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它们何以成为2018年的网络流行语
2019-01-22 22:1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万文竹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西安市手机低头族专用通道出现“确认过眼神”等网络流行语。  视觉中国

 

网络流行语的迅速传播有利也有弊,网络流行语最为直接的影响是交流的效率,它可以用最简单的语言承载最为丰富的信息量,但也会带来信息形态层面的审美疲劳。

 

法治周末记者 万文竹

不久前,《咬文嚼字》编辑部公布了2018年十大网络流行语,命运共同体、锦鲤、店小二、教科书式、官宣、确认过眼神、退群、佛系、巨婴、杠精入选。除此之外,“C位出道”“今晚吃鸡”“你家有矿”“一首凉凉送给你”等网络热词也广为流传。

近些年来,盘点每一年的网络流行语也成为每年网民关注的互联网大事,不少网络流行语被网友反复套用、化用,甚至延伸到现实语境中,有些还被“百度百科”等收录。

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蔡斐向记者表示,2018年,这些流行语反映出网络生态发展的与时俱进,不断更新。同时,还表征出一种多元性的样态,既有“命运共同体”这样的官方表述,更有来自各个领域涌现出的流行话语。

 

民间话语的反映

 

去年8月,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在京发布的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称,截至2018630日,中国网民达到8.02亿,其中手机网民为7.88亿。网络流行语就是被这些网民创造使用的,也是成为网民们约定俗成的一种表达方式。

“网络流行语具有鲜明的阶段性特征,每个阶段它都会出现新的网络流行语。网络流行语是社会公众对现实社会的折射,可以说是民间话语的反映。”华东政法大学新媒体数据研究院院长孙祥飞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孙祥飞认为与往年相比,2018年的流行语更加地具有包容性,它不仅体现在宏大意识形态层面的新表述获得了社会大众的广泛认可,也反映出网民以网络文化为载体对社会各类热点话题和社会热点事件的关照,或对某些网络现象与网络行为的反思。

2018年,除了政经类语词如‘命运共同体’,普通语词的‘火爆’程度与前几年相比似乎有所下降,在全社会范围内‘火爆’、受全民关注的流行语数量较少。”《咬文嚼字》主编黄安靖介绍,从去年开始,编辑部明显发现流行语火爆程度在降低,2018年入选的大部分流行语都是在局部范围内流行,比如微信、微博范围内等。

谈及原因,《咬文嚼字》编辑部认为首先是交流工具的变化。微博是开放性平台,而近年流行的微信是相对封闭性平台,大部分是熟人社交,微信社交相比微博社交,相对来说语言上受限。

并且随着社会治理体系相对完善,突发公共事件相对减少,对突发公共事件的应对也相对成熟。如“躲猫猫”“反正我信了”“钓鱼”等源于社会公共事件的语词相对减少。再者,网民越来越成熟,发言越来越理性,文明度也在不断提高。如“屌丝”之类的非理性、不文明的语词,也在不断减少。

“有一段时间被‘官宣’‘确认过眼神’等词句刷屏,朋友圈或者周围的人用的多了,自然也就跟着用了”一些网友告诉记者;还有网友认为“如果不用这些流行语就被人认为是不关心热点,不紧跟时代潮流‘out’了”。

“这种流行语,会形成一种心理暗示效应,让人有时候会主动对标,并且产生相关行动。比如‘锦鲤’,你会不由自主地加入那些转发成‘锦鲤’的活动,会主动蹭一波热。”蔡斐认为,网络流行语能迅速在民间流行是因为,它精简、新奇的表达方式,具有本身适用的广泛性、表达含义的丰富性及与网络空间风格的契合性及易复制性等特点。

例如,2018年网络流行语,“凉凉”“巨婴”“杠精”“C位出道”等词借用简约凝炼的流行语,网民参与相关新闻事件的讨论时,不需多余的解释说明,就可简单指称,提高了交流速度,符合网络追求高效的交流习惯。

 

触及到网民的痛点

 

对网络流行语现象研究多年的孙祥飞博士告诉记者,大部分由网民自发创造的网络流行语往往都可以在任何网络交流的场景中使用,这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了用户表达时进行遣词造句的成本,如果稍微留意,一个活跃的网络表达者,如果他在某一场景使用了某一网络流行语后,他会在其他各种场合频繁地使用同一流行语。

2018年,“佛系”迅速引爆网络,并显示出超强的构词能力,“佛系青年”“佛系生活”“佛系人生”“佛系乘客”“佛系父母”以及“佛系恋爱”“佛系养生”“佛系养鱼”“佛系购物”等等,在不同的生活场景频繁出现,层出不穷。

