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在网络读书共同体时代
2019-01-22 22:15 作者:朱航满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2006423日是世界读书日,当天北春季书市也正式开幕。潘石屹和徐静蕾的博客书成为本次书市一大亮点。 视觉中国

 

朱航满

网络初兴的时代,对于读书人来说,颇有些“芝麻开门”的神奇效果,各种奇妙的知识和信息,像山洞中的金银财宝一样涌现在眼前。回忆那段读书岁月的点滴,便想起一些爱读书的网友来。诸如上海青年学者王晓渔以及另外一位至今未曾谋面的同龄人——苏七七。

14年前,我来北京读研究生,课业之余,常混迹两个论坛,一个是天涯网的“闲闲书话”论坛,一个则是北大中文论坛。尤在后者,还因我批评一位文学教授,而起了争议,也因此认识了在北京师范大学读博士的苏七七。

那时候,苏七七在北京一些报刊撰写影评和书评,我时常读到,没想到因为一场争议而认识了一位同道者。她鼓励我将论争写成文章,投于报端。苏七七对于同龄学者,尤为推举在上海读博士的王晓渔,我也便通过她的博客,链接和关注了王晓渔。

 

网络上的弄潮儿

 

那时候,博客就像现在的微信朋友圈,大家互相添加,逐渐形成了一个读书写作的共同体。我当时读书的视野,很大程度上都是由此打开的。苏七七博士毕业后,去了杭州,我们再无联系,与王晓渔却逐渐地熟悉了起来。

王晓渔那时在万科网站开设了一个博客,记得博客名字是“书中自有……”用的网名是“鬼头鬼脑”,所写的内容都是关于书的感想和笔记。我时常潜水去读他的博客,甚至成为一种习惯,因此也买了不少他推荐的好书。当时北京的一家报纸开设了一个介绍读书博客的栏目,我立即推荐了王晓渔的这个博客,很快就刊发了。

将近十年之后,王晓渔出版了一册随笔集《雪夜闭门》,他给我寄了一册毛边本,内容便是当年他在博客上所写的那些读书札记。在这本著作的后记中,他这样写到:“我把博客当作笔记本,记下自己的读书感想。慢慢地,熟悉的或陌生的朋友循迹而来。无论多么冷僻的话题,也能获得专业的讨论;有些只可意会之处,双方也保持着高度的默契。”

在此书的封底,有一个这套丛书的介绍,王晓渔的这本书的书名,则被写为“雪夜闭门好读书”,显然在出版时,书名改为“雪夜闭门”,虽然小有疏漏,却使人留下了更多遐想。

王晓渔的批评文章是独树一格的。他在读书期间写成的随笔集《文化麦当劳》和随后推出的《重返公共阅读》,我都读过,很是佩服。我当时热衷于写作文学评论,也是经他推荐,才熟悉了华东师大的文学教师胡河清,并多方搜购这个早夭的文学才子的文集。

上海学者的文章,灵动,秀气,王晓渔的文章也是如此。但他的文章更多了一份深切的情怀,这是与他从文学研究转道思想史有关的,而我有时读他的文章,还能有些读本雅明文章的味道,奇巧而尖锐。更为关键的是,他并不太热衷于文人趣味,而是有一种很强烈的批判精神,这种气息,与他师从的许纪霖教授或许有关,也或许与他所浸染的那些网络上的师友有关。

作为新鲜事物出现的网络,为我们这一代人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很多思想界的达人都曾是网络上的弄潮儿。

王晓渔的文章之好,我在主编花城出版社年度随笔选集时便有了深切的感受。编选2012年的随笔年选,编选了他的文章《一位持不同意见者的“西行漫记”》,这是一篇读史札记,又是一篇极为辛辣的文章,其中可见他的关怀;编选2013年的随笔年选,他发来一篇关于昂山季素的文章《非暴力不合作及其限度》,可惜最终没能选入,令人遗憾;编选2014年的随笔年选,我又选了他一篇随笔《“狮子要吞噬多少夜莺,才能学会歌唱”》,谈被文学史遗忘的诗人朱英诞,文章洞幽见著,写得非常漂亮。

在编选2018年的随笔年选时,我偶然在一个地处偏远高校主办的学术刊物上,看到王晓渔的一篇颇长的学术回忆文章《“那改变明天的已为今天所改变”——世纪之交的精神生活》,浓墨重彩地谈到了他在大学时光的精神生活,其中很能看到我们这一代人青春时节的诸多光影,诸如网络、论坛、大学、独立书店、期刊、微博、诗歌、网友、志同道合者,等等。如今看来,这些并不遥远的青春记忆,却已是颇多一些传奇色彩了。

 

属于我们的《独立阅读》

 

我与王晓渔的熟悉,除了他的博客和文章,还在于我们一起合作的一个读书推广项目。起初是电子刊物《读品》,这个已经烟消云散的读书小组,如今留下来的仅有两本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年度选集,第三辑已经编成而终未能出版。

《读品》曾得到了经济学家汪丁丁和万圣书园刘苏里先生的支持,刘苏里先生主持《SOHO小报》的阅读栏目,曾转载过刊物上的许多文章,也包括我的两篇读书随笔。

后来,从《读品》中又分化出了一个《独立阅读》,主要操持者是王晓渔,我也便转战到了后者,并担任了“文学”专栏的写作。当时王晓渔负责文史专栏,成庆负责哲学专栏,苏小和负责经济专栏,刘柠负责艺术专栏,戴新伟、朱白和我负责文学专栏,大家每月推荐新书,并在一个内部论坛里讨论编务和交流读书的收获。

这是我最为快乐的一段读书时光,心无旁骛,如切如磋,进步也最为明显。这个计划最终也形成了成果,便是由安徽教育出版社接连推出的“独立阅读文丛”,我的第一册随笔集《书与画像》便收录在丛书的第二辑之中。

《独立阅读》从2007年开张,到2014年不再推出,前后维持了五六年左右,一度人气很足。在原有专栏的基础上,刊物还推出了访谈、翻译、音乐等栏目,许多海外青年学者也主动为刊物撰稿,并由专业美编来进行义务设计。

它的黯然终结,我想最重要的是交流方式的变化,论坛、电子邮件和博客已经被更为便捷的微博、微信和朋友圈以及微信群所取代。记得最后一期电子刊物面世前,王晓渔曾发来一封约稿信,请大家推荐年度好书,记得我推荐了一本美国学者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也是当年的学术畅销书,在知识分子中影响甚大。王晓渔看到后,专门给我写来一封邮件,并附录了一篇相关论文供我参考。他保留个人的态度,但刊物好像还是刊载了我推荐的书单。

后来他到北京,约我在三联书店附近见面,由时任《读书》杂志的主编郑勇先生作东,当时在座的还有三联书店的老前辈沈昌文先生,以及独立阅读小组的刘柠、苏小和等人,似乎拟与《独立阅读》合作专栏事,但后来各有变化,亦不了了之了。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