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时政 > 核心报道 >
艺考寻变:特长削弱 文化加强
2019-01-16 01:33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来源:法治周末

0.png 

15日,在河北正定中学东校区考点,两位去年考上清华的学生举牌为考生加油助威。当天,2019年河北省美术联考正式拉开帷幕,全省约2.7万名美术考生,走进考场。    视觉中国

 

2019年艺考的进一步改革,被业界认为是对近年来腐败案频发、考生疲于参加各校艺考等弊端的回应

为获得一张本科文凭而选择艺考,这是“学历社会”的一个缩影。艺考报考、艺术生培养、就业都严重异化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被称为“曲线高考”的艺考,在2019年有了进一步的变革。

2018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2019年艺考文化课提出更严格的要求。

吴凡(化名)注意到一个细节:艺术生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将分别不低于当地高考二本线的70%或者75%,而2014年的艺考改革后,要求是不低于当地二本线的65%

作为美术特长生,吴凡今年打算报名包括中央美院在内的4个美术院校,报考越多的学校,意味着没有更多的时间准备文化课,而《通知》中文化课新增的5%10%的分数,吴凡怕成为自己身上“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艺考就拉开了改革的大幕,2019年的进一步改革,被业界认为是对近年来腐败案频发、考生疲于参加各校艺考等弊端的回应。

 

曲线高考

 

吴凡并不喜欢美术。

在她印象里,在自己成为一名艺考生之前,上一次拿起画笔,还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

可是上了高中之后,学习成绩每况愈下,高二第一次期末考试后,老师在家长会上向吴凡的家长建议,“让孩子学美术吧,否则连二本都考不上”。

老师的建议听起来很有可行性,有很多学生因为文化课成绩不佳,希望通过艺术类路径“曲线升学”,而这些没有美术基础的学生通过一年时间的应试恶补,就可以很低的高考分数升入本科。

于是,吴凡拿起了画笔,成为了一名“艺术特长生”,也加入到培训班的大队伍当中。

吴凡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培训班的老师以中央美院研究生、本科毕业生为主,偶尔也有美院附中的老师,白天是全天上课,晚上要想找老师补课,一次需要再交300元。

而随着越来越多像吴凡一样“半路出家”,纷纷加入到艺考阵营中来的考生,也让培训班不愁招生。

花上几个月突击密集训练,以纯粹“应试教育”的手段掌握某一门特长的皮毛,然后报名几十所高校广泛撒网,分数要比普通文理科考生低很多,这个模式越来越成为家长们追捧的“曲线高考”方式。

事实上,和吴凡同样选择“曲线救国”的人,并不在少数。以2018年为例,美术类是报考人数最多的艺考专业,几乎占据各省总艺考生的一半以上。

然而,曲线高考背后,相关专业的就业率也日益下降。

20189月,教育部发布就业率低的专业名单,动画、知识产权、广播电视编导、表演、艺术设计学、播音与主持艺术、音乐表演7个艺术专业均榜上有名。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艺考之所以演变为‘曲线高考’,是因艺术考生并非出于喜欢艺术、对艺术感兴趣,今后想从事艺术类方面的工作而选择艺考,而是为考上大学,获得一张本科文凭而选择艺考,这是‘学历社会’的一个缩影。艺考报考、艺术生培养、就业都严重异化。”

而在美国,艺术院校美术专业招生,实行代表作制,考生按学校要求向学校提交代表作以及中学课程学业成绩,学校根据代表作和中学课程成绩对学生进行评价、录取。

而如果没有艺术潜能和兴趣的学生,即便被学校录取,也将很难完成学业,而很快被退学。

“说到底,我国支撑艺考红火的是学历,而不是艺术教育、艺术事业的发展,而对于很多考生来说,这样的艺考观念早就该转变了。”熊丙奇说。

 

腐败重灾区

 

艺考热也催生了腐败,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多地都曝出艺考腐败案件:

2014年,湖北美术学院原党委书记刘刚获刑11年,刘刚曾公开在学院行政办公会上,让领导报出各自的关系考生名单;

2015年,北京大学附属中学音乐教师、乐团指挥罗天如涉嫌招生腐败,敛财28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20169月,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原院长孟新洋受贿案终审宣判。