相似的还有明星词汇“锦鲤”,2018,年网络上掀起了转发配有“锦鲤转运”“锦鲤祈愿”“锦鲤保佑”“锦鲤还愿”等文字的锦鲤图像的热潮。“锦鲤”于是成为“好运”的象征。后来,随着热度的增长,“锦鲤”开始泛指在小概率事件中运气极佳的人。“锦鲤”的走红及其意义的泛化,隐含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以前《咬文嚼字》评选出的一些流行语,评出的时候还没那么火,但现在已经成为使用频率很高的常用词,比如‘点赞’。”黄安靖介绍。

孙祥飞则认为,一个流行语从创造到“刷屏”的过程是商业资本、网络媒体、网民大众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旦其审美性、新奇性和商业属性被榨干,网络流行语就会淡出人们的视野。

网络流行语往往产生于热点新闻事件,在热点新闻事件网络流行语的传播过程中,网络媒体仍然是重要的传播渠道。

20181016日,赵丽颖与冯绍峰同时在微博上发布“官宣”,公布二人的结婚喜讯。两人都是粉丝众多的明星,婚讯备受关注,引发网络疯狂转发。没多久,便发生微博服务器短暂瘫痪的事件。几天后,“官宣”纷纷出现在新老媒体上,把个人、机构等非官方行为称为“官方”,也强调其权威性、可靠性。“官宣”迅速走红。

随着网络热门和焦点事件的发酵,扩散传播,网络流行语不再局限于“网络”,对现实生活的影响力不断增强,也成为了大众在日常生活中会被广泛讨论的语言,含义不断丰富和多元化。

2018年,因网友在网上发了一个《傻子看傻子觉得对方才是傻子》的视频,有网友评论“确认过眼神,是不想理的人”,收到大量的“赞”。“确认过眼神”于是走红,网络上掀起一场造句“竞赛”。

“确认过眼神,你是能考上‘双一流’的人”“确认过眼神,你是蚊子偏爱的人”“确认过眼神,是我要买的包”等层出不穷。“确认过眼神”的流行,反映了人们面对良莠不齐的海量消息甚至虚假信息时希望得到“确认”“甄别”的心理。

蔡斐表示,这些流行语能够触及到网民的痛点,形成网络的共鸣。比如“杠精”,我们在社交过程中总会遇见形形色色的杠精,即便深恶痛绝这些人,有时候过去也就过去了,但是,一旦“杠精”这个词出现后,往往就能激起我们的认同,不由自主地会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宣泄对杠精的不满。此外,微博、微信、抖音等社交媒体的传播都会加速流行语的弥散,以及热点形成。

 

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

 

孙祥飞强调,网络流行语的迅速传播有利也有弊,网络流行语最为直接的影响是交流的效率,它可以用最简单的语言承载最为丰富的信息量,但也会带来信息形态层面的审美疲劳。

孙祥飞建议,对于网络流行语就像大多数的网络流行文化现象一样,既不要谈之色变,也不要听之任之,我们应鼓励那些描述人们对美好生活期待的流行语让流行文化陶冶情操,应鼓励官方机构的网络表达适当地使用网络流行语言以降低受众接受门槛,也要对那些低俗、庸俗或宣扬某些消极倾向的流行语言持警惕态度,对于某些宣扬了并不积极情绪的网络流行语言不应采取过激的方式去直接禁止用户的表达,而是要探讨其产生的社会根源。

“屌丝”“佛系”等这些词汇,就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网络表达现象,更是一种社会心态现象,为什么网民要自称“屌丝”,为什么网民要选择“佛系”,恐怕还需要从社会结构、社会心态、社会环境的变化来寻找答案,比如“佛系”宣扬的是一种低欲望生存,这种低欲望生存未必就是这些人真正乐意进行的选择,而是面对社会现实残酷竞争的一种无奈或逃离。

“巨婴”,按字面意思是说体形巨大的婴儿。现在人们用“巨婴”指心理滞留在婴儿阶段的成年人。2018年,“高铁霸座”“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等事件,让“巨婴”的热度进一步升高。“巨婴”现象已引起全社会关注。

据黄安靖介绍,从社会学价值来看,“退群”的流行,说明民众对国际重大事件的关注;“锦鲤”的流行,反映了新时代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命运共同体”现在不仅在中文中流行,在外文中也流行,是全世界的流行语。流行语是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从流行语中可以窥见社会生活的真实面貌。流行语应紧扣时代特征,正确反映民情民意,弘扬积极健康的社会价值观。

孙祥飞认为,对于国家和社会层面而言,恐怕要做的是从政策、制度、机制层面来进行某些调整,以为绝大多数人实现其人生价值共享其人生出彩机会营造更为宽松、舒适的环境。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