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通往“澳大利亚”之路
2019-01-22 21:57 作者:陈夏红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新西兰法律协会百年之际发行的纪念邮票。

 

陈夏红

我一直以为,澳大利亚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但在详细了解其历史之后,我才意识到,澳大利亚的历史和文化传承,其实更像美国。

澳大利亚有人类居住繁衍的历史甚早,但都是土著的天下。直到17世纪,随着西方探险家源源不断地到来,人类社会才有零星的有关澳大利亚的记录,澳大利亚逐步与文明社会接触、融合,乃至完全现代化。1660年之后,荷属东印度公司以雅加达为基地,通过各种方式为荷兰获得商业利益;当时的荷兰,对热带湿地地区的糖和香料等,需求盛大。时任雅加达总督的阿贝尔·塔斯曼,成为众多来到澳洲的荷兰人之一。塔斯曼发现了“新西兰”,并在荷兰泽兰省前面加上新字;后来,塔斯曼在寻求通往太平洋的北部通道时,又发现了澳洲大陆,他为之取名“新荷兰”。

随着荷兰国力的衰退,英国成了澳大利亚的常客。尤其是冒险家威廉·丹皮尔,1688年,在澳大利亚西北部海岸线航行之后,他的书《环游世界的新航行》洛阳纸贵,他也成为英国本土了解南太平洋地区的权威。英国官方对他也十分看重,随后又委托他组建舰队,再次造访澳大利亚。

1769年,詹姆斯·库克船长的奋进号之旅,不仅命名了约克角、“新威尔士”等地名,更增加了澳大利亚对英法诸国的吸引力,这些航海家们也建议其母国在“新不列颠”(今巴布亚新几内亚一带)殖民。当时英法角力正酣,澳大利亚的发现,无疑将极大增强英国的实力。

正在这个时候,美洲大陆发生的另一件事,迫使英国向澳大利亚投入更大的精力。1776年,美国宣布独立。而在先前一百多年间,美洲一直是英国拓殖的重要目标。比如,乔治亚州,完全成为英国流放犯人的风水宝地。但美国独立后,英国迫切需要寻找新的殖民地。1784年,英国议会通过议案,授权政府选择“大洋彼岸的某地”作为大不列颠的囚犯接收地。1787年,也即是美国制定宪法的那一年,首批760名英国罪犯、443名船员、211名海军等英国人,千里迢迢来到澳洲。

这些罪犯大都是短期刑。服刑期当然不好受,思乡、劳役、酗酒、贫困、虐待等人类社会的阴暗面,这些罪犯都会遇到。但倘若能熬到苦尽甘来,服刑期满后,英国总督会授予他们土地,让他们完全成为当地人;尽管不是每个人都更为富有,但这批新移民大都在刑满释放后成为良民。

1798年爱尔兰起义后,上千名参加起义的政治犯被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澳洲。这批政治犯热爱独立和自由,也敢于争取自由,与其他刑事犯罪相比,更难管理。1801年、1804年都有叛乱和镇压的事件发生。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罪犯的后代们,也开始在澳大利亚繁衍生息,“旧式由罪犯构成的社会结构已经在大陆上消失,这片安宁的大陆开始加入到世界中来。”1820年开始,在总督的任命下,一些政府官员和知名人士成为议员,必要时可以参与殖民地立法进程,当然也不乏批评。从1830年代开始,澳大利亚本土的代议政府和民主政府开始高涨;到1843年时,澳大利亚为建立立法委员会,已开始大规模的普选,尽管被选举权的行使以财富为前提,但风起云涌的竞选成为澳大利亚民主训练的重要一步。

几乎与此同时,英国的罪犯流放政策悄然转向。法国大革命后,英国社会更为保守,改革的提案自然也越来越多。1833年,新教派基督徒敦促国会立法,在大英帝国所有地方禁止奴隶制。这里面当然也包括澳大利亚,改革派担心罪犯流放体系中隐藏的奴隶制,会让虐待行为、土著的命运和殖民扩张都游离于法律体系之外。在这种情况下,英国从1839年开始,停止向新南威尔士运送罪犯,1843年时,所有罪犯都被释放,1853年,最后一艘运送罪犯的船抵达塔斯马尼亚。自由移民的新时代开始了。

新时代需要新气象。各自独立的殖民地,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各个殖民地之间的独立,但也影响着澳大利亚的整体实力。因此,大约从1840年代起,就有召开联邦大会或成立国家联盟的提议,而且均进入英国和澳大利亚的议事日程。1857年,新南威尔士和维多利亚国会特别委员会均提出建立联邦的提案。只是,先知者们在当时意识到其必要性,却无法获得广泛的支持,舆论尚不完全支持联盟,各殖民地都急于在自己的版图内,解决选举权、参议院、众议院、土地政策、铁路建设等问题。而1850年后澳大利亚金矿的发现,也让澳大利亚历史进入真正的“黄金时代”。

1860年到1880年间,殖民地之间的联系,主要通过殖民地内部会议。但这个殖民地内部会议,并未形成正式联盟,而是讨论需要一致行动的事务;建立联盟的想法有人提,但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流产。1883年,悉尼-墨尔本铁路的建成、德法意图入侵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流言,使得澳大利亚各殖民地之间的联系既有可能,也成必然。

188311月,各殖民地再次集会,与会者形成成立包括新西兰和斐济在内的澳大利亚委员会的想法,这个委员会将作为立法机构,但没有执法权,也没有收税权。只是这个提议最终还是无果而终,新西兰拒绝加入,而新南威尔士也一票否决。反对者们认为,稚嫩的委员会不仅于事无补,还会成为将来构建联邦的阻碍。

一晃又是十多年过去。这一次,时机终于成熟。188910月,帕克斯提议用一种更为强健的联邦,取代所谓的联邦委员会;赋予联邦实权,让联邦为全澳大利亚人民负责,而不仅仅是殖民地议会负责;构建澳大利亚的国防。帕克斯提出,“血脉的红线将我们联系在了一起。”

18913月,第一次联邦大会在悉尼如期召开。这次会上最大的成绩是通过了澳大利亚政府组建的原则,其中包括:除各殖民地一致同意转移给联邦的权力外,各殖民地均保留所有的权力;联邦国会既有参议院,也有众议院;联邦议会具有海关、外交和国防权,联邦各殖民区之间贸易完全自由;“联邦”一词也成为联盟的正式称谓。

这次会议结束后,时任昆士兰总督兼宪法起草委员会主席萨缪尔·格里菲斯执笔,在蒸汽船“露辛达”号上,完成了第一份澳大利亚宪法草案。这中间当然还经过多次反复,但1898年的公投上,维多利亚、南澳大利亚和塔斯马尼亚等地均顺利通过,新南威尔士则处于拉锯状态,一直到18999月第二次公投才顺利通过。这部深受美国宪法影响的澳大利亚宪法,奠定了澳大利亚长治久安的基础。190159日,第一届澳大利亚联邦国会开幕,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国家,正式诞生。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