪嫌疑人的故事,被人们传得神乎其神,至今津津乐道。他自学法律知识,结合村规民约,联系实际,依法调解,秉公办案,不怕磨烂嘴,不怕跑断腿,深得群众好评,受到了中央和省市县各级的充分肯定,被誉为基层司法调解的金字招牌。2003年,他被国务院、司法部分别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和“全国标兵人民调解员”等称号。

每当看到电视中的撒贝宁,我就想起了接受采访时老郭与小撒诙谐的对白。我到岐山县政法委工作后,他仍在麟游招贤镇从事司法调解工作。因为工作同属政法系统,我们无话不谈。探讨人生,交流体会,听他讲述调解工作的酸甜苦辣以及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的喜悦,我为他感到由衷的自豪。

老郭热爱司法调解事业,甚至可以用痴迷形容。在乡镇工作,以镇为家,不分节假日,哪里有矛盾,哪里就有他的身影。老伴为了照顾他,常年蜗居在乡镇的小平房内,为他洗衣做饭,照料起居。我每次和他电话联系,他不是在农户,就是在矿山;不是在调处交通事故,就是在搞普法宣传。为了大家,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小家。好在老伴爱他,支持他,和别人说起他,总是笑眯眯地来一句:老郭就那人,习惯了。

我常和他开玩笑说,缺了你,麟游照样天蓝草绿。事情还真不是那样,矛盾纠纷发生后,双方剑拔弩张时,老郭一出现,还真是“一河水塌了”。凡难事复杂事,领导和群众首先想到的都是老郭。有一次,他来岐山作报告间隙,我问他调解矛盾有何秘诀,他笑着说:我靠的就是一张嘴,两条腿,一颗公正仁爱的心。

在县城安家后,我常常劝他该歇歇了。他总是笑笑说,再干两年就享清福了。谁知刚一退休,又成立了“郭天明调解工作室”,一忙就又一年。20181028日,老郭在调处一起交通事故案子签定协议后,由于连续作战两天两夜没有合眼,劳累过度,突发脑溢血倒下了……

老郭是和交通事故亡者同一天安葬的。安葬那天,前来吊唁的社会各界人士,把小小的街道堵得水泄不通,不为别的,只为送老郭最后一程。

老郭走了!我工作上遇到难处或取得成绩,准备向人讨教或与人分享时,总是不由自主地想打老郭的电话,想给他发微信,可那个电话再也打不通了,他真的走了。但在我的心中,总觉得老郭没有离开,只不过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他一定还在从事着挚爱一生的司法调解事业。

(作者系陕西岐山县委政法委副书记)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