孟新洋于2008年至2014年间共接受中央民族大学5位教师请托,帮助13位考生通过音乐学院专业考试,累计受贿123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70万元。

根据涉案教师、家长及孟新洋的供述,孟新洋通过办培训班收取40万元的学时费,培训班教师也是通过考前班向考生收取三五万元至十万元不等的“打招呼费”。这些考前培训班的举办者,要么是艺术院校的在校老师,要么是曾在艺术院校工作过的老师,与学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有的学生在考前被介绍给孟新洋“走一次课”,让他认个脸,方便照顾。有的家长甚至不知道钱送给了谁,也不认识孟新洋。

对于这样的新闻,吴凡并不陌生,她有同学参加播音主持的培训班,光是培训费就3万元,还不包括给老师的“打招呼费”。

而这些艺考类培训机构多将目标锁定在编导、播音、表演这种培训效果明显的“速成”类的艺术专业上。此外,为保证生源充足,很多培训机构直接进入高中班级进行宣传,每有一位学生报名就会给推荐老师800元至1000元的回扣。

吴凡的父亲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艺考就是有钱人的游戏。曾经有同事的孩子报考北京一所著名的舞蹈学院,直接送了老师一把车钥匙。"

而如何保证艺考招生的公平公正,业界也一直在探讨。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是打破过于集中的招生权力,专业课教授者不得兼任专业测试的测评者,建立专业、独立的第三方测评机制和科学、合理的评价制度设计;二是公开透明,考试全场录像,电脑全程监控,畅通各种举报和申诉渠道,建立追溯制度;三是斩断培训班的利益链条,严格规定考官不可组织、参与任何形式的考前辅导和培训,加大违法成本,违者必究。

 

增加了5%

 

其实,早在2013年,教育部就下达艺考改革文件,2014年,各省、高校拉开了轰轰烈烈的艺考改革大幕。

而对于2019年艺考变革带来的变化,在今年报名时已经初见端倪。

1月初,报考艺术类院校的报名通道“艺术升”APP,因报考人数过多不堪重负,引起系统频繁崩溃,受到广泛关注。

有网友描述当天报名的场景:从早晨5点开始死守报考通道,软件直接“炸了”,不仅仅是无法报名,包括页面正常显示、提交审核认证等功能均无法正常使用。

“从天黑到天亮,看着软件页面转圈圈。”该网友说。

尽管大家把系统崩溃的原因更多地归于技术问题,但也有专家认为,“艺术升”问题的爆发也是基于艺考改革的出现。

上述《通知》指出:“除经教育部批准的部分独立设置的本科艺术院校(含部分艺术类本科专业参照执行的少数高校)外,2019年,高校美术学类和设计学类专业一般不组织校考;2020年起使用省级统考成绩,不再组织校考。”

对美术生来说,这使得他们的选择余地大幅缩水,今年觉得自己省级联考没有考好的考生,只能将组织校考的美院当做救命稻草,报考这些美院的人数随之增多,但美院的报考名额又和往年持平。

于是,只在报名这一关就竞争激烈,APP承载能力不足,致使系统崩溃。

一位连续17年参与普通高校艺术设计专业校考招生的负责人表示,艺考改革取消普通高校校考,是照顾了更多艺术类考生,但对于在美术基础或者单一(艺术)方面突出的考生,其实是比较亏的。

因为接受成绩的统一选拔录取、填写志愿,实际上是文化成绩、艺术成绩综合评估,“艺术特长”里的“特长”两个字被削弱了很多。2019年,校招对艺术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机会。

而在录取上,要求也进一步提高。

此前,教育部提出,要提高2018年特殊类型考生文化课录取成绩要求。此次发布的文件中,对艺考生文化课的要求门槛进一步提高。

《要求》指出,艺术类本科专业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在未合并普通本科第二、第三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本科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0%;在合并原普通本科第二、第三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合并后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5%;在仅保留一个普通本科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合并后本科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5%

这个比例,在此前的5年,是美术生和音乐生的文化课分数线分别不得低于同批次普通生的70%65%

“除了要准备专业课,文化课的压力更大了。”吴凡说。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